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71章
    景琛看过来,目光清澈,让刘易知先不好意思起来。更快更多阅读www.longtanshuw.com

    “是这样的,总会得知你凝结的是星图灵印,而后我又在徒儿处看到了帮助他晋升的星图。”刘易知说道,“想问下你,可否将这十份星图作为总会内部的资料。”

    “当然,是会算入你贡献值里的,而后有人借阅星图,所得八成贡献也归你所有。”

    “贡献值?”景琛看向余易安所在,后者已从传讯水晶上失去影像,关闭了传讯通道。

    “这正是我此次来和你说的事情之一。”刘易知引着景琛到一旁坐下,“上次在食洲,灵火尊者只提交材料并向你授予了紫火章,想必很多事都未介绍吧。”

    是根本什么都没说好嘛……反正景琛对尊者们的任性行为习惯了。

    刘易知从怀中掏出一只储物戒,“我先将本年度的供奉给你,里面有代表天级炼器师身份的衣袍,以后出席重要场合,例如炼器大会,或是与炼丹总会的阵道交流会时要穿着。”

    “另外,里面稀有材料是晋升天级炼器师的奖励,仅有一次机会获得,不算在供奉里面,如果以后想要,就要拿贡献值去兑换。”

    说完他翻出一本手札,“上面记录的是总会里的一些条款和义务,对天级炼器师限制不大,只要求每年完成五十万的贡献值即可,消耗后的贡献值依旧算在叠加范围。”

    景琛接过手札,书册用特殊材质的皮料制成,比之玉简很有厚重感。

    翻开一页,里面零零总总记录的东西很多,还包括了贡献值与材料兑换的列表,以及各地炼器分会的地址和分布。

    再翻到后面,是一张矿石材料的分布图,炼器总会在各地矿脉都设有办事处,认证后的火章炼器师可以自行前往采集一定份额,都是福利范围。

    至于义务,主要就是刘易知说的贡献值了。

    景琛认真打量刘易知,发现他比余易安年轻上不少,琢磨了下称呼,挑了个官方的,“刘会长……”

    “诶。”刘易知抬手打断他,“同一个小世界里出来,如此多见外,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一声刘叔。”

    景琛手握拳在嘴边轻咳,“我觉得这个称呼最好先问下余老。”辈分还真是有够乱的。

    刘易知瞪眼,“哪里来余老,以后叫他小余就行了,来来来,我们说星图。跟你透露个事,这次总会可是准备花大力气拿下。”

    小余什么的你开心就好……景琛摊手,“我记得余老,啊,小余那里有一份星图,是凝结灵印的前十幅。”

    “这么说还有凝结灵印后的星图?”刘易知拍桌,随后道,“十张星图我那不成器的徒弟宝贝着呢,只给我看一张,其他非要经过你同意才肯拿出来,总会敢硬来他就毁去玉简,一拍两散。”

    这话说着,刘易知脸上却无半点恼怒,显然是赞同余易安的做法。

    “余老是这性格。”景琛微微一笑,“其实我将星图拿出来,就是为让更多人学习,壮大我人族的根基。”

    唔,还有风祭的一部分原因在里面。

    “但刘叔你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直面星图的浩大。”景琛神色转为凝重,“想必当时会失传,恐怕也是因为能够结印的人不多吧。”

    何止是不多,就是凤毛麟角,刘易知心道。

    就连现在位于第二界限第六格的天合灵印都甚少有人能够凝结,何况位于第一界限第一格,更为繁复的星图灵印。

    这就好比地符界中有几种秘法因不慎流传出来而烂大街,但因其修炼条件苛刻,最后习得的人屈指可数。

    对于一些人来,最好未必是适合。

    “你放心,想看星图的人必定会做筛选。”刘易知接而道,“皆看个人机缘。”

    景琛合上手中的手札,嘴角勾起露出一口白牙,“那我们来谈谈贡献值的事。”

    ……

    乌小雪和季浮白带着三崽在城中晃悠了两日,一无所获。

    “跑得还挺快。”乌小雪牙咬得吱吱响,“最好别让我逮到。”

    季浮白思索道,“这段时间出现在冰浪城,多半是为蓝叶小世界的事来,或许我们去矿区会有收获。”

    “听闻那里已经全面封锁。”乌小雪玩着手中茶杯,一不留神就捏碎了。

    旁边的胡卜抖了抖,如小兔受惊般往后一缩。

    “嘭。”索性把茶盏碾成了粉末毁尸灭迹,乌小雪站起来,“距离进入小世界的时间不多,师叔和凌前辈应该快从炼器总会出来了,不如过去接他们,然后直接前往矿区。”

    其他人没有意见,有话说的请参考那只化成粉末的茶盏下场。

    炼器总会与炼丹总会在同一街区,冰浪城最繁华的中心。

    乌小雪风风火火带着人走来,距离炼器总会隔不到一条街的时候猛地停住,往旁边小摊里一躲,顺手拉过垂下来的布条,“她怎么在这!流年不利!”

    你拉着的这块破布其实只能挡住半张脸啊师妹。季浮白看过去,“是林骄阳?”

    不错,冤家路窄。

    正是在尊者墓地里见过没多久的林少阳他姐,林骄阳。

    “要不怎么说平时不能念人,这么快就见着了,我以为至少得到进矿区时。”乌小雪给后面还杵着的四人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先躲起来。

    胡卜最是听话,娇小的身子往摊位上一躲,效果比乌小雪好多了,眨巴眨巴眼,轻声轻语道,“师姐,你们认识呀?”

    “不熟。”乌小雪揉揉鼻子,拉着布条偷偷看向炼丹总会门口,“总之是一言难尽,人这一辈子总有几个自己第一眼看就不喜欢的人。”

    季浮白,“……”理由很强大,由他简要概括下就是野兽的直觉。

    “你们两个躲好啊。”乌小雪不满地瞪着侯磊和商小八,“怎么了,该不会人家把你们魂都勾走,看人看傻了吧。”

    再看林骄阳,一身劲装勾勒出玲珑身段。

    她面容极美,眉目带几分英气,一颦一笑间却又有女子的娇媚,种种气质交融一起,堪称天生尤物,每一举动都勾引人心。

    闻言商小八略带同情道,“胸大屁股大,走起路来应该挺累的吧。”

    乌小雪,“……人家那叫身材好。”

    “啊!”这是侯磊特有的开场白,“听娘亲说,屁股大的女人好生养,我们族里……”

    “打住!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敲蒙棍扛回去当媳妇是吧?!”乌小雪手一发劲,把别人摊上挂招牌的旗子撕了,“跟你们简直没有共同语言!”

    季浮白认命掏钱找摊主善后去了。

    林骄阳和林少阳没有在门口待多久,很快进了炼丹总会。

    乌小雪赶忙带人往炼器总会里走,正巧遇上景琛从里面出来,招手,“师叔!”

    看着面前壮大的队伍,景琛步子一顿,落在后方,“三位就是此番进入小世界的,师侄?”

    “叫什么师侄,听着蛮怪的。”乌小雪挠头,“我给介绍下。”

    “商小八,白虎后裔,侯磊,石猿族后裔,胡卜,暴兔族后裔。”她指着快缩到商小八背后的胡卜道,“不过她是暴兔族的例外,擅长治愈,不狂化的时候不撕人。”

    撕,撕人?!感情别的暴兔族是不狂化的时候也撕人吗?景琛瞅瞅快缩成团的胡卜,想到了不知伤可否痊愈的乌小雨。

    在蛮荒驭兽宗,千万不要以貌取人啊。

    “这位就是朱雀太上长老新收的弟子了。”乌小雪对三人挤挤眼,“快叫师叔,有见面礼哒!”

    “师叔!”商小八中气十足。

    “师,师叔。”这是胡卜。

    侯磊,“啊!师叔。”

    真难为你们三个人叫出三个声调来,景琛无语望天,看来见面礼不给是不行了,好在墓地一趟搜刮来的东西多。

    得知一行人来意,景琛没意见,反正他的事已经办好,接下来就是与凌奕会合,赶往矿区。

    “刘叔就送到这里吧。”景琛身侧站着尚未走开的刘易知。

    他们站在炼器总会门口,虽说刘易知平常不怎么露面,但总有几人认识这个分会长。

    此时已有人看来,在猜测值得分会长亲自送出来的景琛身份。

    “也好。”刘易知答得爽快,“等你从小世界出来,再来这一趟,倒时候东西应该到了。”

    想到景琛用十张星图换来的材料,刘易知深深为总会的材料库感到肉疼。

    “刘会长,您怎么站在门口?”柔媚的女声霎是好听,由远及近,带着恰到好处的惊讶。

    乌小雪一脸“呵呵”的表情,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过与林骄阳一道过来的,还有凌奕和苏源,以及两个不认识的人,看样子也是南斗剑派弟子。

    “你回来了。”景琛不认识林骄阳,倒是和苏源打了声招呼,“苏师兄,又见面了。”

    “可别!”苏源受惊状,“你是朱雀尊者收的亲传弟子,辈分上我得称你一声前辈。”

    “原来是苏兄。”季浮白友好道,“南斗剑派来的是你,我倒是放心许多。”

    苏源看到乌小雪几人,同样笑道,“侥幸分得一块世界石,接下来还请季兄多加提点了。”

    这厢叙旧得起劲,林骄阳那边也没闲着,“刘会长,您既然在这,可得帮我个忙。”

    刘易知对后辈一向宽容,何况他与林骄阳的父辈有些交情,“贤侄你说。”

    林骄阳眉目一转,风情万千,“是这样的,之前刀洲有尊者墓地出世,我弟弟在里面看中一物,不巧被那位……”

    她手指向景琛,咬着齿贝道,“得了去,我看您与他有些交情,想劳烦您出面,问问他可否割爱,我愿意用一件玄级八品的符器交换。”

    刘易知眉头一挑,没有开口。

    外人不知道景琛天级炼器师的身份,那么在林骄阳看来,自己若能出面就应是能拿下这件事了。

    但从他的角度看。

    且不说天级炼器师,光是朱雀尊者亲传弟子,这个名头就不是区区玄级八品能应付的。

    何况依照林骄阳脾性,能让她拿出玄级八品的符器,那么要交换的东西价值只多不少。

    “我记得贵派新晋的凌长老,似乎与景小友是道侣。”刘易知笑呵呵打着太极,“你不如去问问他,总比我这糟老头有用。”

    “怎么会呢,刘会长看着可年轻的很。”林骄阳掩嘴笑,心中为刘易知对景琛的称呼而心惊,“这不正因为凌长老说不动,侄女才求到您这儿嘛。”

    刘易知不接她话茬,兀自道,“既然凌长老都不为所动,想必你要换的那物定是景小友所爱,老朽就不好夺人所好了。”

    踢完这个皮球,刘易知转身对景琛道,“小友记得我们的决定,老朽预祝你探索小世界满载归来,就先告辞了。”

    “刘叔走好。”将两人对话听了清楚,待刘易知进入总会,景琛手肘顶了顶身边的凌奕,朝脸色难看的林骄阳努了努嘴,“那人什么来路?不会就是你那‘未婚妻’?”

    凌奕绷着脸,“不要胡闹。”

    景琛切了一声,转头就要问乌小雪有没有八卦可爆料,被凌奕揽着腰抓回来,无奈道,“大爷,敢问还有何事?”

    “我也是今天刚见过此人。”凌奕道,“我与苏源来找你,在炼丹总会门口遇上这些人。”

    “这些?”景琛歪头,凑过去咬耳朵道,“另外两个不是一路的?”

    “虽是同宗,却非同一派系。”

    景琛撇嘴,“看来我们的战友只有苏师兄一人,幸好我这边后援比较强大,虽然性格上长歪了点。”

    两人旁若无人的耳语,被晾在一旁的林骄阳憋不住了,“凌师叔,真的不考虑下我的建议?”

    “我以为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凌奕冷着脸道。

    “哎呦。”乌小雪现在心情是典型的幸灾乐祸,“想不到林大美人也有美人计失效的时候,真是可惜啊,不是每个男人都喜红妆,总有些例外是爱蓝颜的嘛。”

    “哎呀。”乌小雪双手掩嘴,“不小心说多了,你不会生气吧,我也是无心之失,林大美人你心宽体美,可别介意。”

    众人,“……”

    胡卜弱弱拉了拉乌小雪衣角,“师姐你没事吧?”感觉像是被什么附体了。

    季浮白眼角抽搐,“师妹,这种风格真的不适合你。”

    “废话,本来就是在学某人嘛。”乌小雪瞥了不远站着的林骄阳,没好气道。谁没事喜欢装白莲花。

    苏源看得目瞪口呆,“季兄,你们宗门的人,真是别具一格。”他是没见到林骄阳被这么挤兑过。

    季浮白,“……欢迎苏兄日后来驭兽宗做客。”你会知道乌小雪真的算比较正常的了。

    药鬼的盒子没到手,还平白被乌小雪看场好戏,林骄阳没有寒暄下去的念头,瞥到林少阳从炼丹总会出来,就找借口离开了。

    没等人走远,乌小雪扶着颤颤巍巍的胡卜发出爆笑,“痛快,太痛快了。”

    商小八看过来,琢磨着要不要解救一下胡师妹。

    “我说你们到底多大仇?”景琛很是好奇。

    乌小雪瞬间收声,一本正经道,“师叔,进入小世界的正事要紧,我们不能再耽搁了。”

    景琛,“!”你几种画风来回切换,我真的适应不来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归期丶汉纸的地雷(づ ̄ 3 ̄)づ

    感谢茶香妹纸的地雷x4(づ ̄ 3 ̄)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