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26 试戏,干瘪豆芽菜
    审讯室

    郑恩菲和皮特坐在桌子的两侧,那一张俏丽的小脸,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她只是低着头,双手死死地抓住两侧的衣服。

    “说吧,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皮特背靠在椅子上面,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的女孩。

    “我说了,那天晚上我睡着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

    “啪——”皮特拿起桌子上面的文件,重重的摔在桌子上面,郑恩菲被吓了一跳,身子一抖,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到现在还不坦白么?”

    “我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让我说什么!”郑恩菲这是准备打死不承认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只不过死死咬住的嘴唇,有些颤抖,暴露了她此刻的焦躁不安。

    “不知道?这上面的人是你吧。”皮特从文件中抽出了监控视频的截图,郑恩菲在眼睛在触及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忽然睁大,继而别过脸,“怎么了?还打算不承认么?需不需要我们将当时药店的老板带过来和你对峙!”

    “我就是去买了点药,这不犯法吧。”郑恩菲似乎是在心里默默下了个决定。

    这事情本来就和自己没有关系,就算是自己去买了药,那又如何?想到这里,郑恩菲直视皮特的眼睛,眼神中充满着无知和无畏。

    “是不犯法,第二天也就是案发的时候,林薇猝死,赵安南被紧急送到了医院,他的胃部还有许多并未消化的药物,而这些药物就是你买的这些。别告诉我这一切都只是巧合。”

    “这本来就是赵安南让我去买的,怎么了?不行么?”

    皮特并不是第一次接触郑恩菲了,之前给他的印象都是那种很乖巧,温柔知礼,大方乖巧,哪里是眼前这个人。

    此刻的郑恩菲,就像是一个刺猬,谁侵犯她了,她就刺谁,眼中满是戒备,说话也充满着防备。

    佟秋练和施施此刻就在审讯室的隔间,施施的手中拿着赵安南的检查报告,她抬眼看了看郑恩菲,示意了一下佟秋练,两个人就直接出了房间,进入了那边的审讯室。

    郑恩菲看见又有人进来,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你和林薇是好朋友,那天晚上你不会不知道他们要对林薇做什么吧。”施施将一张两个人的合照放在了郑恩菲的面前,“这张照片,还熟悉么?”

    这是从林薇棺木中取出的照片,郑恩菲只是看了一眼就别过眼睛,“这是林薇尸体旁边的唯一一张照片,她已经把你当成了她唯一的朋友。”

    “我和她是朋友,但是她居然想要抢走我的男人!”郑恩菲忽然眼睛猩红,拿起照片,毫不留情的将照片撕毁,施施和佟秋练只是靠在一边的墙边,并不做声。

    “然后你就助纣为虐?”皮特伸手敲了敲桌子。“你知道这会要了她的命么?你对此也是无所谓的么?”

    “不是我的错,怎么会是我的错,我怎么知道她怎么就突然死了呢,我就是,就是……”照片被撕碎,凌乱的碎屑洒了一地。

    “就是什么?”

    “我就是想要教训她一下而已,我怎么知道,她会……”郑恩菲说着双手捂住眼睛,哭了起来,肩膀不停的在抖动,身子也在微微颤抖,“我不知道会这样,我真的不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呜呜……”

    皮特等了好一会儿,这郑恩菲才慢慢地停止了抽泣,只是眼睛却红肿的厉害,皮特给她递了一张纸,“你应该知道林薇并不喜欢赵安南。”

    “我知道!”郑恩菲冷哼一声,“林薇喜欢的人是向东,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赵安南的目光也逐渐集中在了林薇的身上面,我才是他的未婚妻不是么?为什么他总是要看着林薇,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你应该知道,林薇并不喜欢赵安南,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赵安南那种人,谁会喜欢他,十足的二世祖,什么都不会,文凭都是买来的,除了家里面的几个臭钱,他还有什么!”郑恩菲说的不屑一顾。

    “既然这样,为什么要买那个药,你应该知道,那种剂量的药,是很有可能致命的。”

    “我知道这事情不怪林薇,根本就不是林薇的问题,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林薇,那天晚上,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那个药……”

    “你想要杀死的人是赵安南吧!”施施忽然冒了一句。

    郑恩菲身子一抖,却也没有反驳。

    “从我第一次在警局见到你的时候,那个时候赵安南刚刚遇害,身为未婚妻,你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悲伤,可见你对赵安南并没有什么感情,相反的,你只是让我别偏私施琪,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的你,倒是十分冷漠。”

    “哼——要不是家里面要求,我怎么会和这种人订婚,他根本就不配!”郑恩菲一脸的鄙夷。

    赵安南的所有资料,都离不开吃喝嫖赌,这样的男人,或许依靠金钱,会吸引一部分想要飞上枝头的小麻雀,但是郑恩菲这种大小姐,自然是不会放在眼里的。

    郑恩菲心高气傲,和这种男人订婚,肯定很郁闷吧。

    “赵安南不傻,为什么会吃这么多的药!”

    “他是喜欢玩弄女人,他不过是在这些女人身上面找到一点男人的自尊罢了,他……根本不算是个男人!”郑恩菲嘴角泛着冷意。

    “那天晚上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具体说一下吧。”皮特叹了口气。

    “那天参加完婚礼,林薇就想要回去了,她本来就不胜酒力,但是林薇很少参加这种活动,被灌了不少酒,那些男人就硬拉着林薇不让她走,闹洞房的时候,那些男人就对林薇上下其手……”

    郑恩菲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了一丝黯然。

    “之后呢?林薇就被带走了?”

    “是我害了她,是我一时迷了心窍,我是个罪人!”郑恩菲闭着眼睛,眼泪就从她的眼角滚落,她的睫毛轻轻颤抖,声音都变得嘶哑,“从一开始我就错了,薇薇什么错都没有,她不过是被个人渣看上了,能有什么错。”

    “你到底做了什么!”施施有些迫不及待。

    “闹洞房结束,林薇说她很不舒服,很难受,她让我送她回去,她不想待在这里,而且新娘也拜托我送她回家,只是上了车子,看到林薇靠在后面,我忽然就……”

    “改变主意了?为什么?”

    “我明知道赵安南喜欢林薇根本不关她的事情,但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真的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会这么做!”郑恩菲当时就是脑子中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但是身体却已经做出了决定。

    开车,直接去了别墅。

    所以很多时候,有些事情的发生并不是偶然,而是一个个的偶然拼凑在一起,林薇本来可以避免这次的意外,但是她信任的人,却一个个的背叛了她,也是个可怜的姑娘<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施施手中端着咖啡,站在床边,施施的朋友不算多,但是施施对他们都很信任,林薇是有多信任郑恩菲。

    而郑恩菲,却像个死神一般,载着她,驶入了魔鬼的怀抱。

    施施一回头,就看见一边的拐角处,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这里是警局,这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带着鸭舌帽,还戴着口罩,难不成这是偷东西偷到太岁头上了。

    那人显然注意到了施施,连忙躲了起来,施施端着咖啡,嘴角扬起了一抹笑,走过去,“鬼鬼祟祟的是准备做什么?”施施哪里知道这人也是笨的可以,居然都还没有跑。

    那人拿下口罩,是那天的那个狗仔。

    “施施小姐,你真的没有想要做明星的想法么?”

    “倒是有些兴趣,你上次不是说,有个很适合我的剧本么?讲什么的?”施施完全就是找这个呆萌的狗仔打发一下时间而已,刚刚被郑恩菲弄得,心里怪不舒服的。

    “就是将一个女警察抓捕一个变态杀人魔的电影,我觉得真的很适合你!那警察设定就是十分美艳的那种,我觉得和你的气质很合……”

    “变态杀人魔?”

    “对啊对啊,现在女主角还没定,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我觉得你可以去试试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我对女主角不感兴趣,变态杀人魔倒是挺感兴趣的。”

    “啊?”狗仔瞪大了眼睛,那啥,一般女明星,都想演那种清纯可人,善良美丽的女主角,无论怎么说,也是那种正面角色吧,这……

    “这个角色定了么?”

    “没有!”

    “我对什么女警察不感兴趣,这个角色挺好的。要是可以,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真的么?那我马上联系公司的人。”那人像是生怕施施反悔一样。

    施施端着咖啡回去的时候,正巧看见郑恩菲从审讯室出来,低垂着脑袋,长长的头发,几乎遮住了整张脸,腰侧的衣服被扯得皱皱巴巴。

    “您好,我是郑恩菲的代理律师,现在我们可以把人带走了么?”郑家的律师过来时,询问已经结束了。

    “带走吧,有问题我会再联系你的。”皮特看着失魂落魄的郑恩菲,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郑恩菲跟着她的律师,很快就离开了。

    “有线索么?”施施看着皮特。

    “还是那样,郑恩菲只知道那晚的事情,之后的事情是根本不知道,而且郑恩菲也没有掺和到吸毒的事情中,她也不知道毒品的来源。”皮特耸了耸肩,“不过郑恩菲那天并不在这个城市,程安安和赵安南的死,她的嫌疑都可以排除。”

    “队长,不好了,施琪在戒毒所,受不了居然割腕自杀了!”孙杰气喘吁吁地跑过来<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虽说施施对施琪没啥感情,但是心里面还是有些震动,“去医院!”施施也跟着过去了。

    到了医院,施施没有想到,徐家的人居然在医院,此刻的急救室门口,徐敬尧、徐谦、梅玲,居然还有叶蓁蓁,都在这里。倒是来全了。

    他们看到施施,显然也是一愣。

    “伯父,伯母!”就算是闹掰了,也不可能说真的成为陌路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戒毒所里面什么东西都是严格管制的,怎么会出现自杀这种情况呢。

    “是我们的疏忽,但是我们正在组织戒毒人员进行日常活动,哪里知道她忽然就……”几个戒毒所的警察也守在一边,这算是他们工作的失职了。

    “现在情况怎么样?”皮特看了看急救室。

    “不知道,不过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你们怎么过来了?”施施好奇,这徐家的人怎么来的这么快。

    “李慧那边联系不到人,就找了我们。”此刻的徐家人,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和施施打交道,施施过于冷静了,而徐家最近却是因为订婚宴的事情被闹得天翻地覆。

    “毒品的事情查的怎么样?”顾北辰坐在会议室,下面黑压压的坐了许多人。

    “暂时还是太清楚,他们的组织过于严密,现在还是没有什么进展,不过这件事情应该不会刻意针对顾家的。”

    “可是人死在我们的地盘上,警方那边肯定会把视线转移到我们的这边!”

    “就算是之前和我们没有关系,但是现在人死了,有偏巧是死在我们这里,难免不会惹人怀疑。”

    众人七嘴八舌,顾北辰只是安静的听着,并不做声。

    左轮拿着电话走到顾北辰身后,“家主,施琪自杀了,施施小姐去了医院。”

    “嗯。”顾北辰倒是完了,施家还有这么一个人。

    “徐家的人也都在那里!”

    “哗——”顾北辰直接站了起来,吓得所有人都是一愣,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忽然之间脸色这么难看。

    “南笙,你继续主持会议!”说着直接走了出去。

    “左轮,出啥事了?”顾南笙玩手机正玩了一半儿。

    “没什么事情。”左轮拿起了顾北辰的西装外套,跟着顾北辰就走了出去。

    “肯定又是因为女人,哼——这都是第几次了,扔下这一大帮子的人算什么,啊——”顾南笙还没有念叨完,就被顾珊然敲了一下头。

    “你说够了没?干爹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人,你就不能支持一下么?”

    众人可不相信他们那个一直高冷的家主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只要一想到他会搂着一个女人,说着甜言蜜语,众人就浑身起鸡皮疙瘩<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那个,我还要去拿检查报告,伯父伯母,我就先走了。”叶蓁蓁和徐敬尧是来这里检查身体的,碰巧遇见了而已。

    叶蓁蓁穿着白色雪纺衫,亚麻长裤,一双罗马鞋,显得十分秀气,只是脸色很苍白,多日不见,倒是消瘦的异常厉害。

    尤其是和施施一比,施施那个唇红齿白啊,气色可不是一般好。

    话说这几天的猪脚可不是白补的。

    施琪出来的时候,被送入了普通病房,而此刻李慧也赶过来了,她一看见施琪,眼泪就一直不断地往下掉,施琪消瘦的异常厉害,两侧的脸颊整个凹陷下去,有点形销骨立的感觉。

    “你怎么过来了,你给我出去,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都怪你,都怪你我才会变成这样!”施琪忽然看见施施,整个人就像是炸了毛的猫,也不顾手上面还打着吊瓶,就拿着手边可以利用的一切东西砸了过去。

    “施琪,施琪……你别乱动,别乱动!”手背上的针头被瞬间带着扯了起来,血珠从针孔处滚落下来。

    “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都是你,你毁了我,你现在高兴了吧,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被你完全毁了,你知不知道,我恨你,我恨你——”施琪大喊着,拿起手边的花瓶就砸了过去。

    施施是被施琪的歇斯底里吓到了,送她去戒毒所却是是她一手促成的,但是施施从未想过毁了她。

    花瓶朝着施施的门面就砸了过来。

    施施躲闪不及,忽然从身后窜出一个人影,一只手搂住施施的腰,另一只手直接将花瓶挡掉!

    “哗啦——”花瓶碎裂在施施的脚边。

    “你疯了么?怎么不躲,有没有伤到?”顾北辰若是来晚了一步,这花瓶就在施施的脸上裂开了,只要想到这里,顾北辰的心里还是一阵的心惊肉跳。

    而施琪在看到顾北辰之后,忽然住了手,她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见顾北辰。

    乌黑的头发,有些凌乱的散落在额前,黑曜石般的眸子透露着异常的紧张和不安,鼻梁高挺,嘴唇很薄,风姿卓绝,只是他的眼里只有施施一个人。

    “我这不是没事么!”施施咂了咂嘴巴。

    “要不是我及时过来,你以为你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么?”顾北辰说完眸子凌厉的射向了施琪,施琪身子一哆嗦,好冷,那种遍体的寒意不知道是从何而来。

    “好啦,我没事啦,这不是有你么?”施施推搡了一下顾北辰。

    顾北辰却直接转身离开,施施的手停留在半空中,眨了眨眼睛,生气了?

    完蛋了,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施施连忙转身追了出去,施施追出去的时候,电梯门正好合上,“你妹的,顾北辰!”施施使劲的按着电梯门,“*!”施施赶紧从楼梯跑了下去!

    而到了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就看见顾北辰的车子一溜烟的从自己的面前驶过,丝毫没有停住的意思。

    “家主,施施小姐在后面<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次让她吃点苦头,我千方百计的想要保护她,她就这么不知道好好保护自己么!”顾北辰的手死死攥在一起。

    刚刚那个瞬间,顾北辰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这个女人,就准备任由着那个疯女人砸自己么?真是疯了!自己冲过去为她挡掉那个花瓶,她倒好,还冲着自己笑呵呵的,顾北辰真的觉得自己疯了!

    “可是施施小姐……”

    “暂时别管她!回大宅!”顾北辰一回去就直接冲到了房间,直接冲到洗漱间,打开了淋浴头,任由冰凉的水从头灌下来!

    顾北辰几乎不能忍受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这个小女人倒好,丝毫不知道他的担心!

    而此刻的施施,看着顾北辰的车子扬长而去,心里面忽然很空,她想要追出去,但是脚踝还在隐隐作痛,刚刚追了两步,车子就消失在了拐角,施施再出去的时候,车子已经没影了。

    施施拿起手机,给顾北辰拨电话,一开始还是无人接听,后来直接是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顾北辰,你混蛋!”施施咬着嘴唇,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从前,就是自己给顾北辰甩了脸子,顾北辰都从未这般弃了自己扬长而去,但是今天,几乎都没有给自己说话的机会,既然就这么抛下自己,扬长而去了!

    施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就像是有一块被人掏空了一般。

    此刻手机忽然响了,施施直接接起电话,“顾北辰,你个混蛋,你什么意思啊,我告诉你,我很生气,你给我赶紧过来,顾北辰,你个混蛋……”

    施施发泄了一通,那边愣是没有动静,是不是自己说话太狠了?

    “顾北辰,你还在么?”

    “那个……是施施小姐么?”

    施施立刻囧死,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我是,请问你是?”

    “我是星光影视公司的……”

    很快的就有车子停在了医院的前面,施施就像是赌气一般坐上了车子,顾北辰,你个混蛋,让你扔下我,不是不让我演戏么?我还就去了!哼——

    此刻的顾北辰正在洗澡,哪里知道,就这么短短的时间,施施居然做了这个决定,而当他出来,左轮立刻走过去,“家主,施施小姐被……”

    “我说过暂时别和我提她!”左轮立刻噤声,转身准备离开,“等一下!”

    左轮眼前一亮,“家主,还有什么吩咐?”

    “派人盯紧她,别让她受伤!”

    “好!”左轮抓了抓头发,家主,是您自己不想听的,以后可别后悔。

    施施是被直接带到了片场,此刻的片场站了许多人,许多的人都围在一起,“正在选角色,所以有点乱,您里面请。”

    施施倒是毫不意外的看见了一些电视上面出现的小明星,施施只是简单地穿了件米白色的长裙,披着薄荷绿的薄外套,头发随意的披着,未施粉黛,但是整个脸却显得十分艳丽<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但是这种艳丽,并不会让人觉得很俗,反而是带着一种勾魂摄魄的魅力,尤其是她随意的伸手撩了一下头发,眼睛看似无意的扫了一下众人,嘴角微微扯起了一抹勾人的笑,该死的迷人。

    “导演,施小姐来了,您看什么时候试戏?”那个导演满脸的络腮胡子,四十多岁的样子,看到施施倒是眼前一亮,不过娱乐圈美女如云,什么样大俗大艳美女他都见过,眼前的人确实很符合女主角的设定。

    “女主角试戏还要排队等一下,先到一边等一下吧!”导演将施施从头到尾大量了一番,似乎还是比较满意的。

    “不是的,她要演的不是女主角!”

    “难道是女主角的闺蜜?”

    “是那个杀手!”

    导演愣了一下,这个杀手设定是个男的,怎么找来一个女的,不过想要演杀手的人倒是不多,“那直接来吧!”导演还是觉得可惜了,这样的美人坯子,真搞不懂怎么想要演杀手。

    灯光设备都已经准备好了,此刻一个人体模型正躺在一个床上面,导演翻了翻剧本,“下面你就演一下剖腹杀人的场景好了,一定要够冷血,这个道具你就将就一下!”

    施施淡淡的点了点头,床的旁边放着许多的刀具,不过施施一眼就看得出来,都是假的,施施拿起一把水果刀,忽然嘴角咧开了一抹笑,只是轻柔的摸了摸床上面的假人。

    施施真的是强忍着笑,这就算是试戏,也不用这么不专业吧,话说这是哪里找来的充气娃娃啊。

    导演眼睛紧紧的盯着镜头,他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很有镜头感。

    所谓的镜头感,就是一个人到底上不上镜了,有的人虽然长得好看,但是拍出来的效果和本人比就真的逊色很多。

    而眼前的女人,嘴角带着笑,慢悠悠的刀放在假人的胸部,就像是在真的解剖尸体一般,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切菜一般,动作行云流水,十分优雅。

    不过片刻之后,她的目光瞬间变得凌厉,就像是忽然被打了兴奋剂一般,那动作专业的不像话。

    “你哪里找来的演员,演得不错!”导演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镜头。“之前怎么没有见过她。”

    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施施这种相貌,很难不被人注意。

    “刚刚挖到的。”

    “她是学生还是工作了?可以继续下面的拍摄么?”若不是专业演员,之后就怕会发生各种不可避免的矛盾。

    “暂时还不清楚!”这人都没有签下来,哪里谈的下后面的工作啊。

    “挺好的,不是你们公司的艺人?”

    “暂时还不是!”

    “价钱合理,应该没问题吧<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导演眼睛盯着施施,显然十分满意。

    “她不缺钱!”

    “嗯?难不成是来玩玩的?”导演这话倒是说对了,要不是被顾北辰刺激了,施施可不会直接冲过来试戏。

    “前段时间网上疯传的徐家订婚宴的女主角啊!”那人说完,周围的人才恍然大悟。

    而施施在最后居然拿起刀,放在唇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露出了如同孩童般满足的神色,看的在场的人一阵脊背发寒。

    “可以了么?”施施将刀子放下。

    “这部戏下个月开拍,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导演直接起身,就这么定了么?在场来试戏的人不在少数,此刻都露出了一种艳羡的表情。

    “我工作比较特殊,提前联系我吧!”施施嘴角带笑,施施的身上面有一种东西,让人忍不住被她吸引,加上大方的谈吐,不卑不亢的态度,导演对她还是比较满意的。

    “施施小姐,我们总裁想要见你一下。”带着施施过来的男人说。

    “见我做什么?”

    “商量一下电影的事情,公司就在楼上,很近的!”

    “好啊!”施施拿出手机,顾北辰,你厉害,居然还不给我电话!

    办公室在二十多层,电梯到了之后,这个楼层基本是没人的,那个男人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一个声音,“进来!”声音不像是顾北辰那么低沉,反而是带了一种稚嫩。

    推门进去,一个打扮十分艳丽的女人正坐在沙发上面,身后站着的貌似是她的助理之类的,只是淡淡扫了施施一眼。

    而施施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头发被染得偏黄,耳朵上还戴着一个钻石耳钉,穿的很随意,甚至有些非主流!

    施施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这货难不成就是星光的总裁,估计比自己还小吧。

    “哟,这是哪里挖来的新人,看着挺好看的!”妖娆的女人,正是现在炙手可热的当红明星苏漾,那眼神带着一丝嘲弄,完全不把施施放在眼里就是了。“我们这个圈子向来不缺少美女!”

    “苏漾,你没事的话,可以走了。”男人开口。

    “好吧,陆少,我走了!”苏漾说着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施施,就扭头出去了,施施摸了摸鼻子,香水真刺鼻。

    “你就是新来的演员是吧,这里是一份合同,没问题的话,就签字吧。”

    施施直接走到办公桌前,以为这货这在看文件,好了,尼玛,居然是在玩俄罗斯方块,好吧,施施表示她有点生气。

    不过施施现在还不了解眼前人的底细,也不好随便发作,再说了,此刻可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施施只是随后翻了翻合同,“我不是卖身,我就拍这一部戏而已。”

    陆少抬头看了看施施身后的男人,“陈锋,怎么回事?”

    “陆少,施小姐确实没有想要和我们签约<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陈锋悻悻地低下头,这小屁孩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处理事情可是丝毫不含糊。

    “那我们若是捧红了你,你以后跳槽了,我们对你的投入势必付诸东流,这笔账不划算。”陆少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

    施施长得美艳,但是眼神却并不贪婪,甚至说是波澜不惊的,多少人想要见到他,想要巴结他,但是眼前的人,对他似乎很不屑,应该说眼前的女人并没有企图心。

    “那就算了,反正我是无所谓的!”施施就是见不得一个小屁孩在自己的面前嚣张,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陆少放下手机,快步走过去,“你这是在跟我玩欲擒故纵?”

    只是那手刚刚触碰到施施,施施忽然直接扯住了他的手腕,“哎呦——”陆少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手就被别到了身后,施施直接伸手一推,陆少的身子就跌在了沙发上面,“你这个女人——”

    “别用手指着我!”施施上前一步,陆少往后缩了一下,“看你年纪不大,怎么?还想对我动手动脚的?”

    “你这个女人,你要干嘛!”

    “我还能干嘛?放心,我对你这种豆芽菜不感兴趣!”

    “豆芽菜?”陆少此刻直接从沙发上跳起来,一米八的个子,倒是比施施高了一些,只是这气势,陆少挺了挺腰板,“你还是黄花菜呢,你哪看出来我小了!”

    陈锋哪里见过陆少这般幼稚,只是低头沉默,您的年纪是真的不大啊。

    “呵……我还说错了么?看你脸色发白,不是发育不良,就是纵欲过度。”施施上前一步,忽然伸手捏住了陆少的下巴,“身上还有香水味,衬衫上有点口红,这里……”施施松开手,从他的外套上居然扯出了一根长发,“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潜规则?”

    施施忽然想到自己和顾北辰的第一次碰面,那会儿自己好吵吵着不接受潜规则呢,想到这里,施施忽然粲然一笑。

    就像是冬日的暖阳,陆少看的一阵晃神,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刚刚居然被一个女人调戏和奚落了。

    “豆芽菜,姐姐走了,后会有期!”施施说着扭着腰肢,就开门出去。

    “陆少……”陈锋走过去,陆少的脸刷的红了,“合同怎么办……”

    “啊?”

    “我说合同!”

    “不要让她走了!”陆少说着就追了出去,电梯刚刚上来,施施听见动静,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豆芽菜,你追过来做什么?”

    “签合同!”

    “怎么?想好了么?我可是随时可能跳槽的人哦!”这个小孩实在有趣,施施忍不住想要逗逗他,陆少轻轻咳嗽一声。

    “走吧!”

    “叮咚——”电梯门打开,顾北辰第一眼就看见一个黄毛小鬼居然拉着施施的胳膊,顾北辰那个怒火中烧啊!

    直接走过去,从伸手将陆少的衣领揪起来,“啊——”

    “顾北辰?”施施眼中难掩惊喜<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放开我,松开!”这陆少真是个豆芽菜,被顾北辰拎起来,完全没有招架的余地啊。

    “怎么了?换口味了,喜欢上这种干瘪的毛头小子了?”

    “你才是毛头小子,你知道我是谁么?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啊——”顾北辰直接松开,陆少措手不及,整个人差点摔倒。

    “跟我回去!”顾北辰搂着施施的腰,占有欲十足,看的陆少眼热。

    “豆芽菜,合同改天再说。”

    “你们到底是谁啊,这里是星光,你们凭什么……唔——”陆少话没说完,左轮就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施施和顾北辰坐上电梯,门刚刚合上,“顾北辰,你不会是吃醋了吧?就那个小屁孩?”

    顾北辰却直接伸手直接将施施困在了自己的双臂之间,幽深的眸子,死死地看着她的眼睛,看的她心里发慌。

    “顾北辰,那个……”施施知道自己这次算是完了,顾北辰不想她做的事情,她都做了,死定了。

    “你一定要和我对着干是不是!”顾北辰是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他不想伤害眼前的人,但是心里却又窝火的厉害。

    “谁让你扔下我的!”

    “你还有理了!”

    “我就是气不过,就过来试戏了!”

    “我是不是该把你的腿打断,锁在家里!”

    “顾北辰,你不能这样!”

    “哼——”顾北辰冷哼一声,只是他此刻气的牙痒痒的,却又无耻发泄,“砰——”顾北辰一拳砸在了电梯上,拳头撞击着金属,发出了沉闷的响声,震得施施身子一颤。

    看到顾北辰那丝丝咬着牙的样子,施施狠了狠心,伸手抱住了顾北辰的脖子,“我错了,真的错了。”

    施施难得这般低眉顺目,尤其是这般温柔的声音,叫的顾北辰心神一震,不行,美人计而已,绝不能妥协。

    “北辰,人家真的错了!”

    “你错哪里了!”

    “我不该来这里试戏的,惹你不高兴了!”

    “还有呢?”

    还有?施施想了想,在医院的时候,这货到底为什么生气,施施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顾北辰看到她还在思考,心里更是窝火,刚刚想要开口,施施居然直接踮起脚尖,直接吻住了他。

    顾北辰一愣,直接伸手搂住施施的腰,反客为主,顾北辰来势汹汹,施施没有一点招架的余地,只能瘫软在顾北辰的怀中。

    “下次不许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别人要打你了,你就给我回击回去,别人拿东西扔你了,你就不会躲么?不会还击么?”

    “出事了怎么办?”

    “反正有我在<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好,我知道了!”施施算是明白了,这货关心人的方式一如既往的别扭。

    两个人出了电梯,就有热帮他们拉开车门,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偏巧被刚刚下来的苏漾看见了,“那个男人你见过么?”苏漾问身边的助理。

    “没见过!”

    “是么?这就巴结上金主了?”不过那个男人长得倒是极品。

    “你以后别扔下我了,刚刚追你的时候,我的脚都疼了。”施施算是明白了,这货是吃软不吃硬,自己若是撒个娇什么的,顾北辰就立刻心软了。

    “活该!”顾北辰冷哼一声,但是眼睛还是忍不住盯着施施的脚踝,“鞋子脱了,我给你看看!”

    “好啊!”施施笑了笑,此刻手机却响了。

    “小练,怎么啦?案子有进展了么?”

    “施施,郑恩菲出事了?”

    “什么?啊——”施施的脚正在顾北辰的手上,这一激动,差点又一次扭到。“顾北辰,你丫的不会轻一点啊,疼死了。”

    “我会轻点的。”

    另一边的佟秋练似乎听出了什么奸情的味道,本来冷清的脸蹭的一下子就红了。

    “要不你先忙?”

    “我有什么好忙的,真是,就是这里,挺舒服的。”施施那声音本就柔媚,此刻更是带着些许娇嗔,听得佟秋练面红耳赤。“郑恩菲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刚刚不是被她们家的律师接走了么?”

    “车祸,加上司机,一共死了三个人!”

    施施挂断电话,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次又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呢。

    “其实你刚刚说话的时候,或许她误会了。”顾北辰一边给施施揉脚,一边说。

    “误会什么?”施施倒是没有想到什么东西。

    “还能什么啊,自己想去。”

    施施愣了片刻,忽然脸就红了。

    这些人的思想都太不单纯了,真是的,不过施施一想到刚刚的对话,自己都觉得奸情十足。

    ------题外话------

    昨天看了一下上一篇文,突然发现一些bug,两篇文有一些地方合不上,从一开始设置的时候,或许我考虑的就不是很周全,所以出现了一些漏洞,不过都是小方面的,不影响顾氏整体情节发展,所以大家多多包涵。

    一直忘了,月初是个有群的人,想要加群的亲们可以去留言板找一下群号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