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99章
    白虎?景琛神色古怪,“好吧,我大概知道是哪位了。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商小八被关在一间独立帐子里,由于部落里的人都没见过毛色如此纯正且不伤人的老虎,引发了新一波的围观。

    作为当事人,商小八倒是显得很淡定,大口大口咬着身边送过来的烤肉,一双虎目不时瞥过众人,嘴角偶尔挂上玩味的笑。

    龇牙咧嘴,如同人一般的微笑,放在老虎身上说不出的怪异。

    “阿姆,那头蛮兽是不是傻的?”小孩硬跟着父母来看传说中的蛮兽,平日他见到的只有狩猎队带回来的肉。

    “别胡说,他只是饿了,等吃饱就有力气伤人了。”妇人教导道,“记住,蛮兽都是狡诈凶恶的,千万不要被他们伪装出来的表象迷惑。”

    商小八嘴角一僵,两侧虎须止不住颤抖。

    得,我还是老实吃肉吧。

    “看来你过得挺滋润。”景琛进到账里,里面有四个特意留下来看管的青年,手中拿着骨矛,以防白虎突然暴起。

    商小八一看到来人就起劲了,丢下烤肉抖着身子站起来。

    “炎神大人,您先后退。”四个青年慌忙挡在景琛面前,“这大家伙厉害着呢。”

    “是啊,炎神大人,要不还是让客疏贤者先来将他捆起来。”又一青年道。

    “吼!”商小八仰头,一声毛发无风自动,威风凌凌,大半个帐子被他站起后的身躯填满。

    “吵死了,肉都给你吃了还叫。”客疏紧跟其后,怒视青年忿忿道,“在你们眼中,我就是个做苦力的啊。”

    进来的还有凌奕和暗六,四位青年终于放心了。

    族中的大人们都聚集在此,相信区区一白虎翻不出花样。

    “你们先出去吧。”景琛朝四人笑道,“这位是我朋友,不会伤人,方才跟你们闹着玩的。”

    “朋友?”跟一头老虎?青年傻眼,回过神后迟疑问道,“白虎大人也是来自神界?”

    神界。景琛望天,蓝月奉和老族长到底编了什么故事跟这群土著说的。

    青年们一步三回头得出去了,顺手将帐帘拉上守在门口,阻挡其他过来一睹白虎风采的人。

    “说吧,你怎么变成了这样?”景琛拍拍了商小八耷拉下的脑袋。

    他们四个人加起来也没有白虎占空间。

    “师叔。”商小八顾不上吃肉,用大脑门去蹭景琛,一边用爪子抹泪垂涎欲泣道,“我这样子是不是一点都不高大威武,一定会被胡萝卜嫌弃的。”

    景琛,“……”你要是真哭出来,我也嫌弃你,“受伤了?无法维持人形?”

    白虎伤心地扒拉过一条后腿肉,“是施展白虎族秘技的后遗症。”

    “秘技?”凌奕思索道,“空间挪移?”

    “恩。”白虎吃着肉,嚼动可见血盆大口,煞是唬人。

    “小世界里有人值得你用空间挪移逃命?”景琛接话道,“还是同一批进来的人?”

    “都不是。”商小八摇头,“我降落的地点不好,落到了一个很可怕的地方。”

    他心有余悸道,“迫不得已施展秘技才能逃出来,幸好在附近闻到了师叔的味道。”

    “我说,你们不打算先介绍一下,就这么聊起来了?”客疏颇为不满道。

    “哦,不好意思,忘了还有你这个孤家寡人在。”景琛言语中没有丝毫歉意。

    客疏默默竖中指,不就是刚刚作为朋友“关心”了你一下,到底还要报复几回。

    “这位是我师侄,蛮荒驭兽宗白虎族后裔,商小八。”

    “吼。”白虎仰天又是一吼,威力比之前大多了,劲风将帐子吹得鼓鼓,带着几丝没嚼碎的肉渣。

    “别嚎了。”景琛拍在白虎脑袋,转而示意客疏和暗六,“这两位来自暗宗……”

    “暗宗?!”白虎瞳孔一竖,兴奋道,“是那个常年憋在巫无沼地,出门都是黑衣套头,从来不露真面目的暗宗?!”

    不难想象,依照商小八表现出来的狂热程度,说不定等一会就把客疏和暗六扑倒对着脸舔了。

    在悲剧发生之前,景琛连忙转移话题,“你说的可怕地方是怎么回事?”

    这句话如同一盆冷水浇头,商小八恹恹趴回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地方能量很充裕,但不是我见过的任何一种,无法吸收。”

    “恐怖的是,就算不能化为己用,那股能量还是会源源不断钻进体内,直到爆体。”

    “只有这点?”景琛问道。提供的信息太少了。

    商小八摇头,“不仅如此,那里的妖兽实力不下于玄级,且没有理智,根本无法共通,植株也都处在狂化状态。”

    “对了。”白虎挪着大脑袋,“早年我去过大联盟前线历练,跟斩天渊传过来的气息有些相像。”

    景琛倒吸一口凉气,“是异魔。”最坏的事情发生了。

    白虎张嘴将剩下的烤肉吞了,“对,就是异魔,跟我一起降落的还有其他人,如果他们能逃出来的话,等回去这个情况必定会被上报。”

    到时候,蓝叶小世界会被划定为流放小世界无疑。

    “炎神大人!”蓝月荆声音从外面传来。

    守卫的青年并不阻拦,他们认识这位俪珈河部落的向导,可以说对方也是目前整合部落后唯一的向导。

    尚且沉浸在听到异魔的消息中,乍一听蓝月荆声音,景琛下意识道,“何事?”

    “您昨天问的地方不能去啊。”蓝月荆似是一路跑过来,气喘吁吁,一口气还没喘匀,进门就对上白虎的大眼睛,顷刻向后跌倒坐在地上,“蛮兽!”

    “我朋友,不伤人。”景琛忙将人扶起,询问道,“有眉目了?”

    “是,是的。”地图摊开,正是景琛昨天拿过去的那份,现在上面多了一些山河纹理,看着是后来加上去,都是蓝月荆早年游历时走过的路,“您说的这处。”

    他深呼口气,“是西大陆的禁忌之地,即便是深蓝祭祀都不敢靠得太近,早百年前整片区域就被划为禁地。”

    “为何?”凌奕开口。

    “蛇神大人。”蓝月荆稍一躬身,“我并未去过,只是耳闻,听当年一同游历大陆的贤者提起过。”

    “那里的蛮兽实力非比寻常,非人力与之比拟,祭祀殿也曾派贤者前往探查过,无一例外有去无回。”

    “而我们寻常人若是进去。”蓝月荆沉重道,“在踏入的一瞬间会变作血雾,尸骨无存。”

    “血雾?”

    “恩。”蓝月荆点头,“听那位贤者形容,像是身体里有东西爆裂开,我想禁地里一定有很可怕的东西。”

    四人一虎各自对视,接而沉默。

    送走蓝月荆,景琛叹出口气道,“你们说神息地和小八说的是不是同一个地方?”

    “对的上号。”客疏道,“看是肯定要去看看的,问题是我们怎么找到?”

    仅凭一条生灵之玉划出的线段就出发,怎么看都太草率了。

    “既知是禁地,总会有人知道。”凌奕抬头,“那几个祭祀殿里抓来的人在何处?”

    景琛眼睛一亮,“搬砖头呢,是个突破口。”

    烈日炎炎,西北荒地上的阳光分外毒辣。

    “哈欠。”从高高在上的贤者变成搬砖苦力,在绝对的武力面前,几人有苦难言,只能打碎牙往肚里眼。

    好不容易走完一趟,准备稍作歇息,就看到了抓他们过来的魔鬼正朝自己走来。

    哦,上回的神迹后,这个魔鬼现在成为了炎神大人。

    景琛直直走来,建筑地上忙碌的众人纷纷让开道。

    “你,你想做什么?!”一个贤者惊得后退几步,哪有平时作威作福的威严。

    “不做什么。”景琛笑嘻嘻道,“问你们点事。”

    完全没得商量,几人被拖到一旁,然后围观了那张被蓝月荆填充的地图。

    一问之下,还真有人知道,只是看他神色,似乎恨不得自己不知道。

    “天呐,你们是不知道禁地的可怕。”提起这个那人脸都白了,“我只去过一回!一回!”

    “远远看着都双腿发抖!”即便现在回想起来,他仍是觉得不寒而栗。

    尤其是贤者对能量感应超于常人,那种渗入骨髓的绝望和惊恐,甚至让人不敢再靠近一步。

    “这么说你知道地方在哪?”凌奕眼神一瞥。

    贤者哆嗦了一下,“当年是另一位向导引得路,我只知道是在太鼓山以北。”

    虽说信息仍旧不全,总归是条线索,有胜于无。

    ……

    时间过去飞快,约莫半个月后。

    城池建设进度比想象要快,加之景琛以炼器术辅佐,工期完成比预计提前五天。

    站在高处俯瞰全城,内部设施都已建造完毕,各部落的人均也已分配入住,现在只差用来防御的城墙还在赶工。

    不过有景琛设下的防御阵在,城墙建设并不急。

    大小街道纵横交错,商铺一应俱全,吸引不少其他地方来赶市集的土著们,热闹非凡。

    站在城头向下望,一排排砖屋坐落有序,比当日在沙盘中见的还要壮观几分。

    远远的,地平线与天在极远处连成一线,成为城池的绝妙布景。

    “我们差不多可以出发了。”景琛感叹道。

    这方城池是他们亲眼看着从无到有,可惜在蓝叶小世界待得时间有限,不能过多停留,见证日后的成长。

    “恩。”凌奕与他并肩,“再过几日吧,有些人也该忍不住出手了。”

    “我听说,现在西北荒地上的屠杀可是愈演愈烈。”客疏斜靠城墙,上方是青蓝天空,显得悠闲自得,“不是说有规则之力限制,怎么还没来道雷将那些滥杀的人劈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