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61 小白花作死,顾大爷和容景联手?

161 小白花作死,顾大爷和容景联手?

作品:法医星妻太妖娆 作者:月初姣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叶蓁蓁出了医院,正准备打车,这才发现,自己身上面居然身无分文,叶蓁蓁并没有住在徐家,梅玲说她和徐敬尧男未婚女未嫁,这没结婚就住在一起,对她的声誉不太好。

    这纯粹就是借口而已,谁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啊,梅玲这么做不过是故意当着众人的面打她的脸而已。

    “什么不太好,不就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么!顺便找个理由让自己直接滚蛋才对!老太婆,这么大年纪了,管东管西的,烦死了,怎么不去死!”叶蓁蓁嘴巴里面不停的咒骂着。

    叶蓁蓁咬了咬牙,手中那提着行李,没有办法,只能走路回去了,幸好自己住的地方距离医院也不是很近,走路的话,半个小时也就到了。

    为了节省时间,叶蓁蓁故意找了一条小路,这种小巷子,总是脏乱了一些,墙上面还有各种办证贷款的广告,叶蓁蓁施施冷眼一瞥忽然就看见了一个关于能够买孩子的广告。

    叶蓁蓁也只是看了一眼罢了,但是这个广告却深深地印在了叶蓁蓁的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

    叶蓁蓁回家之后,简单洗了个澡,躺在床上面,脑子中还在想着买个孩子的广告,电视上面不是经常有这种情节么?什么狸猫换太子,或者是假装怀孕,之后抱了个孩子冒充自己的孩子么?

    叶蓁蓁想着,忽然就穿了衣服直接冲进了那个巷子,广告还在,她贼头贼脑的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叶蓁蓁伸手小心翼翼的将广告撕下来,巷子口但凡有一点声响,都能把她吓得半死。

    叶蓁蓁揣着广告回到家中,仔细的看了看广告,说是只要你有需要就可以帮你弄到孩子,男女都可以,叶蓁蓁自然知道这样是犯法的,但是她绝对不能让人知道她不能怀孕了。

    若是被人知道的话,她这一辈子就完了,叶蓁蓁拿着手机,颤颤巍巍的拨通了上面联系方式。

    电话拨通之后,叶蓁蓁同样忐忑不安,明知道这个事情是犯法的,但是她已经等不及了。

    就是医院的小护士都能够对她冷嘲热讽,一想到那些人对着自己那不屑的讽刺嘴脸,还有施施,叶蓁蓁更加坚定了,一定要进入徐家的决心。

    这三个人刚刚找了个落脚地,这还没有喘口气,老三的手机忽然响了,陌生号码,这个号码是专门联系生意的。

    “老二,有生意来了?怎么办?”这三个人中,也就是老二有点头脑了,此刻老三算是六神无主了,他伸手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因为紧张,呼吸有些急促。

    “我们手上没孩子,这个生意不能做,算了吧!”

    “喂——”老二的话音未落,老五已经直接从老三手中夺过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叶蓁蓁愣了一下,轻轻咳了一声,“你们那里有刚刚出生的孩子么?”

    “那得看你能出多少钱了?”另外的两个人都看着老五。

    “50万……”

    叶蓁蓁这话刚刚说完,老五一笑,“你什么时候需要?”

    “我就是先问问而已,你们真的可以帮我弄到孩子?”怀胎十月,可能不会这么急的。

    “当然,不过你也知道,我们弄孩子也是有风险的,你可以把你的需要和我们说一下,我看看能不能给你弄个孩子。”老五眼中露出了一抹邪笑,似乎在打着什么不好的主意。

    “我……”叶蓁蓁是病急乱投医,一股脑儿的就说了不少东西,老五没想到,这次上钩的人,居然脑子这么单纯,不能说单纯,这个年纪了,还会信这种东西,应该说是蠢吧。

    “这样吧,我可以帮你弄到孩子,但是你必须先给我们定金。”

    “定金?”叶蓁蓁手收紧,有些颤抖,她自然知道现在在做什么,但是……

    “我们也是有风险的,再说了,我们就是给你找好了孩子,你要是不要这孩子了,我们怎么办?给个定金,我们都好办事,你说呢!”老五笑着说。

    “但是你们要是拿着我的钱跑了怎么办?”叶蓁蓁咬着嘴唇,这事情真的风险很大。

    “那你要是不信我们也没办法,那你可以另找下家!”

    “等一下!”叶蓁蓁急忙叫住老五,“你们要多少钱……”

    “价格的十分之一,五万块钱就行!”

    “五万……”这对叶蓁蓁来说,并不是小数目,但是若是真的可以凭借一个孩子进入徐家,这钱多得是,五万块钱确实就不算什么了。

    “怎么汇款!”

    叶蓁蓁此刻是真的没脑子了,倒是真的不愧于小白的名字,这老五只是随口一说,压根没想到对面的女人这就答应了,简直蠢透了。

    “不要汇款,我要现金,你把钱取出来,放在……”

    电话挂断,叶蓁蓁从一个抽屉中拿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有一张支票,那是之前梅玲给叶蓁蓁的支票,她一直没用,这张支票她是留着傍身的,现在算是派上用场了。

    “老五,你疯了么!你这是做什么,你应该知道现在的状况,外面都是警察,我们自己都逃不掉了,你还……”老二简直要被气死了。

    “老大前些日子给的钱已经被得差不多了,除了这个方法,我们还能从哪里弄钱啊!”老五啐了一口唾沫,“这女的挺好骗的,我们就算是要离开这个城市,也总要有点钱傍身吧,就从这个女人身上面下手好了……”

    “你是想……”老三嘴角上扬,露出一抹放肆地笑。

    “我也知道没钱寸步难行,但是外面风声这么紧,若是出去的话,肯定会被抓住的!你这是往枪口上面撞啊,老四已经出事了,你们两个这是要找死么!”老二真是快要被这两个人气死了!

    “老二,我们现在身无分文,又不能去银行取钱,我们怎么出去啊,难不成就困在这里么?”

    三个人找了个无人的仓库,此刻正躲在里面,而且说不准随时有人进来,此地也不宜久留。

    老二沉默了一下,“拿了五万块钱就走!”

    老三和老四相视一笑,点了点头。

    此刻的叶蓁蓁也是心惊胆战,拿着支票去银行兑换,但是那边的人说,这张支票有问题,不能兑换,叶蓁蓁差点直接吐血。

    没有办法,叶蓁蓁只能拿出了自己的部分积蓄,不太多,但是够支付定金,剩下的钱慢慢凑就行了,再说了,等自己“怀孕”之后,钞票自然是有的。

    叶蓁蓁还在做着白日梦,丝毫不知道,危险已经悄悄来临。

    施施结束了现场的勘查工作,就急匆匆的去了医院,孩子是被保护起来的,任何的媒体记者或者外来人员都是无法靠近的,施施到医院的时候,正巧看见沈婕正牵着果果,似乎是准备出去散步。

    “看你神色匆匆的,出事了么?”沈婕抱着果果,果果嘴巴里面塞着果,叫了一声,“姐姐!”

    “有点事儿,待会儿我再看果果去。”施施说着就神色匆匆的跑到了一边的监控病房,外面围着一群人,挤得水泄不通。

    沈婕本来也不知道什么事情,不过这周围七嘴八舌的,这沈婕就算是不明真相,此刻也知道情况了。

    而果果挤在人流中,直接挣开了沈婕的手,沈婕低头,看到果果只是站在自己身边,稍稍松了口气,这果果挤在人群中,忽然就看见了方宇,这熊孩子人小,窜来窜去的,居然直接挤到了警戒线里面。

    里面的警察一边在维持秩序,还要忙着疏散围观的人群,根本没注意这熊孩子居然窜了进去。

    施施没想到,这两个孩子的负责医生居然是方宇,“方叔叔,怎么是你在这里啊?”

    “我这几天正好清闲,别的医生都忙不过来,就把我调派过来了。”方宇手中拿着病历。

    “那两个孩子怎么样了?身体怎么样?”施施透过病房的窗户看了看里面。

    “都没什么问题,就是营养不良,加上被虐打,身体有明显的外伤,不过到没有很严重的伤口,好好调养一下就好了,只不过身体上面的伤还是小的,主要是这两个孩子的心里啊……”

    刚刚送过来的时候,一个孩子是出于昏迷状态,而另一个则是处于半昏迷的状态,那个孩子在他们进行身体检查的时候,就醒了一次,不过时间不长就昏睡过去了,只不过那眼中的惊恐无助,却深深刺痛了方宇的心。

    “肯定会给他们安排心理医生的,不过首要的要是找到他们的亲生父母。”施施凝眸看着屋内的孩子。

    两个人都是在打着吊瓶,只是脸色实在难看。

    “姐姐……”果果伸手扯了扯施施的衣服,施施被吓了一跳,“姐姐,那里面的是谁啊?”

    施施看了看此刻正站在人群中沈婕,她也是一脸的急躁,这个熊孩子,怎么跑过来,“姐姐先带你出去,这里面的两个小哥哥生病了,我们不能打扰他们的,知道么?”

    “哦!”果果点了点头,还是忍不住想要朝里面张望。

    顾北辰此刻也没闲着,接到了容景的电话之后,他就让人着手开始查找这伙人的下落了。

    这次这伙人是有些狗急跳墙了,所以才会露出马脚,这倒是给他们提供了很多的便利。

    “家主,已经找到人了。”左轮推门进入书房,顾北辰将手中的书放下,饶有兴味看着左轮。

    “位置。”

    “他们找了个黑出租,现在正在朝着北边行驶,暂时还不知道具体的目的地。”左轮脸上面带着一种若有似无的笑,这伙人这次是在劫难逃了吧。

    “北边?”顾北辰轻轻念叨,“北边没有任何车站,这伙人是准备干什么,继续跟着,他们下车,我们就立刻出发。”

    “不通知容队长么?”左轮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顾北辰只是抬头,斜视了左轮一眼,左轮立刻低下头,“属下多嘴了!”

    顾北辰不说话,只是不自觉的伸手摩挲了一下自己手上面的戒指。

    另一边的三个人也并不知道,他们正在虎视眈眈的准备对着叶蓁蓁下手,却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此刻已经是网中鱼了。

    三个人专门挑选了一个人流量比较少的地方,叶蓁蓁此刻已经取了现金,五万块钱对她来说并不是小数目,她仍旧是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只是外面过了一件灰色的外套,衣服太大了,将她整个人罩住,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

    而这种事情她也是第一次做,心里面也是十分的忐忑不安。

    手中抱着钱,走到了这边的一家奶茶店,奶茶店就一个女服务生,“小姐,需要喝点什么么?”服务小姐的声音很柔和,却把叶蓁蓁吓了一跳。

    叶蓁蓁整个人激灵一下,愣了一下,“随意吧。”说着看了看奶茶店,只有一个靠窗口的位置,她直接走过去,将装着钱的袋子放到了靠墙的位置,紧张不安的看了看周围,奶茶店里面没有人,只有她一个人坐在这里。

    叶蓁蓁自己也不知道,此刻在外面一个巷子口,三个男人已经盯着她看了很久。

    “呦呵,没想到啊,这还是个漂亮妞儿啊!”老五看到叶蓁蓁这可怜兮兮的模样,伸手摸了摸下巴,只是眼中却闪过了一抹**邪的光,那色眯眯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叶蓁蓁,简直是*熏心了。

    “啪——”老二伸手拍了一下老五的头,“特么的,现在是看女人的时候么,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特么的,能不能正经一回!”

    “老二,我就是看看而已,你急什么啊……”老五伸手摸了摸头,“再说了,这青天白日的,我能做什么啊!”

    “行了,把钱拿来我们就走,赶紧的,刚刚那个黑车司机说,可以把我们送出去,你赶紧的,别磨磨蹭蹭的。”老三踢了踢老五,老五点了点头,伸手理了理衣服,从暗处走出来。

    “幸亏之前我们在这块儿落脚过,不然还真找不到这么背的地方。”老二伸手摸下巴,最主要的是,这边并没有什么监控摄像头。

    叶蓁蓁此刻正紧张的捧着一杯奶茶,奶茶很烫,叶蓁蓁觉得此刻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此刻门口的那个服务小姐说了一句,“欢迎光临!请问需要些什么?”

    “我找人!”一个带着些许笑意的男人声音响起来。

    叶蓁蓁的身子瞬间僵硬了,她甚至都不敢回头,她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的乱跳着。

    “那里面请!”服务生小姐甜美的声音响起,叶蓁蓁觉得浑身不自在,她此刻呼吸都变得紊乱了,只是心里面却还在强迫自己要淡定,淡定,千万要镇定。

    男人的脚步声在异常安静的奶茶店响起来,每一下,都让叶蓁蓁的心猛地震一下,她能够感觉到男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来这里之前,叶蓁蓁设想过了很多的情景,比如说自己该如何和这个人谈判,她应该说些什么,或者说该做些什么,但是此刻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她甚至有些后悔了,她后悔了。

    但是这个男人已经站立在自己的身边,叶蓁蓁眼睛的余光看到了男人穿着黑色的衣服,这个男人身上面有一种比较奇特的味道,很难闻,叶蓁蓁蹙着眉头。

    叶蓁蓁维持着表面的镇定,但是此刻却心乱如麻,她微微挺挺胸口,抬头,勉强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些。

    但是这层伪装,在老五坐在她身边的时候,就被打破了。

    叶蓁蓁打死都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直接坐到自己的身边了,奶茶店的座位都是可以容纳两个人的沙发,老五此刻正贴在叶蓁蓁坐下。

    叶蓁蓁更加明显的闻到男人身上面的那股带着奢靡和一股霉味儿,而且叶蓁蓁眼睛余光也注意到男人的衣服很脏乱,这个人确定可以帮自己弄到孩子么?

    “你做什么?”叶蓁蓁虽然强装镇定,但是她一说话,那颤抖的声音就出卖了她。

    老五闻着叶蓁蓁身上面这淡淡的香水儿,就有点心猿意马了,而且叶蓁蓁长得娇俏可人,这微微垂着眸,睫毛微微有些颤抖,看起来楚楚动人,白嫩的皮肤,和昨晚的那些女人显然不是一个档次的。

    老五玩过不少女人,不过那些都是出来卖的,和叶蓁蓁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老五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水灵的美人儿立刻起了色心。

    尤其是叶蓁蓁那白嫩柔嫩的腿部皮肤,明晃晃的露在外面,实在惹眼。

    “当时是做交易啊,难道小姐来这里是喝茶的么?”老五故意靠近叶蓁蓁,那带着口臭的气体,瞬间喷洒在叶蓁蓁的颈侧,那温热的气息,瞬间让叶蓁蓁身子僵直,一股恶寒席卷而来,她简直想吐。

    “你确定可以……”叶蓁蓁想要和老五说话,很自然的就要侧过头,却不堤防,这个人居然贴的这么近,两个人的脸差点撞到一起,叶蓁蓁感觉瞬间被侵犯了。

    她气得整个脸都涨红了,刚刚准备起身,老五伸手直接搂住她的腰,叶蓁蓁整个脑子都炸开了,男人的手粗糙干涩,还带着粗茧,叶蓁蓁整个人的呼吸都瞬间停止了。

    她虽然不是什么善良的女人,装的也是楚楚可怜的,但是却还没有被哪个男人这么对待过,叶蓁蓁简直怒不可遏。

    “别动,想反悔也迟了,把钱给我吧。”老五一边说着,还在一边吃着叶蓁蓁的豆腐。

    虽然是隔着衣服,不过能够摸到这种小美人的身子,这老五越是想着,心里面越是觉得美滋滋的,而此刻的叶蓁蓁觉得无比恶心。

    那种恶心让她反胃,尤其是此刻男人的无耻,这么肆无忌惮,丝毫都不顾忌。

    “你松开!”叶蓁蓁咬牙切齿的说。

    “给钱给我吧,小美人儿,别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不就是摸几下么!怕什么,又不会掉块肉!”老五眯着色眯眯的眼睛,那眼睛就差没有黏在叶蓁蓁的身上面了。

    叶蓁蓁觉得就像是有无数条虫子在自己的身上面蠕动一样,让她浑身都觉得难受,男人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叶蓁蓁真是后悔的要死,自己怎么会相信那种小广告啊。

    “你再这样,信不信我叫人了!”叶蓁蓁冷冷的说。

    只不过这叶蓁蓁装柔弱习惯了,这就是凶狠起来的时候,也不会让人觉得有什么威慑力,反而是惹得老五轻蔑一笑,“哎哟,生气了啊,这怎么生气都这么好看啊!”

    那语言动作上面的轻挑,简直让叶蓁蓁抓狂。

    老五似乎已经摸透了叶蓁蓁的性格,只是他没想到,居然会碰到这么个柔弱的小美人。

    “叫吧,你还以为那个小姑娘能来救你么?”

    一开始叶蓁蓁还觉得这个人选的地方挺好的,现在看来,真是特么的糟透了!

    叶蓁蓁摸了摸自己包包中的那把水果刀,却不敢将它拿出来,犹豫不决,却让事态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而那个服务生,只是低头玩手机,偶尔抬头看一下那两个人的动静,说实话,这女的长得倒还可以,这男人邋里邋遢的,这个女的穿得也不是什么地摊货啊,看起来家境还不错,怎么会看上这种男人啊。

    这还搂上抱上了,真是活久了,什么货色都能碰见。

    不过她已经养成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习惯,只是低头玩手机。

    “特么的,我还以为老五这家伙这回能靠谱一点,这见到长得有点儿姿色的,就走不动了,特奶奶的!”老三忍不住爆粗口。

    “等着吧。”老二伸手摸了摸口袋,摸出了一个空的烟盒,“靠——烟也抽完了。”说着将烟盒一下子扔到了地上面。

    嘴巴里面还在碎碎念着。

    而此刻顾北辰的一行人已经到了这边。

    “家主,两个人在外面,一个人在另一边的奶茶店,怎么做?”左轮看了看顾北辰。

    “下车。”顾北辰说着直接推门出去。

    说实话,这老二找的躲藏的地方,虽然隐蔽,但是你若是直接堵过来,后面根本没有退路,最主要的是他们没有想到会有人过来围堵他们。

    而顾家人行动向来都是快狠准的,等到他们两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群黑衣人已经直接将他们两个人堵进了。

    老二和老三整个懵圈了,这还没有从手中拿出刀子的瞬间,几个黑衣人已经直接冲上来,将他们按倒在了墙上面。

    两个人将他们按住,还有人专门负责搜身,从他们的口袋中居然摸出了几把刀子,不是那种军工刀,也不是什么匕首,倒是几把水果刀,倒是惹得几个人发笑。

    “就这么点东西,还有胆子做那种事情,胆子真是肥啊!”说着几个人将搜到的东西都扔到了地上面,五把水果刀,还有一把土枪。

    所谓的土枪,就是那种自制的枪。

    “特么的,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嘛,放开,放开!”老三死死地挣扎着,老三谢旺五大三粗的,但是他无论怎么挣脱,这两个人就像是抓住了他的软肋,他就是挣脱不开,这种无力感和恐惧感瞬间笼罩在他的心头。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相比较老三的挣扎和大吼大叫,老二显然显得镇定很多。

    若是警察的话,他们在冲过来的时间,就会表明身份了,但是这群人,全部穿着黑色西装,整齐划一,而且每个人看起来都不是那么好惹的,老二心里面其实也在打鼓。

    “特么的,放开老子,你们是什么人啊,放开我……”

    顾北辰走过去,抬眼看了看奶茶店,微微眯着眼睛,那个女人怎么在这里。

    “家主,里面的两个人已经控制住了,奶茶店里面的人怎么办?”从这个地方正好可以看见店里面的情况。

    “打电话通知容景,务必交代他,一定要带着徐敬尧一起来,徐敬尧不是也在这次的调查组么?可不要少了他。”顾北辰嘴角带着一抹邪笑。

    “是!”左轮就知道,家主这肚子里面都是坏水。

    这珊然小姐的坏是摆在明面上的,敢爱敢恨,这家主的坏,都是背地里面的,暗中阴毒阴毒的坏,你根本无法提防,而且左轮觉得,这几年下来,家主是越发无耻和闷骚了。

    正好应了那句话,坏起来就根本不是个人了。

    容景在接到电话的时候,立刻兴奋起来,不过心里面也在疑惑,为什么一定要叫上徐敬尧,不过既然顾北辰这么说了,自然是有他的用意。

    只是容景木有想到,这不过是顾北辰想要看看徐敬尧出丑罢了,纯属个人恶趣味。

    顾北辰走到了巷子里面,抬脚踢了踢地上面的枪,老二和老三哪里见过这种架势,他们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却也没见过真正的坏人,而顾北辰在人们的心中,就是坏人头头。

    两个人心里面忐忑不安,就是双腿也觉得有些发软,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这群人全部都是凶神恶煞的,看起来十分不好对付。

    “你们到底是谁!”老三恶狠狠地说,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只是惹得顾北辰发笑。

    “嘴巴真臭!”顾北辰伸手摸了摸鼻子。

    就在几秒钟的功夫,老三的双手被反扣住,整个人就被两个大汉架住,伸脚踢了一下老三的腿关节处。

    老三双腿一疼,整个人就“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面。

    而一个大汉走过去,“你们要……”“啪啪——”他的话音未落,嘴巴就被瞬间堵住,大汉训练有素,朝着老三的嘴巴上面就是噼里啪啦的招呼着。

    不消一分钟的时间,老三的两个脸就整个红肿起来。

    老二一直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在看着,他们现在的小命攥在别人的手里面呢,这伙人明显不好惹,和那些警察明显不在一个档次,况且对方来路不明,这惹恼了他们倒霉的还是自己。

    “行了。”左轮伸手制止,大汉立刻退到一边,左轮弯腰将地上面的土枪捡起来,拿着手帕将土枪擦了擦的,交到了顾北辰的手里面。

    顾北辰接过枪,反复的看了看,嘴角扬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拿着枪就对准了老三。

    “唔——呜呜……”老三摇着头,但是嘴巴里面堵着东西,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话。

    只是那张脸,明显的惊恐慌张,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砰——”顾北辰觉得自己的胳膊都被震了一下,子弹至极冲着老三而去,直直的打在了老三的膝盖上面。

    “唔——”老三闷哼一声,整个脸都涨得通红,就像是煮熟的虾子一样,脸上面的青筋突突的直跳,身子瑟瑟发抖,却被人死死地按住,动弹不得,只能承受着这锥心刺骨之痛。

    老二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会这么嚣张,他们固然是有罪的,但是也轮不到他动用私刑吧。

    老二脸部的神经被这声枪响,吓得都抽动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到底要做什么……”老二饶是在镇定,看见老三在红肿的脸,流血的膝盖,也是淡定不了了。

    “怎么说我们也做了一段时间的邻居,你家隔壁住着谁,你都不懂么?”顾北辰话音刚落,老二和老三都瞬间明白了,两个人齐刷刷的变了脸色。

    在他们的心里面,他们不过是做一些杀人越货啊的买卖,也就是社会的小毒瘤,和顾家自然又是不能比的。

    “揍吧,留着口气儿给容队长就成,不用手下留情。”顾北辰说着将枪扔下,慢条斯理的从口袋中拿出手帕。

    而顾家的手下,对这群人早就气得牙痒痒了,这武力值是飕飕的飙升啊,他们虽不算什么好人,但是顾家的规矩,就是绝对不会对老弱妇孺动手,这群人倒是好,拐卖孩子,这就算了,还借着顾家的名头,这口气可不能不出。

    反正顾北辰已经发话了,留口气儿就成,一群人下手更加凶狠了。两个人都是被堵住嘴巴,只能听见两个人的闷哼一声,还有那粗重的**声。

    顾北辰扭过头,嘴巴面喃喃道:“真是残忍,我本来不想这样的,只是他们……”

    左轮嘴角抽动了一下,已经准备迎接顾北辰下面的惊人言论了,“长得这么丑,还整出这么多的幺蛾子,不然施施这次休假,我就可以带她出海了,都被他们搅黄了,给我狠狠得揍!”

    左轮微微叹了口气,果然还是家主以前的风格啊。

    容景、徐敬尧,包括本来正在实验室的施施一行人都过来,顾北辰悠闲地靠在那辆骚包的蓝色兰博基尼跑车上面,拿着手帕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指。

    他们是坐在车子里面的,我们的顾大爷本来就是长着一张妖孽的脸,十分惹眼了,再加上那辆蓝色的骚包跑车,回头率都能上升到百分之二百了,而他正微微侧着头,露出了精致的侧脸,慢慢的擦拭着自己的手指,就好像是在擦拭着什么精美的瓷器一般,那般专注。

    左轮附在顾北辰耳边说了一句,顾北辰这才抬头,幸好这边比较偏僻,不然早就惹人围观了。

    “顾家主,真是麻烦你了,没想到,你居然亲自来了。”容景没想到顾北辰居然自己过来了。

    “举手之劳罢了,刚刚怕他们跑了,就先帮你抓了两个,还有个在那边的奶茶店里面,不知道在做什么。”

    “谢谢了。”这事儿算是容景欠了他一个人情。

    “不关你的事,我是不想她太辛苦罢了。”顾北辰直接走过去,将施施搂进了怀里面,“没想到我在这里?”

    顾北辰斜眼看了一眼刚刚下车的徐敬尧,待会儿有好戏看了,不知道他看见叶蓁蓁和这群人搅和在一起,是个什么样的神情呢。

    施施怎么本来是随行来观摩抓捕那群禽兽的,哪里想过会碰见顾北辰啊,“你怎么在这里啊?”

    “这群人做的事背地里面的买卖,想要抓他们,最好的方法自然是找我。”

    施施根本不知道,顾北辰居然会如此臭屁。

    “那你现在还留在这里干嘛!”施施不解的看着顾北辰。

    顾北辰笑得一脸阴险,直接搂住施施的腰,微微弯身,贴在施施的耳侧,“有好戏看啊!”顾北辰笑得贼兮兮的,搂着施施就朝前走。

    “什么啊,你还喜欢凑这种热闹?”施施斜眼看着顾北辰,某人却直接低头在施施的嘴角狠狠地亲了一口,像是故意的,还弄出了声音,羞得施施整个脸都红了,施施伸手搂住顾北辰的腰,伸手掐指他腰上面的软肉。

    顾北辰嘴角抽了一下。

    “顾北辰,你到底要干嘛,我在工作!”

    “我在协助你工作!”

    “你是来耍流氓的吧。”两个人压低声音,头靠头,说不出来的亲密。

    “搂着自己的女人这叫耍流氓么?”顾北辰笑着,嘶——这女人下手还真是重,疼死了。

    “青天白日的,这还在大街上,我的同事都还在,你让他们怎么看我啊!”真是羞死人了。

    “他们谁敢说什么么?说给我听听!”施施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按照你的意思就是会所,晚上回家我们就可以嘿咻嘿咻了么!”

    关于顾北辰这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二,施施真的不懂,只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嘿咻你妹啊,成天就知道这事儿!

    顾北辰还十分故意的朝着徐敬尧看了一眼,徐敬尧无奈的叹了口气,跟着容景往里面走。

    “那两个人呢?”容景回头看着正在和施施咬耳朵的顾北辰,有些无奈。

    想要秀恩爱,能不能回家啊。

    容景真的是很想吼一句:顾家主,你的高贵冷艳呢,你的高冷禁欲了,你现在这死死贴在人家身上面是肿么回事啊!

    我们这是准备去抓捕犯人,不是让你们秀恩爱的好么?容景无奈的叹了口气。

    “容队长,这边。”左轮认命的走过去,这主子不争气,这做下属的不能不争气啊,只能认命的领着他们走到了巷子中。

    只是出现在他们面前被揍得面目全非的两个人,要不是其中一个人是光着脑袋的,容景都认不出来这是他要抓捕的人,简直太凶残了。

    “噗——”施施一看到两个人被揍成这个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顾北辰,你怎么把他们揍成这个样子啊。”

    “还有口气,不妨碍你交差。”顾北辰这话是对容景说的。

    是啊,不妨碍,除了有口气儿,这两个人身上面也没啥好的了,嘴巴都肿了,脸有平时的两个大,最主要的是这两个人身子都扭曲了,这以后确定不会变成残废么,这血肉模糊的,眼睛都睁不开了,躺在地上面,就剩下一口气儿了,这样真的好么?

    “还真是谢谢你了。”容景嘴角抽搐,不过这心里面倒是十分快意,这人被顾北辰揍了,容景就是如实上报,上头的人也不敢找顾北辰核实这件事情啊。

    “不客气,举手之劳。”顾北辰的欣然接受,更是刷新了某人在众人心中的无耻底线了。

    容景比较头疼的是,这人被揍成这样了,半死不活的,这怎么审问啊,也不知道到时候开庭了,他们能不能说话,真是的,就算是要揍人,揍身上面啊,嘴巴留着啊!

    不过瞬间又想到,不能说话也不错,反正不影响最后的审判结果。

    果然我们的容队长也变得腹黑了。

    而站在这个位置,可以清楚地看见奶茶店的情况,当徐敬尧看见叶蓁蓁的时候,整个人像是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一样。

    “队长,疑犯身边还有人,我们若是冒犯行动的话,那个女的,很可能会被作为人质挟持,我们怎么办。”

    容景蹙着眉头,这人容景自然是认识的,只是在这个地方看见,倒是真的出乎意料。

    “徐教授,这个事情……”容景走过去。

    徐敬尧拿出手机,直接给叶蓁蓁打电话。

    叶蓁蓁此刻是进退不得,这个男人一直在对自己上下其手,而她被困在墙壁和这个男人中间,前面是桌子后面是沙发,根本没有退路,手机响的时候,叶蓁蓁脑子的一根神经瞬间崩断。

    她拿出手机,徐敬尧的,“接吧……”老五笑了笑,一脸的**邪。

    他此刻还在想着怎么才能和这样的小美人儿共度良宵呢,那色眯眯的眼睛一直在叶蓁蓁的身上面游离。

    老五早就把拿钱这事儿抛到九霄云外了,这小美人儿的身上面都特别香,真是好闻……

    “喂——”叶蓁蓁的声音都在颤抖,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个混蛋说,她要是敢反抗的话,他就昭告天下,说她要买孩子,这个事情现在可是人人唾弃的,叶蓁蓁不能把自己后路断了,只能和这个无耻的男人僵持着。

    看见叶蓁蓁拿着手机,徐敬尧简直怒火中烧,自己为了这个案子忙的心机交瘁,他的女人在做什么……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面,所有人都是有意无意的看着他,就是顾北辰放肆大胆的盯着他看,眼中满是揶揄。

    不知道为什么,徐敬尧就不是不想被这个男人看笑话,这语气也变得生冷。

    “你在哪里!”

    “在家……”叶蓁蓁脱口而出。

    “你现在离开那个男人,走出来!”

    叶蓁蓁整个脑子都炸了,她看了看窗外,从这边根本看不清楚这边的状况,而叶蓁蓁此刻脸色煞白,浑身如堕冰窖!

    “怎么了?这么紧张,不会是你男人的电话吧……”老五还故意说得很大声。

    而电话瞬间被挂断了。

    “嘟嘟嘟——”电话被挂断,就如同一直压在叶蓁蓁脑子中的那根弦一般,瞬间崩断,她的脑子一片空白!

    她完了!

    ------题外话------

    小白是属于样作死的那种,明天小白就要开始展示她楚楚可怜的一幕了,哈哈……(..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