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W第260章 乐文小说网
    之前就说过,除了主殿和灵草园,其他地方禁制都属于比较浅层的,就像景琛现在来到的第六座丹阁。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众人合力之下,表面的禁制壁垒越来越薄,明黄色转暗淡,只剩下一层浅浅的光。

    “兄弟们再加把劲,就要开了!”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道。

    还真别说,在没进着里面时,所有人众志一心,被这声嗓子一喊,有几个下意识就加大了力道。

    禁制的壁面破得更快了。

    “住手,快住手!”就在这时,又有人喊了一句,听声音是从人群后方传来,音调极为年轻,“你们用蛮力破禁,会损坏这座丹阁的!”

    有人一愣,但多数人没听,手上的力不禁还加大几分。

    “宝贝都拿不到,谁管他房子坏不坏!”一人嘲讽道。

    其余人一听是这个理,他们中大多数都是刀客,没有钻研禁制的人,要是为了保护房子看眼宝贝不拿,那不是傻缺啊。

    “轰。”后来到的那人说完话不过数息时间,禁制连同丹阁大门一同被轰飞,疯了般的人群一股脑儿往里冲。

    破开的大门,迎面扑来的丹香让众人跑得更欢了。

    景琛跟在这些人后面继续划水,冲进去的势头倒是不慢,顺带抽空看了眼那位出言的人。

    虽说他也认同“蛮力破禁会破坏建筑整体”这句话,但放到当前场合显然是不适合的。

    宝贝当前,谁听你的。

    不过听那人说起来,估摸也是个通晓阵道的人,只是好像脑子有点不好使。

    景琛极力往外望,无奈随波逐流被带到里面,连那人衣角都没看到,只来得及抓紧自家媳妇。

    得,还是先找天级丹方要紧,无关紧要的人,谁爱搭理谁搭理。

    “莽夫!一群莽夫!”林少阳站在人群外猛跺脚,然而大家只关心丹阁里的宝贝去了,甚至没有人注意到他。

    就之前出言的话,在禁制破开后更是被所有人抛之脑后。

    “小师弟,我看还是先进到里面寻物吧。”林少阳旁边一人,此人身材修长,手中握一柄带鞘的短剑。

    “徐师兄说的对。”另有一人道,“他们不听劝阻,等日后遇到反制类禁制有够他们受的,小师弟不必动怒。”

    “我就是气不过,多好的建筑楼阁,就被他们给毁了……”林少阳面带怒容,望向人群时不知看到什么,转而欣喜道,“我似乎看到了凌师叔!”

    “凌师叔?”徐立尚且没有反应,“宗门中好似没有姓凌的师叔吧?”

    “就是那位。”林少阳想了想道,“通过灭万鬼任务,南斗剑派史上年纪最轻,修为最低的长老,古意太上长老收的新弟子。”

    “是他。”徐立旁边的弟子惊讶道,“他竟也在墓中,难道没有回去参加蓝叶小世界进入名额的争夺?”

    徐立冷哼道,“有个好师父在,哪里需要他亲自去夺?”

    “此言差矣。”杨冬道,“南斗剑派封山这些年,许多规矩可都是变了,即便是古意太上长老,没有超过半数的峰座支持,恐怕也做不了这个主。”

    “哎,人进去了!”林少阳却无心听他们所言,拉了拉两人,“我们也快进去吧。”

    “这是自然。”徐立应道,“小师弟等会儿得跟紧,要是受伤了我们可没法和师父交代。”

    “行了,别啰嗦了。”

    丹阁很大,比前五座都大得多,尽管大门位置被暴力破坏,仍能瞧出原先是如何的气派与富丽堂皇。

    里面共分三层,中央位置镂空,放着一个巨大石雕葫芦,台阶盘旋而上,墙体里每隔几步就有一块凹进去的方形洞,里面放着炼制好的丹药。

    每层有十八个洞,就是说整个丹阁里有至少五十瓶灵丹,还不算暗处隐藏的。

    进到里面来的人一个个都红了眼,冲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丹药掠夺起来,几处已经大打出手。

    “大手笔。”凌奕惊叹,“我们要的丹方在何处?”

    景琛环绕四下,发现整个楼阁的布局呈围合之势,最中心指向——天顶。

    上到三楼,下方景象一览无余。

    大堂地面正当中对上来的位置是一处纵横的梁子,刚好可容纳一人站立。

    其余人眼中只有丹药,暂时没有注意到此处。

    “那里。”景琛手一指,足下轻点,飞身落在房梁之上。

    周围厮杀声渐起,景琛手在天顶摸索,找到一处暗格,没有禁制阻碍,轻易拿到了里面之物。

    是一个盒子,小木盒,边缘的花纹极为怪异,正中央刻着一个鬼脸图案,看起来像是谁的恶作剧。

    不过其上密布的禁制,倒暗示了里面是个好东西。

    自进到墓地里来,景琛遇到过难解的禁制除了灵草园和主殿的,当属这盒子排第三了。

    不过比起前两个,此物轻巧许多,可以随身携带走,随时都可以解,而不用受场合限制。

    景琛飞身出房梁,朝凌奕扬了扬手中盒子,示意东西已经拿到手,正待收起,一道厉喝传来,“将东西放下!”

    掀了掀眼皮,景琛自然不予理会,将盒子收进多宝塔中才看向来人。

    一共三个,两个看起来较为年长一些,说话的是最年轻那位,被两人护在中间,以他为首。

    “又是一个莽夫。”见盒子消失,知道是被收进储物装置里,林少阳暗骂一声,“你不去夺那些丹药,拿那盒子做什么。”

    景琛已从声音听出这人就是方才门口出言的那位,今一看,果然是个脑子有问题的,不由反问道,“我进来寻宝,自然要挑贵得拿,再说我拿什么干你何事?”

    林少阳被落了面子,一脸不愉,没有再看景琛,而是对凌奕行礼道,“凌师叔,那盒子对我有大用,可否割爱,我愿出三瓶玄级二品冰霄丹交换。”

    三瓶玄级低品的丹药就想换走天级丹方,我就呵呵了。景琛眉头一挑,看向凌奕,“认识?”

    “不曾。”凌奕面无表情,自林少阳出现,连正眼都未曾看过。

    “凌师叔长年待在古剑峰上,不识我们也属正常。”杨冬笑笑道,一躬身,“我们是三阳剑峰座下,这位是三阳长老第三子林少阳。”

    “哦。”凌奕神色仍是淡淡的,也不知有没有记起,轻轻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看向景琛笑道,“既是东西已得,我们去往主殿吧。”

    这风轻云淡得差别对待真是绝了!

    景琛差点就没憋住笑出来,媳妇儿真是焉坏焉坏的。

    “呀啊,即是同门师侄,第一次见面没个意思意思多失礼数。”景琛取出三瓶丹药分送给三人,“这是玄级六品的三花洗髓丹,小小薄礼聊表心意。”

    不要问他哪里来的丹药,前五座丹阁是白打劫的吗!哼哼!

    三花洗髓丹,杨冬眼睛一亮,这可是地级符师可遇不可求的丹药,能洗练灵印纯度,且有一定几率变异灵印。

    跟此一比,林少阳的冰霄丹有些不够看了。

    “你是什么人,我们南斗剑派的人说话哪里有你插嘴的份!”徐立怒道,只觉这三瓶丹药对他们几人就是侮辱!

    “呀呀。”阿修罗小手一拍,登时就怒了,被景琛按住额头压了回去。

    “儿子乖啊,你大爹爹目前好胳膊好脚的,还打得动。”安抚完阿修罗,景琛摊手,让开身子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行吧,那就交给你们宗门的人自己解决。”

    没想到对方如此轻易就怯了,徐立反应过来后更是不屑。

    林少阳就在此时拉住还要再说两句的徐立,上前几步对凌奕恭敬道,“凌师叔,我为玄级二品丹师,此物对我今后修炼一途有重要作用,望师叔能对换成全。”

    凌奕神色不起一丝波澜,用景琛的话翻译其表情内容如下——这家伙谁啊,好烦啊打不打,不打我就先撤了,老婆孩子还等着我暖炕啊。

    剑老在多宝塔里笑得直打滚,但他们的私下吐槽没敢让凌奕知道,风祭的屏蔽手段这回帮了大忙。

    “所以?”凌奕反问道,语气嘲讽,“三瓶玄级二品的冰霄丹就想换走天级丹方,我看起来像是缺少丹药的人?”

    冰霄丹对他这个对外宣称是冰极灵印的人的确大有益处,但这样就想收买古剑峰唯一的传人,未免太过小瞧古意的家底。

    “天级丹方?”林少阳惊诧,意识到现在场合不对,在周围布下一道去音禁制,又压低声音道,“盒子里面装的竟是天级丹方?!”

    “不若你为何执意讨要?”

    林少阳从短暂的震惊中回过神来,飞速道,“凌师叔,我对那张丹方无意,若是知道里面为此物,绝不会仅仅拿三瓶冰霄丹换物。”

    他顿了顿道,踟蹰了一会儿道,“实不相瞒,我要的是盒子。”

    “那只早年药鬼尊者还未成就名声前卖掉的药匣,我希望通过它能搭上碧丹派,最好能成为药鬼尊者的弟子,哪怕只是记名的。”

    是的,他要的仅是盒子,方才绝没有看错,上面刻画有药鬼的独特标记。

    尊者曾放言过,谁要是找回匣子到碧丹派,便有竞争他记名弟子的资格。

    凌奕依旧没有多少动静,像是在消化这个消息,半晌点头,“多谢告知。”潇洒转身离开。

    林少阳直接愣在当场,不甘心上前几步,“凌师叔,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下,此物对我真的很重要,在其他人并非丹师的人手中,不过是寻常盒子。”

    其他并非丹师的人……景琛摸下巴,不会是说我吧?唔,要不要去炼丹总会弄个丹火章玩玩,听说也是件防御符器呐。

    凌奕并未停下脚步,丝毫不为所动。

    林少阳紧随,咬了咬牙道,“凌师叔若能将盒子交与我,待回到剑派,我可在父亲面前进言,劝他将我二姐林骄阳许配给你。”

    一直旁观的杨冬站不住了,“小师弟……”

    靠!不仅肖想盒子,连我媳妇都不放过?!景琛怒。

    “凌师叔!”徐立更是直接,“我敬你才叫你一声师叔!难道你真的要帮外人对付同宗?!”

    景琛,“……”说起来好像我抢了你们似的。

    凌奕蓦地站住脚步,徐立以为自己的话起了效果,得意道,“如今南斗剑派的局势你并非不清,此次进入新生小世界恐怕未必有你位置。”

    见凌奕转身,以为自己说中了对方痛脚,徐立又道,“古剑峰人单势薄,若与我三阳峰联姻,好处自不会少你的……啊。”

    惨叫没有消音禁制阻止,响彻整个三层,虽说丹阁中打斗不少,都没有他这声叫得凄惨。

    原先还注意这边动静的人瞬间收回视线,他们还是老实抢丹吧。

    “你既叫我一声师叔,那今日我便清理门户。”凌奕收剑,不沾一滴血,“以下犯上大不敬之罪,姑且断你一臂。”

    杨冬连忙上前帮徐立封住穴道,他的断臂被凌奕用剑气搅碎,除非找到可让断臂重生的神芝,否则再无康复的可能。

    “凌师叔!”林少阳一声尖叫,“徐师兄他不过实话实说……”面前横了一把剑,剑尖杀意凛然,让他不敢再继续往下说。

    “话不能乱说。”凌奕手臂沉稳,剑端一丝不颤,“我古剑峰虽仅有两人,让你们三阳峰在十万大山除名还是能办到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茶香妹纸的地雷!(づ ̄ 3 ̄)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