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52 顾诺逃脱,顾大爷的第一次

152 顾诺逃脱,顾大爷的第一次

作品:法医星妻太妖娆 作者:月初姣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施施……”顾北辰看到施施跑过来,大步上前,他们之间不过两米不到的距离,但是顾诺此刻却被惹毛了。

    尤其是刚刚泠然的事情,让是让顾诺悲愤交加,泠然是我的,是我的,就是死了也是我的。

    施施直接挣脱了他的束缚,完全不管不顾的朝着施施扑过去,顾诺此刻直接举起枪,朝着施施的背部就开了一枪。

    “砰——”

    “嗯?”施施猛然回头,容景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施施的身后,那一枪直直的射入了容景的胸口,容景伸手捂住了胸口。

    “容景——”施施喊了一声,整个人已经被顾北辰搂入怀中,顾北辰此刻那颗躁动不安的心才算真的平静下来。

    “容景,你疯了么!你喜欢的人不是泠然么!你给我滚开!”顾诺将枪口对准施施的后背,顾北辰直接将施施搂入怀中,旋转了一个身子,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把枪,枪口直接对准了顾诺。

    但是顾诺下手很快,一颗子弹已经直接射了出去,直接击中了顾北辰的肩膀,顾北辰眉头都没有蹙一下。

    “家主——”左轮急忙上前,所有人都将枪口对准了眼前那个疯狂的男人。

    “你们都把枪放下。”顾北辰受伤的手死死地搂着施施,力气丝毫都不曾松懈。

    “家主!”顾北辰受伤,左轮怎么可能还能够淡定呢。

    “我让你放下!既然我可以杀死他一次,就可以杀了他第二次。”施施趴在顾北辰的胸口,听见了顾北辰那虽然剧烈,但是十分沉稳的心跳声,这颗一直悬在半空中的心,才算安定下来。

    “小叔,你还真的以为我是以前那个顾诺么?”顾诺放肆的大笑,诡异笑声充斥着整个楼层。

    “我知道你不是以前的顾诺了,但是和以前一样的让人恶心,大哥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顾北辰扣动扳机,枪口直接瞄准了顾诺的头部。

    “别说的好像你和我的父亲关系有多好一般,你的大哥,还不是被你杀死的,你凭什么杀死我父亲,你凭什么,别把自己装的那么的高高在上,说到底,这个位置,也不会是的你,是顾南笙的,顾南笙的!”顾诺大吼着。

    “我从来没有想过霸占这个位置,只要南笙想要,我随时可以退位让贤。”

    “哈哈……”顾诺像是听见了这世上面最好笑的笑话,放肆的大笑,“顾北辰,伪君子,退位让贤,顾家家主的位置,可不仅仅是荣誉地位,还代表着无上的权利,你会退让!”

    “若不是父亲和二哥相继去世,南笙还小,我也不会坐上这个位置的。”

    顾北辰从前的生活,可以说是无忧无虑的,这种每日每夜担惊受怕的日子,顾北辰曾经一度厌恶至极。

    “少来,说的好像是谁逼你一般,就算是爷爷和二叔都死了,不是还有我的父亲么?怎么都轮不到你!”

    “大哥……”顾北辰忽然发出了一阵让人心惊的笑声<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带着嘲讽的,顾诺被顾北辰这种带着邪魅的笑声,弄得身子一僵,“你笑什么。”

    “二哥去世的时候,就叮嘱我,这个位置绝对不能落到你们家任何一个人的手上面,我当时还以为因为大哥是私生子的原因,二哥还在嫉恨着大哥,但是六年前我才发现并不是这样的。”

    “二叔从来都不喜欢我们一家人,最多也就是在爷爷面前做做样子罢了。”顾诺对于二叔这般言论并不觉得惊讶。

    “我的父亲,我的母亲,包括二哥……”顾北辰顿了一下,眸子散发着无边的寒意,施施能够感觉到,一向镇定自若的顾北辰,身子居然出现了轻微的颤抖,她轻轻的伸手抱住了顾北辰的腰。

    “都是被你父亲害死的。”

    “你说什么!”顾诺的瞳孔忽然收缩,顾北辰嘴角扯起了一抹讽刺的笑。

    “别说我就杀了大哥一个人,就是我把你们家荡平了,那又如何!”顾北辰嚣张狂妄至极。

    这份仇恨,在顾北辰的心底埋藏了很久,施施伸手抱住顾北辰,死死地搂住这个男人的腰,顾北辰的这份哀伤和无奈,从心底散发出来,让周围的人都觉得分外的压抑。

    尤其是施施,那声音重重的击打在施施的心口,压得她呼吸都困难。

    她一直知道顾家这样的家庭,从来都不缺这一类手足相残的事情,但她怎么都不会想到,顾北辰的父母和二哥,居然是这么去世的。

    顾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拿着枪的手顿了一下,“不可能,父亲不会杀死爷爷的,不会的,怎么可能呢……”

    “砰——”

    顾北辰快狠准的扣动扳机,“啪嗒——”顾诺手中的枪直接掉落,手腕处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老大——”顾诺身后的黑衣人立刻将顾诺护在身后,顾诺完全不顾鲜血淋漓的手腕,那鬼魅般的眸子盯着顾北辰。

    “你在胡说什么……”

    “你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清楚,作为顾家的长子,却被放养在外面,心里面积压了多少的愁怨你是知道的,只是他没有想到,父亲和二哥死后,这个位置居然落到了我的头上面了。”

    “胡说,胡说!”顾诺放肆的叫嚣着。“父亲很尊重爷爷,爷爷的死和父亲怎么可能有关系。”

    顾北辰的父亲是一个具有传奇性的人物,而且他虽然不喜欢顾北辰的大哥,按时对顾诺这个孙子,却是很疼爱的,顾诺对他的感情也很深,所以在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自然惊愕的无法接受。

    “我胡说?我顾北辰从来都是有仇必报的人,况且这个还是血海深仇,只不过当时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泠然的话……”顾北辰嘴角一顿,“他是我很疼爱的侄女,杀了大哥之后,我就直接回去了,只是我没想到……”

    “没想到我没死是不是。”顾诺此刻似乎已经魔怔了,那张本来俊秀的脸,加上那一张狰狞的伤痕,让他整个人犹如炼狱的恶魔,狂妄恣意,嚣张至极<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是我疏忽了。”顾北辰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时大意,居然会将泠然直接推入火坑。

    “我回到家中,直接去了父亲的书房,父亲却死在了房中,但是这个时候泠然到了……她居然说是我杀死了父亲,说我是魔鬼,我那么爱她,那么爱她——”顾诺大吼着。

    “禽兽!”容景伸手捂住胸口,退到了一边,两个警察上去扶住了容景,容景的脸色发白,死死地咬着嘴唇,下嘴唇都被咬出血了。

    “我禽兽,容景,你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泠然却喜欢上了你,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夺走属于我的一切,凭什么!”顾诺看着容景,那眸子中除了杀意还是杀意。

    “所以你杀了泠然,杀了你们全家所有人?”顾北辰几乎不能相信,这是顾诺做出来的事情,顾北辰本来以为是仇家所为,顾家的仇家多如牛毛,根本不胜枚举,若是有些人趁虚而入,也不是乜有可能的。

    “为什么不能?”

    “你怎么下得去手,那里面有的母亲,还有你的妹妹啊!”容景的嘶吼,将胸口的伤口拉扯开,疼得他眉头一直紧紧锁住。

    “为什么下不去手,反正我已经万劫不复了,我要让他们都下去陪我!”顾诺笑眯眯的说,“不然我一个人多孤单啊。”

    疯了,顾诺绝对是个疯子,尤其是那抹微笑,没有一丝的悔意,反而是那种无所谓的,好似那些人的性命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无所谓的。

    施施完全被这个变态震撼到了,她见过不少有精神疾病的人,那些人或许癫狂,或许变态,但是像顾诺这样的,施施还是第一次遇到。

    顾北辰微微俯身,贴在施施的耳边,“乖,把眼睛闭上,耳朵堵住。”

    “顾北辰?”施施抬眼看着顾北辰,眼中闪过了一丝迷茫,顾北辰则是冲着施施一笑。

    那一抹微笑,就像是春日最温暖和煦的阳光,带着丝丝温暖,直接沁入了施施的心底,让她惴惴不安的心,瞬间就安定了下来,顾北辰搂紧施施,俯身在她的眼睛上面印上了一个吻。

    “乖,听话。”顾北辰的声音从未这般温柔过,施施就像是被蛊惑一般,她缓缓地闭上眼睛,“很快就结束了,放心吧,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别怕。”

    顾北辰的话犹如给施施吃了一剂定心丸,施施松开搂住顾北辰腰肢的手,直接捂住了耳朵,而顾北辰在施施的侧脸亲了一下,冲着顾诺微微一笑。

    “你是选择自杀,还是我出手。”

    “小叔,自杀?你在开什么玩笑。”

    “左轮,动手!”

    “是!”

    左轮只是冲着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双方的人直接就动手了,施施虽然捂着耳朵,但是周围全部都是枪声,顾北辰搂着施施,两个人退到了墙边,

    “容队长,不好意思了,你的警局或许会被弄得很乱。”容景和顾北辰并肩而立。

    刚刚还在门口对峙的两个男人,怎么都没有想到,十几分钟过后,两个人居然会站在同一战线<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我只是没有想到,背后的人居然是顾诺,我也没有想到泠然居然受过那样的对待,我……”容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顾诺此刻就站在离他们不远处,几个人都是隔着很远的在看着对方,顾诺的人,无论在人数上面,或者是在身体各项素质上面,都是远远不如顾家的手下,很快的就落了下风。

    就在此刻,顾诺忽然转身就跑,左轮一顿,“给我追!”

    走廊的尽头是一扇窗户,顾诺直接拉开窗户,纵身一跃,“特么的,都给我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而此刻的走廊就显得分外的安静了。

    顾北辰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嘴角忽然扬起,施施闭着眼睛,眼珠子却在不停的转动,很显然她的内心并不平静,双手捂住耳朵,那个模样十分的惹人怜爱,平日里面的施施总是给人一种御姐范儿,此刻却分外的安静。

    顾北辰直接低头,吻住了施施的红唇,施施猛然睁开眼睛,“闭上眼睛。”施施乖乖的闭上眼睛,顾北辰只是搂紧施施的腰,加深这个吻。

    明明每天都在一起,但是这一天,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的漫长难熬,顾北辰的心一直被施施的安危牵动着,此刻尝到了熟悉的味道,这颗心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停靠的地方。

    容景看着拥吻的两个人,兀自一笑,格外落寞。

    “队长,去医院吧,我们已经叫了120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施施这才想起来,尼玛,只是公共场合啊,施施想要推开顾北辰,嘴唇却被顾北辰死死地咬住。

    “嘶——”施施推开顾北辰,但是整个人还是死死地和顾北辰贴在一起,“顾北辰,你属狗的啊,疼死了。”施施伸手打了顾北辰一下,这好死不死得打在了顾北辰受伤的肩膀处。

    施施看着手上面那鲜红的液体,“顾北辰,我们也会去包扎伤口吧,你蠢啊,你那个时候怎么没有躲开啊,你的身手不是很好么,你这个笨蛋!”

    “我躲开了,你怎么办。”那个时候顾诺的子弹来的很急,顾北辰满心满眼都是施施,那颗子弹完全是无法躲避,只是看打在谁的身上了。

    “你是傻子么!我……”施施话音未落,就看见了一边脸色苍白的容景。

    两个人几十分钟前还在针锋相对,而刚刚容景却毫不犹豫的给自己挡了子弹,施施张了张口,容景却直接转身,“派人收拾一下现场,叫医生过来我办公室,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没有时间去医院!”

    “队长……”容景的声音越走越远。

    而他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施施看着容景的背影,心头忽然略过了一丝疼痛,今天受伤最深的那个人就是容景了吧。

    顾北辰直接弯腰,将施施打横抱了起来,“喂——顾北辰,你干嘛啊,你的手臂受伤了,你疯了么?你放我下来!”

    “这点伤,没事的,放心吧<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放心你妹啊,放我下来,待会儿扯到了伤口,就……”

    “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就亲你一次,外面很多人,你不怕的话,我是无所谓的。”顾北辰又一次恢复了他的无赖本性。

    “你……”施施话音未落,某人直接低头在她嘴角轻啄了一口,施施闷头伸手搂住顾北辰的脖子。

    顾北辰的手臂虽然受伤了,但是却好似丝毫不受影响一般,走路的速度都丝毫没有减弱。

    “家主……”左轮追了一段路,就已经折回来了,“顾诺受伤了,相信跑不远的。”左轮还是怕这边会出什么事情。

    “嗯,我们回家。”顾北辰这话是对施施说的。

    一想到刚刚她一个人被关在幽暗的审讯室中,施施的心头就略过了一抹疼痛,她伸手搂住顾北辰的脖子,“我们回家。”

    “将头埋在我的胸口,外面很多人。”施施点了点头,将头埋在顾北辰的胸口。

    所以第二天大家在议论的就是顾家主十分嚣张霸气的去警局抢了人,只知道是个女人,但是却没有看见这个女人的脸,而顾家主脸上面的柔情蜜意,仿佛能够滴出水了,这传言一般都是一传十十传百的,这传来传去的,施施俨然成为很多女人艳羡的对象了。

    “顾北辰,你疯了么?你看看你的手臂!”车子上面有现成的医药箱,施施本就有基础的医学知识,她十分熟练的拿着剪刀,将顾北辰的手臂上面的袖子整个剪掉了。

    那血液粘黏在衣服上面,衣服被扯掉的瞬间,似乎还扯到了皮肉,而顾北辰却是眉头都不曾皱一下,“这个弹孔,还不小,估计需要缝合一两针,我只能给你简单包扎一下,回头让雪伦给你进一步处理吧。”

    顾北辰只是低头看着还在忙活的女人,眉头紧锁,眼中满是关切,这样的施施,让顾北辰想到了两个人初次相遇的那一次,施施也是给自己包扎伤口来着。

    “你怎么不说话……”施施将绷带绑好,一抬头,就看见顾北辰正用一种十分神情的目光看着自己,施施的脸忽然就有些发烫,刚刚要扭过头,顾北辰忽然伸手捏住了施施的下巴。

    “你……唔——”顾北辰直接封住她的红唇,左轮认命的将挡板拉下来,经过今天的事情,左轮算是看清楚了,这家主根本就是已经陷进去了,完全无法自拔的那种。

    一吻结束,施施的嘴唇都肿了,她撅着嘴巴,“顾北辰,你看看,肿了……”

    顾北辰眸子幽深,那种眼神*裸的,就像是要将施施直接拆入腹中一般,看得施施心头一跳。

    车子很快就到了顾家的大宅,“家主,顾诺没有追到……”下车后,左轮说了一句。

    “全力搜捕,任何地方都别落下,不能活捉,我也要见到他的尸体!”左轮点了点头。

    而顾北辰拉着施施直接往里面走。

    顾南笙和顾珊然已经回到了顾家,看见顾北辰那帮着绷带依旧在渗血的伤口,两个人都是心头一跳。

    “干爹,你受伤了,没事吧。”

    “无碍<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家主,我给您看看伤口吧!”雪伦拿着药箱已经跑过来。

    “不用。”

    “不用?顾北辰,你疯了么?你受伤了……”施施睁大了眼睛。

    “我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顾北辰冲着施施一笑,施施怎么觉得有些脊背发凉,她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顾北辰上前一步,直接弯腰,将施施直接扛起来,直接将就朝着楼上走去。

    “啊——顾北辰,你放我下来,你干嘛啊,放开,你的手受伤了,你还在折腾什么。”

    “你再打,我的伤口就更疼了。”

    “可是……”

    “安分一点。”

    “哦。”这顾北辰还在受伤,这施施也不敢撒泼啊。

    雪伦看着上楼的两个人,抓了抓头发,“什么情况,真的不需要我么?还能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

    “嘿嘿……我知道什么事情,跟我来吧!”顾珊然说着蹑手蹑脚的就直接上楼。

    “喂——你要去听墙角,要是被干爹发现了,你就……”顾南笙连忙拉住顾珊然。

    “哎呀,干爹的初夜啊,你难道就不想……”顾珊然诱惑着顾南笙。

    “我……”其实他也挺想去听墙角的。

    “啊——”两个人刚刚到了楼上,顾北辰直接一脚将门给踹上了,将施施直接扔到了床上面。

    顾北辰的眸子中有一种原始的*,施施也不是什么不知人事的小姑娘了,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直接翻身下床,这一次比任何时候都反应迅速,“顾北辰,你丫的是病号,要是你想做那事儿,也得等你的伤好了才行。”施施说着直接就往门口跑。

    “可是……我等不及了。”顾北辰大步上前,直接将扯住了施施的衣领,施施猛然回头,整个人已经被顾北辰按在了门上面。

    门口的四个人,都被吓了一跳,尼玛,这么激烈。

    左轮和雪伦都是一种他们并不自愿过来的,身子站在远一些,但是神情专注,明显就是在认真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顾北辰,你疯了么!唔——”施施话音未落,顾北辰已经直接封住了某人的红唇,强壮的身躯直接就压在施施的身上面,施施却不敢使劲的拍打他,生怕扯痛了某人的伤口。

    顾北辰却好似全然没有听见一般,施施完全不懂,今天他在得知施施被抓的消息之后,有一瞬间他的脑子是空白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整个人都是有些懵的,也就是在那个瞬间,顾北辰知道,自己这辈子真的是离不开这个女人了。

    施施在挣扎了片刻之后,直接放弃了抵抗,伸手直接搂住顾北辰的脖子,顾北辰忽然伸手直接将施施的双腿抱起来,施施下意识的双腿直接盘在了顾北辰腰上面,“这是你送上门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顾北辰低低的笑着,那笑声带着别样的蛊惑和吸引力。

    “混蛋,明明是你逼我的。”

    “不愿意?”顾北辰拖着施施的身子,一边亲吻着施施的侧脸,脖子,一边轻声的说,“我等这一刻等了好久了,真的……”

    “色胚!”施施狠狠地说了句,却显得那么的无力。

    两个人直接滚入床上面,施施由一开始的抗拒,到了后面,整个身子都是软的。

    顾北辰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了,顾北辰知道,施施也是第一次,所以很多次,顾北辰本来都是可以要了她的,但是他却怕施施后悔,说实话,顾北辰心里面是有些不自信,有些忐忑的,但是此刻。

    一切水到渠成,两个菜鸟慢慢的摩挲着,似乎一切都是凭借着原始的本能冲动,施施虽然看起来妖娆妩媚,看着似乎经验丰富,但是两个人都是小菜鸟,她的生涩,她的稚嫩,都让顾北辰疯狂。

    当解除了所有的束缚,未经人事的施施颤抖的伸手搂住顾北辰脖子,感觉到怀中女人的生涩悸动,还有战栗不安,顾北辰忍着蓬勃而出的*,“施施,你要是不愿意……”

    “我想成为你的女人。”施施羞红了脸,而这一句话,让顾北辰彻底沦陷。

    两个人的第一次因为彼此的配合,所以还算是顺利的,除了一开始施施在哪里鬼吼鬼叫的,鬼哭狼嚎的,不过初尝禁果的男女,之后自然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他等了六年的女人,终于是他的了……

    最后还是顾北辰搂着施施,沉沉的睡去。

    这门口的一群人,听着里面已经没了动静,就纷纷嫩准备离开,顾珊然看了看手表,“整整两个个小时啊,施施真是可怜啊。”顾珊然摇了摇头。

    “怎么了?你很羡慕?要不我们今晚……”顾南笙早就被里面的动静,勾得浑身难受了。

    “死开,老娘姨妈来了,一周之后再说吧。”

    “这么巧?”顾南笙不死心。

    “怎么滴,你对我的姨妈有意见?”

    “我哪里敢啊。”

    半夜的时候,施施嘴巴干的难受,下意识的就伸手摸了摸床头,一般顾北辰都会让人准备一杯水在这里的,施施没有摸到水,就准备摸一下顾北辰那边的床头。

    却忽然摸到了顾北辰的额头,好烫!

    施施直接打开了等,顾北辰的额头都在冒着细汗,浑身的温度也很高,施施伸手拍了拍脑袋,“这个混蛋,刚刚真的是精虫上脑了吧!”

    施施伸手拿起衣服,破了……尼玛,顾北辰,你丫的手劲儿倒是挺大的,施施直接掀开被子,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块是好的,但是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她直接下床,“啊——”双腿一软,整个人直直的就朝着前面栽下去,“嘶——”地上面虽然是毛毯,跌倒也不是很疼,但是她的手臂在天台擦过了皮,此刻也又被摩擦了一下,伤口似乎有些裂开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疼——”施施伸手扶住一边的沙发,双腿一直打颤,根本就站不起来,施施拿起地上面顾北辰的西装外套,直接披在身上面,从里面翻出电话,直接给左轮打电话。

    雪伦这边还在实验室搞研究,接到电话吓了一跳,家主此刻不是在温柔乡么?怎么会和自己打电话。

    “喂——家主!”

    “雪伦,北辰发烧了,你赶紧过来一趟。”

    “发烧?好的好的,我立刻过去。”

    “怎么了?”顾南笙夫妇此刻也在实验室。

    “家主发烧了,我得立刻过去。”

    “一起吧。”三个人到房间的时候,出了一股有些奢靡的味道之外,就是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这地上面熬出散落着衣服,这还有女人的贴身衣物,雪伦和顾南笙登时别过脸。

    顾珊然直接弯腰将施施的贴身衣物藏起来,看到施施正蹲在床边,身上面过着一个西装外套,露出了的脖子处,到处都是青紫的吻痕,干爹简直是禽兽啊。

    “你们两个人转过身闭上眼睛!”雪伦和顾南笙整齐划一的转身闭上眼睛。

    顾珊然直接从衣橱中,给施施找了件衣服,“西子美人,我帮你先穿一件衣服。”

    “北辰,北辰他……”

    “干爹没事啦,你先穿衣服,你这个样子在这里,雪伦哪里敢睁眼给干爹看病啊,赶紧的。”顾珊然说着直接将施施身上面的衣服扯开。

    “哇——”顾珊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你叫什么!”一阵凉意袭来,施施直接从顾珊然的手中扯过那件长款的白色毛衣,直接套在身上面。

    “没啥,干爹果然很生猛。”顾珊然将施施扶起来,施施一瘸一拐的,这样子真是十分狼狈。

    雪伦这才帮顾北辰打了一针退烧的针剂,然后掀开了被子,这床上面好狼藉啊,还有很多血迹,这三个人看得面红耳赤的,这施施更是想要直接找的地缝钻进去。

    “西子美人,你们这是浴血奋战么!”

    “一边去。”施施此刻说话都是没什么力气。

    “干爹估计是受伤了,所以也没有帮你好好清理一下,我去浴室给你放些水,你好好泡个澡,会舒服一些的。”对于顾珊然的体贴,施施自然是十分感动的。

    “麻烦了。”施施整个脸通红,而且全身都酸疼。

    “夫人,我给你吧伤口也包扎一下吧。”雪伦很快的就帮顾北辰的伤口包扎好了。

    “我待会儿要去……”洗澡啊。

    “夫人放心,材料都是防水的,放心吧,要不待会儿我再来给你您换一遍。”

    “你别叫我夫人什么的,听着有些别扭<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我就和他们一起叫你施施姐了。”雪伦撩开了是害死手臂的衣服,“只是擦伤,涂抹了药膏之后,恢复得会很快的。”

    “嗯。”

    一行人离开之后,顾珊然怕待会儿施施爬不起来,还在她的手边放了个电话,“要是你待会儿想出来了,自己不方便,喊我过来就行。”

    “这已经两点多了,你不睡觉么?”顾珊然虽然大大咧咧的,但是心很细,心细得让施施感动。

    “有一些后续工作要处理。”

    施施这一整天,本来就是身心疲惫了,这刚刚进入水中,顾珊然还弄了些安神的精油,施施闭着眼睛,很快就睡过去了。

    顾北辰这烧退的很快,退烧之后,整个脑子有些昏沉,嘴巴很渴,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床边,没有人!

    顾北辰直接惊醒了,睁开眼,灯是开着的,但是床边却是没有人,地上面的衣服被人收拾在了沙发上面,浴室中有光。

    顾北辰看了看自己手臂上面重新被包扎的伤口,兀自一笑,找了条毛巾,围住下本身,就直接推开了浴室的门。

    施施此刻正安静的躺在浴池中,整个人仰面躺着,水面上,散落着零星的散落着玫瑰花瓣,浴室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闻着就让人觉得十分的舒心。

    施施的头发在水中吹落着,整个脸呈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粉红色,而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在水中若隐若现,看得更长喉咙发紧。

    这个小女人,若不是这个浴池设计的时候,就是那种可以调节水温的,岂不是要被冻着了。

    顾北辰直接走过去,将施施从水中捞起来,拿着一边的浴巾,缓慢的将施施的身上面的水渍擦干,而本来已经熄灭的*有重新升起。

    “嗯……顾北辰,不要了……”施施是被痛醒的。

    真是禽兽啊,没看到自己都要死了么?

    顾北辰自然知道,女人第一次很疼,自然也很想要怜香惜玉,但是他真的忍不住了。

    这憋了太久的男人,真心是伤不起啊。

    “乖——忍一下。”

    “顾北辰,我忍你大爷!”

    “看样子还是有力气的,我们继续!”顾北辰邪性的一笑,施施直接昏厥过去。

    顾珊然从地下室出来,正出来吃宵夜,忽然就听见楼上传来了施施的大吼,吓了一跳,差点将手中的牛奶撒出去,“干爹这就好了?”

    “小叔本来就不是体弱多病的人,这病啊,来得快去得快。”顾南笙悠然自得的吃着东西。

    “西子美人真可怜。”顾珊然摇了摇头。

    施施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她一睁开眼,引入眼帘的就是刺目的阳光,她嘤咛了一声,刚刚想要翻个身,发现自己的身子还被某人禁锢着<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醒了?”施施一回头,顾北辰伸手撑着脑袋,就这么看着她,眸子中带着点点笑意。

    施施直接拉上被子,遮住脸,这货简直无耻。

    顾北辰却是一笑。

    “小练和小易来了,在下面等了好久了,不去见见么?”

    “顾北辰,你混蛋,你不早说!”施施掀开被子,发现自己身上面居然穿着衣服,而且整个房间干净的不像话,本来是黑色的床单,此刻已经换上了纯白色的。

    “打扫卫生了?”施施简直想去死,也就是说所有人都知道她和顾北辰那个啥了……

    “你知道有洁癖的。”顾北辰伸手捧着施施的脸,在她嘴角印上了一个吻,“昨晚我很满意!”

    “满意你妹啊,我都快疼死了,难道你没看出来么?”

    “好了,别生气了,需要我给你穿衣服么?珊然还叮嘱我,让我小心呵护好你。”顾北辰嘴角带着意味不明的笑。

    顾珊然!施施咬牙切齿的心里面默默地数落着顾珊然这个魔女,真是够了!

    施施专门挑了一件长款的立领连衣裙,将浑身几乎都遮住了,尼玛,这脖子密密麻麻的吻痕,哪里还能看啊。

    施施下楼,佟秋练和顾珊然正说着话呢,而小易和顾南笙窝在一起,似乎是在打着电动。

    “施施。”佟秋练昨晚到警局的时候,就听说了警局发生的一切,尤其是说到了,施施被被劫持的时候,真是吓死她了,虽然知道没事了,不过心里面还是放心不下,这一大早的,就直接过来了。

    “小练。”施施的腿真的有些发软,走过去,被佟秋练一把抱住了,“小练,什么时候你也变得这么热情了。”

    “北辰干爹!”小易看见顾北辰,就十分热情的扑过去,却被顾珊然从后面直接抱住了,“啊——放我下来,欺负我,北辰干爹,这个坏蛋欺负我!”

    “小屁孩子,我哪里欺负你了,嗯?你还敢给我乱告状,小小年纪,你不得了啊!”顾珊然凶神恶煞的对小易说。

    “坏蛋!”小易冲着顾珊然吐了吐舌头。

    “好了小易,你干爹受伤了,现在不方便抱你。”佟秋练将小易从顾珊然怀中拎了出来。

    “妈咪,我知道啦!”小易撅着嘴巴,走到了顾北辰的面前,伸手就抱住了顾北辰的大腿,“北辰爹地,你哪里受伤了,严重不?”

    “我没事,好了,乖乖去玩会儿,我和你妈咪有点事情要说。”

    施施疑惑的看了看顾北辰,又看了看佟秋练,这两个冰山脸,什么时候有话要说了。

    佟秋练随着顾北辰走了出去。

    “有什么事情么?”佟秋练不明白,顾北辰叫自己出来有什么事情<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你也看得出来,我对小易挺好的吧。”顾北辰坐在一边的藤椅上面,即使穿着休闲服,顾北辰给人的那种压迫感也是有增无减。

    “嗯,你很喜欢小孩子?”

    “还可以吧,最主要的是,我想补偿你。”

    佟秋练愣了一下,本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面出现了一丝裂纹。“你是什么意思?”

    “你到这里之后,遭到了一群人的追杀,然后伤到了腹部,导致了你的生育能力……”

    佟秋练直接起身,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件事情她一直是深埋在心底的,此刻被人挖出来,让佟秋练整个人脑子都是嗡嗡作响。

    佟秋练本就是个聪明的人,她直接转身就要离开。

    “这件事情我若不说,谁都不会懂,但是你是施施很重要的朋友,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手上面也不干净,这个事情说实话,我本来可以不承认,这个事情也会就此长埋,但是我调查了一下你,不好意思,施施身边的人,我都……”

    “我知道,当年的事情,你不过是收钱办事而已,我都懂。”

    佟秋练不认为自己和顾北辰会有什么愁怨,就算不是顾北辰,也会有别的杀手组织接下这个任务的。

    “我不想之后你因为这个事情影响你和施施的关系。”

    “我明白。”佟秋练声音冷清,直接走进了房中。

    “家主,这个事情,您何必……”左轮的想法就是,谁都不说,谁都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家主为何在这个时候挑明了呢,这萧夫人虽然知道这个事情顾家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角色,但是说到底还是顾家的人动的手。

    “佟秋练一直是个很敏感的人,我对小易的特别她已经感觉到了,顾及我身上面的伤是一个原因,不想小易和我过多接触也是一个原因,与其这件事情之后被她发现,不如现在说出来,就看她能不能接受了。”

    左轮沉默,这个萧夫人,和珊然小姐,施施小姐都不同,或许是从小的家庭性格等各方面的原因,萧夫人格外的敏感,同时对人的戒心也很重,这个事情确实是瞒不住的。

    “小练,怎么一回来脸色这么难看啊,那个混蛋和你说什么了?”施施伸手拉着佟秋练坐下。

    “我……”佟秋练眼睛的余光看见施施衣领下面被青紫的吻痕,心中忽然就有些释然了。

    这个事情根本就怪不到顾家的头上面,顾北辰想要补偿自己,不过是良心问题,自己若是真的认真了,岂不是很矫情,真正的幕后之人都不知道是谁,自己又在这里矫情什么呢。

    “没什么啊,对了,施琪昨晚在医院暴毙了!”

    施施只是错愕了一下,继而点了点头。

    ------题外话------

    咳咳,千呼万唤吃出来,某人终于圆梦了,哈哈……

    憋死我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