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57章
    金阳赤睛熊挠着胖脸,晃着大脑袋道,“可以啊,最核心的传承小主人已经进去接收了,墓地里其他东西,主人就是留给像你们这样的后辈哒。【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感情早就想到有其他人会进入墓地,连贿赂,呸……连这层都想到了。    如此一来,感受到墓地出世前来的人就会转移注意力到里面的宝物上,而不会打扰到原之行接收传承。    以毁去虚界开启墓地的人,果然不是一般人。    啊,没有这只笨熊,事情也许会更完美。    “恕我冒昧。”景琛小心问道,“那前辈在这的目的是?”    金阳赤睛熊掏进蜜糖罐里的手一顿,挪着胖胖身子躺得更舒服些,一双赤色眼睛因景琛的话呈放空状态。    “啊!”巨熊忽然直起身,尽管从它身材看不出有何变化,“主人让我在这,是为了筛选进入墓地的人!”    咦?!景琛觉得自己兴许不该问这个问题。    深有同感的凌奕,“……”    “算了。”金阳赤睛熊换了一个蜜罐,大抵是因为前一个吃完了,新拿出这个还没开封,一揭开盖子,空气里的香味比之前浓稠了十倍不止。    阿修罗闻着更馋了。    “反正不差一两个。”巨熊挥挥手,满意地吃着新蜜糖,“你们进去吧。”    这就是你一个守墓熊的操守?!景琛无力望天,说起来这么大的蜜糖罐是定制的吗?    咦,关注点又歪了?    凌奕扶额,拉过神游的景琛,对着金阳赤睛熊一鞠躬,“多谢前辈。”    门就在巨熊的身后,两把巨刀组成了宫殿的门,缝很小,如果金阳赤睛熊堵着入口,相信没人能在未经它许可下贸然进入。    只待两人消失在刀门中,巨熊慢悠悠站起身,手边的巨大糖罐提起在刀门前一放,彻底挡住了进出的路。    这才继续坐下,靠着糖罐背对着刀门一躺,此时它的神情早已不复方才憨厚,赤睛完全睁开,额头中间裂开三道细小的口子,宛如金刚怒目。    细瞧,原来三个口子也非什么伤痕,而是三只眼,其中流淌着如同岩浆般滚热的液体,好像看一眼就能将人灼伤。    看似无垠的黑色空间里,仅剩两扇极高的刀门与一头发光的巨熊,所有声音归于无际,空旷寂静。    “一觉醒来竟能看到多宝界主的世界投影,有趣。”    ……    “我们是不是忘了何大哥?”景琛恍然道。    凌奕摇头,“前辈守墓为筛选进入其中的人,说不定这是何大哥的机缘。”    进入刀门后,通过一条不长的甬道。    两道墙壁上嵌着长明的宝珠,壁面如琉璃般光华四溢,不知用何材质堆砌而成。    景琛暗戳戳地想要抠下两块来带回去研究,被多宝塔里的三魂无比唾弃。    哦,风祭是无视的,就是轻嗤了一声,嫌弃之意溢于言表。    “我说你就不能有点出息……”没道出下半句,听剑老在耳边嚎道,“啊!是醒魂沙!醒魂沙!快快快,给老夫弄点进来!”    “啊啊啊!太奢侈了,居然用醒魂沙做河道里的土!”    “你们倒是走快点啊,快看看里面有没有长着坤魂果!”    剑老独有的咆哮体震得两人一愣一愣,就连风灵在某位复生心切的老爷子面前都只能避其锋芒。    景琛嘴角一抽。喂,刚刚是谁在说能不能有点出息的。    甬道的尽头形如呈喇叭状,视野不错,一眼看去便能瞧见九座玉质的拱桥。    下方金色沙河缓缓流淌,水质清冽,亮金色的沙粒颗颗饱满,似有珠玉之姿。    而拱桥后方,正是先前显现在半空的古宫殿,掩映在各色霞光中,美轮美奂。    “你看到什么?”风祭问道。    景琛凝神,“桥上刻录了幻阵。”    风祭满意地颔首,“最近的阵道修行有些落下了,记得来第三层补上。”    泥垢了啊!一点不想接话的景琛面瘫状。    对桥上刻录的幻阵有了提防,两人过桥并不费事。    回头看,其实刻在桥柱上的阵法不如何精妙,稍稍懂点的人都能看破。    只是多数人初入墓地,乍一见到宫殿就在眼前,心神少不得会出现片刻松懈。    幻阵就是抓住一分可乘之机,将人拉入桥下。    至于桥下有什么。    “是枯骨沙妖!”剑老又开始在景琛和凌奕识海中喋喋不休,“天杀的,将这两种东西放在一起,这让,这让老夫怎么下嘴!”    紧跟着响起的是风灵幸灾乐祸的笑声。    枯骨沙妖潜伏在醒魂沙中,从表面看不出有何异样,凌奕走进取沙时,一道极淡的阴影贴着地面爬过来,前端伸展成枯树枝桠。    景琛眼疾手快按下一枚九子棋,上面附着阿修罗天火,可焚尽一切污秽。    “呲呲。”无声尖叫被流水声掩盖,脚下蠢蠢欲动的枯树阴影四下逃窜。    玉石桥下平静的湖面缓缓流动,最终在水面上汇成一只掌心向上的手,里面托着大把的金色醒魂沙,质地比岸边可收集到的还要好上一些。    “醒魂沙母!我的我的都是我的!”如此熟悉的咆哮体,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景琛掏了掏耳朵,蹲身去看已游到岸边的小枯手,“还怪通人性的嘛。”转头就看到肩头一脸垂涎的阿修罗。    “想吃。”小团子无比认真回望,眨眨眼,不忘偷偷伸手去抓河里的枯手。    但凡你能开口清楚说的话,里面必定有个吃字!景琛闷闷地想,到底是像了谁啊。    “这个也会吃坏肚子的……”出口的话被“嗖”一声打断,枯手在阿修罗探身时受到惊吓,将醒魂沙母往岸上一丢就跑了。    准备取沙的凌奕被砸个正着,金色沙母柔软流动,啪嗒一下落在头顶,不细看像是戴了顶毡帽。    冷美人眉目一寒,配合头上闪着流光的金色真是绝了。    景琛,“!”猛地站起身将“黄帽子”拨下来丢进多宝塔,怕晚一刻醒魂沙母就会被凌奕灭口。    耳边传来剑老的欢呼声。    凌奕眼睛微眯,将缩成团的阿修罗拎起,决定好好谈谈教育问题,随后不忘将景琛撇过去的脸转回来,危险道,“好笑?”    景琛努力不让嘴角翘起,马上摇头。    “我不信,得罚。”    半刻钟后,景琛晕乎乎地舔了舔微肿的嘴。    靠,皮都破了,分明是阿修罗惹得,为毛最后受伤的总是我!    多宝塔里同样受伤的三魂,“……”    天夭了,探索尊者墓地这种严肃的事你们还有心情打情骂俏?!    收好醒魂沙母继续往里走,宫殿的门大开着,从起里面镂刻的精致壁画看应是主殿。    天顶极高,成拱形状,顶端的部分空出,透过空窗部分能瞧见外面黑黢黢的天宇。    “这里有一层禁制。”景琛拉住凌奕。    主殿地上的门槛位置刻着一条黑线,极细,要趴下很近才能看到上面刻画的无比清晰的阵纹。    这是一种极特殊的纹理。    一般阵图绘制都是以圆或者多边形作为基础,形成一个闭合回路,而这条线上是少见的长条阵,在多宝塔第三层的星图迷宫里亦是少见。    “破除需要多久?”凌奕侧头。    “我一个人的话少则三天。”    凌奕轻轻点头,牵着景琛往主殿的左侧回廊走,“那就先去其他地方转转吧。”    三天足够其他闻讯赶来的人进入墓地,届时必定也有精通阵法的人,他们何必打这个头阵,到时还白给别人捡了便宜。    除却封禁状态的主殿,其他地方亦有禁制。    只是都如同白玉桥上的幻阵一般并不复杂,解起来就是时间上消耗了多些。    又一株种植在路旁的灵植入手,景琛观望四下,“似乎是条小路,不知通往何处?”    “天地能量甚是浓郁。”在景琛采集时,凌奕就负责戒备,“怎么不继续?”    “差不多了,虽然品相好,却都不是稀缺的灵植。”景琛收起药锄,“去前面看看,我感觉会有大收获。”就不要在这浪费时间了。    此时距离墓地开启约莫过去有两个时辰,闻风而来的第一批人终于入到刀门前。    面对他们的首先是一个巨大蜜糖罐,香味飘荡在整个暗黑空间里。    定力不足的人嗅了两鼻子便沉沉睡去,被金阳赤睛熊直接送了出去。    这就是他们要面对的第一关考验!    “截骨族,暗魔族,青元魔族……”每报出一个族名,在场就有几个人身子一震,金阳赤睛熊目光扫过面前小小的如蚂蚁大小的人,吐露的字振聋发聩,“给我滚!”    “滚滚滚……”回音不断,被点名的各族人受到最直接冲击,身影一晃脱离了这方空间。    站在最前方的几个人族天才对视一眼,没有一人敢贸然上前搭话。    金阳赤睛熊的清场还没有结束。    它额头上的三只眼睛完全张开,里面流动的如岩浆的红色液体扩散至眼圈,瞳孔缩成针形,照出三束不同方向的光。    “你。”三眼呈正方三角状,最上面眼睛里的光束投射在人群中的某个上,“死!”    随着金阳赤睛熊话音一落,被直接照射到的那人发出一声惨叫,头上显现出青元魔族的两根青角,当场击毙!    现场鸦雀无声,那蜜甜的香气似是从黄泉飘来。    有体型最健壮的虎妖族抖了抖身子,股后尾巴恹恹耷拉下来。    三眼中的光束不断在场中扫射,被照到的人无不心头一紧,所有人大气不敢喘一声。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