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48 连环局,施施被陷害
    “怎么忽然就疯了?”施施一开始在看酒店监控录像的时候,也是觉得这个赵夫人行为举止,确实是有些失常,她将这一切归结为是因为丧子之痛悲伤过度,毕竟赵家就赵安南一个孩子。

    但是当赵夫人随着她进了实验室之后,她觉得赵夫人还是很正常的,最起码看不出来脑子有什么问题。

    “不知道,不过听说因为赵安南之死,给她造成的打击本来就很大,他们家还专门给她请了心理医生但是没有用,估计是这次葛洪的死亡给她造成了太大的冲击了吧。”马超在一边负责记录拍照。

    “或许吧。”

    不过葛洪的死状当时是真的有些恐怖,满地的血,看起来格外的惨烈。

    施施检查着死者的伤口,伤口很长,但是伤口的深浅却不一样,最深的地方已经将死者整个胸腹部刺穿,而浅的地方也就是刺破了表皮。

    “不觉得这个伤口很奇怪么?”施施伸手在死者的伤口处摸了摸,伸手在里面试了试。

    “就是刀伤啊?不过这伤口是很奇怪。”马超放下相机,“死者的伤口是纵向的,而且是上面的伤口浅,下面的伤口比较深。这不符合常理。”

    “是很诡异。”施施随手拿起了手边的那把凶器,一个很普通的匕首,伤口处的痕迹和刀口是吻合的,而且伤口的开合度,和匕首也是吻合的,凶器肯定就是这把匕首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样的伤口是怎么造成的?”马超抓了抓头发。

    若是一个人直直的冲过来,最多也就是一刀直接捅过去,若是这个人杀红了眼,造成横向的伤口比较常见。

    就算是这人急红了眼,想要将死者置于死地,那么按照人施力的惯性,也不该是从下往上啊。

    这样的手法,不利于施力,况且,当一个人在杀红了眼的时候,哪里会想到别的啊,在针对赵夫人的情况,这个伤口怎么看都有些诡异。

    要不就是死者当时是躺在地上面的,任人宰割,但是这就不符合施琪所说的话了。

    “暂时还不能确定,先进行解剖吧。”

    施施拿起手术刀,死者的脸色发白,眼睛已经被合上了,整个人的皮肤呈现出一种白纸一般的颜色。

    手术刀没入死者的锁骨处,左右两侧各划了一刀,然后沿着胸腹部,将死者的胸腹部切开。

    死者虽然看起来很健康,但是通过脏器观察,他的身体根本就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健康,死者的胃被切开了一个大的口子,导致了里面的胃液和食物残渣流到了身体中,和血液混在在一起,发出了一种让人作呕的味道。

    死者的大肠小肠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不过这些伤口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只不过鲜血将死者的内脏器官全部浸染了,而鲜血干涸后呈现出了一种暗红色,在解剖的时候,颇为费力,解剖的时间相对也延长了一些。

    时间结束已经快中午了,施施正在水池边洗手,马超走过来,“这个案子估计容队长又要头疼了,这犯罪嫌疑人疯了,而施琪又说自己早就昏迷了,根本就不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哎——”

    “施琪的肚子……”施施可是清楚的记得施琪的鲜血染红了下体,看起来很是渗人。

    “流产了呗……”

    施施的手顿了一下,流产?怀孕?

    施施出了洗手间,直接拿起了电话给方宇打了个电话,方宇那个时候是施琪的主治医生,肯定知道些什么。

    “喂——”方宇拿起电话,有点疑惑,施施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

    “方叔叔,我有点事情想要问你一下。”

    “你说。”方宇将手中的笔放下,走到窗口。

    “施琪当时是你负责的病人,她怀孕了?”

    “嗯。”

    “几个月了?”

    “她住院一个多月,孩子也就是一个月左右吧,当时要出院了,我给她安排了一次身体检查,就发现她怀孕了,我建议她将这个孩子打掉,但是她不肯,我们也没有办法。”

    “嗯,好的,我就是问问而已,对了,这件事情我妈知道么?”

    沈婕还是很心软,况且沈婕心里面怨怼的人不过是施毅和沈婕,沈婕对施琪还算是关心,所以警局的这个命案,施施也并未向沈婕提起来,就是觉得按照沈婕的性格,肯定会多问的,施施并不想在和他们有过多的牵扯<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没有,当时家属也要求保密,这也算是病人的*吧,我就没说。”

    “嗯,好的,谢谢方叔叔。”

    放了电话,施施坐在办公室,总是觉得最近的所有事情看起来是一个个很独立的事件,但是却总是有一些东西,将他们串联起来,让所有的事情都错综复杂的粘黏在一起。

    施施中午回去,发现家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顾北辰是有事情,中午不回来,而沈婕则是和方宇约好了,这顾南笙两口子又去哪里了。

    “少主和珊然小姐在地下室。”

    “嗯。”

    顾家的地下室,其实施施还并未去过,这里是从一楼的一个暗门进去,和一般的地下室不同,这里有并不昏暗,反而是灯火通明的里面很安静,周围分布着很多的小房间,前面一个黑衣人负责带路,给施施引路,很快就到了其中一个房间门口。

    门上面什么都没有,施施推门进去,顾珊然和顾南笙都在这里,这里除了雪伦施施还算熟悉,别的人施施都不认识。

    “西子美人,你怎么过来了?”顾珊然看了看时间,“忙得忘记时间了。”顾珊然一拍脑袋。

    “你们在做什么?”

    “药物分析实验。”雪伦笑了笑,“正缺人手呢,要不要一起过来研究一下。”面前泛着几个类似病理切片的东西,而周围的所有人此刻都是盯着施施看。

    屋子的正中间躺着一具尸体,一个黄种人,他的双手耷拉在床下,施施一打眼就看见那人的右侧手臂上面有一个蝎子纹身。

    “那人……”施施指了指房中的那具尸体。

    “昨天发现的。”顾珊然耸了耸肩膀,“就带回来了,昨晚做的检测。”

    “血液样本检测了么?”

    “这里。”雪伦将一份报告递给了施施,施施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我能去看看这个尸体么?”

    “你随意。”顾珊然带着施施到了尸体面前,尸体的胸腹部盖着一块白布,身上面有一些陈旧的伤痕,不过这些都不足以致命。

    施施伸手检查了一下尸体的表面,“死者的耳后颈侧有个针孔,有棉签么?给我用一下。”

    “这里。”顾珊然直接化身施施的小助理。

    施施在针孔处剐蹭了两下,上面还带着一点零星的血痂,“这个可以做个药理分析。”雪伦接过棉签,点了点头。

    死者的心脏位置有一个拇指大小的血窟窿,这是弹孔。

    他们这里什么人才都有,专门做药物分析的,毒理分析的,还有一些是电脑鬼才,但是这还真的没有从事尸检方面的人才<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施施将死者身上面的白布整个扯下来,顾南笙眼疾手快的伸手捂住了顾珊然的眼睛。

    “干嘛啦,放开!”眼前一黑,让顾珊然十分不满。

    “一个男人的尸体,有啥好看的。”顾南笙就是不想顾珊然盯着一个男人看,就算是个尸体也不行。

    “真是忒小气了,一个尸体而已,老娘之前杀人的时候,什么没看过啊,松开啦,我得看看西子美人是如何尸检的。”顾珊然伸手扯下顾南笙的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施施。

    施施的头顶是一盏专业打光的灯,亮白色的灯光照在施施的侧脸,让她本来娇媚的脸上面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整个人呈现出了一种冷清之色。

    工作中的施施,脸上面没有一丝笑意,显得异常的认真,也让她整个人散发出了一种别样的魅力。

    “死者的腹部有一块深紫色的痕迹,应该是生前造成的。”施施伸手摸了摸,“应该是遭受了巨大的冲击或者撞击。”

    “那这里的颜色为什么是偏白色的。”死者虽然是黄种人,到那时肤色偏白,但是在他的腹部以下却有一块是发白的。

    “在死者生前,这里有东西压迫着,造成了血液的不通畅,导致了皮肤失去了血色,而当死者死亡之后,死者全身的血液就停止流动了,这个地方就会呈现出临死时的状态。”

    施施伸手摸了摸死者的心脏,“子弹取出来么?”

    “在这里。”雪伦拿着一个透明的玻璃器皿走过来,上面有一颗带着血的子弹,施施拿着镊子将子弹放在灯光下看了看,这个子弹……

    和杀死了那个无名氏的子弹是一模一样的,肉眼观察的话,至今和形状都是一抹一样的。

    “死者应该是被人殴打了之后,被人骑在身上面,用枪抵住心脏的位置,然后一枪毙命。”施施看了看这个死者,“你们给他的脑部做了扫描了么?”

    “都做了。”顾珊然将扫描的CT片递给了施施,这哪个无名氏的脑部基本是相同的。

    施施拿起了死者的手臂,上面也有一阵针孔,新的旧的,不过不是很多。

    “对了,这个事情和你们顾家又扯上什么关系了?”

    “怎么了?这个事情你想插手么?”顾北辰不过是临时有事情回来,就听说施施到了地下室,而顾北辰一进来,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施施的手此刻正放在那具男尸身上面,他直接上前,就将施施给扯了过去。

    “我就是问问而已,你激动什么啊。”施施可是吓了一跳。

    这里十分安静,而是发出一点声音,都会造成很大的回响,更何况顾北辰的声音不算小,但是所有人都纷纷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情,仿佛想要将自己变成空气一般。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这个和我手头的案子有关系啊,我问问还不行么?”

    “这个事情已经不是警察可以管的了?估计很快上面就会通知你们,别插手这个案子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顾珊然冲着施施一笑,“好啦,西子美人,我们先出去吧,这里都是消毒水的味道,难闻死了。”

    “什么意思啊。”施施被顾珊然推着出了地下室的门。

    “我们在现场发现了一把手枪,这种手枪只有顾家的人在用,这伙人摆明是冲着我们过来的,根据我们的调查,你们在现场发现的那把手枪可是我们最新的产品啊,都没有对外出售呢。”

    施施眨了眨眼睛,看了顾北辰,某人只是面色难看,伸手扯着施施的手就直接上楼,“喂——顾北辰,你干嘛啦,松开啊……你要做什么啊……”

    “上楼。”

    “我知道你在上楼我是问你上楼干什么啊,疼……”

    施施话音未落,两个人已经到了二楼,顾北辰的的手一松,施施刚刚伸手揉了揉手腕,整个人就被顾北辰直接推到了墙边,顾北辰伸手将施施禁锢在墙体和自己之间。

    “你又发什么神经啊?唔——”施施话音未落,顾北辰已经直接低头封住了某人喋喋不休的小嘴。

    一吻结束,施施脸色酡红,伸手扯着顾北辰胸前的衣服,“你到底又怎么了?”

    “你就那么随便的摸男人的*?”

    “啊?我哪有……唔——”施施简直欲哭无泪,她哪有啊,这次直到施施不能呼吸了,某人才松开,施施整个人是挂在顾北辰的身上的。

    “就算是你要杀死我,也让我做的明白鬼吧。我哪有那啥……”

    施施话音未落,顾北辰又低头,这一次施施直接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顾北辰的嘴唇落在她的手心,有点酥麻的感觉,他的嘴唇灼热,烫的施施差点将手缩回来,“你……”

    “你刚刚是不是摸了那个男人?”

    “你说那具尸体么?”顾北辰不说话,“我每天都是和尸体打交道的,再说了,我摸尸体这不是很正常么?我从大一入学开始,曾经还和这些尸体过过夜呢,那时候胆子小,不过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再说了,这些尸体虽然是男人,不过在我眼里,就是一个肉块罢了……”

    施施忽然想到了自己最初开始解剖尸体的场景,这话就像是说不完一样,而完全没有注意到,某人的脸色已经越发的难看了。

    “顾北辰……你有在听我说话么?”

    “法医这个职业不适合你。”顾北辰沉默了半天,幽幽的吐出了这么一句。

    “不适合我,那什么适合啊?真是……”施施笑了笑,“好啦,我还没吃饭呢,我们下去吃饭吧!”

    “正好我也饿了!”顾北辰那黑曜石般的眸子,璀璨的发亮,却让施施一阵心惊,微微弯腰,就要从顾北辰的撑在墙上面的胳膊下钻过去。

    头刚刚钻出去,“啊——”忽然从身后伸出了一只手,直接将施施拦腰搂住,直接就将施施拖进了房间。

    “救命啊——救命……”

    顾珊然在下面啃着苹果,抬眼看了看楼上,“这两个人没事吧,好好地在做什么呢?白日宣淫不太好吧<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我们又不是没做过,白日宣淫?你还知道这个词啊?”

    “要死啊!”顾珊然直接将苹果扔过去,顾南笙直接接住,张嘴就啃了一口,“苹果挺甜的。”

    顾珊然白了顾南笙一眼,不说话。

    顾北辰到了房间,也就是逼迫着施施洗了个澡,施施也是无语了,这个男人这胡乱吃醋的毛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改。

    施施下去并不是直接去的警局,而是陆琦打电话过来,说是电影有个场景需要施施过去拍摄一下,施施收拾了一些,陈锋就过来接人了。

    到了片场之后,这边的苏漾和范瑄此刻正在对戏,再一次看到苏漾,施施觉得这个女人变了很多,首先给她的第一个印象,她瘦了很多。

    本身是公众人物,她就在刻意的节食减肥,但是这么多天不见,苏漾消瘦的异常厉害,就是脸上面盖着厚重的脂粉,也是难掩那黑眼圈。

    而苏漾的眼睛余光也看见了施施,她的身子一僵。

    “咔——苏漾,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啊,怎么老是心不在焉的,这一幕已经拍了十几条了,你能不能一次性过啊,没有一次是难看的,就是我想剪辑也没看法,你这……”导演走过去,将剧本直接摔在了苏漾的面前。

    额头青筋突突直冒,范瑄则是和导演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冲着施施走过来,“怎么回事啊?”施施看了看苏漾。

    “谁知道呢,再这样下去,电影根本就没办法按时拍摄完成,她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心不在焉的,还老是走神,电影的进度已经很慢了。”范瑄伸手将衣服扯开。

    这个时候的天气已经很炎热了,而拍古装戏,也是十分受罪的,施施注意到范瑄里面的贴身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或许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吧。”最近因为几个案子连在一起,施施也将苏漾给忘了,那个时候这个女人不是被那个无名氏带走了么?施施很好奇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能有什么事情啊,拍摄第一天就失踪,导演都要急疯了,这好不容易人找到了,这拍戏还老是心不在焉的,再这样下去啊,肯定要换角色了。”范瑄拿着一个小的电风扇吹着风。

    “换角色?不能吧,那你这么多天不是白白浪费了?”

    “谁说不是呢,愁死个人,哎——”范瑄说着伸手扯了扯衣服,这大热天拍古装戏,也真的是不容易。施施的这个镜头也很短,所以整个拍摄下来根本用不到半天。

    而整个下午施施都不曾见过苏漾,反而是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苏漾过来拍夜戏,在看见施施的时候,苏漾的身子顿了一下,脸色发白。

    本来还在行走的步伐却忽然停止,只是瞳孔却忽然收缩,跟着身子都有些踉跄。

    “好久不见。”

    “嗯。”苏漾嘴角蠕动了半天,只是硬生生的扯出了两个字,施施上前一步,周围的人看见这场景,似乎都明白了什么,都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不过大家的视线,还是有意无意的看向这边。

    “对了,你知不知道前几天劫持你的那个男人……”

    苏漾的身子抖了一下,眼睛却在听见这个字眼的一瞬间发出了异样的光亮,“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苏漾说着就要越过施施,却被施施伸手握住了手腕。

    “你的耳环呢?是不是少了一个。”

    “我……”苏漾脸色立刻发白,“你怎么知道……”

    “因为那个耳环现在就在警局,你说我该不该说这个耳环是你的呢?”

    “你……”苏漾回身,或许是因为消瘦的太厉害,她的眼睛睁大,看起来格外的骇人,就像是要把人直接拆入腹中一般。

    “那个男人死了,你的耳环是在他的案发现场找到的,若是被人查到这个耳环是你的,你说警察会不会觉得你就是那个凶手呢。”

    “你胡说,不是我……”苏漾忽然吼了一声。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两个人的身上面。

    其实苏漾本身长得就不差,本来站在施施的身边,也是可以一较高下的,苏漾的年纪毕竟在那里,比施施多了一些成熟的魅力,而施施固然妖娆妩媚,但是却透着一种清澈明净,但是此刻的苏漾整个人的给人的感觉都很颓然,和施施根本就没得比。

    一比之下,施施就显得越发的光彩照人了。

    “是不是你就不是我说的算了,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施施上前一步,苏漾一听说那天晚上的事情,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青白,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施施看苏漾也没有什么大碍了,而且根据范瑄的说法,苏漾不过是失踪了一天罢了,第二天都正常拍戏了,按理说应该没受刺激吧。

    “你见了什么人么?”

    “和你有关系么?”苏漾根本不想提那天的事情。

    那个男人残破的脸,一直都是她的噩梦,还有那个睁大眼睛的女人的尸体,这么多天过来了,苏漾一直觉得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但是这么多天过去了,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弄得苏漾更是有些神经兮兮了。

    见她不想说,施施也就不多问了,她直接就准备离开,刚刚容景打电话过来,让她去医院一趟,貌似是和赵夫人的案子有关。

    “你别走……”苏漾却忽然伸手扯住了施施的胳膊。

    施施想要挣脱,但是这个女人的手干瘦如柴,此刻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死死地攥着施施,尖锐的指甲都要掐进施施的肉里面,弄得施施眉头紧蹙。

    苏漾的手凉得吓人,在这种炎热的天气里面,她的手就和冰块一样,“你要做什么!”

    “那件事情和我无关,我根本不知道……我……”

    “这不是我该管的,松开我!”施施直接伸手甩开了苏漾,而苏漾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这身子直接就被甩在了地上面。

    “苏姐——”苏漾的助理和工作人员立刻上前将苏漾拉起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施施真是有些无语了,这苏漾本来一直都是端着女王范儿的,怎么现在弄得和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一样,这哭啼啼的是做什么,好像我欺负了她一样。

    “和我真的没关系……”苏漾这泪眼汪汪的看着施施,弄得施施心里面怪不舒服的。

    “我知道,我先走了。”施施真是不想和这个女人有过多的纠缠。

    但是这施施是直接甩手离开了,但是苏漾却在片场一直哭哭啼啼的,弄得好好地一场戏,又是一拖再拖。

    而在所有人的心里面,就是这刚刚出道的施施,居然可以有本事威胁前辈了,大家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按照大家的主观臆断,就是这两个人一定发生了什么,而且苏漾似乎有把柄落在了施施的手上面。

    “容队长,怎么了?”施施摘了眼镜和头上面的纱巾,容景一转身,就看见施施这一脸的……

    头发是披散着的,头发下摆微微翘起,让她整个人平添了几分俏皮和妩媚,额间一片绯红的花瓣,眉眼十分的精致,尤其是那上翘的眼角,将她整个人的妖气似乎都勾出来了,眼波流转,勾魂摄魄,面若桃花,唇若樱瓣,看的容景有一瞬间是失神的。

    “我刚刚从片场过来,你不是说很急么?到底怎么了?”

    “施琪自杀了。”

    “嗯?”施施指了指急救室的门,可是李慧和施毅都不在这里啊。

    “她的母亲受惊过度昏厥过去了,施先生正在病房陪伴,估计待会儿就会过来的。”

    “怎么好好地会自杀,再说了,不是有值班民警的么?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情。”施施真是无语了。

    “当时她正在输液我们都不知道,她自己将输液的针头拔掉,直接就刺进了自己的手腕上面,那手腕上面的伤口是用针硬生生的划开的。”一个值班女民警坐在一边,颓然的解释道。

    “全程都是在被窝下面进行的,值班的民警根本没想到她会忽然闹出这么一出。”

    “针头?”这年头,就是自杀都玩出了新高度啊。

    “直到她整个人因为失血过多昏厥过去,我们才知道,她的身上面,和被子里面都被染红了。”

    “你们都没有看出异样?”

    “她一声都没吭,我们哪里看得出来啊。”

    “对了,你去看一下赵夫人吧,她已经疯了,估计你想从她身上面看出什么东西是不可能了。”

    “好。”施施只是抬眼看了一眼急救室的门,在一个民警的陪同下去了赵夫人所在的楼层。

    她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几个民警还守在门口,“施法医,赵夫人在里面,刚刚打了镇定剂。”

    “嗯,我就进去看看。”顺便采集一下指纹和DNA样本,这是早就该做的工作了,但是因为她的身体问题,一直拖到了现在。

    施施直接推门进去<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喂喂喂——你们看见没,那个女的长得好漂亮,是哪个明星啊,真好看,她眉心的那个红点,真好看啊。”

    “什么红点啊,那是花瓣好么?”

    “管她什么呢,反正好漂亮啊!”这施施此刻是根本没有作为公众人物的自觉,然后某些照片又被人传到了网络上面。

    施施走进去,赵夫人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面,她的双手双脚都被绑住的,“施法医……”赵先生正坐在病房里面,和施施打了个招呼,就坐下忙自己的事情了。

    施施走过去,拿了个采集指纹的东西,将赵夫人的指纹采集了一下,然后走到赵夫人的头侧,准备扯下一根头发,这手刚刚伸过去,就看见赵夫人的颈侧有个明显的红点。

    几乎是作为法医的直觉,她觉得这个红点很诡异,她伸手检查了一下这个地方,是针孔。

    她直接将赵夫人手臂上面的衣服掀开,上面的针孔很新鲜,而且血痂也很新,有的上面白粘着棉花胶带。

    “麻烦你们让她的主治医生过来一下。”

    “施法医,有什么问题么?”赵先生走过去,只是脸色比起之前似乎是好多了。

    “恕我冒昧,尊夫人在家的时候,听说就有些精神异常,你们有没有给她用药,或者是……”

    “没有,她精神异常,也就是我自己觉得,她觉得自己很正常,哪里肯吃药啊,就是我给她找了心理医生都不肯和别人说上几句,早知道我就该……”赵先生说着说着,这眼眶就微微有些泛红。

    “是我冒昧了。”

    “没事没事,事情变成这样,也是我们太纵容安南那小子了。”赵先生微微叹了口气。

    赵夫人的主治医生很快就过来了,“施法医,您找我?”是个五十出头的中年男人。

    “你们给赵夫人注射的时候,都是通过手臂静脉注射么?”

    “那是注射针镇定剂的时候,平时输液都是手背输液,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这里的针孔是哪里来的?”施施指着赵夫人的脖子。

    医生上前观察了一下,“这个和我们可没关系,我们一直都是手臂或者手背输液的,哪个医院会给患者的脖子处随便乱动啊。”

    “那就是说这个针孔你们也不知道是怎么造成的?”

    “嗯。”

    “赵先生呢?”施施看向赵先生。

    而这个男人此刻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知道施施怎么会扯到了这个东西上面,只是摇了摇头。

    “赵夫人送进来之后,洗澡了么?”

    “就是给她身上面擦了擦,送进来的时候,浑身都是血,不过赵夫人精神不太……”小护士说着显得有些尴尬,“所以一直都没有进行彻底的清洗。”

    “给我个棉签吧,或许这里还能留下一点药物残留<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好的。”棉签什么的,在医院是到处都是,施施采集了一下样本,拿着赵夫人的生物检材就又回到了施琪所在的楼层。

    病房中的施琪还在睡着,而李慧已经坐在床头,眼睛肿的像个核桃,脸都哭的有些肿了,头发凌乱,只是双手死死地攥住施琪的手,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掉眼泪。

    “没事了吧?”施施和容景站在门口。

    “没事了,不过伤口伤到了经脉,她的手以后或许会不太方便,不过还是要看恢复情况了。赵夫人那边有什么发现么?”

    “在脖子处发现了一个针孔,采集了样本,不知道还能不能检测一些东西。”施施耸了耸肩膀。

    李慧趴在施琪的床边,而施毅一直在一边叹气,施施一打眼就看见李慧的脖子处居然有个红点,这个……

    不知道怎么的,施施就来你想到了那个称之为“蝎”的组织。

    “嗯?”施琪嘤咛了一声,幽幽的转醒了,手腕处的麻药已经慢慢褪去了,此刻那种钻心的疼痛,让施琪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施琪,醒了么?你终于醒了,你怎么这么傻啊,傻孩子……”李慧喜极而泣,一边笑着,一边抹眼泪,“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我去叫医生啊,你……”

    “你……”施琪扭过头,就看见施施就站在门口,神情微顿,低头看了看自己还在输液的手腕,还有那缠着纱布的另一只手腕,那钻心的疼痛,都能够想象得到,那下面的丑陋蜿蜒的伤口。

    “施琪,我去叫医生,叫医生!”

    “等一下。”施琪的声音干涩嘶哑,像是从喉咙中嘟囔出来的,声音粗糙的像是一个男人,“咳咳……”她清了清嗓子,“咳咳……”

    “是不是难受了,我去叫医生吧。”李慧伸手擦了擦眼泪。

    “我能和你聊聊么?”

    施施愣了一下,伸手指了指自己,“我?”

    “可以么?”施琪的眼睛盯着施施,空洞无神,不过那幽深的眸子,就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样,那眼睛透着一股幽怨哀愁。

    施施实在不想和施琪多做纠缠,但是想着这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面,弄得她觉得浑身都怪怪的。

    “我就是有几句话想和你说说而已。我都这个样子了,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施琪笑了笑,只是那笑容看起来格外的诡异,和她之前相去甚远。

    “好。”

    等到房间所有人都出去,施施将门带上,房间中就剩下他们两个人,施施站在门口,靠在墙上,两个人之间有一米多距离。

    “怎么觉得你看起来这么怕我?”施琪抿着嘴,她的声音就像是那种劣质的提琴,听起来粗糙难听。

    明明之前还是个娇媚可人的姑娘,不过这段时间施琪所经历的一切,她的人生经过了多少的起伏跌宕,比别人一生过得还精彩<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不是怕你,只是觉得你变了很多。”

    “当然会变得,短短几个月,你知道我都过得什么日子么?这样的日子不过也罢,不如死了算了。”施琪冷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她的手瘦的就像是皮包骨,皮色蜡黄,根本不像一个小姑娘该有的肤色。

    “你到底有什么话想和我说?”施施可不认为,施琪是找自己叙旧的。

    “你就这么不想和我说话么?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姐妹不是么?”施琪笑着,只是那笑容,却再也不复之前的甜美。

    “姐妹?”施施冷冷一笑,“你应该从未将我当成你的姐姐吧。”

    “其实一开始我挺喜欢你的,我很小就很羡慕那些有哥哥有姐姐的人,但是我发现见了那之后,我除了嫉妒还是嫉妒,你知道么?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站在那里,穿着粉色的公主裙,而我只能穿着几十块钱的地摊货,同样都是父亲的孩子,凭什么我就可以活得如此高高在上,而我却只能背负着私生女的名字,活得那么累。”

    施琪说话的声音越发提高,神情也显得有些激动。

    “最后你还不是和你的母亲抢走了属于我的东西!”

    “属于你的?”施琪发笑。“那也是我的父亲,凭什么就是属于你的。”

    施施的手蓦然收紧,是啊,也是她的父亲,就算是私生女,她也有获得父爱的权利,“你总不会想要和我谈论这个问题吧,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你就不想知道,蒋文涛、那个树林中的男人是怎么死的么?”施施刚刚准备离开的脚步蓦然顿住,回身看着施琪。

    施琪半靠在床上面,面色苍白,脸色蜡黄,嘴唇发白,就像是脱水一般,有些起皮,而她的眼神阴鸷,就像是阴间的勾魂恶鬼。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和那个组织……”施施欲言又止。

    施琪却只是一笑,“其实不只是我,你应该也知道吧,苏漾和我也是一样的。”

    “蒋文涛是你杀的?”

    施施用的是肯定语气。

    施琪只是低声笑着,那种笑声显得格外的诡谲,就像是从胸口传来的,一阵阵的,带着一种很沉闷的声音,听着让人觉得慎得慌。

    “你就不怕我现在就叫人进来把你逮捕了么?”施施不知道施琪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有恃无恐,而且她的眼神完全的无所谓。

    “你有证据么?”施琪眼中带着戏谑。

    施施冷冷一笑,“总会有证据的。”

    “你没有!”施琪很肯定,那个男人心狠手辣,绝对不会给别人留下任何的线索。

    “你怎么知道我就没有呢。”施施双手环胸看着施琪。

    “你就是没有,对了,葛洪也是我杀的。”施琪的眼中迸发出了一种嗜血的光,带着点点笑意,却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我变成这个样子……哈哈……”施琪放肆的大笑,“还不是你害的。”

    “我?”这个世上面就是有这样一种人,自己做错了什么,会直接将责任怪在被人的头上面。

    殊不知这世上面所有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任何人都无法替你做决定。

    “难道不是你么?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追赶你,我才会和赵安南那群混蛋混在一起,结果好了,给我留了案底,那一次在酒店呢,你假惺惺的干嘛,你要是不救我们,我最多就是被那个混蛋欺负,哪里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最后这句话,施琪几乎是嘶吼出来的。

    “放心,你现在就是眼睁睁在我面前死去,我也不会救你的。”施施冷然的转身就要走。

    施琪只是看着施施远走的背影,脸上面露出了一抹阴鸷的笑。

    而就在短短几分钟之后。

    容景走到了施施的面前,施施站在天台上面,任凭风刮过自己的脸,如堕冰窖,“施法医,不好意思了。”

    “随意吧。”

    “咔嚓——”施施的双手被拷上了手铐。

    “带回去!”容景话音刚落,所有人都是一顿。

    “不要为难他们了,我自己走。”施施冲着容景一笑。

    容景忽然觉得施施的笑容带着一抹讽刺,施施上前一步,靠在容景的耳边。

    “我们警界最公认的天才警察,没有想到背地里面也做着这种肮脏的勾当,真是让我恶心。”

    容景身子一僵,脑子一片空白,他不知道施施何出此言。

    但是回过神,只看见她腰杆挺得笔直,大步朝着出口走去。

    ------题外话------

    我是亲妈,我是亲妈,我是亲妈……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咳咳……别吐槽我,我没准备虐施施的

    这章发出去终有种不好的预感。

    有几件事要说一下:

    1、大家应该都知道网站最近的掌门人投票的事情吧,还木有投票的妹纸可以投都市派的犬犬,都市派的犬犬,都市派的犬犬……月初在此谢过啦。

    2、关于评价票的事情,我从来不会求大家给我投月票或者是送东西什么的,但是评价票能不能别给我投三星四星的,看着我真是心酸啊,要是不想评价也可以哈,不过要评价的话,一定要五星啊,五星,不然投个四星,真的影响心情。

    3、本人音轻体柔易扑倒,想调戏扑倒之的,可以加群,哈哈……验证群号在留言区可以找到的。

    大概就是这样啦,还有……我是亲妈,就酱紫!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