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35 女王范儿初显,吃人电梯
    “啊——松开我松开我——我要去杀了那个女人,杀了他们所有人,放开我!”施琪的双手双脚被绑在床上面,腹部、大腿、小腿等地方也被绷带帮助,脸上面有些伤痕,这些都不是最严重的。

    她的衣服因为挣扎,纽扣松开,胸前大片大片的青紫,更是不能看了,上面还残留着牙印,施琪简直想去死。

    “宝贝儿,别乱动,没事了,没事了,别乱动!”李慧受伤的程度没有施琪严重,只需要每天上些药就行了,而施琪……

    “啊——放开我,放开——”施琪就像是被打了兴奋剂一般,完全不知疲倦,她每天只要醒来,都会开始闹腾,直到她自己精疲力尽,才会罢休,这一折腾,一般都要一个多小时。

    眼睛猩红,她无法动弹,只能像是自虐般的咬着自己的嘴唇,李慧却只能在边上抹眼泪,有的时候严重了,只能让医生过来给她注射镇定剂。

    施琪这会儿刚刚被注射了镇定剂,沉沉睡去,李慧坐在床边,抹了抹眼泪,吸了吸鼻子,微微叹了口气,拿着毛巾去洗漱间将毛巾浸湿,出来给施琪擦擦脸。

    “哭哭哭——你就知道哭,你说,那天你为什么要带施琪出去,你不知道那个男人是有名的老色鬼么?”施毅肺都要气炸了。

    那个老男人好色是出了名的,你若是讨他欢心了,这金钱方面自然是不会吝啬的,可是这所谓的讨好,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怎么知道啊,就是有人告诉我我去找他的话,可以借到钱,这样公司……”李慧也是很委屈,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是她想的么?“你以为我想这样么?要不是真的没有办法……”李慧说着伸手擦了擦眼泪,伸手颤颤巍巍的帮施琪擦拭着身子。

    “我是男人,这种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女人插手了,我自己会解决,你就负责好好地照顾施琪不就行了么!”施毅本来就是个大男子主义的人,什么时候需要依靠女人了。

    “你现在这个样子……”

    “你这是什么话,嫌弃我了?我现在是腿不方便,但是不代表我以后都会这个样子,怎么了?看我们施家要败了,你这是带着女儿准备找下家了么!”

    “啪——”施毅话音未落,李慧直接上前,将毛巾狠狠地甩在施毅的脸上面,“李慧,你疯了么?”

    李慧一直都是那种很体贴的女人,会察言观色,这也是施毅能够将她留在自己身边这么久的原因,就是她很听话。

    但是这个以前像是猫咪一般温顺的女人,此刻居然拿东西甩自己,施毅真是怒火中烧<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施毅,你特么的混蛋,我跟了你快二十年了,你觉得我是这么势利的女人么?”一开始或许她是看上施毅的钱了,施毅年轻的时候,也算是多金帅气,风流倜傥,但是再英俊的人也是抵不住岁月的侵蚀。

    更何况他此刻坐着轮椅,因为施琪的关系,已经好些天没有好好洗漱了,邋里邋遢的,哪里还有以前的风采。

    “施毅,我真是瞎了眼了,才会跟着你,这么多年了,我受了别人多少冷眼,还不是因为你对我好,我才能忍到现在,没有想到,你现在居然会这么说我!”

    就算是之前没有感情,但是人都是感情世界的动物,更何况这么多年,施毅对李慧确实不错。

    “李慧……”施毅也知道自己刚刚说话有些重了,“我刚刚也不是……”

    “施毅,你公司的事情我是不想插手,毕竟我真的不懂,但是我看你每天为了这事情愁眉不展的,我心里着急啊……”

    “那你为什么要带着施琪一起去啊?你可以叫上公司的人啊……”

    “公司的人?”李慧冷笑一声,你还以为你的公司有多少人,李慧不戳破,不过施毅通过李慧脸上面变幻莫测的神情,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

    “刚刚是我口气不好,行了,别闹了。”施毅叹了口气,弯腰将地上面的毛巾捡起来,自己转动着轮椅就朝着洗漱间走去。

    “行了,我去……”李慧从施毅手中拿过毛巾,一抬眼就看见门口站着两个人,李慧身子一怔,施毅顺着李慧的目光,看见了施施母女正正站在门口。

    也不知道她们站了多久,听见了多少,施毅此刻脸色一阵羞恼。

    施施推开门,沈婕刚刚从外面散心回来,一听说施琪出事了,就想要来看看,施施拦不住,只能一起跟着过来啦。

    “你们来做什么?”李慧满是戒备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

    今天她们穿着同色系的蓝色裙子,李慧头发盘起来,脖子上挂着一串珍珠项链,手中拿着一个手抓包,画了淡妆,多日不见,整个人显得越发的精神了,施施则是披散着头发,因为现在身份的原因,戴着一个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但是却仍旧是绝色倾城。

    “施琪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来看看她。”沈婕歪着头就看见施琪安静的躺在那里,只是浑身都被绑住了,本就娇小的身子,变得更加羸弱不堪。

    “不需要你们假好心,你们给我滚,给我滚!”李慧从施毅手中夺过毛巾,冲着两个人就挥过去。

    “李慧,你疯了么!”施施突然伸手扯住了李慧甩出来的毛巾,李慧扯了两下,无果。

    “你……”

    “哼——我妈来看你,也就是给你面子了,李慧,别不知好歹,你的这条命,别忘了是谁救回来的!”

    “我倒是希望你干脆别救我们!”

    果然是应了顾北辰的话,你以为谁都会对你心存感激么?有人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但是也有人,根本就是狼心狗肺。

    “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放心,我这辈子绝不可能再插手你们家的事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施施眼神森冷,母女二人,一个扬言要杀了自己,一个居然就想动手了,幸好最近和顾珊然学了些防身术。

    “都吵什么吵,这里是医院,再吵吵就都给我滚出去!”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她们身后响起,施施松开手,李慧一时不查,差点直接摔倒,很是狼狈。

    “你……你居然……”

    “李慧,我也不会叫你二妈了,真特么的膈应,什么二妈,就是小三,就算你现在登堂入室了,施家族谱上面记下的也只有我妈的名字,还真拿自己当根葱了!”

    “我和你拼了!”

    那个男人从沈婕身侧走了出来!

    “都想干嘛!”

    “方……方医生?”这人是施琪的主治医生,四十出头,穿着白大褂,带着金边眼镜,长得挺普通的人,不过给人的感觉挺舒服的,只是这也太严肃了一点。

    “这里是医院!”方医生平常是个很严肃的人,李慧悻悻地将毛巾收到自己的身后。

    “不好意思,现在请你们两个人离开。”李慧瞪了施施和沈婕一眼。

    “施琪她……”施琪不过是个刚刚成年的孩子,遭了这么大罪也是怪可怜的。

    “妈,走吧,施琪是自作自受!”施施这几天将施琪的所有事情都串了起来,和赵安南一起害死了林薇,这笔账似乎早就被人遗忘了,而她经过这么惨烈的事情,不长教训。

    顾珊然说得对,有些人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救了她,她不但不会感激你,还会反咬你一口,显然这对母女就是这种人。

    帮了一次就算了,施施可不想总是当圣人。

    “你这孩子……”沈婕叹了口气,看了看施琪,又看了看消瘦的很厉害的施毅,“施毅,我们夫妻一场,以前我嫁到你们家的时候,老爷子给我了一些公司的股份,这些钱我都不要了,你们好好照顾施琪。”

    沈婕根本不知道,这些钱早在施毅和顾珊然谈判的时候,就一并割给了施毅,施毅蠕动了一下嘴唇,没说什么。

    施施嘴角噙着冷笑,看着施毅装模作样,真心觉得有他这样的父亲,自己也真是可悲。

    倒是那个方医生,不动声色的进去给施琪检查身子,“身子没事,最近安排一个好的心理医生给她进行心理治疗吧,心里调整不好,身子就算是调理好了,以后也会出事的。”方医生拿着记录本,在上面记录下施琪的身体状况。

    “好的好的,谢谢医生。”李慧连忙道谢。

    方医生刚刚出去,就看见了那对母女还没有离开,“方医生是吧?我可以和你聊一会儿么?”沈婕神情显得有些不安。

    “可以,去我的办公室吧,我待会儿有台手术,只能和你们聊十分钟。”方宇看了看手表。

    “麻烦了。”沈婕只是询问了一下施琪的情况,虽然是关系到病人的*,不过沈婕看起来很急切,方宇也就给她说了个大概,临走的时候,沈婕给了方宇一个支票<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女士,你这是什么意思?”方宇蹙着眉头。

    “这是我给施琪的,我知道给他们,他们自然不会收的,你就算在他们药费中吧,别告诉他们!”

    “这不合规矩,您还是……”

    “医生,就当是是家属给他们预先支付了医药费就行了,你要是不收,就扔了吧,妈,我们走!”

    “麻烦了。”

    方宇手中捏着支票,微微一笑,这个男人是不是眼瞎了啊,这对母女和病房里的那一对,这简直就是沙子和珍珠啊,这男人当时是不是眼瞎了啊,家里面有这么贤惠的老婆和这么漂亮的女儿,不好好珍惜,就知道瞎折腾。

    哎——算了,自己这个老剩男,哪里有资格说别人啊。

    “妈——我都说了,让你别来了。”施施真搞不懂了。

    “你那会儿还小,或许不记得了,施琪小时候被老爷子抱回家,在我身边养了一段时间,那个时候我可喜欢那个孩子了,总是笑嘻嘻的,老爷子和我说是孤儿院抱回来的,之后被送走了,我还伤心了好一阵子,结果……”

    结果人家亲身母亲抱着孩子找上门了。

    “好啦,事情都过去了,对了,刚刚那个方医生听说这么大岁数了还是单身,我看那人就不错了……”

    “你这是再给你妈妈找男人么?”沈婕真是哭笑不得,自从她从外面回来,这施施就变着法子的给自己物色老伴儿。

    “我就是觉得那医生人挺好的,再说了,妈,你还年轻,完全可以再找一个的。”

    沈婕真是快要羞死了,“你个死丫头,你快给我闭嘴,你的脑子里面都在想什么啊?对了,今晚想吃什么啊?珊然那丫头想吃酸菜鱼,我准备回去做,你呢?”

    “我待会儿要去警局一趟,看一下施琪案子得进度,小练说案子有进展了,晚上要去片场,你的酸菜鱼,我是没口福了!”施施叹了口气,“你现在是多了个女儿,就不要我了,哎——”

    “你这孩子,我给你炖汤热着,等你回来就正好可以喝,这总行了吧。”

    “我就知道我才是你亲生的!”

    “别贫了!”

    施施到警局,佟秋练正和皮特在讨论案子,“怎么样了?听说人抓住了?”

    “那晚你们在饭店撞见的男人抓住了,他也供述了所有的事情,是他派人绑架了她们,然后实施了虐待和凌辱,根据他的口供,我们抓住了其中的三个男人,目前还有两个人在逃,已经给各个分局发了协查通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那就好,那现场那个男人的死因呢?”

    “身体别的地方除了一些少量的擦伤,没有别的伤口,身体脏器也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血液的检测发现体内的酒精含量严重超标,死因应该是舌头被咬断导致血液顺着喉管流入内脏,导致窒息性死亡。”佟秋练将报告递给施施。

    “他嘴巴里面的皮肤组织……”

    “根据从他最终提取的样本,检测出了两种DNA,除了死者本身的,另一个是施琪的,而且医院那边给我们提供的施琪体内的生物检材也显示,她的体内有这个男人残留的生物检材<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他的舌头是施琪咬断的?”

    “李慧当时已经昏迷了,并不清楚,施琪现在神志不清,我们从抓到的那几个嫌疑人口中知道,当时那人正在对施琪……”皮特看了看施施,虽然是同父异母,不过确实是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不是么?

    “然后施琪防抗的时候,咬断了他的舌头?”

    “是的,然后那人嘴里面开始流血,就是几分钟的功夫,就死了,那群人吓坏了,将他拖到一边,准备抢救的时候,发现人已经没气儿了。连车子都没要,就直接跑了!”

    “畜生!”施施将报告扔在桌子上面。

    “那个断指的主人也找到了,现在正在警局关押着,断指上面也找到了施琪的唾液样本。”佟秋练摇了摇头。

    但是施琪多么激烈的防抗,而反抗之后的结果,自然就是更加遭到了更加残忍的虐待,施琪比李慧伤的更严重,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皮特这边的案子,只要找到后面的几个犯罪嫌疑人,这个案子就可以连带着证据一起移交司法部门了,而容景这边可是头疼了。

    这王坤自从那天晚上被保出去之后,这就失踪了,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他们根据王坤的通话记录,准备寻找他最后联系的人,是个还算出名的小混混。

    只是这人和他的手下也集体失踪了,容景坐在办公室,看着手中的监控录像,这里的监控,从一个时段开始,就被人整个掐断了,里面的东西被抹擦得干干净净。

    “容队长,这是钟静维公寓里面我们带回来的东西的检查结果,我们在门口的拖鞋上面提取到了一些汗渍,也找到了一些DNA,不过通过DNA库比对,并没有结果,还在她家的洗漱间找到了一些扔掉的牙刷、套套之类的,上面的样本我们都提取了,只有一个人的身份得到了确认!”

    施施将材料交给了容景,容景只是托着下巴看着施施,若有所思。

    “容队长,怎么这么看着我?”

    “施法医生病了么?怎么突然请了三天的假?”

    “身体不太好而已,还有事么?”那晚的事情之后,施施心里总是有些难受,就直接请假在家,这容景这么看着自己做什么。

    “王坤失踪了,和他一起失踪的还有我们这边一群小混混,加起来有三十多人!”

    “失踪了?那案子怎么办?”施施装的无辜。

    “王坤虽然有嫌疑,不过根据从他保险箱搜出来的材料,他也不至于精心谋划杀了钟静维。”

    也对,王坤也没这个脑子。

    “我就想问问,施法医,有见过王坤么?”

    “我怎么会见过他呢,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施施说着直接走了出去。

    容景伸手摩挲着下巴,能够如此干净利落的将一群人收拾掉的,只能是顾家,而且王坤这种人,小气自私,睚眦必报,施施那么对他,他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估计是没听从自己的劝告,自己不想着如何自保,还去招惹这个女人,结果惹恼了她背后的那个男人了吧。

    只是容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施施这次休息之后,周身的气质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了。

    不过倒是少了个人渣,容景淡淡一笑,认真翻看着施施刚刚递过来的记录。

    只是这个案子倒是拖了好一阵子,直到施施这边的电影拍摄结束了,钟静维的案子还是没有结果。

    倒是挖出了不少钟静维的裙下之宾,不过这些人都没有作案动机,也没有那种作案条件,片场的人虽然有嫌疑的不少,但是现场的证据太少,这个案子倒是搁置了下来。

    施施拍摄的这部电影本来就是个小成本的电影,里面也没有什么大牌的演员,殊不知突然成了当年的票房黑马,施施此刻正坐在化妆间,随手刷着微博,“这个范瑄居然这么红……”

    “施施姐还不知道么?圈子里圈子外的人都叫他二爷的,他拍摄的电影不多,不过却都是和大牌合作的,在圈子里面是有名的油盐不进,加上家世显赫,这吸引了许多少女粉。”

    施施想到这个人,当时怎么没看出来他是个明星呢,明明长得像个二流子。

    这部电影能够红起来,这人也是功不可没的,他的微博一直都在宣传,加上他的人脉,许多人都转发了,这一时间许多人都是跟风去电影院看了电影,电影虽然成本小,不过制作精良,很快就脱颖而出了。

    而施施在里面虽然一句台词都没有,那最后的“哈哈……”也被导演删除了,从头至尾都是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她的出现就预示着要死人,惊艳的美貌,妖娆的身段,饶是演一个配角,还是让她火了……

    “施施姐,已经化好妆了,您看看怎么样?”Ada笑了笑。

    “挺好的。”施施看了看镜子,“对了,小老板还没来么?”

    “陆少通常都是最后压轴过来看一下就行了,也许他也不会来的。”施施点了点头,不来就好。

    尼玛,上次就是他在媒体面前乱说,害得她哄了顾北辰好一阵子。

    “Ada,我的妆有些花了,给我补一下。”一个女人走了进来,一身冰蓝色的连衣裙,勾勒出了她较好的身材,脸上妆容很浓,完全看不出本来的面貌。

    这个人就是这部电影的女主角,要求妖娆的,所以这个女人也算是够妩媚,只不过电影出来,观众却一边倒,杀手红了,警察却没红,她的心里面自然很膈应。

    “晴姐,我这就过来!”Ada歉意的看了施施一眼,带着工具连忙过去,“晴姐,我怎么觉得半个月不见,您又漂亮了?”

    “那是自然……”宋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Ada只是小心的帮她上妆。

    “不过啊,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这也不上人家背后有一个大金主啊?你说是不是啊,施施姐<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施施在剧组里面的算是年纪大的,这个宋晴听说刚刚大学毕业。

    “金主么?”宋晴和她一直不对盘,以前演对手戏的时候,施施忍着,没想到这女人还变本加厉了。

    “哎——有金主就是好啊,不像我们累死累活的,哼……”

    “是啊,我的金主对我可好了,什么都给我最好的,怎么办呢,谁让他就是这么喜欢呢,没办法,我也觉得很头疼!”

    这还是施施第一次承认自己有金主,女明星对自己的私生活都是讳莫如深的,施施倒好,完全是个异类。

    “哼——靠着美貌拴住男人有什么用!”真不要脸,宋晴在心里咒骂。

    “可是有些人就是空有美貌,也没人欣赏,不是更加可怜!”

    “你……”宋晴一回头,Ada正给她画眉毛,差点画花了,吓得Ada脸色都白了白,“施施,娱乐圈这水很深,别怪我没提醒你,得罪太多人可不好,就像是钟静维,到底了,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谢谢,就算是不在这行混,我的金主也养得起我,就不用你操心了!”

    “你以为凭借你的美貌,你的金主会看上你一辈子,得了吧,有记得有钱人会愿意娶明星过门!”宋晴只以为这个金主是他们公司的陆少来着,“也不看看自己一把年纪了。”

    “谢谢你的提醒,可是怎么办呢,我的金主爱我爱的死去活来的,真是头疼!”

    “哼——”宋晴冷哼一声。

    “哎,长得好看也是种罪过啊,这演个配角都能火,我家金主醋劲儿很大的,以后要是哪个男人多看我一眼,我家的金主肯定会很头疼的吧。”

    “少在我面前得瑟,我倒是要看看,你能风光多久!”

    “我又不打算在这行混,只要我想,我家金主就会娶我过门的,这点不用你操心,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你的双眼皮是刚刚割的吧,保护的好点儿,免得被人拍到,明天的头版头条就是你整容的消息了,你可别变成第二个钟静维!”

    “哼——”宋晴完全说不过施施,狠狠地瞪了施施一眼,踩着高跟就出去了!

    好不容易送走了宋晴,Ada松了口气,“怎么了?看把你吓的?”

    “能不吓死人么?她以为自己是个主角,架子可大了,你得罪了她可不好。”

    “怕什么,反正我背后有金主呢,还是个大金主,有钱有势的,他说了,我惹了麻烦,他会给我扛得,怕啥。”

    “金主?难道是陆……”

    “你行不行啊,那个豆芽菜,我看得上么?再说了,我这一把年纪了,他能看得上我?赶紧出去吧,庆功宴要开始了。”

    “好的!”Ada收拾了一下东西,其实陆少喜欢你,谁都看得出来的,Ada叹了口气,估计施施姐的金主肯定不是陆少了。

    不过能够让施施姐一说起来就满脸幸福的人,到底又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施施最近身上面的女王范儿越发的强势了,能够镇得住施施的人,所有人都很好奇。

    施施拿着包包,出了门,他们庆功宴的场地是一家星级酒店,保安工作做得很好。

    出了化妆间,宋晴正和一个女人走在前面,施施则走在后面。

    从这边去庆功宴的场地,需要做电梯,宋晴和那个女人回头看了看施施,“施施姐,要不要一起上楼?”

    “不用了,你们先上去吧!”施施干笑着,刚刚才和自己呛过,这会儿装什么假好人。

    他们在背地里面说她勾搭上了小老板,说她有金主,这才迅速蹿红,施施也懒得解释,所以和他们处的也一般。

    “叮——”电梯来了。

    宋晴倒是笑得很诡异,“那我们就先上,啊——”

    所有的事情就是发生在一瞬间,电梯门开了,可是电梯根本就没有来,宋晴是背对着电梯的,直接就往后退,一脚踏空,整个人的身体重心已经全部转移到了后面,没有想到背后根本就没有东西,直接就踩了下去!

    “啊——”从电梯井里面传来了她凄厉的惨叫声,从电梯井里面传出来的声音格外的凄厉,还带着回响,让所有人汗毛直立。

    “砰——”重物砸在地面的声音,宋晴的尖叫声戛然而止,施施当时连呼吸都忘记了,刚刚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忽然就……

    “啊——”边上的几个人也是吓得花容失色。

    周围都是女人居多,此刻已经乱作一团。

    “赶紧报警,通知酒店的人,立刻让所有的电梯都停运,快啊——”这里是十楼,从这里摔下去……施施心头猝然一紧,怎么忽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所以好好地庆功宴,根本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容景赶过来的时候,电梯已经停运了,营救的人也已经下到了电梯井里面,开始营救宋晴。

    “电梯门开了,可是电梯没有人,她一脚踏空,整个人就……”

    只不过等到他们将宋晴从里面拉出来的时候,宋晴的半个脑袋都烂了,身体都整个扭曲了,眼睛瞪得很大,死状极其恐怖。

    她本身个子高挑,此刻却有半边身子,几乎是血肉模糊的,尤其是那戳破了表层皮肤的骨头,看着让人心惊胆战。

    “特么的,还能不能让我消停一会了!”陆琦和范瑄是一起过来的,本来是准备来参加庆功宴的,没有想到一来就看见了宋晴的尸体。

    陆琦一个没忍住,直接捂住嘴巴,就跑到卫生间吐了起来。

    “电梯故障了,她当时背对着电梯,以为电梯来了,结果一脚踏空,就变成这样了。这有监控,你可以调取监控,发生的太突然……”施施叹了口气,幸好今天穿的是短裙,还比较方便。

    她走到宋晴的身边,宋晴此刻躺在担架上面,身体仍旧在出血,将担架都快染红了,施施戴上手套,检查了死者的身体<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头部多处闭合性的骨折,左侧头骨破裂,左侧面部……”已经完全不能看了,眼球都吐出来了,心理素质不强的人看了之后,估计是噩梦连连吧,施施伸手检查死者的颈部,发现居然可以灵活的转动。

    “死者的颈部骨头断裂,后面的颈椎断成了三截,左腿开放性骨折。”所谓是开放性骨折,就是骨头已经戳破了死者皮肤的表层,裸露到了外面,“一侧的脚趾几乎粉碎骨折。”

    在场的人都是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只是初步的尸表检查,施施的手套上面已经沾满了血,“她的身体多处出血,还是将她拖回去吧。”

    这人自己虽然不喜欢,但是在自己的面前,这么猝不及防的死亡方式,而且死的如此惨烈,施施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几个法医工作拿着白布将尸体遮住,因为头部出血很严重,白色很快被染红了,施施不忍心别过脸。

    “拖回去吧,立刻通知她的家人,让酒店的负责人,还有负责电梯的人都立刻到警局接受调查,你们也跟我回去一趟吧。”容景看了看施施。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施施如此颓然,穿的光鲜亮丽,只是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这个事情和你没关系!别这样……”容景伸手拍了拍施施的肩膀。

    “就是觉得太突然了而已,毕竟我和她虽然不和,倒也一起工作这么久。”

    “但是谁都不知道电梯居然这个时候故障了啊,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容景忽然伸手揉了揉施施的头发。

    容景的手很大,或许是常年拿枪锻炼的关系,他的手不算是光滑白皙,有点粗燥,很温暖,他身上面带着淡淡的柠檬香气,让施施稍稍安心。

    容景这个人就是有种特别的魔力,因为他本身就是那种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很淡定的人,所以一起共事的时候,也会让人觉得稍稍安心一些。

    施施直接进了验尸房,换上了工作服,戴上头套,就进入了解剖室。

    此刻宋晴正躺在解剖台上面,可是她的整个面部几乎有一半都烂了,让她整个五官都扭曲了,身上面的衣服包裹着残破的身子,冰蓝色的连衣裙,已经完全看不出来本来的颜色了。

    “衣服上面发现了铁屑,还有一些尘土之类的东西。”马超检查死者的衣服,“衣服被东西刮破了,有一些撕扯的痕迹。”

    “应该是跌下去的时候,剐蹭到了什么东西,就像她的手臂一样。”捏起死者的手臂,手臂外侧的地方,因为剐蹭,有一大皮肤整个被蹭掉了,剐蹭的十分严重,手肘部分都能够看见骨头了。

    这也是因为宋晴本身就比较瘦的缘故,所以她身上面没什么肉,导致每一处的骨折都是那么的明心。

    施施动手将宋晴身上面衣服除去,她的身上面出现了不规则的青紫痕迹,“帮我将她翻过来一下。”马超立刻过去搭了把手。

    宋晴的背部几乎都是青紫的,施施伸手摸了摸她的脊椎,真的断裂了,可见当时她摔下去的时候,也多么的惨烈。

    施施将她的身子摆正,动手检查她身体外部的伤口,“这未免太惨了吧,就是从楼上面摔下去,也未必有这么惨的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马超叹了口气。

    “死者名字宋晴,年龄23岁,身高一米七二,死者身上有多处骨折……”施施一边检查一边说。

    “肯定惨啊,这虽然是从十楼摔下去的,但是这电梯可是通向地下两层的,而且这空间狭小,周围有多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能不惨么?我才刚刚看了她的电影,长得还挺好看的,真是可惜了!”

    “死者的左腿开放性骨折……”施施拿着镊子,在断裂的骨头处,捏出了一些砂石,应该是断裂的时候,蹭到了地上面的灰土,只是这骨头碎裂,看起来甚是骇人。

    尸表的检查工具进行的也不是很顺利,施施仔细观察着死者的头皮,电梯井下面太脏了,死者破裂的头皮处有许多的灰尘泥土之类的,被血液沾黏在一起,混杂着一些脑部流出的液体,看起来有些恶心。

    宋晴是在很多人的视线中跌入电梯井中的,所以基本上没有他杀的可能,所以验尸的时候,他们的压力也相对小一些。

    “施法医,待会儿要进行解剖么?”

    这个事情根本没有定性,是人为还是意外,而且这边还没有接到家属的同意书,有些事故,家属会要求验尸,这是为了后续的赔偿问题,也有的不让验尸,想让自己的亲人走的安心一些。

    “等她的家属过来吧,我去看看容队长那边的调查如何了?”施施脱下手套,径直走了出去。

    宋晴和自己相处有一点时间了,虽说没啥感情,但是一个熟人在自己的面前就这么死去,任是谁都不会这般无动于衷的。

    施施刚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容景的声音。

    “不是说让封锁消息了么?为什么网上面已经新闻出来了?”

    “队长,我们没有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有人将这个消息散布到网上了,我们也控制不了啊!”

    “算了算了,死者的家属来了么?”

    “在赶来的路上了,她们家在农村,找地方还找了半天。”

    施施敲了敲门,走进去,“没有家属签名,我们这边不好解剖尸体。”其实尸体本身解剖倒是没有多大的意义,现在最主要的是调查清楚电梯到底为什么会出事故。

    “我知道,尸体先留在你那里,我去审问一下这台电梯的负责人。”容景边说边走出去。

    “这个电梯不是酒店的么?”

    “嗯,不过这个酒店的电梯一共有四部电梯,承包给了一个维修公司,我们这边刚刚拿到了电梯每次的检查报告,都是没问题,放屁,怎么可能没问题,没问题的话,我们的人下去,就发现电梯一根钢丝绳都要断了!”容景似乎有些气恼,施施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温润的男人生气。

    “钢丝绳?”

    “一部电梯有一个轿厢和一个对重,通过钢丝绳将它们连接起来,钢丝绳通过驱动装置的曳引带动,使电梯轿厢和对重在电梯内导轨上做上下运动。”

    “那么钢丝绳断了,就是说电梯很容易发生……”运行中忽然掉落,这种事情施施只在电视上面看到过,哪家酒店还是个星级酒店,没有想到居然存在着这种安全问题<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电梯是属于特种设备,按照规定是15天就要进行一次维护,这一部出事的电梯,几天前的检查报告上面,居然还写着合格呢!”容景脸色不太好,下楼梯也很快,害的施施只能小碎步的跟着。

    这电梯故障,按照他们的解释,就是他们也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所有人此刻都是一致的保持缄默,出了人命,谁都不想将责任拦在自己的头上面。

    “那现在怎么办?这个事情,难道定性为意外?”

    “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容景看着手中的审问记录,“电梯已经停运了,你跟我去一趟现场吧,你没有幽闭恐惧症吧?”

    “没有!”幽闭恐惧症?这种东西自己怎么会有?

    而一路上,电台里面已经在报道宋晴的事情了。

    “电梯吃人,女星遇害”标题倒是起得不错。

    “干爹,听说施施拍的那部电影女主角死了。”

    “是么?”顾北辰正在随后翻报纸。

    “长的还是不错的,倒是可惜了,干爹,你不是看过那部电影了么?你觉得女主角好看么?”

    “施施不是女主角么?”顾北辰抬头,顾珊然眨了眨眼睛。

    “西子美人演的不是个变态杀手么?女主角是那个女警察好不?”

    “没注意!”

    顾珊然扶额,她就知道,他的眼里应该除了施施,别的人都是归结为普通人吧!

    ------题外话------

    等这个案子结束,我准备加快进度啦,最近月初正在准备期末各种作业,累成狗

    推理文

    拼婚之法医独占妙探妻情雪凝钰

    第一次见面,夜总会,他摸了她的屁股,她让他手臂脱臼。

    第二次见面,联谊会,他亲了她的嘴巴,她让他脸蛋破相。

    第三次见面,他在凶案现场验尸,她是特邀的案件调查员。

    ……

    结果,

    她,成了他眼中最复杂多变的艺术品,想珍藏,私有化,研究她的全部构造。直白一点:想睡她,而且是一辈子。

    可他,却是她避之唯恐不及的狗皮膏药,想撕掉,丢掉,毁尸灭迹,永远不要再沾上。口头禅:有多远,滚多远!

    可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就像他们的名字“尹唯”和“艾晴”,连起来就是“因为爱情”。所以,姻缘天注定,想跑都跑不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