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32 救下施琪,埋下祸根
    既然已经知道那个人是谁了,后面的工作自然就很好开展了,邹越很快就被抓住了,此刻正在审讯室。

    “说吧,你为什么偷窥钟静维,你租那个屋子已经有半年多了吧。”容景坐在邹越的对面,神情淡定从容。

    施施在审讯室的隔间中,手中拿着邹越的资料,这个人已经三十五岁了,是钟静维的专属司机,钟静维出道已经快三年了,他做她的司机已经两年多了,他之前有过一段婚姻,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了,目前就一个人生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是我们在大楼的监控上面调取的监控视频,这个人是你吧!”容景从文件中抽出了一张图片,邹越双手一直在不断搓动,这是极度不安的表现,尤其是此刻他眼神躲闪,额头上面也慢慢渗出了一些细汗<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那又如何,我租个房子没犯法吧。”邹越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是不犯法,既然没犯法,你跑什么啊!”容景靠在椅子上面,“听说你单身有一段时间了,钟静维长得漂亮,身材也不错,你做她的司机这么久,是不是一直都觊觎她的美色啊!”

    “不是——”邹越连忙反驳,眼中带着急切,而容景则是慢条斯理的,似乎对方的急切他压根就不曾注意一般。

    “那是什么?房间中的那些拍照摄像的设备都是你的吧,你拿那些东西做什么,再说了,我不认为在公寓中,面对着楼房,你能拍到别的景物。”

    “我是在偷拍钟静维,那只不过……”

    “听说钟静维一直很骄傲,说话也很尖酸刻薄,你做她的司机,据我们了解,可没有少受她的罪啊,难道你是怀恨在心,然后准备趁机对她下手么?平时找不到机会,所以你在她拍戏的现场……”

    “我没有,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我没有……我绝对没有对钟小姐下手。”这杀人的帽子扣下来,这个邹越立刻汗流浃背。

    “那是什么?”施施不得不说,相比较皮特,容景似乎很容易看穿一个人。

    “我就是……就是对钟小姐的私生活……”邹越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

    “钟静维报警称最近有人跟踪她,那个人不会就是你吧!”容景这话说完,邹越身子一僵,容景看的清清楚楚。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根本不知道钟小姐会被吓到,我根本没有想要对她怎么样……”

    “那你说你跟踪她是准备做什么!”

    “是有人花钱派人跟踪她的!说是只有我了解她的行踪,让我跟踪她,每个月给我五万!”他的工资每个月不过5000多点,五万块钱对他来说,确实是很有吸引力的。

    “是谁?”容景看得出来,这邹越根本就不是个会说谎的人,这才聊了多久,这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

    “王坤王老板!”

    “王坤?”容景念叨着这个名字。

    “王坤是谁?”施施看着身边的民警。

    “我们这里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快三十了,未婚,不过花边新闻倒是很多,他和很多的明星都有过绯闻,这种钻石王老五,很多人想要靠他上位的,不过到现在和他交往的人都没有超过三个月的。”

    施施只能说自己真的是孤陋寡闻了。

    顾家就施施和顾北辰两个人,所以施施一合计,就准备去外面吃饭。

    施施担心顾北辰这货又弄出什么很大的动静,所以他们找了个包间,“我先去洗手间一下!”顾北辰点了点头,专心研究着手中的菜单。

    施施这边刚刚进了厕所的小隔间,就听见了外面的争吵声,真是冤家路窄啊,这怎么好死不死的遇到了这对母女了。

    “妈——我说了我不喜欢这个人,这个人比我大了快两轮了,而且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看得我心里面都发毛<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施琪的声音透露着不耐烦和厌恶。

    “现在也是没有办法啊,你爸正躺在病房中,公司那边资金周转困难,要是再这么下去,我们一家都要去喝西北风!”李慧责备的说,“你就忍忍,又没有让你和他结婚,你怕什么啊,就是吃个饭而已!”

    “妈——那个老男人总是色眯眯的盯着我,真恶心!我不想去吃饭了,要去你去吧,你去陪他好了!”

    “你这孩子……”施施都能够想到李慧那张气急败坏的脸。

    不过施毅一向都有些大男子主义的,他要是知道为了他,这母女两个人都准备出来陪酒了,不知道又是个什么样的想法呢。

    “我真的不想去,妈——你不是最疼我的么?我真的不想去!”施琪撒娇着。

    “我先回去,你赶紧出来!别磨磨唧唧的!”

    施施听见了高跟鞋渐行渐远的声音,这施施也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很凑巧罢了,不过还是等她出去再说了。

    而这边顾北辰都已经点好菜了,却迟迟等不到人,打电话,才发现她根本就没有带手机出去。

    顾北辰为了下服务生,就起身出门。

    “老头子死色鬼,就他那个样子,真特么的恶心!”施琪一边说着一边对着镜子补妆。

    施琪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这十三四岁就开始学着化妆了,“烦死了,这种男人干脆死了得了,看着都吃不下饭。”

    施施在马桶上蹲了好一阵,腿都有些酸了,这施琪才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听见了关门声,施施才从隔间出来,真是够了,好能磨叽。

    施施打开了水龙头,正准备洗手,门口忽然传来了施琪的尖叫声,施施几乎是下意识的冲了出去,然后就看见……

    施琪居然被顾北辰攥着手腕,整个人的面部死死地贴在墙上面,而手腕是反向被捏住的,顾北辰可不会怜香惜玉,所以施琪才发出了一声惨叫。

    “顾北辰,你怎么过来了!”

    “呜呜……松开我,好疼,好疼……”施琪嘴巴里面嘟囔着,胳膊像是要被拧断了。

    顾北辰直接松开手,也不管不顾施琪是不是会跌在地上面,越过她就走向了施施,“你出去太久,我担心。”

    顾北辰刚刚还冷峻的神色,瞬间变得柔情似水,打量了施施一下,确定她没事才稍稍安心。

    “就是肚子有些不舒服而已!”施施看着地上面的施琪,摇了摇头,她怎么招惹上顾北辰这个瘟神的。

    其实顾北辰这人虽然不是很通世故,冷漠的不近人情,不过这不认识的人,你不去招惹他,他也定然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这施琪刚刚到底做什么了。

    “哎哟——疼死了,呜呜……”施琪觉得胳膊的关节处像是被拧断了一样,火辣辣的疼。

    而作恶的男人却站在施施的面前,温言细雨,明明刚刚还是一副面瘫脸,此刻却温柔的不像话<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我们回去吧。”施施知道顾北辰这人要是真的厌恶一个人,有一百种方法让她消失。

    “我去洗个手,脏了!”顾北辰看着自己的手,眼中露出了一丝嫌弃。

    “好,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男士洗漱间就在女士的隔壁,顾北辰刚刚走进去。

    “施施,你刚刚就在里面?你都听见了?”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这被任何看见施琪都不会觉得很难看,偏偏是施施和那个男人,那个男人……

    “怎么了?洗手间又不是你们家的私有财产,你们以后说话要是不想被人听见,就找个更加私密的地方,这种地方,就算不是我,保不准也会被别人听见的。”施施看着施琪,施琪伸手捂着被拧到的胳膊,这个男人下手居然这么狠。

    “你就是故意的吧,来我们的笑话的是不是!”施琪只要想到就算是把施施赶出去了,这施施仍然过得比自己好,这施琪心里面就憋得难受,凭什么啊,凭什么她就能得到这么好的男人。

    尤其是最近关于施施的消息铺天盖地的,有的宅男都将施施视为自己的女神了,在网上面讨论的热度一直很高,这施琪想不关注都难。

    “我怎么会知道你在这里吃饭呢,不过你一定要这么想的话,我也没有办法,谁让这么凑巧呢!”施施双手一摊,“差点忘了洗手了!”

    施施刚刚进了洗漱间,这施琪居然跟着走了进来,“施琪,你到底要做什么?”

    “那个男人……”

    “那是我的男人。”施施打上洗手液,慢条斯理的洗手。

    “你刚刚和徐敬尧结束订婚,这边居然这么快就找好下家了?”施琪说的嘲讽。

    “这还要感谢你们呢,要不是你们和叶蓁蓁联合起来,我也不会这么快和他在一起,谢谢你哈!”施施这话说完,施琪简直想要呕血,尼玛,怎么就变成她成全了他们了。

    “这个男人知道你和徐敬尧在一起很久了么?居然还会要你!”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施施本就聪明,施琪的这点小心思,根本就瞒不过施施的眼睛,哼——这是将主意打到了顾北辰的身上了?

    “他知道了应该就不会要你了吧。”

    施施淡定的冲着手上面的泡沫,“怎么了?他要是不要我了,你不是应该很高兴么?”

    “你总不会是以为我在关心你吧!”

    “你肯定不会的!”施施拿着一边的抽纸擦了擦手,“你不是关心我,你是在关心我的男人不是么?”

    “你……”自己的这点小心思忽然被人戳破,施琪的脸色有些发白,施施转身笑着看着施琪。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小心思被我戳破了么?”施施慢慢走过去,施琪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抵在了门上。

    “你……你要做什么!”“砰——”施施伸手撑在施琪的耳侧,居高临下的看着施琪,“你要做什么……这里是饭店,你别乱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我怎么会乱来呢!不过即使我乱来了又如何,反正我的男人会替我兜着的。”施施可没忘记,当时自己就是差点被施琪砸到,那货居然和自己置气来着,白白被他占了便宜。

    “那你……你要做什么……”施琪的舌头都要打结了。

    “就是告诉你一声,那个男人是我的,你……别想了,你也见识到了,这个男人可是真的能将你的手肘拧下来的!”施施这一个字一个字的几乎是蹦出来的,听得施琪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你……你在胡说什么,我才没有!”施琪急着辩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不过胳膊到现在还是一阵阵的抽痛,那个男人的劲儿很大,捏着自己的腕骨,像是要硬生生的将它捏碎一般,眸子森冷,浑身散发着一股骇人的寒意,光是靠近他,施琪都觉得浑身不自在。

    “没有最好了,以前你想抢我的东西,我都不会在意,毕竟那些东西我都不在乎,你和你妈已经抢走了我的爸爸,难不成你现在还想抢走我的男人么?施琪,你以为他是玩具么?”

    “我没说我要……”

    “有没有你的心里清楚,哼——”施施说完,松开手,刚刚一转身,就看见了顾北辰此刻正站在门口。

    她和施琪所处的位置,就是女洗手间的门口位置,而顾北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施施突然觉得耳朵都开始发烫了。

    “你说我是你男人的时候。”顾北辰显然心情不错,伸手搂着施施,就在她的嘴角亲了一口。

    “这是女厕所的门口,你还能注意点形象么?”

    “怕什么?我搂着我的女人,亲我的人,关别人什么事情啊。走吧,你不是早就说饿了么?我点了你最喜欢吃的菜。”

    “嗯。”施施点了点头,两个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然后直接离开了。

    两个人离开之后,施琪才颓然的跌坐在地上面,真是倒霉,怎么遇到了那两个人呢,施琪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胳膊,疼死了……

    为什么那个男人要那样对自己,施琪到现在都不明白。

    “对了,刚刚你和施琪发生什么么?怎么好好的你就动手了。”

    “不顺眼。”顾北辰可不想和施施解释那么多,直接丢下三个字,施施眨了眨眼。

    好吧,很强大的理由。

    事情的经过其实是这样的。

    施琪在出了洗手间之后,一转身就看见顾北辰。

    白色衬衫,黑色裤子,靠在墙边,低头四目相对,他的眼睛冰冷的吓人,只是那一张冷清妖孽的脸,还是让施琪一瞬间的心跳加速。

    哪有少女不怀春呢,更何况施琪正是大好青春,男生通常比女生晚熟,所以施琪一向不是很待见自己周围的男同学,相反的,顾北辰这种人,自然是洗尽铅华,身上面几乎没有一点污浊之气<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施琪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来,这个男人就是那天接施施的男人,也是订婚当天,施施打电话的那个男人。

    顾北辰一看不是施施,就别过脸,而施琪此刻却很不要脸的走了过去。

    “你在等人么?”声音很甜美,很符合她的年纪,随着她的靠近,她身上的脂粉味道也随之传来,顾北辰嫌弃的往边上挪了挪。

    “里面已经没人了!”施琪咬了咬牙,自己今天明明很漂亮啊,这个男人为什么连一句话都不说。

    若不是在施施面前,顾北辰性子变得有些抽,平时就是一整天不说话也是正常的,更何况顾北辰此刻已经蹙起了眉头,说明他很不耐烦,只是施琪眼睛都盯在顾北辰的脸上。

    越是靠近施琪越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很迷人,立体的五官深邃精致,尤其是浑身的气质,充满了禁欲的味道,或许就是这份淡漠和疏离,让施琪更是忍不住想要靠近。

    “你在等谁!”施琪的手忽然伸了出去,顾北辰直接伸手捏住了她的手腕。

    顾北辰的指尖微凉,让施琪身子一哆嗦,而随之,手腕被人用力的扭了过去,施琪只能身体配合着转动,这才出现了施施方才看见的一幕,她的脸直接贴在墙上。

    施琪回到房间的时候,那个老男人冲着施琪笑得很诡异,“妈,叔叔……”

    “怎么去了这么久了,你的手怎么了?怎么这么红啊!”李慧一眼就注意到施琪那通红的手腕。

    “没事,被东西撞了一下而已!”施琪尴尬的伸手护住手腕。

    “要不叔叔等会儿带你去医院看看。”老男人笑得色眯眯的,看的施琪都想吐,怎么同样是男人,差别这么大呢。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还是先吃饭吧!”施琪可不想和这个老头子单独相处。

    “我们刚刚说得合作的事情,您看……”李慧也是显得很尴尬,这种求人的事情,她还真是第一次做。

    “施琪啊,你快毕业了吧,有没有想好做什么工作啊。”这人哪里想听李慧说什么合作的事情啊,盯着施琪的眼睛都快要眯成一条线了。

    “还没呢,我还没想好。”施琪一想到毕业的事情,简直要吐血了。

    因为前段时间林薇的事情,自己吸毒的事情,被学校知道了,学校居然给了她严重警告的处分,一开始还说要退学什么的,幸好找了些关系,说是可以让她待到毕业,要是再发现什么违规行为,就不会这么宽容了。

    哼——不就是看现在施家失势了么?这群人还真是势利,以前爸爸给他们投资的时候,还把自己夸得和什么一样,现在看到施家这个样子,是个人都想要在自己的头上面踩一脚!

    只要想到这些,施琪心里面的火,就蹭蹭的往外面冒。

    “等会儿吃了饭,我请你们母女去唱歌吧,怎么样?附近新开了一家KTV,听说挺不错的,怎么样?”那个中年男人的眼睛不时在这母女二人身上面徘徊。

    不得不说,这施毅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这情人还真是有个情人的样子,这么大年纪了,穿的这么风骚,一看也是个不安于室的,这外室就是外室,玩玩就成了,要是真的压倒了正室头上面,可就说不过去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我待会儿还要去趟医院,真的不能陪您了,我这里先自罚三杯,向您赔罪!”李慧说着就拿着酒瓶开始倒酒。

    “酒杯这么小,不是显得没诚意么?”男人直接拿了个装红酒的杯子放在她的面前,李慧嘴角抽搐了一下。

    “那……那个……”李慧真是进也不得退也不得,她今晚已经喝得不少了,不要说三杯了,就是一杯下肚,今晚她也走不成了。

    “你不愿意也可以,让你女儿带你喝!”

    “你……妈……”这人摆明就是刁难他们的,李慧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现在是骑虎难下啊。

    “施夫人,你觉得怎么样啊!”

    “我喝,施琪她明天还要上学呢!我喝……”

    “妈——”施琪伸手扯住李慧的胳膊,这个人明明就是不怀好意的,“妈,我们赶紧回去吧,别喝了!”施琪贴在李慧的耳边,压低了声音。

    而那个男人就是一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他就是笃定这李慧不会离开。

    “没事!”李慧说着就到了满满一杯酒,端起酒杯,冲着男人一笑,仰着头,刚刚喝了两口,“咳咳——咳咳……”这白酒太烈,李慧直接被呛住了。

    “妈——你别喝了,我喝!”施琪直接拿着酒杯到了一杯酒,却被李慧直接伸手拦了下来。

    “小孩子懂什么……”

    这边气氛紧张,而施施这一边。

    施施正埋头吃饭,这几天也没有好好吃饭,此刻看见这么色香味俱全的饭菜,自然是食欲大开。

    偏生施施喜欢的东西,都是一些鱼虾之类的,这施施本来就很懒,拿着筷子放在嘴巴咂了咂嘴巴。

    “不合口味?怎么不吃?”顾北辰放下筷子,看着施施,“要不我们换个饭店?”刚刚被那个女人纠缠,顾北辰就觉得很晦气。

    “不用了,挺好吃的!”

    然后施施就看见一双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伸手捏起了一只虾,顾北辰就是那种就是剥虾都十分优雅的人,而且这动作熟练地,施施看着顾北辰剥虾壳,捏着虾的尾肉蘸了一下酱汁。

    施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而那只虾已经到了施施的嘴边,“这个是给我的?”

    “你可怜兮兮的看着这盘虾,不就是懒得动手么?”顾北辰的手依旧放在她的嘴边,“不吃我就吃了……”

    “谁说我不吃了!”施施张嘴就含住了顾北辰的手指,顾北辰就这么看着施施,眸子幽深,只是施施哪里注意到顾北辰的异常。

    只是专心吃着东西,而顾北辰则是认命的给某人弄虾壳。

    “顾北辰,你怎么会这么熟练啊?”顾北辰这种人,平常应该不会做这种事情吧<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为什么这么问?”

    “我不觉得你吃虾会自己剥壳!”施施这倒是说的实话。

    “我一直都是自己剥壳的。”顾北辰的动作很快,转眼间,施施面前的小碗里面已经堆得满满的一下子虾肉了。

    “为什么啊?你可以让别人帮你剥壳啊!”有人帮忙剥壳,施施自然很高兴了。

    从前和徐敬尧在一起的时候,徐敬尧可从未如此贴心,最多就是帮自己剥几个意思一下,而转眼间,那一盘虾几乎都被顾北辰剥完了,他的面前堆得和小山一样。

    “我嫌别人的手脏!”

    施施再也不想说话了,好吧,他的理由永远都这么让人无言以对。

    所以这顿饭,施施自然吃的心满意足,“啊——我怎么吃了饭就觉得自己胖了一圈,都怪你,我都说了,一盘虾就够了,你偏偏还要再点一盘,肚子都撑起来了!”

    “你不也吃了么?”

    “我是觉得你都剥了,我要是不吃的话,不是很浪费了!”

    “有什么好浪费的。”

    “那可是你剥的,我可不想浪费你的心意。”

    施施以前和徐敬尧在一起,两个人之间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距离感,而顾北辰让施施真正感觉到一种被人疼爱,被人宠溺的感觉。

    这个男人不算是最贴心的,他不了解女人,所以有些时候甚至是有些不那么浪漫,霸道强势,但是对她……

    顾北辰应该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想到这里,施施忽然伸手握住了顾北辰的手,十指紧扣。

    “家主,我去下面开车。”顾北辰这次出来带的人不多,施施总是说每次他们出来,弄得和山大王出来巡山一样。

    山大王?顾北辰当时听见那可不仅仅是嘴角抽搐了,那是整个人都不好了,就我这相貌?哪里像是山大王了。

    所以这次出门带的人不算多,贴身的人也只有左轮一个。

    顾北辰和施施则是慢悠悠的走在后面,就像是最普通不过的情侣一般。

    施施微微仰头和顾北辰说着什么,顾北辰则是微微低头,认真地听着,不时的点头,只是神情略显淡漠,但是掩饰不住这两个人之间和谐融洽的气氛。

    忽然一个包厢传出了噪杂的声音,似乎像是男女的争执声。

    “怎么了?”施施正和顾北辰说着今天的案子,忽然顿了一下。

    “没事,就是觉得这声音很耳熟罢了。”

    “砰——”房门忽然被打开。

    “你给我滚开,别碰我们,滚开——”施琪的声音陡然传来。

    “哼——都出来了,还在我的面前装什么纯情啊,就你那点破事,都不够大家传的,怎么?现在还在我面前装什么纯情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男人的声音,带着笑意,听着就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你给我滚开,别碰我!”

    “你别碰她,别碰……啊——”李慧发出了一声惨叫。

    “你们母女两个名声这么臭,现在装什么无辜,既然都拉着你女儿出来了,难道不知道我想做什么么?不是想要我投资么?那总得有点回报吧!”男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嘲讽和调戏。

    “我不要了,不要了,放了我们,让我们走!”李慧的哭腔传来。

    “现在想走,迟了!”

    施施和顾北辰走几步,就到了房间门口,估计是刚刚施琪想要开门出来,却又被男人拉了回去,母女二人,此刻都面色潮红,脚步轻浮,看样子喝了不少酒。

    “救我,救我……”施琪忽然看见施施。

    顾北辰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见怪不怪了,这就是所谓的自作自受。

    这两个女人,和一个不怀好意的老男人,这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一场交易,此刻小绵羊已经到了嘴巴,这只大灰狼怎么可能轻易放他们离开呢。

    “施施,施施……”李慧自然也注意到了施施。

    施施完全不知道这两个人为什么要将自己置于这种地步。

    “北辰……”施施伸手扯了扯顾北辰的衣服。

    “我知道了。”顾北辰拿出了手机,打了个电话,只是几秒钟的功夫,忽然就闯进来一群黑衣人,直接将男人拖了出去!

    “放开——放开我,特么的,你们知道老子是谁么!你们敢这么对我,我不会放你的,你们放开我……”男人挣扎着,好事被人搅和了,自然是不甘心的。

    “老子?”顾北辰嘴角轻扯。

    “啪啪啪——”一个黑衣人直接朝着他的脸就抡起了巴掌,打得牙齿都掉了,嘴巴整个都要烂掉了。

    “家主,出什么事情了?”左轮刚刚开了车,就听说出事了。

    “没事,将他拖下去就好了!”顾北辰根本连正眼都不瞧那个老男人。

    “是!”左轮指挥着人将男人拖下去,那个人嘴巴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支支吾吾的,这个男人自己明显惹不得,他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不过这对母女……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一定不会……

    “谢谢……谢谢你们!”虽然她不喜欢施施,但是李慧知道,今晚的事情,若不是施施,她和施琪铁定走不了。

    “没事,下次注意点!”施施是真的有些于心不忍,虽说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对立的,但是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禽兽欺负,施施还没有这么狠心。

    一行人做电梯很快到了地下。

    “家主,施施小姐,上车吧<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左轮帮他们打开车门。

    “那个……”施琪上前一步,她本来对顾北辰就存着一份不敢存的念头,现在目睹了顾北辰只要一通电话,就可以救自己与水火中,这颗少女心,此刻全部都放在了他的身上面。

    “不好意思,这辆车子不载外人!我们也不顺路,要不你们自己打车吧!”左轮可知道家主已经很不耐烦了。

    这个女人的眼睛一直在家主的身上面乱瞄,顾北辰的耐心都快要用完了,这还要厚脸皮的想要一起坐车,想都别想了!

    “二妈应该还要去医院吧,我们并不顺路,不好意思!”这顾北辰捏的她的手疼了,再说了,施施也不想和他们有什么过多的纠缠。

    “可是这里不好打车啊,再说了,这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李慧自然看得出来自己女儿的心思了。

    况且这个男人确实是个极品。

    “走吧!”顾北辰直接干脆的拉着施施就上车!

    “那我们就先走了!”左轮冲着母女二人点了点头。

    “你在外面做什么,还不走!”顾北辰真的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无耻了。

    救了她们还不算,怎么?还要送她们回家么?

    “生气了?”施施扯了扯顾北辰的衣服。

    “怎么?你还想我送她们回去?”

    “我没有啦,好啦,让我看着她们被人欺负,我真的看不下去!”施施伸手搂住顾北辰的胳膊,“别生气啦,下次不会了!”

    “上次那女人在医院,想要砸死你,你没看见她看我的眼神么?你居然还想救她!”

    “我看见了,如狼似虎了!真是太过分了!”施施说得义愤填膺的。

    “你知道就好,这女人在厕所门口,还准备对我动手动脚的……”

    “你说什么!”施施可不知道这一出啊,此刻睁大了眼睛。“你被占便宜了么?”

    “自然没有,可是很生气,你呢?听到这个消息,你什么感觉!”

    “痛心疾首啊!”

    “噗——”左轮直接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咳咳……咳咳……”

    “哗——”顾北辰将挡板直接拉下来。

    “就这样?”

    “她简直太过分了,你是我的男人不是么?”施施讨好的伸手搂住顾北辰的脖子,直接送上了自己的红唇。

    顾北辰对于这种送上门的艳福,自然是欣然接受了。

    施琪站在原地跺了跺脚,“好了好了,这种男人不适合你,看看就算了,别想了,我们赶紧回去吧,先回去换了衣服,然后去医院,不然你爸……”

    “凭什么就不适合我,凭什么她就能得到这种男人,我就不能<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施琪咬着嘴唇,她不甘心。

    所以说,并不是每个人知道知恩图报的,也有人会恩将仇报的,施施根本不知道,今晚的事情根本就是个开始,这件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这个男人很危险,而且这个男人根本不会喜欢你的。”这个人的视线从未离开过施施。

    李慧是过来人,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个花心的人,施琪虽说长得不如施施美艳妖娆,但是却也有一种独特的清新气质,但是从头至尾,这个男人的目光却从未在他们母女二人身上面做过任何停留。

    “你凭什么这么说,你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你肯定也觉得爸爸不会喜欢你的,可是现在还不是……”

    “这不一样!”施毅本身就是个酒色之徒,李慧年轻的时候,长得漂亮,会勾人,尤其是床上会伺候人,这施毅自然是离不开她,不然怎么会让她生下孩子。

    “哪里不一样了,我觉得都是一样的。”这个男人过于神秘,今晚才算是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吧,但是施琪这颗心却已经遗落在他的身上面了,“只要我们相处一下,他肯定会喜欢我的!”

    “施琪,这个男人真的不……”

    “妈——你别说了,我们赶紧回去吧!等会儿我陪你去医院。”

    “你明天不上课么?”

    “明天周末好么?”李慧这才点了点头,只是心里面还是很不放心,那个男人这么危险,刚刚掌嘴的时候,他根本就像是没看见一般,那些人训练有素,听说顾家拥有自己的军队。

    就算是这个国家的掌权者,对顾家都是忌惮三分,更何况是李慧这种人。

    只是施琪却并不明白顾家代表了什么。

    两个人回去换了衣服,喝了点解酒汤,就准备去医院,“妈,我们打车吧,我俩现在都没法开车。”这虽然身上面没什么酒气了,不过脑子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的。

    “嗯,穿个外套,晚上医院还是很冷的。”李慧和施琪刚刚出了门,准备锁门,忽然从伸手冒出来一群男人,手中拿着手帕直接捂住了两个人的口鼻!

    一种刺鼻的味道直接吸入了她们的呼吸道,她们几乎都没有怎么挣扎,就被人拖走了。

    还没有来得及穿的外套掉落在地上面,被踩了好几脚。

    “贱人,臭娘们儿,居然让人打我,我弄死你们我就不是人!”男人门牙都被打掉了,此刻说话都是漏风的。

    刚刚出了酒店,他就找人打听了,刚刚路过的人,是顾家的人,顾家,他自然是惹不起的,可是这两个人女人还是弄得死的!

    特么的,这口气怎么想他都咽不下去!

    “呸——”尼玛,牙都被打掉了,这笔账不能从顾家的头上面讨回来,也自然要找个人讨回来了!

    这一夜,施毅打了许多次的电话,愣是没有找到两个人,这没有办法,施施那边他是不敢联系了,那个母老虎能够一脚将自己踩得骨折了,施毅是真的怕了。

    只能打电话给了徐敬尧,这徐敬尧本就觉得亏欠了施家,这一接电话,就立刻过去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叔叔,发什么事情了?你说阿姨和施琪失踪了?”

    “昨晚出去的,可是到现在也找不到人,这都第二天了!”施毅是动不了,而自从他变成这样之后,这平时一起的狐朋狗友都消失了,愣是一个都联系不上。

    施毅心里面那个憋闷啊。

    “没事,你别着急,我立刻让人去找,你先别着急。”

    只不过打听到她们去了一家饭店,根据酒店的监控显示,她们居然和施施见过面。

    徐敬尧开车到了施家,大门居然没有关,大门口还有一件外套,徐敬尧将外套捡起来,有脚印,而且是男人的,徐敬尧心里面暗叫不好,立刻去警局报了案。

    所以施施接到的第一个电话不是徐敬尧打过来的,而是警局打过来的。

    “施小姐是么?我们这是XX警局!”

    “我是,怎么了?”

    “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见过李慧女士和施琪小姐?”

    “见过,怎么了?”

    “她们失踪了,麻烦你立刻到警局一趟!”

    施施挂了电话,显得有些茫然。

    “出什么事情了?”

    “二妈和施琪失踪了?”

    “昨天就和你说别多管闲事了,那个男人怎么可能真的善罢甘休,这事儿也是她们自己招来的。”

    “你昨天就看出来那个男人会报复她们?”

    “是你说要救她们的,再说了,事后你也没问我!”别人的事情,顾北辰哪里能上心。

    “你……”施施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能帮我找一下他们么?”

    “这事你别掺和了,到时候这两个人会赖着你的,估计此刻这两个人已经见所有的过错都怪在你的身上了,你信不信!”这话施施倒是真的相信。

    “可是这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有警察呢,我又不是正义使者,监控那么多,还怕找不到人么!”

    “希望他们快点找到人吧。”

    “吃饭吧,待会儿送你上班!”顾北辰本来就不是那种会多管闲事的人,昨天出手也是因为施施,不过他可不是什么救世主,再说了,这事儿也是她们自己招来的!

    顾北辰是指望不上了,昨天的事情,他的耐心就用光了,这事他要是管了才有鬼!

    ------题外话------

    我也觉得施琪忒不要脸了,对顾大爷的遭遇表示痛心疾首,哈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