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62 凶徒落网,施施的专属温柔

162 凶徒落网,施施的专属温柔

作品:法医星妻太妖娆 作者:月初姣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怎么?你家男人来查岗了么?”老五色眯眯的眼睛还死死地盯着叶蓁蓁那张吓得惨白的脸,放在她腰上面的手,还是不老实。

    对着叶蓁蓁就开始上下其手,老五简直就是色迷心窍了。

    此刻的叶蓁蓁,整个脑子都瞬间炸开了锅,整个人都懵了,徐敬尧在附近,不可能啊,可是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怎么会这样,他什么都知道了么?自己该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啊!啊——

    叶蓁蓁此刻脑子一片混乱。

    叶蓁蓁都要疯了,老五倒是趁机揩了不少油,此刻正乐呵着呢。

    叶蓁蓁其实有备而来,毕竟她只是一个弱女子,所以在出门前,她将自家茶几上面的那把水果刀带了出来,此刻的水果刀,就躺在自己的包包中,叶蓁蓁伸手摸了摸包中的刀,必要的时候,她就……

    就算是这个男人死了,也不是自己的错,是他自己找死的,她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被徐敬尧甩了,这样的话,这么多年,自己所做的一切不就前功尽弃了么!绝对不行!

    而且这个男人知道得太多了,自己的事情若是被徐敬尧知道的话,自己也完蛋了,想到了这层,叶蓁蓁反而是定了定心神。

    似乎已经打定主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孩子我不要了,你给我滚开!”叶蓁蓁陡然的转变,倒是让老五一愣。

    只是老五根本就不是那种讲理的人,无耻得可以,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走了呢,他已经注意到叶蓁蓁放在另一侧的包了。

    看着那包的大小和形状,老五几乎可以肯定,这里面转着钱。

    “怎么?怕你家男人知道么?”老五嬉笑着,却伸手摸到了装着钱的袋子边缘,叶蓁蓁对此是丝毫未曾察觉,因为她此刻正想着怎么让这个男人闭嘴呢。

    “我说我不做这笔交易了,你给我滚开,离我远点,拿开你的脏手!你再碰我一下试试看!”叶蓁蓁已经摸到了刀柄,嘴角扬起了一抹残忍的笑,只是老五却未曾察觉。“你给我滚到一边去,我不做了,这个交易我不做了,你是聋子么?”

    老五只是笑着伸出一只手忽然勾住了叶蓁蓁的下巴,“小美人儿,想走?钱留下或者人留下,你选一个。哈哈……”男人充满了恶臭的气息喷洒在叶蓁蓁的面部,叶蓁蓁恶心得眯着眼睛。

    这一幕在外面的一群人看起来,格外的刺目。

    施施拉着顾北辰的衣领,贴在他的耳边,而某个禽兽直接顺势将施施圈在怀里面,完全无视周围人的目光。

    只是容景眼睛的余光瞥了一眼,轻轻咳嗽了一声,容景本就不是那种会死缠烂打的人,不过看到施施幸福,他觉得这就够了,对顾北辰,他或许羡慕,但是却从不嫉妒。

    而顾北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归集为是艳羡!

    这人可真够自恋的!

    “她怎么会在这里?”施施指的自然是叶蓁蓁。

    “这个我就不懂了,我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在里面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两个人可能知道点什么。”顾北辰故意说得很大声,这是故意授给徐敬尧听的。

    这人都被揍得亲妈都不认识了,容景也不指望能从他们口中问出什么了。

    对于徐敬尧,顾北辰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对他动手,只是之前为了给施施出口气,给徐家使了些绊子,不过现在想想,他和施施的分开,也给了自己一个追求施施的机会,想来还是应该感谢这个男人的。

    不过当年徐敬尧毕竟背叛了施施,一想到那时候施施在酒吧买醉的场景,顾北辰就觉得,也该让徐敬尧知道,被人背后捅刀子的滋味,尤其是自认为亲近的人。

    此刻的徐敬尧死死地捏着手中的电话,骨节泛白,气得牙痒痒的。

    也无怪乎徐敬尧这么生气了,在徐敬尧的心里面,叶蓁蓁一直都是乖巧懂事的形象,此刻却和这么穷凶极恶的人在一起,而且或许还会和这个案子有牵连,徐敬尧越想心里面越气。

    关于施施和徐敬尧的那段过往,警局里面的人没几个不知道的,容景虽不八卦,不过早就听陆琰给他科普过了,容景也自然知道顾北辰这么做的意思,说到底,还是为了给施施出一口气罢了。

    反正自己欠了顾北辰人情,不如就……容景嘴角扯起了一抹微笑。

    “徐教授,这个事情既然牵扯到了你的女朋友,这个案子您就参与到这里吧。”徐敬尧身子一僵,刚刚自己是气急了,差点忘了,但凡是遇到这种有自己亲友的,按理说,都是应该避嫌的。

    徐敬尧只觉得胸口憋闷,“砰——”直接将电话摔在了地上面,所有人都是一愣。

    这也是施施头一次看到徐敬尧发这么大火,不能算是发火吧,就是纯粹的为了发泄,施施抿了抿嘴,倒是顾北辰冷冷一笑,自作自受。

    “我不会再做什么,也不会说什么了。”徐敬尧气得说话气息都不稳了。

    倒是顾北辰兀自一笑,容景倒是会还人情啊,施施看着顾北辰和容景眉来眼去的,稍微一想也就明白了。

    此刻的奶茶店,叶蓁蓁颤抖的手握住刀柄,但是心里面却已经做了个决定,这个事情绝对不能让徐敬尧知道,绝对不能。

    “我选你妹,你现在立刻让我走,不然我就不客气了。”叶蓁蓁这话可不是警告。

    只是老五完全没有听出来叶蓁蓁的弦外之音,只是一笑,死死地捏住叶蓁蓁的下巴,作势就要亲上去,“好不容易遇到了合胃口的,就这么放你走,不是可惜了么?呵呵……”

    “你……”叶蓁蓁直接从包里面拔出刀子,刀子瞬间抵在了老五的腹部,老五低头看了看。

    “哎呦,怎么?你是想要杀死我么?”老五看到叶蓁蓁那颤抖的手,煞白的脸,压根就不相信,这个女人敢动手。

    死死地捏住叶蓁蓁的下巴,“行了,乖乖给我亲一口,我就让你走!”

    叶蓁蓁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这么无耻,叶蓁蓁不知道徐敬尧在哪里,也不知道徐敬尧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但是她绝对不能让这个男人亲到自己。

    况且老五根本不知道,叶蓁蓁虽然柔弱,但是这颗心,可是比一般女人要狠的。

    尤其是经过了之前董雪的事情,叶蓁蓁那会儿是被吓到了,但是之后整个人的心态也变得有些不同了。

    “来吧,小美人儿……”老五作势就要亲上去!

    而叶蓁蓁一咬牙,是你自找的,到时候,我只要说,是你非礼我,而我不过是正当防卫就可以了,再说了,你本来就是个人贩子,你本来就该死,我不过是为民除害罢了。

    想到这里,加上老五那*熏心的迷离眼睛,充斥着口臭的嘴巴,朝着叶蓁蓁就扑过来。

    叶蓁蓁死死地咬住嘴唇!

    “噗——”一刀直接捅了进去!

    此刻外面的容景还在想着该如何进去,因为他们不能确定叶蓁蓁和老五的关系,而这群人心狠手辣,保不准就会狗急跳墙,所以还在商量对策。

    “其实我们的枪支是可以穿透玻璃的,可以直接……”左轮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插了句话。

    “最好是活捉,那两个人已经不能审问了,移交司法部门,最好物证齐全,也方便给他们定罪量刑。”容景抬眼看了看左轮。

    “这种人就应该直接拉出去枪毙,有什么好磨叽的。”左轮抓了抓头发,倒是顾北辰示意左轮闭嘴,这事儿已经不归他们管了,他只不过是想留下来看戏罢了。

    就在众人还在商量对策之际,忽然对面的奶茶店叶蓁蓁和老五争执起来。

    老五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真的动手,老五松开牵制叶蓁蓁的手,“你……这个贱人!”

    叶蓁蓁眼中划过了一丝狠戾,直接将匕首拔出来,鲜血就汩汩的往外面冒,老五立刻伸手按住伤口,直接就站了起来,“你个贱人,你还真敢……”

    “我怎么不敢了,你给我去死,立刻——马上——”叶蓁蓁那本来处处可怜的脸,此刻却变得面部全非,狰狞可怕。

    老五本就不是什么善茬,挥手就朝着叶蓁蓁挥去,叶蓁蓁猝不及防,整个人跌在沙发上面,本来握着水果刀的手,就颤颤巍巍的,“哐当——”刀子掉落在地上面,两个人的视线瞬间就集中到了刀子上面。

    这关乎身家性命了,这两个人不可能不争,随即争执起来。

    服务生本来正在玩手机了,听见动静,一抬头,就看见两个人在争执,立刻想要过去劝架,没有想到,一上去,就看见男人捂着伤口,那分明是在流血啊。

    “啊——”小姑娘吓得失声尖叫。

    “进去!”容景当机立断,带着人直接冲了进去。

    屋子里面的三个人都没有想到,忽然就有人冲进来。

    “警察,都把手举起来!”叶蓁蓁和那个小姑娘是彻底懵了,就是老五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动作明明很小心了,为什么还会被警察抓到,懊恼的要死,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地上面的刀子。

    “把手举起来,听见没有!”

    叶蓁蓁咬着牙,将手举起来。

    “叫你呢,把手举起来。”容景拿着枪对准了老五,容景一眼就瞥见了地上面的水果刀。“把手举起来,我再说一遍!”

    老五刚刚被叶蓁蓁捅了一刀,这被女人捅一刀,这还是第一次,他的心里面根本咽不下这口气,更何况,他本来就是亡命之徒,反正都死定了,不如……

    殊死一搏!

    老五快速的低头捡起刀子,刀尖直直的就冲着叶蓁蓁刺过去。

    “啊——”叶蓁蓁已经乖乖举起了双手,哪曾想这个男人会这么不要命啊。

    “砰——”容景瞄准男人的手腕,“啊——”老五发出了一声类似于杀猪般的惨叫,刀子瞬间掉落。

    容景身后的警察见状,直接扑过去,就将老五按倒,老五使劲的挣扎着,但是已经是回天无力了。

    “啊——放开我,放开——你们要干嘛,是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要杀我,这个女人……”

    叶蓁蓁刚刚被吓了一下,此刻已经恢复了理智,她像是被吓到了一般,几秒钟的功夫,眼中就溢满了泪水,“不是的,容队长,和我没关系,我就是来喝奶茶,这个男人就敌我动手动脚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我真的……”

    “是么?”容景本就是腹黑的人,此刻饶有趣味的看着老五那充满恨意的眼。

    “敬尧……敬尧,我和这个男人真的没关系,你要相信我啊……”徐敬尧和顾北辰他们是同一批次进入奶茶店的。

    叶蓁蓁一看到徐敬尧就直接扑了过去,倒是徐敬尧眼睛像是凝结了寒冰一般,看着叶蓁蓁,那么的陌生,徐敬尧一直都是那种很温和的人,这一点遗传了他的父亲,像个学者,此刻徐敬尧却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

    徐敬尧和叶蓁蓁认识也有四五年的时间了,在徐敬尧的面前,叶蓁蓁一直都是乖巧可人,会撒娇,懂事可爱,就是梅玲提出了那么苛刻的要求,叶蓁蓁也从未反驳过一句,也让徐敬尧对这个女人更是多了几分怜惜,但是此刻徐敬尧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了。

    尤其是他们一群人朝着奶茶店冲进来的瞬间,叶蓁蓁正在和这个男人撕扯,那种神情,徐敬尧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狰狞凶狠。

    徐敬尧一个闪身,躲了过去,而叶蓁蓁冲得太猛,眼看着就要扑到跟在后面的施施身上面了,顾北辰伸手将施施搂到了怀中,下意识的伸出了一只脚,是的,下意识而已,咳咳……

    “啊——”这是一天之内,叶蓁蓁第二次摔倒了!

    “敬尧,敬尧,我真的不认识这个男人,真的不认识啊,敬尧……”叶蓁蓁自然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扭过身子,就直接抱住了徐敬尧的大腿,徐敬尧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老五挣扎了好一会儿,知道大势已去,估计外面的老二和老三也被抓了,反正都这样了,拖一个人下水也不错!

    更何况这个贱人居然想要杀我,老五向来报复心很重,只是嘴角轻扯:“怎么?利用完了,就说不认识了,有句老话说的果然不错啊……”

    “你闭嘴,闭嘴,我不认识你不认识你!”叶蓁蓁简直有些癫狂了,只是双手还是死死地拽着徐敬尧的裤子。

    施施抿了抿嘴角,做女人低廉到这个份儿上,也是够可怜的。

    只不过对叶蓁蓁这种人,施施是绝对不会同情她一分一毫的。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老五咬牙启齿的说,继而放肆的大笑,“哈哈,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啊……”

    这回倒不是叶蓁蓁先冲了上去,而是顾北辰眸子微眯,左轮跟了顾北辰这么久,自然明白这人惹到了家主了。

    两句话不过是坊间流行的俗语罢了,这骂了叶蓁蓁就算了,只是这连带着似乎把施施也扯进去了,顾北辰自然不高兴了。

    左轮直接上前,却被施施拦住了,“夫人,这人嘴巴太脏!”

    “无碍,嘴巴长在别人身上面,况且,别人这么说,也不代表你就是这种人,况且这种恶徒,嘴巴哪有干净的。这事儿,别插手……”

    施施是觉得没什么,本来人就是为自己而活,何必在意别人的目光活得那么累。

    倒是顾北辰已经将这事儿记下了。

    “敬尧,敬尧……”叶蓁蓁哭得那是梨花带雨啊,好不可怜,只是这弄得现场就有些尴尬了。

    “将人带下去,叶小姐,您也跟我们走一趟吧!”容景可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首先的就是询问一下,这群人还有没有同伙。

    “起来!”徐敬尧伸手想要将叶蓁蓁拉起来,但是叶蓁蓁知道徐敬尧在生气,她想着,之前只要自己哭一会儿,他就会原谅自己了,现在肯定也是一样的,所以……叶蓁蓁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继续大哭。

    “敬尧,真的和我没关系,我和他没关系……”

    “没关系,没关系你找我干嘛,不过你男人倒是长得不错。”老五双手被反扣着,不过倒是挑衅的看着徐敬尧。

    “咔嚓!”清脆的两下声音,他的手就被拷住了,“嘶——”拉扯到了腹部的伤口,老五疼得龇牙咧嘴。

    “带走吧。”容景低头将地上面的匕首捡起来,立刻有痕迹鉴定组的人上前,将刀子装进了密封袋中。

    “敬尧,敬尧……”叶蓁蓁不依不饶的样子,真是让徐敬尧觉得难堪得要死。

    徐敬尧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女人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对了,还没有问一句,这个兄弟,你是不是不行啊!”老五在路过徐敬尧身边的时候,打趣的说。

    “你什么意思!”徐敬尧本就怒火中烧,男人最忌讳被人这么说了,此刻更是火气蹭蹭的往外面冒,只是视线像是冰锥一样。

    尤其是叶蓁蓁,此刻更是怕老五的狗嘴里面,忽然就吐出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此刻更是吓得要死,“敬尧,敬尧,别听他胡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他,真的不认识他!”

    “那是谁先打电话给我的呢,你的忘性还真是挺大的呢!”老五嘲讽的笑着,叶蓁蓁的脸色瞬间血色全无,惨白的像是个女鬼一般。

    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射到叶蓁蓁的身上面,就算是在施施和徐敬尧的订婚宴上面,叶蓁蓁也没有觉得浑身颤抖的这么厉害。

    她能够感觉到,所有人的视线都充满了好奇和揶揄,貌似都想要看她的笑话一般,而叶蓁蓁最不希望的就是被施施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一幕。

    她和施施比了这么久,到最后,终究是输了么,这让她如何甘心。

    “我什么时候……”叶蓁蓁冲着老五吼了一句,倒是惹得老五轻笑。

    老五冷哼一声,“赶紧带走吧。”容景命令押解他的两个警察立刻带他下去,若是叶蓁蓁真的和这个团伙有什么牵扯的话,为了顾全徐敬尧的面子,容景示意那两个人立刻将老五弄上车。

    但是老五腹部的伤口还在持续着撕裂般的疼痛,他怎么可能放过叶蓁蓁,他朝着叶蓁蓁冷冷一笑。

    反正是你无情在先,就别怪我了。

    “那找我想要买孩子的人是谁啊!”

    “还不带下去,愣着干嘛呢!”容景吼了一声,那两个小警察,立刻拉着老五就上车。

    而此刻所有人都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徐敬尧和叶蓁蓁的表情意味不明,似乎都在想着这叶蓁蓁为什么会买孩子!

    所谓好奇心杀死猫,他们都在想着,这到底是女的不行还是男的不行啊。

    顾北辰其实也没有想到叶蓁蓁和这伙人的关系居然是这样的,看到徐敬尧那气得发白的脸,倒是有些同情这个男人了。

    “敬尧,敬尧,不是这样的,我不是……”叶蓁蓁试图辩驳。

    徐敬尧只是冷冷的扔了一句,“松开!”徐敬尧眼睛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徐敬尧也是天之骄子一样的人,什么时候被人用这种打量的眼神看过啊。

    况且叶蓁蓁买孩子,这事儿是没成的,若是成了,徐敬尧都不敢想象,这个女人居然会做这么胆大包天的事情。

    “敬尧,我错了,我错了,你别这样,我真的错了,我……”叶蓁蓁哀求着,只是此刻徐敬尧心头的邪火是一点都无法消散,一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做这种事情,徐敬尧就气不打一处来。

    而叶蓁蓁的可怜哀求,在徐敬尧看来,更是火上浇油。

    “我让你松开!”徐敬尧冷冷的说。

    叶蓁蓁觉得自己若是松开了,这个男人就会不要自己了,叶蓁蓁这辈子都指着徐敬尧了,她的名声已经坏了,除了徐敬尧,这个城市已经没有人会要她了,她绝对不放手。

    叶蓁蓁这楚楚可怜的哀求,让人唏嘘不已。

    “我们走吧。”施施是很讨厌叶蓁蓁,不过这出戏已经看完了,施施觉得没必要再继续待下去了。

    “好。”顾北辰搂着施施的肩膀,从徐敬尧的旁边侧身而过。

    施施脸上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神情,就是这份淡漠,让徐敬尧觉得心疼不已,这个男人对施施的宠溺,他都看在眼里,而离开了自己之后,徐敬尧曾经想过,施施或许回消沉,或许会难过,但是……

    离开了自己之后,施施却过得非常好。

    而施施呢,之前就想过她和徐敬尧分开的事情了,让她觉得最悲哀的事,离开他之后她发现自己原来可以过得更好,想到这里,她就释然了。

    况且现在遇到了顾北辰,这个男人对自己的疼宠,无限的包容,让施施感受到了以前从未感觉到了东西。

    “妈刚刚打了电话过来,今晚约了方叔叔去外面吃饭,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么?”顾北辰低头,柔声细语。

    “随意吧,我不是很饿啊,你前些日子不是想吃……”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远。

    徐敬尧深吸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叶蓁蓁,“放开吧!”

    “叶小姐,你还是松开吧,我们也该回去了。”几个警察站在一边,也是显得有些为难,这若是别人早就拖着走了,偏生是徐敬尧的女朋友,这不好下手啊!

    “我不要,我不要……”叶蓁蓁是准备死缠烂打到底了。

    徐敬尧却不理会叶蓁蓁,直接迈开腿就往外面走,叶蓁蓁哭了好半天了,早就有些筋疲力尽了,而徐敬尧走得决绝,直接就把叶蓁蓁给甩开了。

    “敬尧——敬尧……”叶蓁蓁无论怎么呼喊,这个男人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呜呜……敬尧,我错了,错了还不行么?求你别这样,别这样……”

    “带走吧。”容景看着地上面的女人,妆容都哭花了,本来洁白的白色裙子,上面也满是灰尘,狼狈不堪。

    “我错了,真的错了,原谅我吧,你别这样对我,我真的不能失去你,我不能没有你啊……”

    容景只是看着叶蓁蓁被带走,安抚了一下被吓惨了的服务生小姑娘,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个女人不是离不开徐敬尧,或许比起离不开徐敬尧,她更离不开的是钱吧。

    施施并没有跟着他们回到警局,而是坐着顾北辰的车子,直接到了医院。

    施施还想去看看那两个孩子,容景那边已经开始寻找孩子的父母了,只不过目前还没有消息传来。

    他们的病房已经被医院特批,调到了和果果同一个楼层,这里安静,没有人会来打扰他们,只是施施没想到,到了病房门口,果果居然在病房中。

    病房中,还有两个女民警还两个护士,出乎她意料的是,沈婕居然也在这里。

    “我跟你们说啊,这个东西其实这样的,然后这个样子的……”果果手里面拿着玩具,正给两个孩子做示范呢,“这个真的很好玩的。”

    “这样的话,这个还可以发出声音的。”这熊孩子也不知道按了哪里,那玩具就发出了音乐。

    两个孩子都不说话,只是眼睛睁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果果手中的玩具。

    “你想玩么?”果果将玩具朝着其中一个孩子面前递过去,那孩子只是咽了咽口水,大大的眼中满是渴望,却不敢伸出手。

    “给你玩啦,我知道你很喜欢的,这是我妈买的,我可喜欢了!”果果毕竟是个孩子,而那两个孩子,经过了这件事情,心智已经和同龄的孩子不一样了。

    那个孩子看了看玩具,大大的眼睛立刻蓄满了泪水,也不说话,只是死死地咬着嘴唇。

    施施推门进去,果果直接扑到了施施的怀里面,“姐姐,姐夫也来了啊!嘻嘻……你们来看我么?”果果这孩子就是人来疯,施施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是看你的。”

    施施已经让人给他们买了些东西,左轮带着几个人将东西送进去,“施法医,您怎么破费了呢,这……”

    “没事的,我自己的一片心意而已!”施施看了看那两个孩子,他们只是睁大眼睛盯着施施看,却不说话,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是喜欢美好的事物的,更何况施施长得漂亮,看起来也十分温和,他们自然就多看两眼了。

    “姐姐,我跟你说,我今天……”

    施施却蹲下身子,“果果,你怎么来这里了?”

    “是我带她过来的,那个……”沈婕就像是一般的家长一样,况且施施这架势,就像是要教训果果一样,沈婕肯定要跳出来啊。

    “我就是想要看看两个哥哥而已,可是他们怎么和小易哥哥一样,都不理我啊!”果果撅起嘴巴,一脸的委屈。

    “哥哥们生病了,生病了都很难受的,肯定不想理你啊。”其实施施是怕果果这熊孩子说话没轻没重的,刺激到这两个孩子。

    “可是我想和他们玩啊。”果果咬着手指,“我的爸妈都很忙,没时间陪我,哥哥们的爸妈肯定也很忙,没来陪他们,我想我们可以一起玩啊,不行么?”

    施施一愣,伸手揉了揉果果的头发,看了看垂着头的两个孩子。

    “哥哥们的爸妈很忙,不过等他们的身体恢复了,就会接他们回家了。”

    “回家……”一个孩子怯生生的说,看着施施,那眼中都是惶惑不安,还有一种不可思议。

    “嗯,你们的爸爸妈妈正赶过来了,你们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那之前我们还可以一起玩啊!”果果兴奋的回头爬上了那个小孩的床。

    或许是果果太热情了,这孩子显然有些招架不住,不过那孩子似乎也并不反感,施施倒是一笑。

    转而看向了另一个孩子,他一直都很沉默,只是在她进来的时候,看了施施一眼,之后就不说话了。

    施施走过去,坐到他的床边,“放心吧,你父母很快就会过来接你回家的。”

    施施的手刚刚碰到那孩子的头发,那孩子身子颤抖,怯生生的躲开了。

    眼中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戒备和惶恐。

    “没事的,你已经没事了,那群坏人已经被抓住了,再也没有人会那么对你了,放心吧。”

    那孩子这才抬头看了施施一眼,施施眯着眼睛,笑得格外灿烂。

    当时的施施并不知道,她和这个孩子之后的缘分,也不知道之后他们之间会有那种奇特际遇。

    吃了饭,所谓饱饱暖思**,回家的路上面,天色已经晚了,顾北辰牵着施施的胡搜,这手一直不停的搔弄着施施的手心。

    “你干嘛啊。”施施有些羞恼的看着顾北辰,这人能不能正经一点了。

    “没什么啊。”顾北辰笑了笑,“不过这个案子应该算是结束了吧。”顾北辰想着,他们是不是可以去哪里旅游呢,反正闲着。

    “这个案子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首先就是要知道他们有没有同伙,还有就是解救那些曾经被拐卖的孩子。后续的事情很多!”施施咂了咂嘴巴。“不过和我就没什么关系了,这事情我帮不上忙。”

    “那正好,我们……”顾北辰乐呵呵的准备开口。

    “前段时间刚刚接了一部戏,算算也快开机了……”施施拿出手机,翻开了备忘录,“还有一段时间,不过要提前进入剧组,还有……”

    顾北辰本来还是很兴奋的来呢,立刻变得颓然,这个女人真的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

    施施刚刚回到家洗了个澡,这刚刚出了浴室的门,就看见顾北辰只穿了一件居家裤,躺在床上面,手中拿着一本书,露出了精壮的上半身。

    施施脸部的神经不自觉的抽了一下,这货又是准备做什么,施施坐到了梳妆镜面前,擦了擦头发,就准备进行日常的面部护理。

    “头发也没擦干呢……”顾北辰直接走过来,拿着毛巾就帮似乎是擦头发。

    只是这若有似无的总是蹭自己干嘛啊。

    “我自己擦就行了,你不用……”

    “我想帮你!”顾北辰弯腰,轻轻对着施施敏感的耳垂吹了口气,是时候身子一个激灵,这个混蛋,这是准备使用美男计么?

    “那好吧。”施施笑了笑,任由着顾北辰给自己擦头发,只是擦头发就擦头发吧,这货的手是准备往哪里伸啊。

    施施这次却并不阻挠,顾北辰倒是心里一乐,今天很配合啊,前几天刚刚看见了几个新的姿势,正好可是试一下,说着就直接将施施抱起来,直接扔到了床上面。

    一副饿虎扑羊的架势,施施只是笑着挪了挪身子,伸手搂住顾北辰的脖子。

    “怎么猴急做什么,我们慢慢来嘛!”施施的手还不停的朝着顾北辰的身上面摸,弄得顾北辰呼吸都变得粗重了。

    施施十分满意某人的身体的变化,只是笑了笑,张嘴舔了舔顾北辰的耳垂,“快来吧!”

    对于施施的配合,顾北辰自然是十分乐意的,只是几分钟过后……

    顾北辰整个脸就黑了,而施施却趴在床上面,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哈哈……”施施放肆的大笑着。

    “好玩么?”顾北辰阴沉着脸,这火没处发泄,这女人还真是自己的亲媳妇儿啊,这么折磨他么?

    “谁让你每次都这么猴急的啊,再说了,我的例假什么时候你又不是不懂的,你自己忘了还怪我喽。”

    顾北辰无奈的叹了口气,“行了别折腾了,赶紧进被窝吧,我去给你弄姜红糖!”顾北辰掀开被子,就命令施施进被窝,这女人真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

    “谢谢老公!”施施说着直接钻进被窝。

    “你刚刚说什么……”顾北辰有点懵,这是施施第一次这么叫他。

    “你过来!”施施伸出手指勾了勾,顾北辰附耳过去,“我说我爱你,还有谢谢你,老公——”施施声音软糯,柔媚得能够滴出水,顾北辰的脸瞬间涨红。

    “咳咳……别撒娇,待会儿肚子疼了有你受的,先躺着,我去给你弄姜红糖。”顾北辰说着转身就要走。

    脚下一滑,差点没摔倒。

    “哈哈……”施施在裹着被子,笑得一点形象都没有。

    “这个地毯需要换了!”顾北辰恨恨的咬了咬嘴。

    “是啊,该换了,哈哈……”施施放肆的大笑,而顾北辰已经直接下楼。

    施施裹着被子,笑得一脸幸福,她扭过头,床头是她和顾北辰的合照,还是一年半以前他们去小岛度假拍的,施施能够猜到顾北辰的心思,拿着照片看了几分钟,或许是该多陪陪这个男人了,和孩子一样。

    而左轮此刻才真是石化了,而顾家别的佣人和下人,也是一脸呆滞茫然的看着正在正在厨房忙活的家主大人。

    这顾北辰能够下厨房,每次都要弄出很大动静,这就算了,反正自从施施到这个家之后,这事儿就很正常了,只是今天……

    这一边弄着东西,一边在哼着歌是什么鬼!

    其实最让左轮觉得怨念的是,您能不能在调子上面哼啊,跑调走音,好难听啊!

    而屋子中全部都是生姜那股刺鼻的味道,所以都忍不住捏住鼻子,本来夫人来例假,这根本不是他一个手下该管的事情,只是这每次顾北辰都弄得这么大动静。

    弄得顾家上下所有人都知道,施施的例假是在多少号了,这个样子真的好么?

    “对了,家里面的暖宝宝用完了。”顾北辰突然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忘了。

    “我立刻去买!”左轮像是得了特设一样就准备出去。

    “不用,我自己去,你不懂买什么样的。”

    左轮无语了,又不是姨妈巾,这个还分型号么?我怎么就不懂了。

    这到了超市之后,顾北辰左挑右选,左轮站在一边,他很想说其实都差不多好么?

    “先生,买暖宝宝么?现在不是销售旺季,不顾我们有活动,这个牌子的,保暖的效果很好,而且保暖持续时间很长,您看……”推销员立刻上去。

    顾北辰最终还是买了最贵的那种,左轮无语了,果然还是挑了最贵的,他就知道,还自己不会挑选,就他会。

    施施的肚子已经开始疼了,“大热天的,你让我用暖宝宝?”施施对这个男人简直无语了,这冬天就算了,大热天的,这人居然……

    施施掀开被子,躺在了施施的身边,伸手摸了摸施施的小腹,施施此刻疼得手脚冰凉,顾北辰的手温热,施施不自觉的朝着顾北辰靠了靠,“反正有你就行了啊,你就是我的暖宝宝了。”

    施施现在说话都像个小女人一样,温柔得很,像一只小猫一样,蹭了蹭顾北辰的胸口,轻柔的靠在顾北辰的胸口。

    顾北辰忍不住感叹,这要是一只都这样多好啊,可惜也就持续这一个晚上吧,不过这几天这人脾气不好,自己还是需要躲着点的。

    “白天你要是出门了,就贴一个,不是要注意保暖么?”顾北辰柔声道,这说话的语气要多温柔具有多温柔。

    “可是明天就不疼了啊。”施施撅着嘴巴,一点力气都没有,整个人都软绵绵的,声音都显得虚弱无力。

    “好了伤疤忘了疼,雪伦说了,你这个需要时刻保暖,所以你……”

    顾北辰每当这个时候就会变得叨叨叨的,施施也没有心思和他说话,趴在顾北辰的胸口,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顾北辰说了半天,嘴巴都干了,一低头,某人已经睡着了,顾北辰无奈叹了口气,睡着了就好,顾北辰猛然想到,家里面的卫生棉是不是不够了啊,刚刚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呢。

    所以每当这个时候,顾北辰就直接化身老妈子了,什么都要管,也难怪施施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顾北辰叹了口气,他对自己这个样子,也表示很无奈,他低头吻了吻施施的额角,关灯睡觉!

    ------题外话------

    大家都被忘了,事情还没有结束哦,他们这伙人还有个老大没抓住呢,猜猜这个人是谁吧,已经出现过了哦……

    灭哈哈,我发现这次的案子,我的脑洞很大,哈哈……我得意儿的笑,我得意儿的笑,我得意儿的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