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63章
    季浮白摸着凉飕飕的手臂神色淡然,还不忘安抚乌小雪一句,“师妹莫急。∑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没办法,这种事经历多就习惯了。

    他还能说什么?好让乌小雪恼怒之下将另一只袖子也撕了吗?!

    身为宗门大师兄,面对一种相当有“野性”的师弟妹,成日“与兽共舞”,他只能表示,淡定……

    将两只袖管卷起,换了个造型,作为宗门中为数不多的几个正常人之一,季浮白点头道,“父亲前几日同我说过万宗大会的事,等蓝叶小世界的事过去,就可以和太上长老的收徒大典一起筹备了。”

    乌小雪耳朵一动,老气横秋地拍拍季浮白肩膀,“恩,你和宗主办事我们一向放心,对了师兄,刚刚师叔偷偷塞给我几瓶丹药,你看看有没有能用上的。”

    季浮白,“……”别以为我站得远就看不到,分明是你问他讨要的见面礼。

    唔,师妹你能想到我,师兄还是很高兴的。

    “如何?”凌奕将冥烈放到景琛腕上,这家伙刚被投喂了五只烤鸡,正心满意足地闭目养神消化着。

    景琛朝他挤了挤眼,“小意思。”

    “呀呀。”我也想吃烤鸡,阿修罗吸吸鼻子。那条臭蛇怎么又回来了!

    所有人视线集中这里,有几个已做好冲进去的准备,无论景琛所言真假,万一真的解开了,他们一定要做抢占先机的那个!

    “哼。”无人再朝这边投来关注目光,林少阳面色冷然,双手抱起。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九枚棋子依旧镶嵌在禁制上,但仅仅是嵌着,没有明显变化,景琛催动灵符力之下,环绕其上的灵纹显现。

    代表禁制所在的薄膜受到影响上下波动,渐渐的,九枚棋子向四下扩展,形成一个可容一人通过的包围圈。

    “开了?禁制开了!”有人看到包围圈中明显与周围不同的颜色,失声惊叫。

    后面的人无法探知前面动向,黑压压一群人往前压来。

    张必昂带来的三位阵师屏息不语,没有做出明确回答。

    “师侄,去。”景琛朝乌小雪抬了抬下巴,示意九子棋所在。

    乌小雪一个激灵,不由自主看向季浮白。师叔不会坑我吧,听说上面有厉害的反弹禁制呢!

    季浮白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乌小雪肩膀,看向景琛,“师叔,还是我由我代劳吧。”

    这会儿其他人倒是没一个有意见,更没有抢先进入的意思。

    禁制只是开一道口子,能否进入尚不可知,他们不必这么着急,大可等别人试验了先。

    “也行。”景琛点头,同样按在乌小雪肩膀,凑到她耳边,“师侄等会儿跟进去的动作可要快些。”

    乌小雪一愣,意识到这是传音入密,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便不动声色点了点头。

    季浮白走到禁制旁,后面跟着的是一脸紧张的乌小雪。

    所有人都时刻注意着成功与否,除了后方刚到的几人在小声谈论,距离禁制近的地方几乎鸦雀无声。

    手触在禁制上,很快穿了过去,随后是整个人,季浮白未来得及作出反应,人已在禁制里面,主殿就在眼前。

    禁制外是眼巴巴看着的无数寻宝人。

    季浮白,“!”真过来了?!天知道他真的只是被乌小雪拉来打酱油,顺道当车夫的!

    紧接着过去的是听了景琛所言的乌小雪,额,还有紧随的凌奕。

    等到三人都平安无事通过,外面的人早已蠢蠢欲动。

    不过景琛没给他们犹豫要不要出手的时间——他自己也钻过了禁制,还顺道收回禁制上的九子棋,意味着通道关闭。

    等待进入的人傻眼了。

    张必昂面色一僵,“前辈这是何意?”

    此时禁制内外的人完全是两个脸色。

    景琛抛了抛手中九子棋,待落入掌中时被他全部收起,留下一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

    “我觉得吧。”折扇再次展开,上面五个字“爷貌美如花”就分外扎眼了,像是对众人的嘲笑,“解这禁制不难。”

    “所以这位天才丹师想必不屑阿猫阿狗的手段,另有破解之法吧。”折扇在景琛手中翻了个花,“那我也就好不越俎代庖了。”

    林少阳此时脸上清白交错,叫一个好看。

    张必昂还欲多说,景琛一行人已朝主殿方向过去。

    后面的人顿时急了,有人朝林少阳道,“丹师,既然不难,那你就快解禁吧。”

    “是啊是啊,我看那人可是一下就过去了。”

    一下就过去……张必昂带来的三位阵师同样脸色青白。

    莽夫!都是莽夫!哪里懂得阵道的浩瀚精深,禁制哪是说解就解!林少阳骑虎难下,心中郁卒。

    归结一句话,若是他能解开,早就破禁而入了好嘛?!

    “师叔你太坏了!”乌小雪笑得合不拢嘴,“呀,刚才我得录下来啊,下回林骄阳再拿她弟弟是天才丹师说事,我就将留影石甩她一脸。”

    “你们有仇?”景琛好奇,随后道,“你也有个弟弟吧。”

    “就他能跟小雨比?”乌小雪冷哼一声,“别看我弟那德行,却是我们一族里千年来血脉最足的,论气力他还大上我几分。”转头找证人,“你说是不是季师兄。”

    季浮白点头,“确实。”

    就乌小雨的瘦胳膊瘦腿?上次看时还病怏怏躺在床上呢!而且就性格来说,与乌小雪完全不像。景琛望天,对这点保留意见。

    “那我们现在进去?”乌小雪看着面前主殿,近了看更是雄伟,两扇大门金碧辉煌,熠熠生辉。

    “不。”景琛摇头,转身在殿前九个台阶坐下,“先吃午饭。”

    乌小雪瞪眼,那头凌奕已递来一个玉盒,里面装着热腾腾的盖肉饭,用料十足,堪称丰盛。

    季浮白也被塞了一个,一向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怪异神色。

    不吃白不吃,闻到肉香的乌小雪可不管那么多了,一边伸筷子一边看着凌奕啧啧称奇。

    呀,多好的男人呐,怎么就折在师叔这般无耻……恩,“貌美如花”的人手上?

    若有所思看看季浮白,乌小雪摸了摸自己脸,难道自己还要再不要脸一点?

    一众人席地坐在台阶上吃起了饭,张必昂敢说自己行走地符界多年,绝没见过如此特别的人。

    但此刻他们都还被挡在禁制外,着实提不起欣赏的心情。

    好在的是,景琛他们还没进入主殿,不然身后这群人可要暴走了。

    “你们看了他刚才手法,可有破禁想法?”张必昂问的是自己身边的三位阵师,亦是对林少阳的暗示。

    来自南斗剑派的天才丹师,他不能逼得太紧将人得罪死,无论对方能否解禁,他都只能恭维。

    “若有阵道符器……”

    一人话没说完,便被旁边的人打断,“即便有那阵道符器,核心的一道禁制我们也解不开,老周,我们是学艺不精,不丢人。”

    最先开口的阵师悠悠一叹,“是啊,解不了就是解不了,还是你看的开。”

    三位阵师如此一说摆明就是歇菜了,张必昂没有强求。

    现在,所有的希望只寄托在林少阳身上,或者景琛大发善心让他们进去。

    “师叔,我们真不进主殿?”乌小雪大口嚼着肉,没有一点淑女形象,含糊不清道,“多好的机会啊,趁他们还没进来。”

    主殿里的宝贝谁不肖想,可他们居然还有空坐在这里吃饭。

    “笨。”景琛筷子敲在阿修罗伸过来的手上,怒目,“我的,找你大爹爹去。”

    嘤嘤,小爹爹果然不爱我了。阿修罗擦擦口水,果断投奔凌奕怀抱。

    “乖。”凌奕将阿修罗一拎,塞了两块糕点过去,挑眉,“上次能量积蓄太多,火精无法褪下导致肚子疼你忘了。”

    阿修罗,“……”抠肚脐,再抠。

    然后含泪接过两块不够塞牙缝的糕点,啊,还得分给灯焱一块。

    “大家都知道主殿里宝贝多。”围观凌奕教育孩子全过程的景琛转回来,开导自家小师侄,“你知道是个怎么的多法吗?”

    乌小雪摇头,“我又没进去过。”

    “是啊。”景琛夹了一大块肉进嘴里,“若是只有我们几人,进去就进去了。”

    乌小雪这时有点回味过来了,“师叔你是怕万一里面什么都没有,但他们会以为都被我们拿了,从而迁怒?”

    这就跟灵草园出来时,遇到的青刀宗弟子必须死是一个道理。

    即便他们四人修为不低,在百口莫辩的情况下对上众多人,结果不好说。

    “迁怒?”景琛悠悠道,“这个倒是不怕。”有梦引毒蜇在嘛。就怕他们身后的各方势力找麻烦啊,“而且你不觉得看他们进不来的样子很有趣吗?”

    乌小雪,“……”敢不敢再无聊一点!

    “不过,主殿里有什么东西我知道。”景琛笑眯眯道,“虽不是珍宝,足以让他们抢的头破血流。”

    “是什么东西?”乌小雪追问。

    “三件天符器,一块石头,一本书。”就在破禁前灯焱告知的,若非这些都对他五大用,景琛不会这般优哉游哉。

    对了,三件天符器里面有一把剑,他看向凌奕,要不要抢来给媳妇儿当备用的佩剑呢?

    “天符器,还是三把?”乌小雪没有那么淡定,就连季浮白同是一震,“这还不是珍宝?!”

    就是一品宗门,都绝不敢说自己能一次能拿出三件天符器。

    而现下寻常尊者使用的天符器,多是自己修炼的灵印化形,本命天符器,会随着陨落消散,可见纯粹的天符器有多珍贵。

    “想要啊。”景琛摸摸下巴,“十年后师叔给你打一把。”

    乌小雪,“!”

    “不要?”

    “要要要!别说十年,百年都等得起!”乌小雪头如捣蒜,“还有季师兄的!”

    景琛嘴角一抽,“你还真会摸杆上爬。”

    “嘻嘻,那就先谢过师叔啦。”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番茄不是西红柿妹纸的地雷(づ ̄ 3 ̄)づ

    感谢茶香妹纸的地雷(づ ̄ 3 ̄)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