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84章
    “族长,今天怎么说起这个?”人群中有人问道。龙?坛?书?网M.longtanhshuw.com

    在平时,蓝石病可算是一种禁忌话题,里面有太多对于命运无可奈何的叹息。

    “族长,我们今天的族会难道跟蓝石病有关?”一人惊喜道,“是不是祭祀殿研制出了治疗蓝石病的新药?”

    “真的吗?”

    “不用进入深蓝雪山采摘蓝雪莲了吗,新药会不会加到今年祭祀殿提供的资源中?”

    说到祭祀殿资源,众人视线落在尚被捆绑的蓝纳多身上,神情流露出犹豫。

    新药?蓝纳多心中冷笑,就算有医治蓝石病的药,也绝不会放在你们身上。

    “大家安静!”蓝月奉手抬起,做了一个压低的手势,“确实与蓝石病有关,但不是新药,我和向导已经同炎山部落和三水河部落约定,不日将迁往西北荒地。”

    场面出现片刻的骤静,而后爆发。

    “西北荒地,那里不是流亡部落的聚集地,传闻没有肥沃的草地,没有可以猎食的牛马,只有狼蛇野兽。”

    “月神在上,流亡部落们可不是善辈,他们信奉狼神,蛇神,以攻击抢夺其他部落为生。”

    “族长,太突然了,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迁往西北?”

    “可,这与蓝石病又有什么关系?”

    就算他们之前在蓝纳多的事上义愤填膺,说宁可成为流亡部落,但那仅是想想和说说罢了,族长不会连这都听不出来吧?

    “自然有关系。”蓝月奉开口,争论着的人群渐渐沉静下来。

    “一旦去去往西北荒地,就不再受祭祀殿控制。”他看了眼闭目的向导,“也再不会有族人被带走供养蓝石。”

    话音刚落,只听到蓝纳多一声暴喝,不知哪来还有这么大力气,不顾旁边蓝月述的阻拦大嚷道,“蓝月奉你确定要这么做吗,现在回头还不迟!”

    族人面面相觑,能让蓝纳多有如这么大反应,还是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当即就有人问道,“族长,蓝石是何物?”

    “一种能让寻常人成为贤者的石头。”向导蓝月荆此时开口,他的声音低沉,有种老年独特的沙哑,“就长在蓝石病族人的心脏。”

    这一句话无疑是惊雷乍响,谁能想到本被宗族当作弃子的蓝石病人,会是获取贤者力量的关键所在。

    “向导,你,你的意思是,那些得了蓝石病的族人,并不是生病?”

    “对。”蓝月奉接话道,“你们可还记得祭祀殿每年下放的资源,其中有给每个人的健体丸?”

    “祭祀殿的馈赠啊。”一位老人道,“我服下后,身子骨的确比以前硬朗许多。”

    “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有几人附和道。

    “怎么了,族长。”听蓝月奉语气,蓝月芒意识到其中问题,“它与蓝石病有关?”

    “是。”族长闭了闭眼,眼前似乎浮现出那许多因蓝石病被带走的族人,“健体丸就是发病的引子。”

    不远处的月桦树上,景琛忽坐起身,头微微垂下,昏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我们似乎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

    客疏仍是半靠着,“这难道不是你一直在等待的机会?还有,请把‘们’字去掉,我忽然一点都不想搅和进这件事了。”

    “哦。”景琛嘿嘿一笑,“那可晚喽。”

    俪珈河部落空地上,因族长这句话引起的风暴远没有止歇。

    “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个秘密!”蓝纳多惊骇道。

    蓝月芒一个箭步冲上去,拽住这位曾经祭祀的衣领,恶狠狠道,“那么族长说的是真的,健体丸真的会引发蓝石病?!”

    恐慌,无形的恐慌蔓延开。

    每年过完大陆祭,祭祀殿就会通过各部落祭祀分发一年的资源和健体丸,可以说,只要是在其势力范围内的,每个人都服食过。

    “可是,我们都吃过不是吗?”也有人持着怀疑态度,“为什么只有部分人出事?”

    蓝月奉看过去,“我记得你吃蕃藤果就会全身发痒?”

    那人愣了一下,而后点头,“对。”

    “那么健体丸也是一样,只针对少数体质起效,对大部分人来说这就是增强体质的药丸。”蓝月奉扫视场下族人,“那些少数体质,就是得蓝石病的人。”

    “然后,他们再挖取蓝石病族人的心脏,用来觉醒贤者?”蓝月芒喃喃道,整个人似乎已处在发懵状态,眼神闪烁,随时都会崩溃。

    “不可能,不可能!”蓝纳多还在纠结先前问题,死死盯着蓝月奉,“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件事!”

    蓝月奉也是处在气极状态,冷笑道,“你们没想到吧,三年前炎山部落被带走的一个蓝石病族人逃回来了,还跟着东大陆的强者学习武技,成了贤者,就是为回来找你们祭祀殿报仇!”

    “来了。”客疏睁开眼。

    部落周围兵器碰撞声四起,虽仅有细小摩擦,在听觉灵敏者耳中却不轻。

    “不是不想管嘛。”景琛好笑道,“你现在可不是袖手旁观的样。”

    “总归是闲着。”客疏活动了一下手腕,“那桌清粥小菜总不能白吃。”

    兵戈声逃不过猎人的耳朵,蓝月山最先有所警觉,“谁?出来!”

    草丛中响起几道箭翎擦过灌木叶的簌簌声,锋锐的箭芒借着黑暗的掩护,直直插入围坐最外面的族人血肉中,几个呼吸间已有人负伤。

    族会聚集了俪珈河部落中所有人,有老有少,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狩猎小队中的人训练有素,几道攻击就使得场面混乱起来。

    “哈哈哈,我的援兵来了。”蓝纳多笑道,“今天你们都要死!”

    蓝月芒第一时间跳起,上回在深蓝雪山,他被景琛用逆死丹救过一次后,明显感觉到身体各方面机能都得到提升。

    就像现在,能轻易看到黑夜中一只向族长飞快射来的短箭。

    “小心!”来不及多想,蓝月芒身子先一步动了,右臂迅速甩出,手掌正好抓在箭身位置。

    但由于第一次做这种事,掌握得太快,仍是被擦过的箭端划伤了手。

    “月芒,你没事吧?”蓝月述拎着蓝纳多跑过来。

    蓝月芒摇头。

    那边受伤较轻的几个狩猎小队人,已找出攻击方位摸了过去。

    “是水神部落的人。”有人在叫。

    放在周围的火把和火盆被打乱,能照亮到的地方更少。

    黑暗中,有力气弱的人被推翻在地,只看到无数双脚组成的黑影在面前晃动,有几次直接踩在族人身上。

    “大家冷静一下,不要慌!”蓝月奉高声道。

    这种情况下,即便有人听到,被不断走动的行人带着也无能为力。

    很快出现越多伤亡,四处都能听到孩子的哭声,敌人的数量尚且不明。

    “族长,快想想办法。”先前与蓝月述一起守哨塔的青年道。

    蓝月奉看向蓝月荆,焦急道,“炎山部落不是答应让贤者过来帮助我们迁徙?”

    蓝月荆闭上眼,年迈的身子总是喜静坐,以保持体力,叹息道,“总归不是现在来。”

    是啊,谁能想到水神部落的人来得如此突然,而炎山部落即便有承诺在先,终究远水解不了近火。

    “水神部落,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如今俪珈河一带的狩猎区也让给了你们,何必要赶尽杀绝。”蓝月山高声道,视线不断在周围扫过,直着身子戒备四下。

    “你们还看不明白吗?”蓝纳多哈哈大笑,“区区水神部落,怎可能拥有铁器?”

    蓝月奉和蓝月荆的脸色同时一变,“是祭祀殿!”

    “你们总算想明白了。”水神部落中走出一人,穿着兽皮衣袍,手持尖端嵌有铁器的尖矛,“五彩湖提前涨水,我们本来仅想要部分狩猎区,下午却收到了纳多祭祀的讯息。”

    “背叛祭祀殿者不可饶恕!”为首那人声音高扬,“既然要去往西北荒地,不如让我直接送你们一程!杀!”

    手无寸铁对上锋利的铁器没有一分胜算,到处都是哀嚎惨叫声。

    “月芒!月芒!”蓝月奉冲过来拉住蓝月芒,“我们掩护你离开,去找两位贤者,他们肯出手,就还有一线生机!”

    “可是……”

    “只要度过这次危机,俪珈河部落奉两位为新神!”

    蓝月芒心中大震。

    在深蓝大陆,只要有信仰,一花一石都可奉神。

    历史上并非没有将贤者作为信仰的部落,但那都是在崇尚武力的西北荒地,孟河以东的土地有祭祀殿在,这种行为是被禁止的。

    看来,族长确实下定了迁徙的决心。

    “好!”蓝月芒狠狠点头。

    月桦树上。

    “喂,开工了。”景琛抬脚去踢客疏。

    “这就憋不住了。”客疏掀掀眼皮,“我以为你能忍到再死几个人……你儿子呢?”

    景琛,“!”飞快转身扒开树枝。

    就见空地中央暗红一片,不是火把和火盆里的火光,而是一种暗金色的红火,在月夜中显得格外妖异。

    “我好像被小奶娃抢了风头。”客疏耳朵一动,“当新神有意思吗?”

    景琛很想甩一巴掌糊在客疏脸上,再甩一巴掌糊阿修罗屁股上!

    “也不能怪他,谁让你禁了他三天的零嘴。”客疏摊手,“饭不管饱,只能自己下地找喽。”

    景琛抬脚就将说风凉话的某人踹下了树。

    “这种火焰的颜色……”水神部落的头领目光微闪,“是崎库城那场大火。”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归期丶 妹纸的地雷(づ ̄ 3 ̄)づ

    ps:姨妈过境,今天终于满血复活了t-t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