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 > 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列表 > 124 离婚,顾珊然发威
    佟秋练此刻拿着刀子,将死者的头发慢慢剃下来,说实话,程安安倒是有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施施,你看这些头发。”

    佟秋练将一些头发放在灯光下,程安安是个典型的富家女,热衷于打扮,所以指甲是做的水晶指甲,而头发自然也是修理的十分整齐,而这头发中间却出现了被人强行扯断的痕迹。

    “这个头发拿去化验一下,希望上面有点犯罪嫌疑人的生物检材。”

    很快的整个头皮就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施施拿着手术刀走到死者的头部位置,尸体右侧的头骨有着很明显的凹陷,一些骨头碎片都清晰可见,头部破裂的地方清晰可见脑部的内容物。

    “能够造成这种破坏的凶器肯定很重。”佟秋练在一边给施施打下手。

    “看这个。”施施拿着镊子从死者的头骨破裂的地方,找到了一点类似于铁锈的东西,“看样子是个铁制品?”

    “会不会是锤子之类的东西?”因为破裂的地方,呈现一种圆形,有点像是锤子之类。

    “不过死者的头发上虽然有泥土,但是这里个地方却没有一点泥土,加上房间里面的喷溅型血迹,死者应该是在房间被用重物砸到脑袋的。”

    “但是车子上的血迹?”

    “手腕上的。”死者的手腕处被磨破了皮,“房间有喷溅型血迹,而死者身上除了头部的伤口,没有别的地方可以造成喷浆型的创口,很显然!”施施耸了耸肩。

    尸体的解剖工作完成后,施施拿着最新的尸检报告到了皮特的办公室<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刚刚进去就看见了三个女生坐在那里,其中一个是赵安南的未婚妻,郑恩菲,三个人都是低头玩手机。

    “这是尸检报告。”

    “死者的死和毒品无关?”

    “这是谋杀!”

    “不是因为毒品么?”其中一个女孩跳了起来,穿着小洋装,打扮的很清新,披肩长发,眼睛或许是戴了美瞳的缘故,显得格外水灵,只是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傲慢。

    “林薇的死是因为毒品么?”施施双手环胸,反问道,而那三个人的眼神都一阵闪烁。

    “好了,曼柔,别这样!”郑恩菲伸手扯了扯钱曼柔的衣服。

    “这不是你们该管的,你们那天到别墅去,到底看见了什么!”皮特拖了个凳子走过去。

    “也没什么,就是我们回别墅拿东西,然后忽然就听见楼上有动静,然后我们就上去看了看,就发现本来那间房门被锁起来了,但是那会儿却是打开的,然后一只猫从里面窜了出来?我们就跑了!”说话的是个短发女孩,叫冯倩,头发有些蓬松,很瘦很高,有点偏中性风。

    “猫?”

    “那只猫是林薇养的,我们认识,一只黑猫,绿色的眼睛,很吓人,也不知道她怎么喜欢这种东西。”冯倩看得出来胆子比较大。

    “那林薇死的死后,你们都在那个别墅里面?”皮特拿着录音笔,另一个警察则是在一边负责记录。

    “当时我和曼柔喝多了。我们俩都睡了,还是警察来了,我们才醒的,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郑恩菲的说话谈吐倒是不俗。

    “那你呢?”皮特看着冯倩。

    “警察叔叔,年轻人么!在一起玩玩很正常,谁知道林薇那么容易……”施施摇了摇头,就算不是朋友,再描述一个人死亡的时候,怎么可以这么没心没肺。

    施施却直接走过去,直接撩起了冯倩的胳膊,“你干嘛啊……”冯倩一时躲闪不及,那手臂上的针孔就暴露在了众人面前。

    郑恩菲和钱曼柔显然都很惊讶。

    “倩倩,你……”

    “别这么看我,大家一起玩玩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冯倩将袖子放下,但是还是觉得有些局促,她的年纪不过十八左右。

    这个年纪的孩子,多数比较叛逆,不想通从长辈的劝诫,但是对什么事物却都充满了好奇,听说全国吸毒的人,青少年占据了绝大部分,很多都是看着朋友吸食,觉得好玩,后者是像施琪那样,为了融入这个圈子。

    “你的毒品是从哪里来的?”皮特不知道,这群花季少男少女,居然还有这种癖好。

    “只要有钱,自然就有了,很多酒吧都有的,警察叔叔,你不会管得这么多吧!”冯倩显得很无所谓。

    “通知她的家长,她需要进行尿检,然后戒毒<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施施抱胸站在一边,贪图一时的享乐,只会后患无穷!

    “大婶,我的事情要你管么?”冯倩激动的跳了起来,“我的爸妈都管不了我,你算个什么东西啊!”

    施施嘴角抽搐了一下,什么?大婶,你见过长得像我这么漂亮的大婶么?

    “那啥,施法医,要不您先回去?”皮特一看这施施脸色都冷下来了,估摸着这下面要出事!

    “你再说一遍给我听听!”施施走过去,或许是此刻施施的眼神不太友善,冯倩毕竟只是个小姑娘,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你要干嘛!”

    “不干嘛,走吧,我替你做尿检!”

    “尿检?”冯倩此刻脸都白了,“我爸妈不会允许你们这么做的。”

    “这事情现在轮不到你爸妈做主了,跟我走吧!”施施说着拉着冯倩就往外面走。

    “警察叔叔救我,我不想和这个大婶走!”

    “那个,施施啊,等我问完话的不行么?”

    “我会帮你问的!”冯倩任是如何挣扎,都是拗不过施施的手。

    “姐姐,好姐姐,你放了我吧,我真的错了,我保证会戒毒的,真的……求求你了!”

    “晚了!”毒品这东西,若是要靠自己,戒掉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而此刻的施毅正坐在办公室里面焦头烂额,顾北辰说过给他五千万,但是迟迟不见动静,他也不敢去催啊,正在办公室发愁呢!

    “总裁,有个自称姓顾的人,要来找您。”秘书推开门。

    “是么?赶紧请进来!”施毅就像是看到了曙光一般,眼前一亮,“赶紧请进来,快点!”

    “是!”秘书低着头,不知道来者是何人。

    “算了,我亲自去!”施毅说着直接大步跑了出去。

    此刻顾珊然和顾南笙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面,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

    “动作倒是挺快的。”顾珊然看见施毅下来,收起手机,起身,施毅再看见是这两个人的时候,那脸上面的笑意立刻僵在了嘴角,怎么是这两个瘟神。

    顾珊然的无所顾忌,施毅是领教过得,顾珊然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长发披肩,乍一看倒是娇媚动人,顾南笙的手放在顾珊然的腰侧,占有欲十足。

    “怎么劳驾你们过来了呢,快里面请吧!”施毅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到了办公室,秘书给他们送上茶水就退了出去,“我也不和你罗嗦了,这里是五千万的支票,还有一份离婚协议书,签了它,这五千万就是你的。”顾珊然将一纸离婚协议放在了施毅的面前。

    施毅哪里知道顾珊然上来居然这么直接,看着眼前的离婚协议书,施毅是真的纠结。

    这顾家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拿出五千万,难道自己真的要为了五千万断了和沈婕的联系?这笔交易无论怎么说都不划算<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为什么施施的抚养权不是我!”施毅看着顾珊然。

    顾珊然一笑,直接坐在了施毅的办公桌上,伸手拿起了办公桌上面的一张照片,三个人的合照,李慧、施琪和施毅的。

    “要不就直接走司法程序好了?你这种情况,属于婚内出轨,情节恶劣,估计法官会让你净身出户的。”顾珊然饶有趣味的盯着照片,这施琪长得倒是还行,就是过于清纯,这种清纯,透着一股做作的成分。

    “离婚的话,还是让沈婕来和我说吧。毕竟这是我俩之间的事情。”施毅还是不死心,尤其是沈婕一直对自己百依百顺,施毅似乎料定了沈婕不会和自己离婚。

    “那就是说和顾家没有关系喽,那这张支票……”顾珊然手中捏着支票,冲着施毅扬了扬,“那你们私下解决好了。”

    “这……”施毅咬了咬嘴唇,“这个不是顾家主和我说好的么?”

    “这是买断你们关系的钱,不过看样子你并不需要。”顾珊然将支票装在怀里,“这份离婚协议书,伯母已经签名了,你要是不签名,我们就走司法程序,听说这家公司伯母也有一部分股份呢!”

    施毅骇然,这件事情就是沈婕和施施都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知道的。

    “别这么惊讶的看着我,当年你的父亲很有远见,为了防止你和伯母离婚,这个家支离破碎,所以将公司的一部分股份过渡给了伯母和施施,这也是你一直不敢离婚的一部分原因吧,你是怕一离婚,关系到财产分割,按照你出轨的情况,一定讨不了好处!”

    “你从哪里知道的。”施毅此刻脸色煞白,这件事情除了他的父亲,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就是李慧都不知道。

    “你以为不调查清楚,我会出现在这里么?”

    施毅此刻才知道,顾家所谓的无所不知,并不是浪得虚名。

    “怎么样?签了它还是走司法程序,你自己决定!”顾珊然无所谓的说。

    施毅拿起笔,翻了翻离婚协议书,上面明确说明,沈婕和施施不会要施家的任何财产,施毅狠了狠心,在上面签了名!

    “ok!大功告成!”顾珊然直接拿起离婚协议书。

    “那……那个支票?”

    “你倒是真的很不要脸呢,刚刚不是说了,这事情是你们夫妻的事情么?怎么了?和我们顾家有关系么?”

    现在拿到了离婚协议书,顾珊然可不准备将五千万给这个禽兽。

    “你……”施毅哪里知道顾珊然居然会出尔反尔。

    “再说了,就你这个破公司,要是伯母和施施真的继承了这里面的股份,以后少不得要为这个公司操心,再说了,反正都要破产了,早点脱身也是好的!”

    施毅此刻才明白,这个女人一直都是在挖坑给自己跳。

    若是沈婕和施施持有这个公司的股份,那么以后无论是公司赚钱还是亏空,和她们都有关系,就算离婚,公司她们也不会不管,但是现在<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你骗我!”施毅显然很生气,冲着顾珊然就冲过去!

    “啊——”这还没有碰到顾珊然,顾南笙快步过去,一脚就踹到了施毅的腹部,施毅整个身子都是呈低空飞行状态,重重的装在了一边的茶几上面,后背被茶几的玻璃猛地磕了一下。

    “总裁,是不是出事了!”外面的秘书听到动静,刚刚想要开门,忽然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在了他的后腰上。

    “安静的做你自己的事情。”两个黑衣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而那个冰凉的东西,居然是手枪。

    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为别人工作的,犯不着真的豁出性命。

    “你们……”施毅觉得肚子疼的厉害,整个腰被撞的压根直不起来。

    “童养夫,你太暴力了,真是的。”顾珊然说着扭着腰走过去,蹲下身子,“怎么了?你刚刚是想要干嘛!”

    “我要报警,你们……”

    “报警?你以为警察奈何的了顾家,你就是找到总统都没用!”顾珊然很嚣张,而施毅只能咬着牙,目露凶光。

    施毅这辈子一直还是很顺遂的,施家以前家大业大,可以让他挥霍,他哪里被人这么揍过,哪里咽的下这口气啊。

    “怎么?还敢瞪我?”顾珊然伸手捏住施毅的下巴,施毅不知道这个女人哪里来的力气,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唔——”施毅疼的说话都困难。

    “我告诉你,以后伯母和施施,就是我们顾家罩着的人,五千万?你也不怕撑死!”顾珊然冷笑,“我们顾家向来护短,让你那个小三也安分一点,不然惹得我不高兴,后果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顾珊然的眸子漆黑,带着一种无所谓的笑意,却让施毅遍体生寒,只能硬生生的点点头,这个哑巴亏,他是吃不下也得吃。

    “这才乖!”顾珊然起身,慢悠悠的准备起身离开,而那尖细的高跟鞋,好巧不巧的就踩到了施毅的脚踝处!

    “啊——”从办公室里面传出了鬼哭狼嚎的惨叫声,骨头断裂的清脆声音,让顾珊然忍不住嘴角上扬。

    “你又调皮了!”顾南笙搂住顾珊然的腰,回头看了看施毅那只脚的脚踝处已经扭曲了,骨头断了么?

    “小惩大诫而已!”顾珊然扭着腰肢,和顾南笙就走了出去。

    外面的秘书吓得身子都一哆嗦,等到那群人离开,才打开门走进了办公室,一进去就看见施毅躺在地上面,一只脚的脚踝处不断地在流血,而施毅本人嘛!

    已经直接昏死过去了!

    施施处理完冯倩的事情,才知道施毅居然住院了,等她到医院的时候,施毅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下巴却是青紫的,一只脚被吊起来,已经打上了石膏。

    “呜呜……到底是谁啊,这么狠心!”李慧在一边哭的梨花带雨<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我又没死,哭哭哭,烦不烦啊!”施毅本来就心烦意乱,被李慧这么一闹腾,那火气就蹭蹭的往外面冒。

    “我这不是担心你么?”李慧可怜兮兮的看着施毅,施毅无奈的叹了口气。

    一打眼看见施施过来,脸色又一次变得很难看,“你过来做什么?”口气相当不好。

    “自然是有人打电话给我的。”施施看了看李慧,李慧只是低头沉默,“你这是被车撞了么?骨折了?”

    施毅哪里敢说这是被人硬生生的踩断的啊。

    “施先生的病,需要好好静养。”医生站在一边,“施夫人别担心。”

    “施夫人?”施施冷哼一声,“我妈还在,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另一个施夫人?”这医生哪里知道施家的这些事情啊,顿时有些尴尬。

    “我和你妈已经离婚了!”施毅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楚,最高兴的人莫过于李慧了。

    “真的么?”李慧伸手抓住施毅的胳膊,那自己就可以是名正言顺的施夫人了吧?自己再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小三了,果然在这个男人的心里,自己还是很重要的。

    “那我应该放鞭炮庆祝了。”乍一听见这个消息,施施的反应居然是松了一口气。

    “你……”施毅看着施施,这个女儿他是真的亏欠太多,“关于财产的问题。”

    “我不要,全部都不要,留给你们吧,对了,二妈,恭喜你,熬了这么多年,终于熬出头了,真不容易。”

    此刻在场的还有医生护士,谁不是个明白人啊,这一听就知道了,这个女人是小三啊,现在正房离开了,这就准备扶正了?

    “施施啊,这么多年,我是真的……”施毅不知道怎么的,这是准备煽情么?

    “别,别和我说什么对不起,我受不起。”再说了,良心这种东西,施毅怎么可能有,看到施施这般绝情,施毅握紧了放在被子下的拳头。

    “再怎么说我们也是父女,这种血缘是割舍不掉的。”

    “从前在我需要父爱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现在我已经不稀罕了,这话你还是留着和施琪说吧。”

    “我只是觉得亏欠你太多,我只是想弥补你一下。”施毅说得诚恳,弄得李慧有些急了,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施毅后悔了么?

    “弥补?你真的想弥补我和我妈么?”施施就站在门口,愣是没有进去。

    “我是认真的。”

    “那好,只要你以后别靠近我们,离我们远远地,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弥补了!”施施说完,看到施毅脸色一白,心中一阵快意。

    施施本不是个无情的人,只是对施毅的温情和希冀,早就被他消磨殆尽了。

    施施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医院的,口袋中的电话响了许久,是顾北辰的电话,施施却只想一个人待着。

    从医院走到了施家的大宅,沈婕在顾家,所以这里没有人,大门紧闭,施施就坐在门口的凳子上面,静静的看着这个房子<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在李慧和施琪还没有出现之前,她曾经和施毅的关系也像一对普通的父女,她曾经骑在施毅的肩头,也曾经被施毅搂在怀中,她曾经也会拉着施毅的衣服撒娇,坐在门口等施毅下班回来,但是这一切却在一夜之间被打碎。

    李慧带着施琪找到了施家,那天施毅并不在家,施施一开始并不懂,还以为是施毅的朋友什么的,喊了施琪一声妹妹,却被沈婕重重的打了一巴掌。

    那天夜里,她听见了沈婕和施毅在书房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书房里面都是摔东西的声音和沈婕的哭喊声,施施蹲在墙角,她感觉到脸还在隐隐作痛,而那个时候她似乎已经明白,一切都变了。

    那天晚上施毅摔门而出,沈婕蹲在书房哭了半宿。

    施施走到了书房,书房的门是虚掩的,施施直接推门进去,沈婕就跌坐在地上面,书房一片狼藉,施施走过去,“妈妈……”

    “施施……”那一夜,沈婕抱着施施哭了一夜,施施那个时候还不明白,只是看着沈婕哭,也跟着哭,只是后来才明白,施毅永远离开她们了。

    而今天他们之间真的要彻底划清界限了!施施的心头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滋味。

    坐了好一会儿,天已经要黑了,施施才准备起身离开,却在回头的一刻,看见了徐敬尧和叶蓁蓁。

    三个人都是一愣,“施施……”还是徐敬尧先开口。

    “这么快就出院了?”施施此刻面对这两个人,居然可以做到波澜不惊,看样子,自己对这两个人真的是已经放下了。

    叶蓁蓁低头咬着嘴唇,她根本就不是自己要出院的,而是那个医院居然说不会收治自己了,肯定是梅玲在背后作祟。

    “你还好么?”徐敬尧再一次看到施施,心里面总有些愧疚。

    “挺好的。”施施耸了耸肩,电话又响了,“喂——怎么了?”

    “你这是在和我玩失踪么?你在哪里?”顾北辰好整以暇的拿着手机。

    “老宅这里,马上就回去。”施施嘴角扬着笑意,让徐敬尧觉得心里一阵刺痛。

    他以为施施离开了自己,肯定会很痛苦,毕竟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但是此刻她却笑靥如花,他的心里很不舒服。

    “站在那里别动!”施施却听见了车子的声音,一回头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车子,车子停稳,顾北辰就大步走了过来。

    是在医院见过的那个男人,徐敬尧几乎是下意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他根本就忘了,施施现在和他根本没有半点关系。

    “刚刚怎么不接电话。不知道我会担心么?”顾北辰走过去,伸手揉了揉施施的发顶。

    “想些事情罢了,你怎么过来了。”施施冲着顾北辰一笑。

    顾北辰却忽然低头在施施的唇边印上了一个吻,很浅,徐敬尧搂着叶蓁蓁的手瞬间收紧,叶蓁蓁明显感觉到徐敬尧的变化,为什么她的身边总是不乏这种优质的男人<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叶蓁蓁一心想要进入上流社会,对于各种奢侈品都是颇有研究,这个男人虽然穿着黑西装白衬衫,但是就是那袖扣就看得出来绝非凡品。

    “我们回家!”顾北辰伸手搂着施施的肩膀,回头和徐敬尧示意了一下,徐敬尧此刻身子僵直。

    他和施施在一起很久了,但是施施却从不允许自己碰她一下,以前说年纪小,后来两个人渐渐疏远,更是不会有更一步的发展,而此刻施施微微仰头,男人低头,眼角含笑,这一幕怎么那么刺眼。

    “顾北辰,你不会又跟踪我吧!”刚刚上车,施施话音未落,顾北辰直接将挡板拉下来,直接就堵住了施施的嘴巴!

    “唔——”施施伸手想要推开顾北辰,但是却能为例,顾北辰这根本就不是在接吻,而是在啃,施施觉得嘴唇都要这厮咬破了,“唔——顾北辰——”

    “别和他见面!”顾北辰低头趴在施施的肩头,施施则是瘫软在顾北辰的怀中,“别见他。”

    “你在害怕什么!”施施不明白,自己和徐敬尧根本就不可能了,施施是绝对不会吃回头草的,再说了,这种男人可以出轨一次,就有两次,更何况施施从小对施毅的出轨有心理阴影,哪里容得下男人这样。

    “你是我的!施施,你是我的!”顾北辰死死搂着施施,几乎想要将施施揉碎在怀中。

    “尼玛,顾北辰,你要勒死我了,喘不过气了!”

    “喘不过气了?”顾北辰黑曜石般的眸子,闪过一丝精光,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

    “废话,唔——”这个吻轻柔,施施下意识的伸手环住了顾北辰的脖子。

    回到顾家,施施刚刚回到房间,就看见房间的床上放着一个盒子,“什么东西?”施施回头问顾北辰。

    “我也不知道,估计是珊然弄得。”这家里面除了顾珊然,谁还会弄这种东西,粉红色的盒子,上面还放着一朵玫瑰花。

    施施伸手将玫瑰花拿起来,放在鼻尖闻了闻,顺手将盒子打开,又瞬间关上,整个脸都红了。

    “什么东西?”顾北辰压根没有注意到里面的东西,施施就飞快的合上了盖子。

    “没啥,那什么,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了……”施施干笑了两声。

    “我看看!”顾北辰大步上前,施施直接抱起盒子就要跑,却被顾北辰一把扯住了,这两个人一推一搡间,盒子中的东西掉了出来!

    两个人就看着地上面的红色布料,“这个是什么?”

    顾北辰这辈子就没有女人,哪里知道这是什么啊,捏起来之后,还打量了一下!

    “你妹的,顾北辰,你给我滚出去!”施施从顾北辰的手中夺过东西,就打开门,门口顾珊然和顾南笙一脸尴尬。

    “咳咳……我们就是路过,路过,嘿嘿……那啥,童养夫,今天太阳不错啊!”

    “亲爱的,已经天黑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施施此刻笑眯眯的看着顾珊然,顾珊然觉得浑身有点冷呢。

    “童养夫我们先回房吧,今天真累,啊——”顾珊然刚刚从施施身边经过,就被施施一把扯了进去,而顾北辰几乎是在一瞬间被推出了房门。

    门口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有点无语。

    “那啥,西子美人,别生气嘛,我也是为你们好!”

    “就这东西,叫做为我好?”施施将那几块布料扔给了顾珊然。

    “这可是很贵的,我也是为了你们的幸福生活助助兴而已,别生气嘛!”

    “谢谢你哈,我和他还没有进展到那一步!”施施瞪了顾珊然一眼!

    “不会的,你悄悄告诉我,干爹不会是不行吧!”

    施施愕然,有点反应不过来,“不是吧,干爹难不成这么多年没找女人,是因为那方面有问题?”顾珊然自顾自的思考。

    “有本事你把这话原封不动的说给他听,你猜他会怎么办!”

    “把我吊起来打!”顾珊然都能想见顾北辰能对她做什么!

    “你和珊然说什么了?”顾珊然前脚走,顾北辰就侧身挤了进来。

    “没啥,对了,我爸和我妈离婚了。”施施说得无所谓,只是声音还是微微有些颤抖,“其实小时候我爸还是很疼我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没事,还有我。”

    施施只是低头一笑,顾北辰俯身吻住她的红唇,或许是气氛太好,两个人直接滚入了床上,而顾北辰的吻也变得越来越灼热,“唔……”

    施施一直忍着不发出声音,一旦那柔媚得声音传出来,顾北辰身子一僵,直接冲进了洗手间,里面传出了哗哗的水声!

    施施低头一笑,准备换衣服,一个纸片从施施的口袋中滑落,名片,演艺公司?

    施施看着名片,眼波流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顾北辰,你说我去当明星怎么样?”施施这话说完,顾北辰一道凌厉的视线射过来,“我就是说说而已!”

    顾北辰此刻正坐在书房看文件,施施则是披着披肩,缩在沙发上面研究最近两个凶杀案的资料。

    “想都别想!”自己的女人,自己都看不过来,哪里容得下别人来看。

    “我就是觉得我有做演员的天赋而已。”

    “不许!”顾北辰拿着笔,在文件上洋洋洒洒的签上自己的大名。

    “你凭什么不许,你又不是我的监护人,再说了,我也不是未成年!”施施反驳。

    “你试试看。”顾北辰头都不抬。

    施施咬了咬牙,走过去,伸手从后面搂住了顾北辰脖子,“北辰——”声音娇媚的能够滴出水来,而吹在脖颈的热气,让顾北辰心都痒痒的,但是却还是装的面不改色,“北辰……”施施继续撒娇<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我说了不许,别闹!”顾北辰伸手拍拍施施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手。

    “人家就是想试试而已嘛,好不好嘛……”施施此刻完全化身小女人,对着顾北辰又是撒娇又是恳求的,弄得顾北辰直接放下笔,一伸手从后面将施施捞起来!

    直接抱到了腿上面,这姿势着实暧昧。

    施施心一横,直接搂住顾北辰的脖子,“北辰……”

    “这件事情绝对不行!想都别想,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

    “什么!”

    顾北辰直接将施施打横抱起来,就往房间走,“顾北辰,你禽兽,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这两个人又在干嘛!干爹准备对西子美人用强?”顾珊然吃着橘子,看着从她们面前一闪而过的两个人。“原来干爹好这口啊!”

    “要不我们也试试?”顾南笙讨好的看着顾珊然!

    “可以啊,回房!”

    顾南笙简直受宠若惊啊,笑眯眯的跟着顾珊然回房!

    片刻功夫,顾珊然坐在床头继续剥桔子看电视,“珊然宝贝,你松开我,你要干嘛,你松开我!”顾南笙双手双脚都被绑在床上,只能扭动着身子,这身上面的衣服都被扒光了。

    羞耻的简直想死啊!

    “你不是想试试么?你自己玩吧,今晚我睡客房,挥挥……”顾珊然说完哼着歌儿就走了出去。

    只留下顾南笙呈大字型被绑在床上。

    “顾珊然——”

    “真吵!”顾珊然揉揉耳朵,进入地下室,飞快的换上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将头发利索的盘在脑后,拿了几把枪,还有几把匕首,直接开车出了门。

    而她根本不知道,此刻的顾南笙站在窗口,“她准备动手了?”

    “是的,需要跟着么?”黑衣人站在顾南笙身侧。

    “不用。”这是属于她的复仇,既然她不想自己参与,自己就不参与,“帮她做好善后工作!”

    “是!”

    顾珊然一直以为顾南笙这人有点儿二,有点呆,而两个人基本就是顾珊然是女王,而顾南笙是仆役,可是顾珊然哪里知道,顾南笙爱她爱得深沉,爱的卑微。

    他宁愿一直装傻充愣,他知道顾珊然一只骄傲,也知道她喜欢欺负自己,所以在她面前,他一直内敛锋芒。

    “不跟着出去么?她这次下手的目标可是政府要员。”顾北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顾南笙的身后,“你是准备一直装作不懂么?”

    “她不想让我知道,我就装着不懂吧。”

    “若是她知道这么多年一直帮她善后的人是你,你猜她会怎么样<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毒打我一顿吧!”顾南笙无所谓的说。

    施施第二天到了警局,就接到了通知,皮特那边已经申请对林薇进行开棺验尸,而另一边林薇的父母也同意了,这倒是让施施喜出望外。

    “怎么忽然就同意了?”

    “谁知道呢,不过可以开棺验尸就行。”佟秋练压根不管这种事情。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到了墓园,林薇的墓碑前,居然泛着一束菊花,上面还摆着甜点,施施戴上手套,“有人在这里烧过东西。”

    “应该不会有人来祭拜她吧。”

    施施从那一团灰烬中拿出了一个白色东西,“照片?”佟秋练蹲下身子。

    照片已经被烧得差不多了,只能看见一个眼睛,“这是谁?”像是个女生!

    “不知道。”施施将照片残余装进了密封袋中。

    “来这里祭拜她的人会不会就是那个凶手!”皮特突然大喊,“赶紧去问一下之前有没有来这里祭拜,调出墓园的监控录像!”

    “是!”孙杰立刻就带着几个人开始行动了。

    其实能够开棺验尸,还得感谢林薇的父母,尸体本来是该火化的,他们想到女儿死的这么惨,死后想留点念想,不想女儿就这么变成灰,这才没有选择火化。

    很快的一群人就将借助工具,将棺材挖了出来,棺材用的是上好的材料,周围订了铁钉,撬开棺材的时候,倒是废了不少力气。

    而棺材刚刚被撬开,就闻到了一股恶臭,所有人伸手捂住口鼻,施施和佟秋练戴上口罩走了过去。

    经过了半个月,林薇的尸体已经开始出现了*的迹象,头发和指甲都开始脱落,尸体已经开始萎缩,散发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恶臭。

    不过还是可以看得出来林薇的基本轮廓,这个女孩本来生的还是很好的,属于那种长相秀气柔美型的,她的身上面穿着白色的连衣裙,胸前泛着一束百合花,但是百合花早就已经枯萎,“看这个是什么!”

    佟秋练从尸体旁边取出了一张照片,两个女生,一个是林薇,另一个居然是郑恩菲!

    “看来有必要和赵安南的未婚妻好好谈谈了!”皮特拿着照片,照片中的两个女孩都穿着校服,笑靥如花。

    在警局的时候,郑恩菲可是口口声声说,自己和林薇根本就不熟的,那么这种照片,两个女孩并肩而立,那脸上面的青春洋溢,难不成是假的。

    郑恩菲坐在审讯室中,显得焦躁不安!

    “说吧,你和林薇是什么关系,别说你们不认识,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我们查过了,在国外的时候,你们曾经是一段同学,关系不错,只是林薇比你先回国!”皮特坐在郑恩菲的对面。

    “对,我和林薇关系很好!一直都很好。”

    郑恩菲说着眼泪就不直往下掉,“为什么撒谎<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我们家人不想让人知道我和薇薇的关系,说她名声不好,所以……”郑恩菲低头,眼泪大颗大颗的的往下掉,“我知道薇薇不可能是那种人,她根本就不可能吸毒的!”

    “你这么肯定?”

    “薇薇从小就是个乖乖女,在学校的时候,她连酒吧都不去,连酒都不会喝,她怎么可能吸毒啊。”

    “她比你先回国,或许那之后……”

    “不会的,我回国之后,我们见过面,她很正常,一个平时就会写写东西,弹弹琴的人,怎么可能吸毒!林薇的死根本就不正常。”

    “就凭你的主观臆断?”

    “不是我的主观臆断!那件事情之后,我知道赵家给了林家一大笔钱,这算什么!”郑恩菲忽然大吼!

    皮特眸子一亮,这件事情可是没有人知道啊。

    “你怎么知道的。”

    “我偶然间听赵安南说的,然后赵家就让林家尽快将林薇的尸体下葬,以免夜长梦多!”

    皮特伸手敲打着桌子,“你也觉得林薇的死不正常是么?那你作为她的好友,有没有想过为她报仇?”

    郑恩菲惊恐的睁大了眸子,那眼中还蓄着泪水,“可惜那晚我睡得很死,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知道那晚真正在那个房间的人有谁么?”

    “赵安南,施琪,程安安,还有……”

    “谁!”

    “徐向东!”

    “他是谁?”

    “林薇的男朋友!”

    ------题外话------

    推荐一篇文《娇妻之摸骨神算》侧耳听风

    这个天煞孤星很是冷血刻薄鸡贼,他说

    ——饿死去别处,死在我脚下,污了我的鞋底。

    ——你脱光了衣服,我若看你一眼,算我下流。

    ——我的钱,动一分一毫就是找死。

    还是这个天煞孤星,他又说

    ——即便不能近你身,我也要把你圈起来,知道你每时每刻的动向,即使是用听的,我也开心。

    ——这天下没有我买不到的东西,唯独命;若倾尽所有换一世贱命与你白头,我也愿意。

    ——我的钱,我的城,都可以拱手相送,只求她安虞。

    一对一,身体精神高度整洁,欢迎跳坑~关键字,深情,搞笑,专一,嗯哼,就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