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40 扯结婚证,惩治石森
    因为电影的问题,施施算是一炮而红,而之后的各种通告,施施都是全部推掉的。

    “施施姐,现在圈子里面的人都说你很大牌,对此你有什么看法。”范瑄和施施这么长时间倒是混的挺熟了,这个圈子里面的人都叫他二爷,听着倒是听威武霸气的。

    只是加了一个二……大家就心知肚明了,这货是出了名的刺头,爱炸毛、傲娇。毒舌、目中无人,缺点倒是占全了,偏生还深得粉丝的喜爱。

    “我一直不觉得我是这个圈子的人。”施施随手翻着手中的娱乐杂志,定格在了范瑄和苏漾的照片上面,“这是什么?你们的新戏?”

    “是啊,很狗血的剧,亡国太子遭遇他国公主,然后一见钟情<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倒是挺适合你们的。”

    “适合个鬼啊,苏漾都比我大了快一轮了好么?小爷什么时候和这么大年纪的女人搭过戏啊,要是西子美人这样,我倒是很开心。”

    “西子美人?”这称呼除了顾珊然会叫,施施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说起。

    “你家粉丝都是这么叫你的,全称西子美人,呢称就是西子或者美人,你家的粉丝还是挺有爱的。”

    对于粉丝这个群体,施施当真是从未接触过,这种知识通过屏幕建立起来的感情,在施施看来似乎并不是那么牢靠,只不过后面发生的诸多事情,让施施明白,原来有些喜欢并不需要真的物质基础,只是单纯觉得喜欢而已。

    “小老板,你让我过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有个角色……”为毛总是叫我小老板,陆琦心里面真是憋屈,我也就比你小一岁而已,哼——

    “我说了,我不接剧的,我家的金主会生气的。”施施翻着手中的杂志。

    “加起来也就是一天的拍摄,并不是什么主要的角色,根本不会占用你多少时间……”

    “不是主角,你也好意思和我说!”施施直接将杂志扔到桌子上面。

    陆琦抓了抓头发,“要是主角,你也没时间啊,这剧组一待就是两三个月的,你家的金主可以么?”

    “这倒是真不可以,什么角色啊?”

    “花魁!”

    “咳咳……”范瑄这边喝着水呢,直接喷了出来,“阿琦,你说的不会是我这部戏的花魁吧。”

    “是啊!”陆琦点了点头,“接洽了好多人,但是你也知道我们公司现在四面楚歌,公司别的艺人都在减少活动,都很忙,外面公司的人根本就不想和我们公司接洽。”

    “你好可怜。”施施故作怜惜状。

    “所以啊,你要帮我,这个绝色很重要的。”

    “一天就能拍完的角色,能有多重要。”

    “好啦,就帮我这一回吧,待会儿剧组的人会一起吃个饭,我带你去见见剧组的导演,他为这个角色已经愁了大半个月了。”

    “我还没答应的。”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怎么有点像是要把自己带进坑里啊。

    “好啦,能和你搭戏,是我莫大的荣幸!”施施眨了眨眼睛,不是说给自己发钱来的么?怎么酬劳还没有支付,又把自己拖进坑里了。

    施施拗不过这两个人,饭局就是准备去走个过场就可以的,只是没想到,这个饭局安排的地点,居然就是纸醉金迷。

    纸醉金迷除了喝酒的地方,也有专门吃饭和休息的地方,几乎是一应俱全的,只不过这里消费很高,一般人不会来这里,这次也是陆琦做东,所以安排在了这里<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坑哥倒是一点都不含糊啊。

    不过最让施施在意的还是,这案子发生在过去了几天而已,纸醉金迷,居然就开始正常营业了,陆琰果然也不是普通角色啊。

    “施施,好久不见,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在同一个剧组。”苏漾笑着拉着施施就朝里面走。

    我和你很熟么?对于一开始就不喜欢的人,施施是不会再喜欢的,更何况,她总觉得苏漾给她的感觉并不是那么的单纯。

    “不好意思,我不太喜欢和陌生人接触。”施施这话说完,弄得周围的人都觉得有些尴尬,“不好意思,我说话一直比较直接。”

    “都坐吧。”范瑄在外人面前,还是装的人模狗样的,“施施姐,你要不坐我边上!”

    施施直接走过去,这陆琦和范瑄,一边一个,施施坐在中间,这画面让人怎么想都觉得有些怪异,尤其是范瑄这人出圈子中出了名的不好相处。

    毕竟范瑄出生就很高,人家在这个圈子根本不在乎名利,所以根本不需要巴结讨好任何人。

    只是此刻对施施未免过于殷勤了,更何况在场的所有人,除了导演编剧什么的,演员都还是比较出名的,施施算是新人一枚,这架子倒是不小。

    “不好意思,我去个洗手间。”饭局快到了一般,施施直接起身拿了包包就准备出去。

    苏漾此刻正在桌子下面玩手机,一条短信就这么飞了出去。

    此刻的施施根本不知道,有个危险正朝着自己不断靠近呢。

    施施刚刚洗了手出来,迎面就撞上了一个男人,因为最近的案子正在查这个人,所以施施对他还算是熟悉,“施施小姐么?我是你的影迷啊……你好!”

    男人笑得人畜无害,直接冲着施施伸出了手。

    “不好意思,我的手上面还有水。”施施却不自觉地向后挪了一下,因为这个人的笑容实在让她觉得过于怪异,而且这种眼神,虽然没有直接盯着自己看,但是却不动声色的将自己打量了一遍。

    “没事没事,没想到施施小姐本人比电视上面更好看呢!”

    “谢谢夸奖,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施施说着侧身直接离开。

    石森并没有追上去,而是盯着施施的背影,施施今天穿着一件简单的宝蓝色雪纺长袖上衣,黑色的紧身长裤,包裹着她修长的双腿,一双五厘米的黑色细带高跟鞋,将她身材拉的更加的笔直修长。

    石森唇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带着一点邪性。

    果然是长得好看啊,比电视上面更好看,这个女人简直是人间尤物啊。

    那勾人的眼神,那精致的脸蛋,妖娆的身材,真是无处不勾人呢。

    “怎么还不回来?”顾北辰此刻正在书房,百无聊赖的敲打着桌子,已经快八点了。

    “被叫出来吃饭了。”

    “吃饭,和谁?”

    “小老板和一个剧组……”

    “施施,你……”顾北辰差点跳起来,顾北辰为了施施,这段时间没事就会上个网,这网上面的人,都在说些什么啊,什么女神是大家的,呸——明明是我一个人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还有些不懂事的,说什么希望女神多出来,各种yy,看的顾北辰牙痒痒的。

    “哎呀,我就是去一个剧组客串一天而已,放心啦,我在纸醉金迷呢,估计很快就可以结束回家了。”

    “嗯。”

    “那就这样啊,我先挂了啊,你记得吃饭,别等我。”顾北辰这厮,要是自己不和他说自己今晚不回去吃饭,绝对会等到自己回去在吃饭的。

    “家主,需要准备晚饭么?”

    “备车。”顾北辰直接起身,拿起了手边的西装外套。

    “这么晚了,要去哪里?”

    “纸醉金迷。”

    饭局也没吃多久,就要结束了,他们所有人还准备去一边开个包厢去唱歌,施施就不准备参与了,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准备离开。

    “施小姐为什么对我有敌意呢?”苏漾却忽然挡在了施施的面前。

    说实话,这个女人似乎有些惹人厌了。

    “苏小姐长得这么漂亮,有几个人会对您有敌意呢!你一定是误会什么了!”施施微微一笑。

    “那就好,我可是很喜欢你的,我可不想被你讨厌。”

    施施完全不懂,这苏漾扯着自己是准备做什么,更何况这里是陆琰的地盘,也算是半个自己人吧,所以施施根本就没有想到,苏漾和石森,居然会设计自己。

    “施施姐,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唱歌么?反正现在还早,要不一起走吧!”范瑄看了看手表。

    “不用了,你们去吧。”

    这边包厢里面的人几乎都走光了。

    施施直接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面,“苏小姐,说吧,你故意拖着我,不让我走,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我就是很喜欢你,想要和你聊聊罢了。”

    “您可是天后级别的人物,和我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呢!”

    “这个圈子有什么是永远的么?今天我是天后,保不准明天就不是了……”

    忽然门被推开了,施施眉头一蹙,因为进来一个男人,石森。

    施施心头一跳,看了看苏漾,“苏漾,我倒是忘了,你在纸醉金迷也是明码标价坐台的,你出来卖,可不代表我也是,你给我滚开!”施施说着一把推开了苏漾,就准备出去。

    “施小姐这是准备去哪里?”石森忽然伸手拦住施施<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苏漾本身就踩着八厘米的高跟,被一推,差点摔倒。

    “让开,怎么了?你们这是准备对我做什么?”施施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只是她没有想到,苏漾的胆子居然这么大。

    “施小姐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石先生,那我就先回避了!”苏漾伸手理了理头发,慢悠悠的走到施施的面前,一如既往的用鼻孔看人。

    苏漾在外人看来就是这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施施,说实话,我看你不顺眼很久了。”

    “苏漾,你会后悔的。”

    “后不后悔我不知道,不过你是不是该担心一下,今晚过后,你的金主是不是会要你呢!”苏漾伸手就捏起施施的下巴,“瞧瞧这张小脸,长得多好看啊,多诱人啊。”

    施施伸手直接抓住苏漾的手,两个人的脸靠的很近,“苏漾,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那我等着,石先生,我先走了。”

    “嗯!”石森说着还在苏漾的腰上抓了一把,施施注意到门口居然有几个人在守着。

    施施刚刚想要从包里面拿出手机,忽然石森直接伸手将施施的包包夺过来,直接将包扔到了一边,“美人儿,怎么样?今晚陪陪我吧,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

    “你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么?”

    “是谁的地盘都不要紧,反正今晚你就是我的人了。”石森不断迫近,施施则是一边后退,一边在想着对策。

    “如果我说我认识陆少呢?”

    “你说陆琦么?”石森露出了一抹淫笑,这个男人其貌不扬,笑起来的时候,本来是那种很憨厚的,此刻眼中带着*,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格外的恶心渗人。

    “你就这么喜欢我?”施施的态度却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直接上前,伸手拉扯着石森的领带。

    石森在心里冷笑,果然女人啊,都是这样的,还不都是一个人,脱光了关了灯,还不是一样。

    “当然啊,可喜欢你了!唔——”施施却拉扯着石森,他的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施施,根本没注意到地上面有个突起物,差点被绊倒。

    “先生,出什么事了!”门口的人直接推门而入。

    “没事,没事!”石森大手一挥。

    “真是的,和我一起能出什么事情呢,他们怎么可以这么随意的进来呢,真是讨厌啊!”施施的声音本来就是属于很柔媚的,此刻撒起娇来,更是让人觉得把持不住。

    就是那冲进来的几个保镖,听了都是脸上面一阵发烫,尤其是施施冲着他们瞪了一眼,这哪里是瞪人啊,根本就是挑逗啊。

    “好了好了,待会儿就是有再大的动静,也不许进来!”

    “嗯!”一群人只能关门出去。

    “美人儿,现在没人打扰我们了吧<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自从仲文轩出事,这石森就很担心会不会有人对自己下手,石森其实骨子里面是贪生怕死的,所以找了许多的保镖。

    “是啊,没人了!”施施贴身过去,那若有似无的体香,几乎让石森意乱情迷,他闭着眼睛,深深吸取施施身上面的香气。

    “美人儿,你用的是什么香水啊,怎么这么好闻。”

    “没有啊,没用香水!”施施的另一只手拿起了一边的一个红酒瓶,心里冷哼。

    “真的好……”“砰——”红酒瓶立刻在石森的头上面碎裂。

    “啊——”石森发出了一声惨叫。

    “里面会不会出事了啊?”

    “不会的,那女人长得柔柔弱弱的,石先生那么……能出什么事情啊。”

    而此刻施施直接扯过了一边的手帕,直接塞进了石森的嘴巴里面,“唔——”石森此刻整个人脑子都是懵的。

    刚刚那一下子,让他整个人都晕乎乎的,鲜血顺着他的头部流下来,有些玻璃碎片还残留在他的头部,石森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伸手想要将嘴巴里面的帕子扯出来。

    施施已经捡起了自己的包包,从包里面拿出了一把枪,直接抵在了石森的头部。

    石森脸色瞬间惨白,这个城市,可不是谁都拥有枪的。

    施施伸手将石森嘴巴里面的手帕拿出来,“怎么了?知道怕了?”

    自从王坤那事儿之后,她就寻思着找个东西防身,不过这个东西还是从顾珊然那里顺来的,这个枪……

    “你……你到底是谁?”

    “你来之前难道都没有打听清楚么?我都说了,我认识陆少?”

    “难道……”你说的是陆琰。石森惊恐的睁大眼睛。

    “还不算笨,你刚刚是准备对我做什么呢?我们要不要继续……”施施笑的妩媚,石森此刻哪里还有这种心情啊,这头上面还疼着呢,他是傻子么?

    这血顺着额头都快流到眼睛里了,石森伸手擦了擦额头的血,“我有眼不识泰山,放我走吧,放我走吧……”

    要知道,这陆大少可不是个好说话的,这要是被他知道了,自己或许就完了。

    “放你走?有这么便宜的事么?说吧,你是怎么和苏漾勾结的。”

    “苏漾……对,这件事情根本和我没关系,是苏漾……”石森像是忽然找到了什么救命稻草,眼中露出了一丝希冀的光,“这一切都是苏漾策划的,和我没关系的。”

    “是苏漾巴结你,还是你巴结苏漾,这一点我还是清楚的,说吧,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其实事情的经过,施施已经猜的*不离十了。

    “我……这和我没关系啊,都是那个贱女人,是她……”

    “你再不说,我就一枪崩了你<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施施举着枪,直接抵住他的额头,冰凉的金属触感,让石森整个身子都开始轻颤。

    “真的和我……”

    “对了,这枪很容易擦枪走火的,啧啧……要是我一个不小心的话!”

    “我说我说!”

    “这才乖啊,不然这脑子开花了,可就不好看了!”施施拿着枪,拍了拍石森的脸,“说吧,事情的经过是什么。”

    “我之前和苏漾说过,你还不错,然后今天她说你和她一起吃饭,说是可以给我制造机会……”

    “厕所门口又是怎么回事?”她可不信,那是个偶然。

    “因为我不信,所以……”

    施施根本不知道,自己去个洗手间而已,居然是他确认自己是不是来了?这倒是刚巧给了苏漾机会了。

    “然后她就趁机拖住我,直到你过来是么?”

    “你都知道了还问我。”石森来纸醉金迷也有一段时间了,哪里知道居然会踢到铁板啊。

    “哼——我就是想从你的口中知道事实到底是不是我想的那样罢了,你的官职做的不小吧,到这种地反真的没关系么?”

    “你要做什么。”其实石森一直觉得事实未必真的敢杀了自己,自己的职位毕竟在这里,若是上头查出来,施施未必有好果子吃。

    一想到这里,石森反倒是心里面有了点底,这本来惨白的脸色,似乎也恢复了一丝血色。

    “你要是杀了我,明天警察是不会放过你的。”

    “放心吧,我家的金主说了,要是有人惹了我,就让我放手去做,反正他会负责善后的。”

    “你……”施施有金主的传闻并不是一天两天的。

    “你的金主难道是为了要一个女人和政府作对?”

    施施伸手将头发拨到耳后,伸手托着腮,故作思考状,那模样倒是真的很费神一般。

    石森冷然一笑,“所以,你还是放了我吧,今天之后,我们就当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我们就当做从来没有认识过,怎么样?我也会让门口的人放你走的。”

    而此刻顾北辰已经进入纸醉金迷了。

    “顾家主,需要我们通知琰爷么?”经理从顾北辰的车子到门口就收到通知了,连忙出来迎接,若是没有陆琰或者华生在,顾北辰是从来不会单独过来的,况且这顾北辰一向都是阴晴不定的,这经理的心里也是很忐忑的。

    “不用。”顾北辰说着就大步往里面走。

    “家主,已经查到了,施施小姐在四楼的包厢吃饭,还没有出去。”左轮跟在顾北辰的身边。

    “我知道了。”顾北辰大步往上走。

    却在三楼拐弯处撞见了一脸笑意的苏漾<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四目相对,顾北辰直接无视苏漾,那双死人一般的眸子,深沉幽邃,似乎什么东西都不能入得了他的眼睛,波澜不惊,就像是海水一般,表面即使风平浪静,这里面却是波涛汹涌。

    细碎的黑发,凌乱的在额前,让他显得邪魅俊雅,薄唇微抿,比常人更加白皙的皮肤让他整个人多了抹禁欲的味道,苏漾此刻一颗心跳动的非常厉害。

    这是苏漾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这个男人,无论是五官,还是周身的气度,还有那背后不可估量的全是财富,这一切足以让许多的女人为之着迷疯狂了。

    做明星这么久,苏漾自然知道,什么样的自己才是最漂亮的,长卷发垂落在耳侧,她伸手将头发拨到耳后,红唇轻启,刚刚想要说什么,顾北辰已经直接从她身边走过去了。

    完全都不看她一眼,苏漾直接愣在了原地,这个人难道不认识自己么?

    就是跟在顾北辰身后的所有人,都是和顾大爷一样的冷漠。完全不带搭理这个美人的。

    眼看着顾北辰已经快要从她身边擦过,苏漾咬了咬牙,嘴角扬着笑,下楼的时候,故意脚一歪,那八厘米的高跟直接扭到一边,而苏漾本人则是冲着顾北辰就倒过去。

    “家主……”顾北辰的洁癖可不是说着玩的,这丫是觉得难受了,待会儿就要找地方洗澡,这估计又要在外面耽搁几个小时了。

    顾北辰则是大步一跨,直接上了三个台阶,而苏漾整个人直直的栽在楼梯上面,苏漾哪里知道,这个男人居然这么冷血,居然丝毫不懂怜香惜玉。

    而楼梯的惯性,她整个人就要往下面栽,左轮下意识的伸脚,抵住!

    “家主……这个……”

    顾北辰睁眼都不瞧苏漾一眼,直接上楼,只要和自己没关系的人,顾北辰就是正眼都不会瞧的,更何况还是个在作死的女人。

    左轮示意手下将苏漾扶起来,而自己则是追着顾北辰就上楼了。

    “不好意思,我的脚扭了,可不可以麻烦你们……”苏漾的声音娇滴滴的,几乎能够滴出水。

    “不好意思,我们要走了!”

    说这一群人急吼吼的就追了上去,这要是惹毛了家主,这后果可不堪设想啊,一群人哪里还顾得上看美人啊。

    苏漾看着自己红肿的脚腕,真是亏大了,难道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喜欢这种女人么?

    不可能啊,苏漾的样貌算是比较艳丽的,而且画着明艳动人的妆容,怎么看都是迷人的,但是这个男人居然熟视无睹,苏漾简直咬碎了一口银牙。

    “家主,包厢在这……”左轮刚刚指了个方向,就发现有个房间门口居然守着几个黑衣人。

    “通知陆琰,这事儿发生在他的地盘,待会儿死伤我可不负责。”顾北辰走过去,每一步都带着煞气一般。

    而门口的几个人,在看见一群人走过来的时候,自然是忐忑的,“那群人不会是冲着我们过来的吧<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应该不会吧。”其中一个人嘴角抽搐了一下。

    “赶紧跑吧!”几个人说着撒腿就跑。

    “给我追,一个人都别放过!”顾北辰一声令下,后面的几个人直接就追了出去,一阵风一般,能够贴身守护顾北辰的人,身手自然和一般人又不是一个层次的。

    顾北辰直接走到门口,深吸了一口气,里面很安静,顾北辰的心头却在突突跳着。

    “家主,已经通知琰爷了。”

    “砰——”顾北辰直接一脚将门踹开。

    施施听见动静,一抬头,就看见顾北辰,心里一喜,将枪直接扔到一边,直接小跑过去,抱住了顾北辰,“你怎么才来啊。”

    顾北辰伸手轻抚着施施的后背,眼睛的余光看见那个头部还在流血的男人,眼中闪过了一丝狠厉。

    石森是认识顾北辰的,此刻多要吓尿了,尼玛,惹到谁不好,居然是这个煞星。

    “没事吧!”

    顾北辰伸手检查施施的身体。

    “没事啦,我能有什么事情啊,就是这个男人居然想占我便宜,然后我就把他脑袋砸了。”

    “嗯。”顾北辰伸手搂着施施,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就出事了呢,而且这已经是第二次了,顾北辰在心里盘算着,自己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了,比如说给她配置个保镖什么的。

    “然后他还威胁我,说我不能杀了他,真是讨厌。”

    “你拿着枪?”顾北辰看着地上面的枪。

    而石森此刻也看见了躺在地上面的那把银色的手枪,爬过去,直接将手枪拿在手里面,拿着枪就对着施施,他的手在颤抖,颤颤巍巍的,“放我走,放我走——”

    石森的声音是颤抖的,他的身子颤颤巍巍的,抖抖索索的。

    左轮和顾北辰身后的几个黑衣人则是快速从手中拿出手枪,直接对准了石森。

    石森从这次是真的吓到失禁了,顾北辰蹙着眉头。

    “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家金主不许我带手枪这种危险的玩意儿,这把枪其实就是个玩具而已!”

    “你骗我,不会的,不会的……”石森直接勾着手指,按下去,从枪口冒出了一面国旗。

    “咳咳……”顾北辰侧头轻轻咳嗽了一声,尼玛,这个场景是不是有些太怪异了!

    “饶了我吧,饶了我……”石森爬着就要过去。

    “别再动了,我手里面的这把枪刻不死玩具啊!”左轮上前几步,这顾北辰已经在往后退了。

    “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饶了我吧,饶了我吧……”石森一直在地上面磕头。

    “家主,怎么处理?”

    “老规矩,剁了后山喂狼<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别啊。”施施连忙拦住左轮。

    “施施小姐还有别的事情?”左轮直接无视顾北辰,这施施只要在,顾北辰几乎是没啥发言权的,也没啥决定权的,这到了最后,还不是乖乖妥协。

    “有春药么?”

    “你要这种东西做什么!”顾北辰沉声道。

    “又不是给你吃的。”

    “我懂了,我知道怎么做了。”

    “左轮,你真聪明。”

    “有那么聪明?”顾北辰蹙着眉头,不动声色的瞪了左轮一眼,左轮能说他讨好一下未来的夫人没错吧。

    “好啦,我们回去吧,走啦走啦,对了,左轮,记得别留下什么东西啊,现场就像是……”

    “精尽而亡……我懂!”

    “bingo!”施施笑着搂住顾北辰的一个胳膊,“北辰,我今晚都没怎么吃东西,饿死了。”

    “活该。”顾北辰面色沉静。

    刚刚出了大门,上了车子,“想吃什么?回家吃还是我们在外面吃。”

    “外面,我好久没有和你两个人一起吃东西了。”加上今天心情还不错。

    “嗯,今晚的事情,就是他一个人做的?你不是和陆琦一起来的?”

    “对啊,他们去唱歌了,然后……”施施转念一想,这什么事情都让顾北辰处理了,这多没意思啊,“好啦,你别插手啦,这件事情我会自己处理的。”

    “你自己处理?怎么处理?”

    “有时候折磨敌人比直接杀了那个人更加残忍。”

    左轮刚刚算是领教到了,这施施小姐到了顾家这么久,别的没学会,这顾珊然折磨人的功夫倒是学到了不少。

    “有事情随时通知我。”

    “这个当然啊,你是我的男人,有事情的话,我肯定会通知你的。”

    “你终于有这个自觉了。”

    “什么自觉?”

    “知道我是你男人。”

    “我早就有了,就是你不知道罢了。”施施小声嘀咕着,顾北辰听力一向很好,听得一清二楚。

    施施正埋头吃饭呢,真的饿死她了,那种饭局,施施根本没吃下什么东西,“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施施,你做好和我一辈子的打算了么?”顾北辰的眼神深情的有点不像话。

    “我是那种随便和男人同居的人么?”

    “你应该知道,在我的身边,很危险,我现在甚至不能许你一个安稳的将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为什么不能!”顾家的强大,是众所周知的,施施一直觉得跟着顾北辰,本身就是因为顾北辰可以给她最大的安全感。

    女人喜欢甚至是爱上一个人,或许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看到这个男人,机会觉得无比安心,施施从来都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而顾北辰却给了她最大的包容,也给她最大的安全感。

    “顾家外表光辉灿烂,但是你也要知道,树大招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顾家的仇家自然也不少,或许你会跟着我过上并不安稳的生活。”

    “你会保护我么?”

    “当然,就算我死了,也会保护你。”

    “那就够了。”施施冲着顾北辰一笑,“不过我还不许你死,你要是死了,谁来保护我,我要是欺负人了,谁来给我撑腰啊。”

    “就算暂时无法要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也没事么?”顾北辰今天接到了小易的电话了,小易说明天要来顾家玩,而最近顾南笙隐晦的提出想和珊然要个孩子,顾北辰自然就会想到自己和施施的问题。

    “这么急干嘛,我们可以慢慢来啊。”施施压根都没有理解顾北辰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家的孩子一直都很难存活。”

    “嗯?”施施总算是听出了一些弦外之音,放下筷子看着顾北辰。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确定因素很多,我的父亲是被自己贴身之人杀害的,那个人跟了我父亲五十年,我的母亲则是被她的亲姐姐害死的,我的……”

    “顾北辰,你到底什么意思,不要孩子?”施施算是明白了。

    “只是目前不是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呢?”

    “我不知道,我不能保证你和孩子的安全,所以……”

    “难道南笙和珊然也是这么想的?”

    “目前他们不会要孩子的。”

    “没事,我等……我还想和你多过一下二人世界呢,孩子多讨厌啊!”施施干笑了两声,喝着水,掩饰着自己的落寞。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也是没说什么话,就是睡觉的时候,在顾北辰惯性的伸手想要将施施搂紧怀中的时候,施施居然侧身躲开了。

    顾北辰看着施施的后脑勺,还是很在意么?

    顾北辰仰面躺在床上面,他看起来冷血无情,其实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是真的不敢相信任何人,就是南笙都是必须他看着长大,他根本不放心将南笙放在别人的手里,而这种不安感,也让他对施施的占有欲越发的强烈。

    或许别人看来,顾北辰醋劲儿是真的很大,但是他是真的太怕失去了。

    别人看来,他想要什么都是一张口的问题,但是无人知道,这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在他心里,真正属于他的东西实在不多<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他这辈子想要的东西不多,施施算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执念了。

    施施却忽然翻身,顾北辰转过脸,四目相对,施施眼中居然闪烁着泪花,顾北辰似乎是被吓住了,“怎么了?”

    顾北辰伸手捧住施施的脸,几乎是颤抖的将她脸上面得泪水擦干,但是似乎就是擦不完一眼,“怎么了?哭什么,你别哭啊……”

    “顾北辰,你是个混蛋!”施施一头栽进顾北辰的怀中,“你今晚和我说这些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很讨厌!”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别哭!我看着难受。”顾北辰叹了口气,这辈子还真是栽在这个女人手里了。

    “你就不怕我因为这个离开你么?”施施抬头看着顾北辰。

    顾北辰一个翻身将施施直接压在身下,俯身,轻柔的吻住她的红唇,似乎什么东西都不用说了,或许两个人心意相通之后,很多事情似乎都不用过多的言语。

    施施想过了,这种事情本来就是顺其自然的,再说了,顾北辰不提,施施都不会想孩子的问题,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再说了,他俩除了亲亲嘴儿,还啥事都没有呢,孩子的事,早着呢,想到这里,施施也就不再多想了。

    倒是顾北辰一听见施施说要离开,这心里面就开始盘算到底要怎么拴住这个女人了。

    施施第二日刚刚醒来,发现今天顾北辰居然不在,她揉了揉眼睛,刚刚坐起来,忽然发现自己的床头放着一个盒子,什么东西?

    黑色的盒子,显得低调奢华,施施心里想着,这个木头还不会送自己什么项链吧,也太老土了,不过还是笑眯眯的将盒子打开。

    “额……”这是什么!

    “啊——”施施发出了一声尖叫,连鞋子都没穿,就急吼吼的跑下楼。

    顾北辰一抬头,就看见施施跑下来,眸子一暗,直接放下报纸走过去,“你的鞋……”

    “顾北辰,你混蛋,你无耻,你不要脸,你……”施施直接伸手拍打着顾北辰。

    顾南笙夫妇则是看好戏的在一边瞧着,这两个人一大早的在闹哪出啊?

    “施施啊,怎么一大早的火气这么大啊。”沈婕很少看见施施这么歇斯底里的样子。

    “你问他,这个混蛋,你背着我做什么了!”

    “我没做什么啊,乖,你没穿鞋呢!我抱你回去穿鞋!”

    施施气得脸都红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面比花娇,“你少来假惺惺的,顾北辰,这事儿你不给我一个交代,我跟你没完。”

    “什么事啊!”顾北辰还转作无辜,伸手搂住施施的腰,微微将她身子向上一拖,施施的脚直接踩在了顾北辰的脚面上。

    顾北辰的脚大,而施施虽然个子高,但是这脚倒是不大,这下子倒是意外的和谐<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啧啧——原来是来秀恩爱的,没意思!”顾珊然打了个哈气。

    “你别给我装,顾北辰,你丫的,你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施施直接将手中的盒子甩出去,盒子被磕碰了一下,一下子开了,里面的两个红本本直接掉了出来。

    “这个……哇塞——”顾珊然直接跑过去,伸手将红本本捡起来。

    “你们俩领证了?”顾珊然嘴巴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神速啊,你俩什么时候办婚礼啊!”

    “顾北辰,你说,你经过谁同意了!”

    “咱妈同意了!”施施看了看沈婕,沈婕猛地点了点头,施施无语望天,妈啊,你是我妈啊!

    “什么咱妈,你先别乱叫,我没去民政局,这个东西是怎么弄来的。”

    “只要我想自然有办法!”

    “你混蛋,我不同意!”

    “但是你现在已经是我名义上的老婆了。”

    “我还没同意,没同意!”

    “晚了!你现在可不能离开我了。”施施忽然从顾北辰的笑容里面读出了什么,感情是因为昨天自己说的那一句话么?

    啊——老天啊,怎么变成这样了。

    谁能告诉她,她是不是真的从一个单身女性变成了已婚女人了!

    ------题外话------

    鼓掌,新的一年了,我们顾大爷和施施扯证啦,相信很快就可以吃肉了,哈哈……

    元旦小剧场

    元旦小剧场

    “妈咪,听说你是被爹地骗回来的?”某宝抬头看着施施。

    “谁和你说的,我和你爸是因为相爱才在一起的。”施施伸手揉着某宝的头发。

    “所有人都这么说的,说爹地威逼利诱,然后你就屈服了……”

    施施愕然,到底是谁在背后乱说的。“没有的事。”

    “妈咪,你太没骨气的,怎么能轻易屈服呢!”某宝表示很愤慨。

    “哎呦,没有我,哪里来的你啊,我不把你妈咪骗回来,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顾北辰直接走过来,伸手直接捏住他的小脸。

    “爹地,你偷袭,我抗议。”

    “抗议无效。”

    “严重抗议!”

    顾北辰完全无视。

    大家元旦快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