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55 两年后,惊现死人坑
    施施从发布会现场回来之后,就发现家里面的气氛格外诡异,顾北辰正坐在沙发上面,手中拿着一本书,却是正眼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这是准备故作高冷么?

    自从自己进军影视圈之后,但凡是和某个男人多说一句话,他的醋劲都大到不行,弄得到后面,和自己演对手戏的都是清一色的女人。

    曾经有一度,有媒体说,施施是“女神收割机”!尼玛,难道不应该是“男神收割机”么?

    施施将外套脱掉,里面只穿了一件无袖的连衣短裙,露出了白皙修长的美腿,左轮一直冲着施施使眼色,施施就知道,这个男人估计是看到发布会自己说的话,这心里面不自在了吧。

    顾北辰只是用眼睛的余光看了一眼施施,真是,这个女人,穿成这个样子,是准备做什么,施施从后面伸手抱住了顾北辰,“亲爱的,怎么了?今天心情貌似不太好。”

    顾北辰不说话,施施咬了咬嘴唇,将头埋在顾北辰的颈部蹭了蹭,就像是一个温顺乖巧的小猫,“北辰,怎么了么?是不是许久不见,对我倍感思念啊!”

    还是不说话,施施一横心,直接张嘴含住男人的耳垂,某人一惊,却还装的镇定自若,这个女人,这是在找死的节奏么?

    施施就知道这招准管用,“人家出差在外这么多天,好不容易回来,你还给我脸色看,真是好伤心。”

    “听说你要包养我?”顾北辰挑了挑眉,这个死女人,真是够可以的啊。

    两年过去了,岁月在顾北辰的身上面似乎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顾北辰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男人,俊美如斯的五官,依旧阴沉得波澜不惊的眸子,凉薄的嘴唇,平时也是不言苟笑的模样,只是这周身的气度,倒是越发的变得内敛克制了。

    似乎整个人变得越发的让人捉摸不透了,只不过这爱吃醋的毛病,似乎越来越厉害了。

    有的时候甚至会呈现出一种周期性的爆发,顾珊然调笑说:“干爹打翻醋坛子的频率,比女人来姨妈还准!”

    这话传到了顾北辰的耳中,结果自然就是。某人不是绕着大宅跑了十圈,而是绕着顾家所在的这个山跑了十圈。

    倒是施施这两年变化很大,若是前两年的施施,是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那么此刻的施施,就是一朵盛放的玫瑰,整个人似乎带着一种耀眼的光芒,让她显得越发的娇俏动人,尤其是这两年演戏学到了不少东西,这一颦一笑,虽不刻意做作,但是却总是能够轻易的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总是可以轻易的撩拨顾北辰那悸动的心弦。

    “不可以么?我包养……啊——”施施话音未落,顾北辰伸手攥住施施的一个手腕,用力一扯,施施直接从后面被顾北辰拖到了自己的面前,一个转身,施施整个人就跌入了顾北辰的怀中,施施笑眯眯的伸手搂住顾北辰的脖子。

    而顾北辰则是强势的伸手搂住施施的腰,还直接捏了一把她腰上面的软肉,伸手就在施施的腿上面摸了一把。

    简直禽兽,施施在心里面暗忖,有本事,你就继续端着你顾家家主的架子啊,这会儿,简直像个*熏心的混蛋。

    “怎么啦?还真的生气啦,我就是说说而已,那些人根本不知道我的金主就是你啊,再说了,你是我老公,我包养你还不行么?”施施说着直接凑上了自己的红唇。

    左轮立刻让周围的人全部退下,将空间留给了两个人。

    “我是男人。”对于送上门的福利,顾北辰自然是来者不拒的,直接张嘴咬住某人的红唇,带着惩罚性的,顾北辰用力的咬住施施的嘴唇。

    惹得施施娇喘连连,“顾北辰,你混蛋,疼啊……”

    这两年施施不仅仅变得越发的张扬妖娆,最主要的是,施施在面对顾北辰调戏的时候,也学会了反调戏。

    就像是现在这样子,这明明是恼怒的话,但是某人声音柔媚的几乎能够滴出水来,那声音根本不是生气的,倒像是带着一种邀请的意思。

    “妖精!”顾北辰冷哼一声,直接将施施身上面的衣服扯开,“你说,你是不是故意勾引我的。”

    “人家才没有。”施施说着故意张嘴在顾北辰的耳朵边上呵着气,感觉到顾北辰身子一阵僵硬,施施笑得越发灿烂了。

    “我早就想收拾你了,看你以后还怎么嚣张!”

    顾北辰说着直接将施施打横抱起来,倒是施施不像从前那般青涩,只是伸手抱住顾北辰的脖子,“我出去这么久,真是辛苦你了,独守空闺。”

    “你知道就好。”顾北辰眸子变得越发幽深。

    顾北辰可不想承认,施施只要去外地出差,他就整夜整夜的睡不着,真特么的够了!

    “真是辛苦你了,那你要是想我的时候,都是怎么解决的啊。”

    “动手。”顾北辰的回答惹得施施又是一阵轻笑。

    “真可怜,哈哈……”

    顾北辰看着趴在自己怀中笑得灿烂的女人,心里想着,等会儿有你哭的。

    “是很可怜。”顾北辰咬牙切齿地说。“所以待会儿你必须补偿我。”

    “嗯。”施施笑着将头埋在顾北辰的脖子处。

    只是施施还是低估了这个男人,她是下午三点多到家的,等着这个臭男人完事儿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施施浑身酸软的趴在大床上面。

    黑色的床单被子,女人的身子白皙的就像是上好的瓷器一般,极致的对比,顾北辰刚刚洗了澡出来,施施整个背部是*的,只是从腰部以下,盖着被子,却意外的诱人。

    顾北辰不意外的,似乎又有了冲动,只是他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担心施施的身体,自己总不能这般不知满足。

    “累了?”顾北辰笑着走过去,一副吃饱之后的满足感。

    “一边去,我疼着呢,别理我。”

    “这都几年了,你怎么还和第一次一样。”

    “我就疼了不行啊。”

    施施每当这种时候,总是像个小孩子,顾北辰则是掀开被子上床,将她搂到怀中,“好了,怎么和小孩子一样。”

    “是你太不知道节制了,真是!”施施撅着嘴巴,浑身都瘫软在床上面,浑身都懒洋洋的。

    而此刻顾北辰的手机亮了一下,顾北辰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拿过手机。

    “怎么了?最近不是没什么事情么?”施施看着顾北辰的脸色似乎并不是很好看。

    “南笙和珊然去了c市。”

    “华夏的c市,那是小练所在的城市么?”

    “嗯。”

    施施坐起身子,顾北辰拿起手边的衣服披在施施的身上面,施施想起了在几个月前,佟秋练忽然找到了自己,说自己要去c市的事情。

    这个地方倒是没什么,不过萧寒在那里,就不一样了,这萧寒就是佟秋练结婚五年,并且两个人生了一个孩子,还该死的要和佟秋练像是要老死不相见一般的丈夫!

    “华夏军区那边请你过去,是有什么大的案子么?”施施那会儿刚刚拍了一个广告,正好是是休息的时候。

    “具体是个什么案子我倒是不懂,只是萧寒在这个地方。”佟秋练说着那深井一般波澜不惊的眸子,忽然闪过了一丝异色,“我本来不想答应的,但是爷爷和爸妈那边直接就替我决定了。”

    其实佟秋练内心是窃喜的,但是却又极度的不安,萧寒多不喜欢自己,她知道,但是……

    她爱他啊!

    “其实你应该看得出来,小易这孩子很懂事,虽然从来不说萧寒,但是我们都看得出来,他其实很希望能够和萧寒多相处的,不然的话,也不会整天赖在北辰的身边。”小易这孩子,就是有点缺少父爱。

    “我自然知道这个,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萧寒罢了。”

    萧寒不喜欢自己,明明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是自己却给他带来了这么大麻烦,萧寒肯定恨死自己了吧。

    但是偏生自己居然喜欢了这个男人这么久,佟秋练以为本来这份感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消散,但是没有想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整天面对着小易,小易简直就是缩小版的萧寒,佟秋练发现这份感情居然越发的浓烈了。

    “有什么不好面对的,小练,你喜欢这个男人,你就放手去追啊,他是你的丈夫,你们是合法夫妻,近水楼台先得月知道不?”

    “我……”佟秋练若是能有施施这般的勇气就好了,萧寒抵触这段婚姻,就连小易都没有见过几次,更别说自己了。

    总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小练,萧寒这人帅气多金,很多女人赶着趟儿的想要爬上他的床,你难道真的想要将自己喜欢的男人拱手让人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佟秋练每天都在关注着关于萧寒的一切新闻,每当看见上面说他和哪个女人亲密了一些,她的心里面就很不好受,即使作为妻子,佟秋练却无法理直气壮的去质问他,她真的心如刀割。

    “再者说了,若是真的有哪个狐狸精成功了,你想过你的处境,你想过小易的处境么?你想想我就知道了……”

    施施就是故意的,而佟秋练也明显一愣,一想到施施前几年被那对母女排挤的时候,再想到自己可爱的儿子,佟秋练真的有些后怕。

    “再者说了,你丫的要样貌有样貌,要学历有学历,要身材有身材的,只要这个萧寒不是个瞎子,就一定会看见你的好的,到时候还不得围着你的屁股后面跑。”

    “得了吧,怎么可能!”佟秋练苦涩的一笑。

    “可不可能试试才知道,佟秋练,我告诉你,既然喜欢,你就尽量去争取一下,别等到以后真的后悔了,有你哭的,人生其实很短暂的,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不容易,你应该比我更能体会,有些东西一旦失去了,就是一辈子。”

    佟秋练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我知道。”

    殊不知,施施的这句玩笑话,在不久之后,真的就成真了,不是佟秋练围着萧寒,倒是萧寒整天绕着佟秋练在跑。

    施施的思绪被拉回来,抱着顾北辰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胸口,“珊然这是不放心小练么?”

    “也是因为最近帮里面有些事情,牵扯到华夏那边,不过珊然是真的不太放心小练就是了,真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

    顾北辰并未和萧寒接触过,萧家和顾家也并没有什么接触,不过萧家和顾家都一样,都是传承了百年的大家族,论实力来说,萧家绝对不弱。

    不过顾北辰对萧寒的调查,也仅仅是表面的,更深层的东西,他挖不到,不过萧寒人丁单薄,一代一般只有一个男丁,也就是萧寒这代有两个男丁,不过这也让萧家从未出现过内部的争权夺利的现象,这倒是让顾北辰比较诧异。

    萧寒固然出色,只是这个男人看似温润的外表下面,野心勃勃,也是个凉薄之人,论为人处世和性情来说,和容景最为相似。

    都是那种看起来温文尔雅,不过内心极其凉薄之人。

    只不过容景是属于无欲无求的那种,但是萧寒……

    却会在瞬间将你吞噬殆尽。

    这两年的时间,佟秋练和顾家走得也是很近,尤其是小易和顾北辰,关系一直不错,“你管的还多了,对了,有段时间没见到南笙和珊然了,都还没见我一面,就急匆匆的去了c市,这次的事情很棘手么?”

    “还好吧,主要是他们就算回来了,你也不在家,这次可以待多久?”顾北辰说着张嘴咬了咬施施的耳垂,这是施施的敏感点,施施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没什么活动了,我本来就不是什么高产的演员,不过前几天陆琦倒是给我看了一个华夏那边一个剧本,不如我就接了,也去那边晃晃好了,最近正准备进军那边的市场。”

    “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安静的待在他的身边么?

    “好啦,我也就忙活这一阵子,对了,刚刚你的手机不是有消息么?”

    施施拿起顾北辰的手机,意外的是佟秋练的消息。

    “放过珊然吧,别让我恨你……”“小练指的还是五年前的事情么?”关于顾家和佟秋练之间的那个事情,顾北辰已经和施施说过了。

    顾北辰点了点头。

    “你把珊然怎么了?”

    “我能把她怎么样?这两个人将结束二人世界,准备要个孩子罢了。”顾北辰这话刚刚落下,就感觉到了怀中人儿的些许不自然,“怎么了?”

    “没什么啊,其实珊然和南笙都结婚这么久了,要个孩子也挺好的。”

    “嗯。”顾北辰能够感觉到施施瞬间的情绪低落,他只是搂着施施,不再说话。

    而就在几天之后,施施收到了一张来自davis的邀请函,原来是大学百年校庆,要邀请一些杰出的校友,而施施这几年大红大紫,所以校庆邀请施施的呼声也越发高涨,施施直接给davis打了个电话。

    “老师,这个校庆你也要过去么?”

    “嗯,半年多以前就开始联系我了,不去不太好,倒是你,现在见你一面真是很难啊,你说说你,一个法医学的高材生,跑去当明星,你说我遇到一个稍微有点天赋的学生也是不容易,你倒好,你说我培养你干嘛的……”

    施施稍微将电话拿得远一些,真是的,这岁数越是大了,这爱啰嗦的毛病倒是越发的厉害了。

    “老师,我也没有说要放弃这个职业啊,我就是想趁着年轻,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已。”

    “那你当时怎么不考影视学校啊,或者直接报个影视专业,表演专业的,我当时看你长得那么好看,就知道你肯定不会安安分分的学习法医学的,好了吧,我还真的预言中了……”

    施施伸手扶着额头,一脸的郁闷,这个老头子是准备数落自己多久啊。

    “那校庆我不去了。”

    “你敢不来试试,我打断你的腿!”说着davis直接挂断电话,完全不给施施一点的反驳机会。

    “施施姐,怎么了?”陈锋走过来,自从施施开始踏足演艺圈,陈锋就从陆琦的特助,直接变成了施施的助理了。

    “没什么,过几天我要回母校参加校庆。”

    校庆当天,施施是直接坐车,直接到了davis所在的办公室,没有想到办公室里面居然还有人。

    “施施啊,见到你可不容易,先坐吧。”davis笑了笑,房间中除了davis,还有几个学生模样的学生,还有几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人,这些应该都是davis的学生,除此之外,居然容景和徐敬尧也在这里。

    所有人都是不动声色的看着施施,施施的美艳是出了名的,只是近距离观察,越是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美的惊心动魄。

    施施直接摘下墨镜,丝毫不避讳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面,只是伸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容景倒是和施施点头示意了一下,不过徐敬尧的表情却显得异常的尴尬和僵硬。

    “我的年纪大了,这个案子死者众多,我恐怕有心无力啊。”davis微微叹了口气,“小练现在不在这里,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们推荐一些我的学生。”

    “这次的案情重大,不然的话,我们也不会麻烦教授您啊。”容景说话仍旧是那种淡淡的语气,只不过相比两年前,容景这人越发的让人捉摸不透了。

    “我倒是可以给你们做顾问,只不过我的身体你们也知道,解剖的话,实在是……”

    施施倒是有些好奇了,最近有什么重大的案子么?

    倒是一个激灵的学弟,给施施递了一份报纸。

    报纸的头版头条就是几个醒目的大字,“南山发现五具尸体,系无名男童,引发社会广大争议!”而上面的照片应该是尸体挖掘的现场,不过全部打上了马赛克,只能够从零零角角的地方看得出来,这些尸体都是有些年头了。

    施施若是开工拍戏,就很少关注这些社会新闻了,哪里知道居然会发生这样的特大案件。

    施施还在低头读新闻,忽然陈锋就抵了抵施施的肩头,施施一抬头,就发现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看,“怎么了?”怎么忽然看着自己。

    “你最近忙么?”davis冲着施施笑得很诡异。

    “不忙啊。”施施几乎是脱口而出。

    “那正好,你和容队长徐教授也是熟识,这个案子你也参与一下吧。”施施睁大了眼睛,什么情况。

    “我……”

    “怎么了?不会是当了明星之后,架子都大了吧,又不是让你天天泡在实验室,你的毕业论文就是关于死者面部修复的,所以这个案子很适合你。”davis冲着施施笑着,施施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人卖了。

    “施施,合作愉快!”容景直接来了这一句,弄得施施就是想反驳,都有点无从开口。

    “好了,校庆等会儿就开始了,敬尧啊,你不是要发言么?应该去准备了吧。”davis笑得老奸巨猾。

    这安排座位的时候,施施的旁边正好就是容景,“你和老师是故意的么?我这几天刚刚清闲下来,还想在家好好给自己放个假的,完全泡汤了。”施施耸了耸肩,戴着墨镜,看不清楚她的神情。

    “这个案子实在是很紧迫,上头已经成立了专门的调查小组,而且性质极其恶劣,目前已经挖掘出了五具尸体,不过……”容景顿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说,还有更多的死者?”只要是关系到人命的,施施收起了刚刚的无奈和轻挑,显得格外的认真。

    “推测是这样的,不过具体还是要看挖掘的进展,现在还在对南山进行大面积的勘察,希望不会有不好的消息传来。”容景伸手撑着额头,他的眼眶周围有着明显的黑眼圈。

    “你多久没睡了?”

    “两天吧,主要是这个案子太复杂了,上头又高度重视,媒体的大肆报道,让不知情的民众也是义愤填膺,有的人都直接堵到警局门口责令我们限期破案了,所以时间紧迫啊。”容景摇了摇头。

    此刻的徐敬尧正好上去讲话,坐在施施身后的几个校友似乎是没有注意到施施就坐在他们前面。

    “其实徐学长什么都好,家世好,学历高,就是看女人的眼光不咋地,那个叶蓁蓁有哪点好啊,比起我们施施学姐,可是差远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上学那会儿就愤愤不平,那会儿你就是施施学姐的死忠粉。”

    “这会儿也是啊,施施学姐无论是哪个方面都比那个叶蓁蓁好上千倍百倍,真不知道徐学长看上那个女人什么了,不过这样也好,我觉得徐学长也配不上我的女神。”

    施施则是低头捂着嘴偷笑,容景靠过去,附在施施的耳侧,“你的拥护者还挺多的。”

    “那是!”施施可是丝毫不客气,倒是惹得容景轻笑。

    徐敬尧不知道为什么,这视线总是会被施施吸引。

    施施本来就是个发光体,这个女人天生就有一种魅惑人的魅力,若不是她从小品学兼优,早就被人说成是花瓶了。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徐敬尧就是不想知道施施的消息,那铺天盖地的新闻,也要将他淹没,他看着这个女人,从青涩到成熟,到现在的魅力四射,却离自己的生活越来越远。

    施施和容景头靠头,不知道在说什么,举止亲密的让徐敬尧心里面闪过了一丝酸涩。

    “不过这叶蓁蓁不是很有心计的么?怎么跟着学长那么多年,连一个名分都没有啊,真是可怜!”

    “活该,这徐家能看上她?真是笑话了,不过就这么耗着也不是事儿啊,你说这女人的青春多短暂啊,哪里经得起这么耗着啊,我看啊,这学长未必真的喜欢这个叶蓁蓁。”

    “就是说啊,有了我的西子美人做对比,哪里还看得上这种庸脂俗粉啊!”

    施施直接回过头,摘下眼镜,冲着后面的两个美女笑了笑,“真是谢谢你们的厚爱了。”

    那两个人直接是呆若木鸡状,脸蹭的就红了。

    施施因为是名人的关系,也被叫上去露个面,立刻引起了下面的的巨大骚动,施施这几年混的风生水起,完全是全民女神。

    施施下了后台,陈锋和几个助理一直在保护着施施,而施施在准备离开后台的时候,却忽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仍旧是那标志性的白色裙子,披散着的长发,上面居然别了一个银质的发卡,让她整个人的显得越发的楚楚动人。

    叶蓁蓁此刻也注意到了另一边的骚动,一回头,就看见施施站在不远处,迎着光,这个女人从认识她的第一天,她就像个发光体,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多年未年,叶蓁蓁只觉得……

    她越发动人了。

    这条路施施要出去的必经之路,所以退无可退,施施直接走过去,“好久不见。”她们的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在施施第一次方宇碰面的那天。

    “学姐,好久不见。”也不知道是施施的锋芒太盛,还是叶蓁蓁越发低调,她低着头,又是那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学妹什么时候结婚啊,我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施施笑着,却让叶蓁蓁双手立刻收紧。

    “有好消息会通知你的。”叶蓁蓁抬头迎向施施的眸子。

    陈锋看了看后面要追出来的记者,都被拦住了,现在不是唠嗑的时候啊,“施施姐,这是你的学妹么?要不我们去车上谈?”陈锋知道叶蓁蓁其人,只是已经忘了这女人的样貌了。

    “不是太熟,她不仅仅是我的学妹,同时也是我前任未婚夫的现任女友!”

    所有人静默,施施从来都是个不知道遮掩的人,按她的话来说,“娱乐圈从来就是个不需要过多秘密的地方,与其藏着掖着,不如大大方方的公开。”

    叶蓁蓁脸色苍白,而此刻徐敬尧正好过来,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叶蓁蓁已经直接过去,伸手搂住徐敬尧的胳膊:“学姐,我们要是结婚了,一定请你喝喜酒!”

    和刚刚楚楚可怜的样子,相去甚远,施施冷笑,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结婚不急,先订婚吧,都拖了两三年了,女人的青春很短暂的,祝幸福。”

    施施说得大方得体,却让那两个人齐齐变了脸色。

    就在施施一行人离开之后,徐敬尧不动声色的将手臂从叶蓁蓁的怀中抽出来,“我还有点事,待会儿你自己先回家。”

    叶蓁蓁看着徐敬尧远去的身影,直接差点掐进了肉里面。

    而此刻容景的电话正好响了,说是南山那边又发现了一具尸体,容景和施施就匆忙的先去了现场。

    “尸体到底是怎么发现的,怎么会有这么多?”施施只能庆幸,自己今天穿的是紧身裤子,上身是简单的白色长款衬衫,显得干净利落。

    “之前的尸体,是去爬山的人意外发现的,前些日子天气闷热,下了好几天的暴雨,南山的部分山体出现了滑坡现象,雨水冲刷了泥土,所以尸体就暴露出来了。”容景解释道。

    “然后呢?”施施用手支着脑袋看着窗外,其实她已经很久没碰手术刀了,想到自己要重操旧业,这心里面忽然有些莫名的兴奋。

    “当地的警察就去了现场,但是在现场挖掘的时候,就发现在第一具尸体的旁边还有一具尸体,他们继续将第二具尸体挖出来,他们自己都觉得这个案子或许是一起连环凶杀案,所以在周边又进行了勘察……”

    “一共有五具尸体么?”

    “现在是六具了,而且都是男童,年龄都在四岁到七岁之间。”容景的生意显得格外的严肃。

    车子很快就到了南山,案发现场还在山上面,车子无法行驶,所以只能徒步攀爬。

    “这个地方车子都行驶不到,凶手若是想要处理尸体,必然也是要自己将尸体搬上去的,男童虽然不重,但是加上掩埋尸体要用的铁锹等工具,也是不轻的,这个凶手绝对不是瘦弱之人。”

    因为案发现场在半山腰,徒步攀爬要半个小时,凶手不可能将死者搬上去,再去拿作案工具,太耽搁时间,也容易暴露。

    “目前的犯罪嫌疑人还没有锁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心里很变态。”容景回头看了看施施,本以为施施这弱不禁风的,爬山肯定气喘吁吁,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她似乎乐在其中。

    “你别看着我啊,怎么?还以为我会托你后腿么?我这两年也是在锻炼的。”

    容景只是一笑。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一行人到了案发现场,这个现场的边上也是被围起来的,那边有五个大坑,还有一些法医工作者正在那边进行勘查工作。

    “容队长,您来了,施法医。”马超看见施施,自然是十分高兴。

    施施冲着他点了点头,这个案子的重案组都是由各个分局调派过来的,认识施施的人不多,不过大家都在电视上面看见过她,美艳妖娆,所以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施施的身上面。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施施,施法医,davis教授的得意门生,她会负责这次案件的尸检工作。”

    容景说完,施施愣了愣,伸手扯了扯容景的衣服,容景疑惑的看着施施,“我不是来辅助你们调查的么?”

    “教授是辅助的,你是负责的。”

    施施扶着额头,尼玛,还真是他的风格啊,这个案子和自己本来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怎么忽然就变成了自己案子。

    “这具尸体是刚刚发现的。”马超指了指被围在中间的一个尸体。

    尸体表层的泥土已经被弄开,施施本来还是心有怨言的,但是在她看见尸体的第一眼,似乎久违的那种工作激情又回来了,她从马超的手中接过手套,直接跨过警戒线,就走了进去。

    陈锋此刻还靠着一棵树,气喘吁吁,尼玛,我这是经纪人啊,这整天除了要安排施施的各项工作,还得和各个媒体网络,进行沟通协调,累死累活的,好不容易有几天假,这倒好,带自己来这种地方。

    施施走到尸体旁边半蹲,拿着一个刷子,将死者面部的泥土清扫掉。

    施施神情专注,半蹲在那里,细细密密的阳光从头顶的树叶缝隙中倾泻下来,洒在她柔嫩的皮肤上面,她整个人似乎是沐浴在眼光下的。

    周围的有些人不由得被吸引,周围很安静,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很快的,一个男童的面部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这具尸体的死亡时间不是很长,面部虽然部分损毁,不过还算完好,通过现在的电脑合成修复技术,是完全可以还原这个孩子生前本来的面貌的。

    施施稍微检查了一下死者露出来的颈部,出现了明显的*现象,现在的天气过于炎热干燥,况且泥土本来就是保湿温暖的地方,尸体的*程度会比平时快一些。

    “这具尸体死亡的时间不会太长,小心的点将尸体挖出来吧,别损坏了。”施施脱下手套。

    “嗯。”马超点了点头。

    很快的,尸体就被整个被挖掘出来,尸体被放在一块白色的不上面。

    男童身高不到一米,身上面的衣服破烂,而且下体是裸露的,施施稍微检查了一下死者的尸体表面。

    “死者的鼻子中,嘴巴里面……”施施伸手检查死者的耳朵,从男童的耳朵中,有干涸的已经发黑的血迹,“耳朵中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出血现象,还有就是死者的身上面有明显的外伤,应该是生前遭受了虐待。”

    周围的人心情都格外沉重,即使艳阳高照,所有人还是觉得遍体生寒。

    关键是这些死者并不是成人,若是成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可以反抗,可以挣扎,但是这些孩子,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看一眼这个世界,就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所有的心情都格外的沉重。

    “死者的头骨破裂,下体……”施施咽了咽口水,“生殖器被割掉,并且遭受了侵犯。”

    因为男童的下体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现象,所以下体显得格外污浊,呈现出了一种黑红色,因为粘着泥土的缘故,皮肉组织都暴露在外面,看着让人心里作呕!

    “呕——”陈锋哪里见过这种东西,直接就吐了出来,施施无奈的看了一眼陈锋,拿着一块白布,将死者的身子遮住。

    “带回去吧。”施施的声音显得有些嘶哑。

    回去的路上面,陈锋的脸色一直不太好,“你没事吧?要不要吃个苹果?”施施拿着一个苹果,啃了一口。

    那苹果鲜红的外皮,鲜嫩的里肉,不过陈锋去忽然又犯恶心了,“不用了,不用了……”

    “施施姐,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我去警局看一下之前找到的五具尸体。”施施一想到今天自己看见的那具男尸,似乎都能够相见余下的无名男尸是个什么样的惨状。

    “那五具尸体都解剖了么?”施施抬眼看着马超,马超正在低头看着什么文件,连忙将文件合起来,“已经解剖了四具尸体了,还有一具男尸,本来是打算今天解剖的,但是又临时接到这边的通知,就还没有动手。”

    “嗯,有什么发现么?”施施继续啃苹果。

    “有两具尸体已经呈现出了白骨化,根据白骨化程度推测死亡时间在一年左右,而且骨头有很多地方均出现了骨折现象,白骨化的尸体中,有一具颅骨破损严重,另外一具的脊椎是断裂的。”

    “对了容队长,既然死亡的是孩子,你们有没有去调查最近的儿童失踪案,他们的家长应该都会找的,肯定会有线索的。”施施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容景,他眸子紧闭,却并未睡着。

    “自从这个案子被爆出来,已经有很多的人去警局说是要找孩子了。”容景揉了揉眉心,一脸的疲态。

    “很多孩子已经面部全非,只能根据亲子鉴定来确定死者身份,所以但凡是到警局备案的家主,我们都联系他们来做了血液检测,希望可以真的可以找到其中的某些孩子的身份。”容景过了片刻,才幽幽的说了一句。

    车子中的所有人此刻都是面色凝重。

    施施也终于知道,这个案子到底有多么的恶劣了。

    而到了警局之后,施施是直接进了停尸房的,一个停尸房一般只停放三具尸体,而这个停尸房,停放了五具尸体,显得有些拥挤,“这具尸体还没有解剖,不过……死状很惨烈。”

    施施倒是头一次听马超说到这个词,饶是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在见到尸体的一瞬间,还是整个脑子都瞬间炸开了。

    尸体并不是一般的仰面躺着,而是趴在解剖台上面的,男童的脖子呈现出了一种极致的扭曲状态,应该是脖子处的颈椎已经被损坏了。

    而最让人触目惊心的则是男童的背部,整个后背的皮肤,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被整个撕扯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皮肉,而因为粘黏着泥土,被泥土中的虫子细菌腐蚀,整个背部已经全部溃烂,看得人人头皮发麻。

    “因为这具尸体比较特殊,处理起来格外麻烦,所以当时解剖的时候,就将这具尸体延后处理了。”

    “嗯。”施施走到了尸体旁边,伸手摸了摸男童的脖子,脖子处的颈椎是断裂的,而男童的整个面部也已经辨认不出本来的面貌了,“这具尸体还需要处理一下,不然也没有办法进行尸检。”

    背部泥土和皮肉整个粘黏在一起,看着十分的渗人。

    “嗯,我们知道!”马超点了点头,只是解剖室的气氛却格外的压抑沉闷。

    ------题外话------

    看过佟秋练那篇文的亲们都知道,施施在后面也参与了调查毒品的案子,其中也有一部分的戏份,和上一篇若是无缝衔接,势必会有很多重合的地方,我要是写的话,直接复制粘贴就可以了,但是我并不想这样,所以这篇文会有地方稍作改动啊,不过小说主体走势是不会变哒,就是有地方会稍作变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