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42 劫持,枪杀,栽赃阴谋
    施施此刻正坐在片场,“Ada,好了么?我已经在这里坐了两个小时了。”

    陆琦说是一天的戏份,但是也不用让她四点就起来吧,现在她可算是知道了,四点钟起来化妆,现在天都大亮了,这还没化好妆。

    “古装片,都是这样的。”Ada帮施施整理着头发,因为古装都需要带一些假发首饰,这两个小时还是短的。

    好不容易化好妆,这衣服也十分的费劲儿,施施只能任由着几个人在她身上面作乱。

    “你确定我演的是个花魁么?”一般花魁什么的,不都是穿的还比较暴露么?她怎么裹得和个粽子一样。

    “上面就是这么说的。”里面是白色绣着蔷薇花的裹胸,上面散落着淡绿色的绿叶,外面是一件大红色的罩衫,上面用暗红色的线绣了大朵大朵的蔷薇花,看不出来,但是在走动的时候,却显得摇曳多姿。

    外面还罩了一层薄如蝉翼的鲜红色烟沙,朦胧的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姿。

    “导演,好了!”施施这场戏是这部电影的第一场戏,此刻所有人都等着呢。

    施施就这般袅袅娜娜的出现了,长发披散着,带着繁复的发饰,而她的眸子清澈,似乎眼前的一切对于她来说,是那般的突兀,而她就像是被进行打扮的突然丢入了乱世中的金丝雀,固然美貌,但是只能沦为别人的玩物<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额前一朵烈焰红莲,烈焰红唇,将她浑身的妖气展露无遗。

    “导演,第一场戏我要演什么。”因为这个电影,尼玛——

    还是木有台词!

    我又不是死人,为什么两个电影都不给自己台词啊,施施心里那个郁闷啊,然后说戏份很少,连剧本都省略,只需要她人来就行了。

    “你要演的就是从楼上面下来,然后跳一支舞。”

    “跳舞……”施施睁大了眼睛,“导演,他们和你说了,我四肢僵硬么?”

    “没有,我让他们物色演员的时候,要求了一定要有舞蹈基础的,你没有么?”当时吃饭的时候,导演只觉得施施的长相十分适合这个角色,压根没问这些。

    施施摇了摇头。

    “陆少这是做什么啊,你没有舞蹈基础,那怎么进行表演啊?身体柔韧性怎么样?”

    “还行吧!”

    “那你跟着舞蹈老师去一边学一下吧。”导演抓了抓头发,“赶紧去找替补。”

    施施小时候是学过舞蹈的,但是自从施琪来了之后,她从有父亲疼爱的小公主,直接沦为了没有父亲的孩子,而舞蹈这个东西,早就不知道被她丢到哪里去了,而这些天跟着顾珊然和顾北辰学些防身术,倒是把身体的韧带全部打开了。

    “你就是施施吧,我可喜欢你了!”忽然一个穿着塑身衣的男人冒出来,吓了施施一条,尼玛,哪里来的人妖啊。

    “谢……谢谢。”施施嘴角抽了抽,Ada在一边看着都想笑。

    “你跟着我学就成了。别担心,动作很简单的。”

    “嗯。”施施将衣服撩起来,为什么要她穿着这么长的衣服跳舞啊。

    “衣服就不要管了,你待会儿拍摄的时候都是要穿着的,你要适应它,我先把动作给你表演一遍,你感受一下。”这人说话很娘气儿,而且长得十分的秀气。

    这舞蹈老师跳舞的时候,施施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尼玛,他跳的是古代的钢管舞么?

    只是钢管变成了一条丝带罢了,不过动作倒是不难。

    “要不要试试?我看你看的很认真。”

    “我不太会。”毕竟十几年前的舞蹈功底,施施已经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

    而两个小时之后,范瑄就过来了,范瑄穿着紫色的蟒袍,带着发套,头上面一根紫玉簪,将他的气质衬托的越发的清贵出尘,施施倒是难得见到范瑄这么正儿八经的模样。

    “好了么?好了的话,我们先走位,然后开始第一场的拍摄。”

    “施施姐,漂亮啊……”范瑄走过去,冲着施施挑了挑眉。

    “调戏姐姐是不对的。”施施瞪了范瑄一眼。

    “我就喜欢姐姐啊……”

    “行了,你闭嘴吧,范二……爷<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你……”范瑄立马要炸毛了,这范二就可以直接等于犯二,所以范瑄喜欢别人叫他二爷,却不喜欢别人叫他范二爷。

    “好了,开始吧,施施啊,你从楼上走下来,你需要表现得就是那种明明很紧张,却还是强装镇定,走到台上,你只需要直接跳舞就成了。”导演给施施讲戏,这个角色虽然戏份少,但是却十分重要。

    “嗯。我尽量吧。”毕竟第一部戏只需要诠释一个没有表情的杀手,这次这个花魁,却需要表情眼神十分丰富。

    Ada帮施施整理了一下衣服,第一场景立刻开拍。

    施施一身红衣,袅袅娜娜的从楼上面出现,舞台上面都是红色的纱幔,将她倾城绝色之姿映衬得若隐若现,那种朦胧的美,本就让人有一种一窥究竟的*。

    而施施低垂着头,双唇微抿,双手自然的放在胸前,艳丽绝美的容颜,眼睛却异常的清澈明净,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她没有穿鞋子,白玉一般的脚上系着银铃,在走动的时候,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下楼之后,施施对着下方微微行礼,素手握住了一边的红色绸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眸子中染上了点点笑意,她的身姿随着绸幔飞舞,舞姿轻盈灵动,完全就不像是初学者。

    “你确定她不曾学过舞蹈?”导演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这个女人身上面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这部戏,她绝对可以再火一把。

    “或许她天生就吃这碗饭的。”舞蹈老师叉着腰看着镜头。

    有人天生就有镜头感,天生就是演员,施施或许就是这种人。

    一舞结束,下面的人都是看得一愣一愣的,舞台上只有一抹红色的身影,似乎是要乘风归去一般,这舞蹈似乎顺被被她赋予了生命力。

    “导演……结束了吧。”施施站在台上。

    “下一场!”

    下一场戏施施也是木有台词的,就是她和范瑄对视的一场戏,范瑄对施施是惊为天人的,而施施则是对着范瑄一笑,转身羞涩的离开,很简单,然后戏份就结束了。

    施施颓然的坐在化妆间,“不到一个小时的戏,现在才十点钟,用得着让我四点钟就起来么?困死了。”施施打了个哈气。

    “施施姐刚刚表演的太好看了,你看……”Ada当时拿着手机拍了几张,施施拿过手机,她倒是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样子,此刻看起来倒是真的不错。

    “发我几张。”

    “好哒。”

    不多时,顾北辰的手机上面就接收到了几张照片,然后本来十分严肃的会议室里面,所有人看见他们本来高冷禁欲的顾大爷,居然对着手机在笑,而且笑得甚是诡异。

    顾南笙伸长脖子。

    “看什么?”

    “想看看你的手机里有什么好东西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顾南笙笑嘻嘻的说。

    “继续开会。”顾北辰将手机收起来,又恢复了一脸的严肃。

    “估计是西子美人呗,还能是什么。”顾珊然背靠在椅子上面,伸手摆弄着自己的指甲。

    外面忽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施施只是疑惑的看了一眼,Ada则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肯定是苏天后来了,她每次的排场都很大,估计导演让你早点过来,也是因为下面就是苏天后的戏了,她不喜欢等人。”

    “是么?我和她还算熟悉,我过去打个招呼。”施施此刻还带着戏中的妆容,刚刚出门就看见苏漾在一群助理的簇拥下走进来。

    苏漾在看见施施的时候,脸色一阵发白,穿着高跟,差点摔倒。

    “好久不见。”施施靠在墙边,苏漾身子僵硬。

    自从知道石森死亡的消息之后,苏漾就找人打听案子的情况,而最后的结果居然是石森的死亡原因是猝死,没有人比苏漾更清楚那晚的情况了,怎么可能是猝死呢。

    “你们先过去吧,我和施施有话说,借一步说话怎么样?”

    “可以啊。”施施笑得张艳肆意,那眉心的红莲,让她整个人显得十分轻狂。

    两个人站在一个走廊里,施施背对着墙壁,双手环胸,“苏小姐,我不是告诉过你,你会后悔的么?”

    施施从来就不是什么圣人,她只是个会睚眦必报的小女子。

    “那件事情和我没有关系,你也知道,虽然我表面风光,但是说到底也是个命不由人的人罢了。”苏漾这是准备装作一概不知么?

    “现在装无辜,是不是太迟了。”施施笑着。

    “那又如何,我本就不喜欢你,我就是讨厌你们这种富家小姐,装的高高在上,简直恶心。”

    “是么?”施施伸手玩弄着自己的指甲,“苏漾,你知道石森到底是怎么死的么?”

    “你杀了他……”

    “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杀人呢,再说了,我和石森无冤无仇的,我杀了他做什么,倒是你……”施施上前一步,两个人的距离瞬间被拉得很近,“不过你和石森不是有一腿么?我觉得你杀了他倒是有可能,毕竟你一个女明星,若是被人发现……”

    “怎么可能!我不会……”

    “这个我就不懂了,毕竟谁都不行被人知道,外人面前的玉女明星,居然这般放荡!”

    “你……你在胡说什么……”这种事情自然谁都不想被人知道,尤其是苏漾这种,在圈子里面一直都是洁身自好的人。

    “我可没胡说,你在纸醉金迷里面是不是明码标价的,大家心里面都清楚,就我们两个人,有必要装的这么单纯无辜。”

    “你……我没有。”苏漾嘴角微微抽搐。

    “据我所知,你的金主可不止石森一个啊,对了,我听说前些日子,人家正室都找上门了,是真的么?”施施装的天真无辜<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你……”这件事情根本除了她和那个女人,根本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施施是从哪里知道的。

    那种被人*被人知道的彻骨寒意,让苏漾从脚底窜出了一股寒意。

    这些事情苏漾自认为隐藏的很好,无人知道,但是此刻却被施施直接说出来,那种秘密被人挖出来的羞耻感,让苏漾简直想要将眼前的女人直接杀死。

    “话说,做小三的滋味如何,苏天后……”施施声音本就柔媚,此刻还故意装的娇滴滴的,苏漾听在耳中,却是别样的滋味。

    “你……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苏漾知道,这个女人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别紧张嘛,怎么呼吸都变得这么急促了。”施施笑着伸手忽然捏住了苏漾的下巴。

    苏漾长的是那种标准的美人,标准的瓜子脸,尖细的下巴,施施却忽然用力,苏漾疼的蹙了一下眉头,却丝毫不敢动弹,“啧啧……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做别人的小三,真是可惜了,听说那个老头子的儿子都上大学了,你还真是下得去手啊。”

    “你到底要做什么,毁了我么?”苏漾双手攥紧,尖细的指甲掐进了肉里面。

    自己走到今天这个位置,除了自己的美貌,除了运气之后,这一切都是靠着自己挣来的,她没钱没势,唯一拥有的不过是这幅皮囊罢了。

    “不准备求我么?”施施看着苏漾还是这般骄傲的模样,施施到底期待了,若是自己将她的事情曝出去,她又会如何呢。

    “我没有你出身好,家里有钱,长得好看,现在还有人给你撑腰,我除了这幅皮囊,别的什么都没有了,除了利用它,我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和别人交换,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无缘无故的对你好,我若想在往上爬,就必须牺牲一些东西。”

    “你觉得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么?鲜花、掌声、赞美……”

    “这些就是我想要的,我就是要万人追捧,你从一出生就是含着金汤匙的,你什么都有了,你根本不懂我们想要得到这些要付出什么,哼——”苏漾冷哼一声,“就像现在,你可以轻易的踩死我,而我却无力反驳。”

    “为了得到这些,你连最基本的自尊都没有了,你觉得值得么!”

    “当你连温饱都不能解决的时候,你还要自尊做什么!”苏漾几乎是吼出来的,施施松开对苏漾的钳制,往后退了一步,苏漾的眼睛猩红,施施那句话,似乎刺痛了苏漾心里的某个柔软角落。

    施施却忽然伸手扯开了苏漾那高领的衣服,下面立刻露出了几道指甲抓痕,“你干嘛!”苏漾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

    “那个女人抓的?”

    “不用你管!”

    “就是被人指着鼻子骂,你都没有办法反驳,你已经混得不错了,其实可以收手了!”

    “收手?你让我如何收手,我一个女人,不像你,背后可是有个大金主。”

    “最起码你现在不愁吃不愁穿吧,为什么还要这么做<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娱乐圈向来捧高踩低,我不往上爬,就只能被人踩死!而过两年,就根本没有人会记得我!”

    “苏漾,你觉得你还剩什么……你连这幅身体都不能自由驱使,你还剩下什么!”

    “呵呵……”苏漾忽然放肆大笑,“哈哈……属于我的东西,很多啊,我的车子,我的房子,我的存款……”

    施施看着苏漾书有些魔怔的样子,微微叹了口气,转身就准备离开。

    对于这个女人,施施心里面自然是憎恶的,不过这个女人想想又是那么的可怜。

    施施抽身离开,苏漾颓然的跌坐在地上面,这几天因为石森的事情,她一直担惊受怕的,而之后那个女人找上门,大闹一场,一口一个狐狸精,一口一个小三,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自己却无力反驳。

    走到拐角处,施施忽然扭头,苏漾蹲在地上面,伸手捂着脸,肩膀不断的耸动,传来了低低的抽泣声,施施叹了口气,转身便离开。

    忽然从一边闪过一个人影,施施完全没有防备,忽然就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巴,那个人的手很大,几乎遮住了施施的大半张脸,那个人的另一只手死死地牵制住施施的腰,那人手中拿着帕子。

    施施只是稍微呼吸一下,就闻到了那帕子上面是迷药,她立刻屏住呼吸,“苏小姐……别乱动,否则我现在就扭断你的脖子。”

    苏小姐……尼玛,这个人是冲着苏漾过来的?

    施施整个身子被那个人拖着往后面走,苏漾此刻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常,她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施施心里冷笑。

    她将手伸进了自己的手抓包中,幸好这里有这个……

    那个人根本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居然忽然拿出了一把匕首,直接刺进了他的腹部,那个人疼的松开手,施施瞬间挣脱,回身就看见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面上戴着口罩,伸手捂着腹部。

    施施当时估摸了一下,那个地方应该是肾脏的位置。

    “臭娘们儿!”

    “你想抓人,也得看好了再下手,我可不信苏,你想找的苏小姐在那边……”施施指了指在一边呆愣的苏漾。

    苏漾是完全被吓住了,这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特么的!”那人接到任务,只说那个女人是最美艳的,很好辨认,居然抓错人了,而苏漾此刻却在往后退,双腿打颤,似乎她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了。

    “可是我也不能放过你。”那个男人只露出了那双嗜血幽深的眸子。

    “那还要试试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顾北辰身手了得,在顾北辰的“贴身”调教之下,施施的身手自然不会很差。

    那个人还需要伸手捂住腹部,他能够感觉到这一刀是伤到了脏器了,这个臭女人。

    几招下来,两个人只能打个平手,那人的手臂还被她划破了,施施注意到那人的手臂上面有个纹身。

    那人看对付施施是不可能了,直接奔向了苏漾,而苏漾后面是个死路,所以她才一直没有逃跑,若不然,刚刚她拔腿就跑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此刻看着那个黑衣人朝着自己扑过来,直接吓得瘫坐在了地上面。

    此刻顾家的人已经冲过来,“施施小姐,没事吧。”

    他们接到消息快要吓死了,因为是片场,他们都是在外围的,这施施要是出了点事情,家主不会放过他们的。

    “我没事,我们走吧。”施施看了看苏漾……

    刚刚自己被挟持的时候,这个女人就是喊一声救命,或许施施都不会见死不救的。

    更何况,那天晚上,苏漾可是直接将自己推入了狼窝,临走时候笑得那般肆意,她可以对自己那般绝情,那就别怪她心狠了。

    “是。”

    “施施,施施——救命……”苏漾大喊着。“我错了,救我,救我……”

    听见施施这个名字,那个黑衣人回身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

    刚刚挟持施施的黑衣人,本来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因为前面没有路,而忽然冲出来的几个黑衣人,每个人都是持枪的,还以为自己会死在这里,没有想到那个女人居然直接就抽身离开了。

    “西子美人,听说你今天遇袭了,没事吧。”施施没让他们将事情告诉顾北辰,所以直到她回到顾家,顾北辰才知道这事。

    此刻正坐在沙发上面生闷气呢。

    “我没事,最近可不是白训练的。”施施走到顾北辰伸手,从后面伸手抱住顾北辰的脖子,“生气了?”

    顾北辰不说话。

    “真生气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好啦,我看着这事儿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没有告诉你啊,你被生气了。”施施在顾北辰的脸上亲了两口。

    “不是冲着你来的?”

    “冲着苏漾过去的,不过我看见那人手臂上有个纹身,倒是挺特别的,青色的。”

    这倒是让此刻客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施施的身上面。

    “都看着我做什么?有纹身不是很正常么?”

    “什么样的纹身,在什么地方?”顾珊然直接跳过去。

    “右侧手臂,大致在这个位置。”施施伸手在自己的手臂上面比划了一下,“好像是某种动物的,像是蝎子,不过我没怎么看清楚。”

    “你猜是不是那个组织。”顾珊然笑着看着顾南笙。

    顾南笙只是一笑,这顾家的三个人,就像是互相知道了些什么,都是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

    “都在打什么哑谜啊。”施施一脸的茫然。

    此刻的苏漾睁开眼睛,眼前是个很大的房间,她躺在地上面,她只觉得头很昏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一样,脑子里面有一根筋在抽痛<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她从地上面爬起来,发现这个房间只有几盏灯发出了幽幽的光,这里的气氛看起来甚是诡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醒了?”

    一个慵懒的轻佻声音忽然从背后响起,苏漾这个人身体一僵,一股寒意从后背直接袭来,她僵硬的扭过头,一个男人正坐在后面的沙发上面,那里灯光很暗,她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轮廓。

    男人慢慢起身,苏漾发现,这个男人个子很高,最起码有一米九,高大的身躯,隐身在暗处,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你……”苏漾咽了咽口水,向后退了几步,后面是个桌子,苏漾摸着桌子,慢慢往后退,却碰到了什么东西,苏漾下意识的低头,“啊——”

    那是一个女人的尸体。

    “嘘——小点声。”男人笑眯眯的从暗处走出来,周围的安静的下人,苏漾能够清晰地听见自己心脏不规则的跳动。

    苏漾此刻呼吸都要停止了,此刻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只能听见某个男人从喉咙中发出的低低笑声,那种彻骨的寒意蔓延了苏漾的全身。

    “你要干嘛……”苏漾的身子发抖,只能撑着边上的桌子,不然她的双腿一软,就直接瘫坐在了地上面。

    “不干嘛,苏小姐这么紧张做什么。”

    慢慢的,苏漾看清了这个男人的脸,若是只看半边脸的话,绝对是天人之姿,俊美邪魅,尤其是嘴角上扬的那么一抹弧度,看起来是那么的邪魅俊逸,但是他的右半边脸,那一条长长的伤痕,直接从眼角蔓延到了耳朵,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你……你到底要做什么。”

    “石森你认识吧!”

    “他不是我杀的,和我没关系,和我没关系!”苏漾大声的辩解,急得都要哭了,眼中含着泪水。

    苏漾脚下的女人,睁大了眼睛,脖子被扭断了,让苏漾遍体生寒,她从未接触过死人,这是第一次,她的身体在颤抖,呼吸急促,眼泪根本就控制不住。

    男人慢慢走过去,他穿着一身睡袍,胸前半敞着,露出了精壮胸部,苏漾这才注意到,这个男人脸色白的有些吓人,病态的白让他整个人显得越大的诡异。

    “你……”苏漾不能往后退了,后面就是床了,“你要做什么……”

    “放心吧,你这种女人,我可没兴趣上你。”男人走过去,伸手捏住了苏漾的下巴,苏漾被迫和男人对视,男人的眼中带着笑意,看着她的时候,就像是在看着什么玩物。

    这种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的女人,他都嫌脏。

    “你和石森在一起有段时间了吧?你知道钟静维和宋晴是怎么死的么?”

    “不是意外么?”

    官方公布的消息就是意外,一方面为了维护政府的声誉,另一方面就算他们知道石森这些政府高层和毒枭勾结,但是此刻却抓不住人,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恐慌,对外公布就是意外身亡<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你相信?”男人的声音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挑。

    “难道……不是么?”

    “你知道她们都曾经跟过石森么?”

    “难道……”苏漾不笨,自然清楚这件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你要杀了我么?”

    “看样子你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知道什么……”苏漾看着他,下巴传来了丝丝疼痛。

    “没事,我待会儿让人送你走。”

    “放我走,真的?”苏漾几乎不敢相信。

    “嗯。”

    男人说着又回到了沙发上坐下,苏漾似乎能够感觉到那个人的眼睛一直在自己的身上面游离。

    苏漾很快被带出去了。

    “老大,为什么放那个女人离开?她要是出去说出了你的话?”

    “你以为她能够活多久,听说你和那个女人过招了,还被刺伤了?”男人笑了笑,意味不明。

    “属下无能,我不知道那个女人并不是苏漾!”

    “连个人都看不清楚么?”男人忽然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把手枪,男人直接跪下,“老大,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了,从您……”

    “砰——”一枪直接击中男人的头部。

    苏漾此刻还未出这个大宅,就听见了一声枪响,她浑身一激灵,她觉得这里就是个鬼宅,尤其是此刻自己得眼睛被蒙住,她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这个枪声,让她刚刚褪去的恐惧感又陡然升了起来。

    “跟了我这么多年?”男人起身走过去,“你应该知道,我的身边从来不留废物,而且……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跟我提起以前的事情。”

    男人的眼睛睁得很大,带着一种不可思议,似乎就是最后了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施施……”施施刚刚洗了澡,某个男人几直接从背后抱住了她。

    “怎么了?”施施伸手拢了拢自己湿哒哒的头发,“头发还是湿的,你又准备干吗!”

    “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

    “所以呢。”

    “就要做些合法夫妻该做的事情啊。”顾北辰说着在施施的脖子处落下了几个浅浅的吻。

    “别闹,很痒……”施施只觉得身子一软,两个人齐齐栽到了床上面。

    顾北辰今天收到照片之后,就一心想要将某个女人扑到了,好不容易等到晚上……

    “嘿嘿……”

    “顾北辰,你丫的能不能被笑得如此淫荡<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淫荡?”顾北辰伸手慢慢解开自己胸前的纽扣,他伸手拉着施施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你自己感受下。”

    “我才不要!”施施想要将手抽出来,但是顾北辰却直接顺势直接压在了施施的身上面,四目相对,施施忽然觉得有些羞赧。

    “你知道我等今天等多久了么?”顾北辰声音低沉,带着一种不可言说的嘶哑。

    “禽兽!唔——”顾北辰笑着封住某人的红唇。

    施施的手机忽然响了,施施伸手就要去摸手机,“唔——”顾北辰却直接将她的手别到身后,“顾北辰……电话响了。”施施喘着粗气。

    “待会儿的,没看见我正忙着么!”顾北辰埋头在施施的胸口。

    “混蛋,待会儿的,我先接个电话!”施施直接翻身拿起电话,容景?这都九点多了。

    “喂——”

    “西郊发现一具男尸,麻烦您赶紧过来!”

    “她很忙,没时间,你找别人!”又是这个容景,顾北辰直接夺过电话。

    “那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在忙。”容景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淡定。

    “好意思的很!”顾北辰咬牙切齿的说。

    “行了,别幼稚了。”施施夺过电话,“容队长,我待会儿就过去。”

    “我说过,你可以叫我容景的。”

    施施挂断电话,发现顾北辰脸黑的难看。

    施施轻轻咳嗽了一声,“那个……我们改天再继续好了。”

    “我已经等了很多个改天了。”顾北辰简直想要一头撞死啊,尼玛,我就想和自己女人安慰的睡个觉也这么困难么?

    “我待会儿就回来了,乖哈!”施施对着顾北辰的嘴唇亲了一口。“送我么?”施施起身脱下睡衣,大大咧咧的就在顾北辰的面前换衣服。

    “施施,你还把我当男人么?”

    “为什么不把你当男人,啊——”施施话音未落,顾北辰忽然从身后一把抱住了施施,在她的腰上就咬了一口,“嘶——顾北辰,疼死了!”

    “知道疼就好,回来再收拾你。”

    “知道啦!”

    而顾北辰已经在心里面决定让施施换个工作了,最起码不是在警局这种地方,随叫随到,这怎么行,那自己以后的和她的夜生活可怎么办啊。

    西郊和顾家所在的地方相距甚远,施施到现场的时候,已经快十点半了,现场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顾北辰的车子停在不远处,施施徒步走到了现场。

    “怎么回事?”

    “行人路过发现了这具男尸。本来是不打算惊动你的,但是这个尸体还不是一般的凶杀案,你自己看吧<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容景带着施施走过去,这里地势坑洼不平,虽然警方已经将灯架起来,但是走路的时候,还是需要十分小心。

    “慢点儿……”施施差点一脚踏空,容景伸手拉住了施施的胳膊。

    “嗯,我没事。”施施不动声色的将胳膊从容景的手中抽出来。

    施施在看见那个男人的时候,开始还没有觉得有什么,男人一身黑色的衣服,眉心中了一枪,“枪杀?”

    “嗯,你也该知道,在这里,持枪是犯法的,所以……”容景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施施已经明白了。

    施施蹲下身子给尸体稍微做了个检查,当她检查到死者的腹部时……忽然愣住了,“死者的腹部有伤口。”

    已经被包扎起来了,施施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拉过死者的胳膊,右侧的胳膊上面,自己划的伤口还在,而那个青色的楔子纹身也在。

    是今天挟持自己的那个男人,现在居然死在了这里。

    自己具体伤到了他哪里,施施自然比谁都清楚,容景也察觉到了施施异常,只是不动声色罢了。

    “死者身上面有两处刀伤,致命伤是头部的一枪,穿过了颅骨,损伤了脑部。”施施稍微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死者还有温度,死亡的时间不长,身上面没有任何能够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那个蝎子纹身就是最好的证明。”容景忽然开口。

    “蝎子纹身?”施施抬头看着容景。

    “最近有个很活跃的贩毒组织,我们称之为‘蝎’,这个组织的成员发展到了一定职位等级,就有资格在他们的右侧手臂纹上这种纹身。”

    “贩毒组织?”

    “嗯,本来就是个小组织,不过这几年发展的十分迅猛,组织网络遍布了全球,关键是他们最近活动很频繁,我们这边也是在关注这个组织的消息。”

    “又和毒品扯上关系了。”施施觉得自己就绕不开这个东西呢。

    “石森的案子之后,各个贩毒组织,我们都在进行排查,这个组织很严密,所以能够得到的消息倒是不多,不过挺神秘的,我就上了点心。”

    “嗯。尸体先带回去吧,要进行进一步的尸检。”施施脱下手套。

    顾北辰在不远处一直等着,施施刚刚上车,脸色就不太好看,“怎么了?不舒服?”

    “死的人就是今天挟持我的男人。”施施看着顾北辰,“被人枪杀了。”

    “死了就死了呗,你看着我做什么?”

    “不是你做的么?”

    “施施小姐,我们处理这种事情一向很干净,就像是石森一样,绝不会留下一点痕迹的。”左轮开口。

    “难道他是被他组织的人杀死的?为什么要这般大张旗鼓的被人发现?就不怕查到他们的头上面么?”

    “家主,这个事情需要我们去查么?”

    “不用,静观其变吧<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我倒是想看看,他们是想要做什么。”顾北辰靠在座椅上面,眸子深邃,伸手摩挲着手中的戒指。

    “对了,今天不是说他挟持了某个女明星么?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我派人查一下。”左轮立刻电话让人去查了一下,很快就有消息反馈回来了,“那个女人听说已经安全到家了?”

    “我明明看见那个男人是冲着苏漾去的啊,怎么会把她放回去呢!”施施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如果今晚她看见的尸体是苏漾,她不会觉得惊讶,但是却不是。

    “苏漾和之前的石森有关系吧。”顾北辰摩挲着戒指,施施点了点头,“石森勾结的人是贩毒的。”

    “你是说石森勾结的人就是这个组织。”

    “这个组织最近很活跃,在我们的地盘上面发现了几个不明身份的尸体。”

    “该不会是我第一次去顾家看见的那三具尸体吧。”

    “现在可不止三具了!”顾北辰嘴角扯起了一抹微笑。

    他们顾家从来都不会随便的惹事,但是若是有事情来了,他们也绝对不会怕事儿的。

    “那他们将苏漾放了是几个意思?他们为什么要抓她?难道说苏漾也知道他和石森勾结的事情?”

    “苏漾应该不知道,按照这个组织杀人的手段,苏漾若是知道什么,是绝对不可能放过她的,放了她?你觉得苏漾可以安全的活几天?”顾北辰意有所指地说。

    “你的意思是说,苏漾活不久了?”

    “很多人盯着这个组织呢,我们顾家找不上苏漾,很快警察也会将视线查到苏漾的头上的,等着看吧。”

    施施根本没有想过,居然会扯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叹了口气:“哎——这人心真是难测啊。”

    “这世上面最可怕的并不是鬼神,而是人心。”

    施施抬头看着顾北辰,她知道顾北辰的父母都是被自己最亲近的人杀死的,那个时候的顾北辰应该岁数不大吧。

    “对了,南笙是你大哥的儿子么?你兄弟几个啊?”

    顾北辰没想到施施会忽然问这个问题,伸手搂住施施的肩膀,施施则是顺势靠在顾北辰的肩头,“大哥……”

    “你对南笙这么好,你和你大哥的感情应该不错吧。”

    “长兄如父,不过他是我二哥的孩子。”

    “二哥?”

    “大哥是私生子,从小就不在顾家生活,我和他感情一般。”顾北辰眸子结出了寒冰。

    ------题外话------

    最近卡文卡得很*啊,我要去一头撞死,撞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