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54章
    “擦,还有这种禁忌?”景琛不可思议道。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何三其同样蒙圈,他也不知道啊!    好吧,说到底地下层他只来过一次,不比长期驻扎的老油条,不知道剑意会和刀意相冲很正常。    但正常归正常,眼下可就苦了正处风暴中心的凌奕。    刀势如排山倒海般压来,一片带着一片,潜伏在残刀林中伺机而动的人纷纷被惊动,声势还有扩展的趋势。    这样下去可不行!    刀势越大代表凌奕身上牵动的压力越大,必须要打破僵局。    “有没有办法平息残刀怨气?”景琛转向何三其。    归根结底,动荡是由剑意引出,源头在于残刀被压制多年的怨气,如能将源头解决,自然就好办。    没想到他们一路小心,最后问题是出在常识性错误上。    如此说来,不仅是剑意,拳意、掌意,只要是除刀意外的意境,岂不是都会受到排斥,继而引发刀势?    无怪进入刀海的都是刀客,这大概就是主场和客场的区别。    回到眼下问题,首先要解决的是积压在凌奕身上的刀势,再发展下去恐怕要与整个地下层的残刀对抗,那绝非易事。    阿修罗困惑地咬着手指,瘪瘪嘴,这里的气息他不喜欢。    “你可以试试刚领悟的刀纹。”风祭提议。    刀海客栈中购得的妖骨,景琛一直试图在勘破,如今小有所得。    用刀纹对刀势,再辅佐以九子棋,就算不能起到直面对抗作用,将其缓解疏导还是可以的。    “我试着用刀纹平息它们附着在刀意上的势。”景琛对凌奕道,“暂时保持现在状态。”    如果贸然让凌奕收回气势,两方能量场不等,势必会被反震,结果绝不会是他想看到的。    因这方土地动静围过来的修士有增无减,刀势主要攻击对象不是他们,造成的影响有限,并非不能抵御。    九枚棋子抛至空中,受灵符力所控悬浮起,它们并不处于同一平面,而是更多维,棋子与棋子之间以细小的灵符力丝线交连,莹莹形成一块无规则的多面体。    “这是?!”何三其第一次看到景琛全力出手,长年混迹刀海,他的眼力可不弱,嘴微张,在心中无声道,“阵道符器!”    有化形的天火就罢了,现在又出来个阵道符器,这两雇主究竟要给他多少惊喜?    不,应该是惊吓才对!    他不确定再暴露下去,他们会不会被别人当肥羊宰了——哦,引发现在局面的源头,貌似就是他们被别人当做了肥羊。    多面体的阵组形如魔方,不管从哪个方向看都能瞧见一个完整的阵法。    何三其并不是主攻阵道,平时却小有爱好,一细数下可了不得,单是几个方向看下来,就已经出现了十来个他从未见过的阵法。    更让人震惊的是,哪怕视角有一点偏移,下一刻看到的已然不同。    眩晕感随之席卷,何三其晃了晃头,终于意识到这样的阵法不是如他这般的“爱好者”能轻易看透的,其复杂程度甚至不能多看上一眼!    九子棋出来搅局让刀势发生了明显变化。    九道灵符力波纹在景琛操控下成了一道道半圆弧度的灵纹,交叠在“阵道魔方”上,如水波一般荡漾开。    “砰,砰砰。”好似绷紧的弦被拉起,无声之势的较量变做了有声之战。    只是声音不急不缓,每拨弄一下,都像有人在心中重重敲击。    “有用。”凌奕感觉到剑上压力明显减轻。    景琛摇头,手指虚空一拨,“等不了多久,我们快走,这里要爆了。”    方才扩展出去的刀势被九子棋模拟的刀纹召回,压缩在九道灵纹上,只等积蓄到一个极点,就会爆发。    “什么?!”何三其大惊,“我们要离开地下层吗?等等,你再坚持一下,地形复杂,找出口需要时间……”    景琛打断了何三其的慌乱,“离开这片区域就行,没那么严重。”    当然,如果剑意不收回,让刀势一直蓄力下去,最后扩及整个地下层,就没那么容易收场了。    九子棋并不收回,何三其带着两人迅速撤离,其余观望的人虽不清楚发生何事,残刀林上空积累的能量却不是虚的。    那么令人不安的刀势,总让人有一种再不走就来不及的感觉。    “哄隆隆。”如闷雷滚滚声响在地下层,何三其回望后方残刀林废墟,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真是好险。    “竟然让你们逃出来了。”先前偷袭的人,也是引发这场动乱的罪魁祸首,满眼惊骇看着三人。    凌奕已收回剑,看过去时眼中闪着冷光,如同在看将死之人。    “我,我认栽!”那人忙把自己大刀往旁一丢,被凌奕劈斩过一剑,这柄刀破败得越发不成样子。    “刀海的规矩,岂是说一句话就能表示的。”何三其冷冷道。    “我知道你,独眼,这次是我栽了。”那人解下储物戒丢过来,“放过我一回,日后好相见。”    何三其不语,接过储物戒指查看一番后点头,再望向凌奕,等他答复。    遇上这种事,就是杀了此人也不为过,何况是在比刀海更混乱的地下层。    凌奕沉默片刻,将人细细打量,“你在地下层有多少时日?”    话一出口,偷袭的男子就知有戏,忙道,“加起来有一年半,你们有要问的,我定知无不言。”    他知凌奕是剑客,与刀海格格不入,既不是来寻刀,那定是来寻其他的。    凌奕颔首,丢过投影水晶,“我们在找他,你可有见过。”    投影水晶就是记录霍之行影像的那块。    “是他!”男子惊讶抬头,“此人在半月前进入地下层,就一直待在废弃场,听说斩下的人头已过百,外号百人斩。”    “你确定是他?”景琛追问,“旁边可还有其他人?”    那人回想了一下,“这个人物早就在我们圈子里传开,是要避之不及的,并未听说有其他人同行。”    “对了,听闻他手上有一柄绝世魔刀,就是那柄地下层刀台魔灵温养了百年,无人认主的魔刀。”    “魔刀霸皇?”何三其一惊。    那人看过来,点头,“想必你独眼也听说过,刀海中的十凶刀之一,就在半月前认主,说来都是命,那小子一来就搞走了。”    魔刀霸皇成器,多年一直没有认主,在他们这些混迹地下层的人心中,堪称高领花一朵。    认主的时候,不知多少人惊掉下巴。    至于那斩下的百个人头,近九成是过来讨要魔刀霸皇的人,最后技不如人,被斩刀下。    得到霍之行消息,凌奕按照约定放人。    “小霍子没有在,他哥找我们来做什么?”景琛不自觉揉着阿修罗脑袋,被羞恼的小团子咬了手。    “嗷!”景琛讪讪收手,“更让我在意的是,小霍子怎么样了?”    乌小雨那得来的消息,很让他担心。    凌奕盯着思索状的景琛,视线转移到他的发旋,手痒也伸上去揉了揉,“等找到霍之行再问吧。”    线索有了,接下来就是找人。    废弃场是比残刀林更可怕的存在,听何三其说里面的人都是疯子,大半进到地下层为杀戮而来的人都聚集在这里。    复行半日,远离废弃场边界。    接下来的路上,出现的不再是残刀林,而是残刀尸骸。    它们不如残刀那样有序排列,可以形成惑人的迷宫,而是凌乱地堆积在地上,一层叠着一层,碎片状的刀锋如同破碎的瓷片。    “好多无序刀意!”景琛惊叹。    目之所及皆是青色,远看如一道道青月嵌在空中,它们较之界碑处的威力极强,灵级符师段数太低,触之不死也残。    可以想象如有人在此地战斗,还需小心提防这些刀意,一不留神若当喉而过,便会被夺去性命。    废弃场,可以说废弃了刀,也废弃了人,亦是杀戮场。    “可惜不知他在哪个方向。”何三其惋惜道。    刀引失效,废弃场又不小,着实有的找。    “不急。”凌奕道。    人知道在哪,有个大致方位,那就是时间问题了。    进入废弃刀场后,要说明显变化,大抵就是路上遇到的刀台魔灵多起来。    而景琛不知是何缘故,又或是被阿修罗火重新祭炼过的体质原因,格外受鬼面烟青睐,走下来被阿修罗“抢救”了两回。    以至后来小团子暴走,一旦发现有鬼面烟的苗头直接放火烧。    为此景琛表示喜闻乐见,因为拔除鬼面烟很痛的好吗?!    “有动静。”凌奕顿住脚步,顺带着拦下两人。    他们面前堆积着的是残刀组成的山丘,隐约可见几具掩埋在其中的人骨尸骸,窸窸窣窣的声响就是从下面传来。    “还来!”景琛叫苦不迭。    天知道进入废弃场后他们一直是多灾多难,刚刚才摆脱了几只刀脚马,现在又准备蹦出来什么玩意?    “食刀蚁!”何三其脸一白,“走走走,快走,它们一般成群出没,数量都在百万只以上,好在主食是刀,我们只要不拦在它们必经之路上就没事。”    没事个鬼!都说有百万只了!    再说这么多一起行动,快赶上一个包围圈,谁知道哪条是必经之路?!    总之,先逃就对了。    貌似自从进刀海以来他们就一直在重复这样的动作,景琛边跑边抹泪,都是命啊。    作者有话要说:  诸位中秋快乐!今天最新章留言可得迷你中秋红包一枚!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