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55章
    潮水一般的食刀蚁从残刀堆各个缝隙里钻出来,它们身上是亮白的外甲,背部刻有圈状刀纹,头是极小,六脚缩在甲壳里,留出与地面接触的一小节。∈↗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卧槽!这是蚁?”景琛将阿修罗往后一丢,小团子迅速在背后找好位置。    那一只只疯了的食刀蚁可以用铺天盖地形容,除了它们不会飞。    要命的是每一只足有拳头大小,简直……简直是在侮辱“蚁”这个名词!    “刀海中还真找不出比它们小的生物了。”何三其这会儿还有工夫开玩笑,“听说爆炒后加点食洲的香料味道很好。”    景琛用“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看错你了”的眼神发出谴责,“大敌当前,你居然还有心想吃的!”    何三其哼哼一声,“我以为你对这个会感兴趣。”    景琛扭头,很快转回来,小心问道,“真的好吃?”    何三其,“……”他就知道会这样。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讨论红烧还是爆炒的时间,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功夫将食刀蚁收进储物戒。    倒是跑了一段路,眼见就要远离食刀蚁潮,转过一座残刀丘,遇上了跟他们同样在跑路的人。    何三其一看,呦,熟人啊,“老马,你怎么在这?”    中年人身材微微发福,头发理到板寸,很有精神,一柄半人高的大刀被他背在身后。    “是老何啊。”老马路线偏移,往景琛三人靠拢过来,“诶,别停,后面有个煞星,咱们讨生活的招惹不起他们不要命的。”    何三其与老马似乎关系不错,虽说都是在逃命,神色还是颇轻松的,“那巧了,我身后是食刀蚁潮,你也加把劲。”    “我去!都是要命的啊!”    于是跑路的三人变成四人,终于等两方都摆脱追兵,四人放松下来后皆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在刀海生存,当真是把命悬在裤腰上。    “你怎么回事?”何三其调整内息,问道。    老马摆摆手,“甭提了,前段时间不是魔刀霸皇认主嘛,我想着去瞅瞅是究竟个怎样的人物,也好了了我对这把魔刀的念想。”    “哪里知道这煞星杀起人来完全不问原由,鬼知道我还真就只是去看看,没打算动手的,便被那帮来抢魔刀的人波及了。”    “魔刀霸皇!”景琛与凌奕异口同声道。    “怎么,你们也想要?”老马遗憾地摇摇头,“没机会喽,那人虽说是个煞星,却也真是顶尖的刀客,与霸皇又契合,旁人没戏。”    “你说来追杀的是魔刀霸皇持有者?”何三其问出了两人没问完的话。    老何看着三人的微妙脸色不明所以,只道,“你们不会真有意吧,说实在话老何,我们都老交情了,劝你一句,这浑水淌不得。”    “说起来,早几日前他虽号‘百人斩’,下手却都有数。”老马叹气道,“这些天不知发什么疯,见人就拔刀,差点我就晚节不保了。”    何三其嘴角一抽,晚节和节操这种东西,你确定有?    “我说你这是什么表情,十几年的拍档,放个屁我都知道你想什么……”未说完,老马脸色大变,“又来了!”    话音刚落,四人头上就出现了一把刀。    那刀奇大无比,看着不像真身,似是虚像,或是玄级的灵印化形。    一刀落下带着刀势,大开大合,霸道无比,刀锋直直劈斩下,附着其上的灵符力朝外扩散,形成一张暗金色的膜。    “退开。”凌奕不及多想,顷刻拔剑,极之剑印的力量在他周身翻涌,没有动用剑意的情况下生生承受了这一刀。    “咣当。”一刀一剑气势相撞,真身并未真正触及,产生的脆响仍旧振聋发聩。    无形气浪在两件兵器间交织,地面剖出无数深痕,最后以刀剑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向下凹陷的大圆坑。    残刀丘后,一个人缓缓走出来。    “是,是那煞星!”老马一抖,哆嗦道,“老何!傻站着干嘛,跑啊!”    何三其望天,“我受雇进刀海是来寻人,如果魔刀霸皇的主人是他的话,应该就是找这人了。”    老马,“……那啥,老哥我还想多活几年,就先走了。”    说着还真就一溜烟没影了,速度之快让景琛叹服——不愧是常年混迹刀海的。    袭击的大刀被收回去,随之来的人显出身形。    一身黑色暗金丝镶边的劲装,身材高大挺拔,行走动作间有种从容不迫的霸道威仪。    更惹人注目的是他周身气势,粘稠如血,好似一眼就能看到修罗地狱。    阿修罗爬上景琛肩头,舔了舔下唇,“气,好吃。”    景琛手指戳了戳他额头,“就知道吃!这种东西吃了会坏肚子的!”    何三其望天,为毛你们的话题总是不在重点上。    “是你们啊。”霍之行手中的刀置于身侧,刀尖向下,灵符力顺着刀锋直下,给人一种正在滴血的错觉。    “之游人在哪?”凌奕还是一如既往直接。    霍之行手一顿,“跟我来吧。”    接下来就是一段行路,这过程中魔刀霸皇没有被收起,何三其跟在后面一路走得心惊胆战。    面前是一片寻常的残刀丘,不寻常的是里面堆了很多尸体,以及有一座刀台魔灵。    那些就是成就“百人斩”名号的倒霉鬼吧,何三其心道,并不同情。    进入刀海等同于交出生死,他们早该有所觉悟,再说是技不如人,怨不得旁人。    四人就在尸体堆旁坐下了,霍之行将刀搁在脚边,轻车熟路生火做饭。    景琛,“……”回望了眼不远的尸体,其中几具尚未僵硬,能看到新鲜的血肉。    饶是他作为一个吃货,在这种环境下也完全没了胃口。    阿修罗趴在景琛肩头吮着手指,盯着火堆上的烤肉,看起来很好吃呀,可是娘亲似乎很不开心,那还能不能吃呢?    小团子纠结中。    “看什么,又没叫你吃尸体。”霍之行面无表情,淡淡说出口的话堪称丧心病狂。    景琛,“……”    何三其,“……”不,不愧是魔刀霸皇的拥有者——他刚才就应该跟着老马跑路的!现在还来得及吗?    “我要知道之游人在哪。”凌奕眼眉一转,神色是极冷。    两位极出色的男子对立而坐,隐隐有争锋相对之势。    “不吃吗。”霍之行将烤肉架回火堆上,拿起搁在身边的刀。    就在何三其以为他们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时,只听道,“大约是在里面吧。”    凌奕眉头微皱,霍之行的状态有些不对,竟透露出几许癫狂,明明在符文小世界见过的那一面时还不是这样,“何意?”    “他是不是成了霸皇的刀灵?!”何三其蓦然惊道,不知哪来的勇气对着霍之行大吼。    “刀灵?”景琛面色一沉,“是鬼面烟?”    何三其摇头,“并非每把魔刀成器需要的刀灵都是随机的,如果有人利用刀台魔灵炼刀,就可以加上成器条件,比如说用指定的人献祭。”    “只是这种方法已经失传,我也是想到霸皇百年未认主,才猜测这个可能。”他恍然道,“或许一直以来我们都错了,魔刀霸皇这百年其实没有成器,就差最后一步。”    霍之行视线仍是落在刀上,眼神放空,“是啊,小游就是那个指定的人,是我亲手葬送的他……咳。”衣领收缩,是站起的凌奕。    “你最好将话说清。”凌奕挑眉,攥住霍之行衣襟的手骤然收紧,“否则我不确定自己会做出什么。”    “呵呵,说清?”霍之行并不抵抗,惨笑道,“那谁来同我说清?”    “你?”一种道不明的情绪促使凌奕放开手。    霍之行倒退几步,低头看刀,低语道,“谁来同我说清?”    废弃场里没有风,只有无尽的无序剑意,大堆的残刀丘和尸体更添了几分凄凉。    “当初把人交给你时,我们可不是这么说好的。”凌奕掩在袖口中的手握拳。    霍之行垂着头,突地抬起,惊怒面容带了狰狞,“是啊,分明已经说好了,为何霍原两家的宿仇非要在我们这一代了结?!”    凌奕凝眉,“霍原?”直觉告诉他霍之行这句话是意有所指,但就目前他们得知的讯息里,无法体会个中深意。    景琛走过来拉了拉凌奕的衣袖,看向霍之行压抑着怒气道,“那你找我们来又所为何事?炫耀你的‘丰功伟绩’?!”    他本以为霍之游与契约兽解除契约,是为某种迫不得已的原因,哪怕处境糟糕,至少人应是还在的,没想到寻来后会是这样结局。    “我要进回梦谷!”霍之行,哦不,现在应该叫原之行,“我要再见他一面,将他带回来!”    凌奕一愣,“回梦谷。”反复琢磨这三字,终于有了记忆,“这就是你托人传讯给我的目的?”    原之行嘴角一扯,没有笑意,直接承认道,“是,南斗剑派封山,守卫森严,我进不了那里,想到的只有你。”    “那为何不自己来找我?”依照原之行的实力,就算没有客疏的潜行能力和暗宗及闻风阁的背景,但若是想要传一次口信,总会有办法的。    凌奕问这话倒没有其他意思,而是纯粹好奇,原之行若有将霍之游找回的心,在这事上应该更迫不及待才对。    “在回梦谷的事没确定之前,我不会再离开这里。”原之行转头,看向距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破碎刀石,那是温养魔刀霸皇的刀台魔灵残骸。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腥红汉纸的地雷x2    感谢番茄不是西红柿妹纸的地雷x2    感谢深海楓紅妹纸的地雷x2    感谢小红妹纸的地雷    感谢初夏★未绽的地雷    群么么(づ ̄3 ̄)づ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