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46章
    一时间,所有人看向景琛的眼神中带着火热。更快更多阅读www.longtanshuw.com    看对方修为仅是地级五品,出手风轻云淡,就能将五个接近玄级的龙血卫耍得团团转,说不是依仗符器没人相信。    要是这种宝贝,落在自己手中呢?    修炼一道上,杀人夺宝本就是常事。    观战的各方势力中,几位玄级眼神飘忽,心思百转,内心早蠢蠢欲动。    景琛与凌奕虽说是先被血帮盯上,但两人既然已到食洲城外,那么生死各安天命,最后哪方势力能啃下,宝物自然归谁。    “他们真不嫌事大。”已得知景琛有天级妖兽傍身,这场战斗在客疏看来结局早定下,剩余不过是如何收场的问题。    现在看来,无论走到哪里,景琛显然都不是个安分的主。    阵道符器一出,恐怕整个食洲城都得躁动起来了。    “你还说风凉话。”玉流卿白他一眼,毕竟修为太低,眼界不够,食指虚点那身陷幻阵中的龙血卫,好奇道,“是何手段?好生霸道。”    “霸道就对了。”客疏身子微微前倾,从背后拥住玉流卿,将脑袋搁在他肩头,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别看小小的九枚棋子,阵道符器可攻可守,能施展的手段千变万化。”    “更何况,能引来能量潮汐的,某种意义上已跨入天级符器范畴。”    当所有人目光皆被景琛吸引,很少有人注意到凌奕的神来一剑,绽出无尽光华,一出斩落五人。    攻击他的五名龙血卫,算是前来十人中修为较高那批,此时每一个都动作僵硬,似被什么击中,身子向后抛飞去,唯留脖颈处一抹极细的血痕。    “砰砰砰砰砰。”五具尸体齐齐落地,扬起一阵粉尘。    凌奕潇洒收剑,衣摆不乱一分,长剑入鞘,方转向景琛方向。    剩下的五名龙血卫困于幻阵之中,此刻尚完好的仅剩两人,其余三者不是缺胳膊就是断腿。    更诡异的是,他们伤口虽看似被野兽撕咬啃去,从始至终却无淌下一滴血,只能从几人表情中看出是极痛。    “幻境亦是杀境,以海神之心炼制出的阵心是如此效果,老夫今日开眼界了。”声音乍然响起,并不陌生,正是之前在炼器公会有过一面之缘的灵火尊者。    但这话不是所有人都能听到,景琛和凌奕均是一愣。    眼下战斗可以说是一面倒形势,结束不过时间问题,没曾想会引动尊者前来。    “可惜,若小友能在城中多待上几日,与老夫做炼器交流必是极好的。”说罢,灵火尊者一叹,“如此也好,以你二人天资,想来不久后便能在天元城中一见,今日,老夫就送你们一程吧!”    没等两人来得及反应,食洲城外大风乍起,不,确切的说是从地下窜出两团火,如大口将景琛与凌奕吞没其中。    火焰温度不高,形态亦不够集聚,松松散散,倒像是扬起了一阵红色的沙土。    “怎么了这是?哪里来的邪风?”    “诶,你们看,人呢!”    等众人回过神,原地只剩下十具尸体。    其中五具为凌奕所杀,还算完整,余下三人被啃食得支离破碎,肢体不全,而两人则面容极其扭曲,似遇到了极为可怖的事,竟是被活活吓死。    更诡异的是,他们皮肤表面干褶,如同被什么吸干了血。    风沙带过一阵凉意,食洲城外一片寂然。    景琛被眼前红色迷了眼,只觉身体腾空,要被带向什么地方,唯一庆幸的是阿修罗还在怀中,没被怪风带跑了。    这会儿要是让他说句话,那必定是,“放我下去!媳妇儿呢!”    想到灵火尊者的那句“我送你们一程”,景琛深觉不靠谱……天,似乎他一路过来遇到的尊者没一个靠谱的!    都准备拿出飞行器自驾前往了,真不劳您老人家费心啊,景琛欲哭无泪。    “以这方世界的力量标准衡量,他的修为已达到天元境。”风祭顿了顿,言语中带着几分兴味,“嗯,灵火很特别,蕴含了转换时空的奥妙。”    景琛,“……”所以这就是我现在在天上飞的原因?!    “剑老?”景琛试探性往多宝塔里放出神识。    “别嚎了,臭老头被收走了。”风灵瘪瘪嘴,平日总见他与剑老对着干,这会儿倒没有幸灾乐祸起来。    得,景琛无力扶额,看来凌奕与他的方位有点远,不然剑老也不会被强行推出多宝塔。    啊啊啊!都说小别胜新婚,可他这分明就是聚少离多嘛!    景琛无比憋屈地深呼口气,为毛总有人要拆散他跟媳妇儿!    寒铁洲,寒铁原。    “小心些,食铁兽防御极强,擅长地刺,你们注意脚下。”林东一手持弓,右手拉弦,灵符力虚化的灵箭前端闪着光华。    搭箭的两指倏地一松,长箭以极其刁钻的线路往食铁兽眼睛射去。    三米多高的妖兽,身上布满密密鳞甲,背部依次排列着九根铁刺,全身笼罩在黑亮的寒铁下。    眼睛和腹部是它唯一的弱点。    长箭射来时,寒铁兽早有防备,身上鳞甲突兀一长,鳞片成了可抵挡的盾。    “叮叮。”箭端没入灵片有两指,寒铁兽未料到会有如此大的力量,巨型身躯一震,口中发出咆哮。    “中了!”林东面色一喜,“它要暴走了,平成顶上,楣姑探测一下周围寒铁矿!”    大盾长度可达成年人肩部,稍稍一弯身就能将整个人罩入其中,冯平成手持铁盾,两臂发力,上躯肌肉鼓起,一声轻喝。    “往东百米开外,有一朵寒铁花的。”楣姑双眼轻阖,灵印在她头顶上空盘旋,从摸样看,似是罗盘一样的定向器,“咦,有东西过来了。”    “是它同类?”林东一惊。    “不像。”    天空出现一团红色气流,外围有螺旋状风絮,仿若凭空生出,在楣姑感知到之前,三人一兽都没有看到他是从哪个方向来。    “吼!”暴怒的寒铁兽伤去一只眼,等同罩门被破,全身防御都在下降,眼看着红色气流落在它面前,更是怒不可遏。    来的就是景琛,终于结束了被灵火带着走的坑爹旅程。    “哎呀我去。”红雾刚刚消散,对上的就是一对铜铃大眼睛,景琛受到惊吓,忙不迭抬腿就是一脚。    食铁兽眼中带着惊愕,整张兽脸皱在一起,却受不住被踹的力道,四仰八叉倒飞出去。    “砰。”三米多高的庞然大物被一脚踹飞十数米,场面还是相当惊人的。    林东三人傻眼,来不及思考这突然出现的人底细,眼看着好不容易露出腹部的食铁兽挣扎着爬起来就要逃离,忙上去补上一箭。    冯平成的武器是刀,手腕翻转,刀锋在寻食兽腹部上划拉出一个巨大口子,再重重冲入它的心脏。    三人被喷了一脸血,脸上却是笑的。    林东从食铁兽上跳下,冲着景琛抱拳,“多谢相助。”    然而并不觉得自己做过什么的景琛,“……”    趁着冯平成与楣姑采集的当口,景琛环顾四下,发现这里是一处荒凉山地,并不平整,地面上有许多突起的小丘挡住视野。    而地上的泥土很是少见,并不是寻常棕红色,表面呈现出岩石的灰白,质地也偏坚硬,人更像是站立在大块的硬石上。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此地距离刀洲有多远?”景琛抱拳回礼,并问道。    “刀洲?过了这片寒铁原便是了。”林东不动声色打量起景琛,以及他怀中的阿修罗,开口问道,“小兄弟是受到寒铁原的力场干扰,从飞行机关兽上跌落?”    不,纯粹就是被人坑了。景琛沉默了一会儿,“恩,我初来乍到,不知此地有如此古怪的立场。”    那么方才红色的风,想来是对方的飞行手段了吧。林东脑补了一番,没有继续问,转而笑道,“那小兄弟可要注意了。”    “寒铁原中的矿石会放出干扰的方位力场,无人带路最好不要轻易进入。”林东道,“另外在里面不能待上半年,不然灵符力会被里面的立场同化,再走不出寒铁原。”    这种说法倒不是第一次听说,在冰浪城时也听过,凝冰石矿区中,同样不能久待。    景琛沉吟片刻,还是将心中疑问问了出来,“这里可是出现新生小世界?”    林东眼睛猛地一亮,“不错,三百多年前出世过寒铁小世界,后被转移往小联盟。”    这人仅凭自己几句话就能推测出新生小世界的事,看着年纪不大,见识着实不凡,恐怕是大宗门里出来历练的弟子。    再观方才能一脚踹飞寻食兽,说明实力也可,值得一交。    林东心中有了计较。    冯平成与楣姑做好采集,部分材料给了景琛。    毕竟没有此人出现,他们猎杀不会这么顺利。    而后,景琛拿出地图翻看,发现寒铁原中确实如林东所说,没有人带路最好不要轻易进入,心中对灵火尊者的怨念又上了一层。    无奈,在飞行器受力场影响的情况下,景琛只得暂时跟着林东小队。    “你要去刀洲?”夜晚,火堆映照着林东半张脸,架上烤着兔肉,“可是去刀海寻刀?”    景琛反问,“每年去寻刀的人很多?”    林东将兔肉翻了个面,笃定道,话中带着叹息,“很多很多,那里面有刀台魔灵,每年能铸造出千把无主的好刀,故而每年进入的刀客不计其数。”    “但最后完整出来的却少,留在里面无主的刀越来越多,去寻刀的人也就越来越多。”    “刀台魔灵?”景琛盯着烤兔上滴下来的油,“为什么会是魔灵?”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