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62章
    要说景琛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自信,因为那位青年人带来的三个阵师都不是水货,主殿的禁制其实早被解得七七八八,只差临门一脚。【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而那最重要的一脚,他在多宝塔的星图迷宫里钻研过。

    故而在星图灵印失传的前提下,在场的人,乃至放眼整个地符界,除了他恐怕没人能解出来。

    是哒,这就是景琛的底气!

    有这样的手段再不坑林少阳一把,那就太对不起他给凌奕介绍他姐的一番“心意”了。

    “那些人里面有认识的?”忆起景琛好像还是个不错的炼丹师,乌小雪硬着头皮跟上去,“还是有人得罪你了?”

    “得罪大了。”景琛咬牙,“看到刚才那个脸白白的玄级丹师了没?”

    “似乎是南斗剑派的林少阳,传闻是个天才丹师。啊!当然跟师叔你是没法比的。”

    “那是,但他要跟你师叔抢男人!”

    乌小雪眼睛微微张大,料子有点猛,她得消化消化。

    景琛的男人无疑就是凌奕,唔,如果是凌奕的话,抢男人什么的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

    听南斗剑派传出的小道消息说,凌奕可是剑派历史上最年轻的长老,连三十岁都不到。

    乌小雪忽然想到自己前面走着的师叔好像也才过了二十岁……

    靠!小世界上来的人了不起啊!

    说起来地符界的人有远超小世界之人的寿命,在修炼方面天资自是不用说,很多人生下来就是**拥有品阶的修者,这就间接导致了在修炼方面,的确会比争分夺秒的小世界人稍稍懈怠一些。

    真的只是懈怠一点而已!

    乌小雪掩面,饶是这一点拉开的差距也不小啊,像她自己看着小,其实骨龄已经有四十大几了。

    “跟紧了,小师侄。”景琛抚了抚袖口,装起来还挺像样子,“接下来像是有什么泼妇骂街之类掉身份的场面,就靠你撑场了。”

    乌小雪,“……”现在退回去还来得及吗?我有哪一点看起来像泼妇?!

    围在主殿前的人满怀期待等着禁制被解,期间也有走出来略懂阵道的人试图解禁,每个都摇摇头铩羽而归。

    仅有几个极少数的,还在和之前的三位阵师细细琢磨。

    林少阳就在其列,看着禁制上的封禁纹路,纵然没有摸不着头脑那么悲催,但无论怎么推算,都像是隔了一层算不出的演化回路,时间一久就让人心情暴躁。

    正巧景琛走过来,撞在他的枪口上。

    “站住!你过来捣什么乱!”林少阳低喝,他旁白的徐立和杨冬亦是戒备。

    青年人望过来,确定自己没见过此人,双手抱拳道,“在下飞云宗张必昂,不知两位是?”

    飞云宗,千洲域中飞云洲里的四品宗门,也是占着地理条件之便,与刀洲相近,才能在短时间内召集三位阵师,在墓地刚才之初赶来。

    张必昂认为自己这个名头,纵不比上三宗,在散修中还是能镇住场面的。

    “蛮荒驭兽宗。”乌小雪双手抱拳,身着兽皮劲装,彪悍之气冲面,这一动作,竟比张必昂还霸气三分,“名字就算了,无名小卒,不值一提。”

    三品宗门驭兽宗,额,其实看着装已有些猜到了,张必昂疑惑道,“两位来亦是帮忙破阵?可我听说贵宗,似乎没有特别精通阵道的?”

    岂止是没有,外界传言这个宗门根本一门上下都是野人好嘛!

    “既是道听途说,必然不能当真。”乌小雪言辞陈恳,丝毫没觉察到自己这一身打扮,就将可信度降了几个点。

    “啪。”旁边的景琛适时一把折扇打开,上面写着“爷貌美如花”五个字。

    扇子一开,几乎视线落在这里的人都愣了。

    不远处的凌奕扶额,“不是都烧光了吗?”

    “我的我的!”风灵委屈嚎道,“原来是给我的!”

    确切的说,这把是进入地符界前公孙钱多送的“爷有钱”那批,因为被玉流卿嫌弃上面的字,就被风灵讨去了。

    后来契约天火的时候扇子被烧光了大半,于是又被景琛给骗回来撑场了。

    你看,这不就用上了。

    “你一个小屁孩要貌美如何作甚?”剑老调笑道。

    “我原本是要拿来送给美人哒!”

    风灵口中的美人向来指的是凌奕。

    凌奕,“……”挤出几个字,“谢谢,心意收到了。”

    一把扇子就震慑住了大半人,没有一人想到破禁的紧要关头,居然冒出这么个玩意?!

    景琛悠悠道,“现在可以让我看看封禁了吗?”

    张必昂下意识侧开身,“请,请……”等等,还没搞清楚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呢,说是蛮荒驭兽宗的,不是用暴力破禁吧?

    林少阳此时一声嗤笑,讽刺之意不言而喻,“现在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当阵师,别回头被反制禁制攻击,丢你们驭兽宗的人。”

    说罢眼神一瞥乌小雪,又是淡淡的嘲讽。没想到凌长老身边的人竟来自蛮荒驭兽宗,那么就更不惧威胁了。

    “就凭这句话,我将你舌头拔下。”乌小雪目光微寒,右臂上灵纹鼓动,“贵派林阳长老也不敢多说一字你信不信?”

    林阳长老正是三阳峰峰主,也是林少阳他爹,杨冬和徐立的师父。

    “你敢!”徐立上前一步,右臂仍是带血,气势上就矮了三分。

    “有何不敢。”乌小雪右臂灵纹完全显化,灵符力凝成一只虚像的熊掌,没有爪子,肉掌部分很厚,光是看着就觉得拍着很痛。

    “我太上师叔论辈分还要高于你们宗主,虽说两派之间交流不多,该有的礼数还是要到的。”乌小雪似笑非笑,“以下犯上之罪不用我教吧,这么大的人了,说话前最好先过脑子。”

    断去一臂的徐立觉着膝盖有些疼。

    “你知道我是谁?”林少阳眼睛微眯,“在蛮荒驭兽宗里绝不是无名小卒吧。”

    “是不是与你何干。”乌小雪挥了挥右臂,像是活动筋骨随时准备动手,“看林骄阳的面子上,要打起来我留你一命。”

    杨冬闻言忙上前挡在林少阳面前,“都是误会,我们事先也不知这位……太上师叔身份,皆是无心之语。”

    他转向景琛,小心试探道,“对了,还未请教这位是师承贵宗哪位太上长老?”

    乌小雪不怀好意一笑,“朱雀太上长老哦,你知道他老人家脾气与古剑尊者有的一拼。”

    “哦,你们可能还不知道,这次因为世界石的事,古剑尊者一人剑挑十七剑锋,三阳峰也在其列哦。”

    林少阳三人脸色顿时好看许多,先前怎么呛凌奕的,现在就是怎么打脸。

    壁花一朵的景琛目瞪口呆,“……”师侄战斗力好强,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啊。

    “诸位不好意思,我看叙旧的事还是稍后吧。”张必昂只差抹汗了,“你们看,要不要先破禁?”

    后面这么多人等着呢!

    墓地中时间拖得越久,到主殿的人就越多,还能不能好好夺宝了?!

    “自然。”景琛收起扇子,往封禁走。

    不过他没去人扎堆那里,而是步子一转,站在正对宫门的一处。

    乌小雪收起灵纹过来,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讨功道,“怎么样,我这个师侄还算卖力吧。”

    景琛一想到林少阳的脸色就是好笑,就在不久前的丹阁中,他们三人貌似被凌奕也是这么教训的。

    完全是套路啊……

    “你们真的刚来没多久?”景琛手轻触封禁,一边问道。你们绝对是去了丹阁,看了媳妇儿发飙那场吧!

    乌小雪甩了甩手臂,撇嘴道,“墓地太大了,还不如守株待兔,主殿未开,猜想你们总归会回来的。”

    “师叔啊。”乌小雪甩着臂膀一停,“你看我和季师兄千辛万苦来找你,还帮忙解决了几个不开眼的,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吧。”

    接而手指极为形象搓了搓,比划了一个数,“别跟我说在墓地里转了个这些天,什么都没找到啊!”

    “给你留着呢。”景琛掌心催动灵符力,九枚棋子镶嵌在薄薄的封禁上,“上回的见面礼不是还差你几瓶丹药嘛,这回一起给了。”

    他随手丢来几个瓶子,装的都是玄级丹药,“师侄乖,去将我媳妇儿和你季师兄找来,我们准备进去了。”

    乌小雪满心欢喜收着丹药,闻言一愣,“师叔你解出来啦?!”拿人手短,这声师叔叫得不能再真心。

    张必昂大步走过来,“前辈有办法了?”

    前辈……景琛嘴角一僵,回头看乌小雪掩着嘴走了,绝对是在笑!

    “如何?”张必昂追问道,“可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

    景琛深呼口气,“略有想法,我先试试。”

    乌小雪很快将人叫来,同时围过来的还有一直无法破禁的阵师们,看到禁制上的九子棋目光一顿,眼神火热,“阵道符器!”

    唯有阵道符器才能嵌在禁制上不被反弹,并以自身灵纹带动乃至同化禁制,达到破禁的目的。

    林少阳的眼神不可置信,阵道符器对于阵师,丹师和器师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蛮荒驭兽宗出来的野蛮人怎么会有!

    “哇!”才知道这事的乌小雪伸手去扯季浮白的袖子,一失神没控制住力道,就听“呲啦”一声。

    她捏着破袖子兴奋道,“季师兄,这届万宗大会我们驭兽宗要出风头啦,没想到师叔有阵道符器哎!”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茶香妹纸的地雷(づ ̄ 3 ̄)づ

    感谢腥红汉纸的地雷(づ ̄ 3 ̄)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