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230章
    万里洪荒,林木绵延,走兽无数。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乐`文`小说```

    有凰鸟振翅掠过森林上空,巨大翅翼带起一道绝美弧度。

    云气缭绕之间,野兽奔走,山鸟鸣翠,妖兽收敛獠牙,静待天空霸主翱翔而过。

    远远便见一座巍峨山峦,若不细看,压根觉察不到原来在动,缓缓得,相当龟速地朝日头升起的方向爬。

    好吧,从山峦下方若隐若现的四只脚看,这的确是只龟,所以用龟速倒也贴切。

    “不管看几次,都觉得造物神奇。”坐在凰鸟后背,吹着高处的罡风,景琛无不感叹。

    双翼震动带起空气哗哗作响,以蛮荒驭兽宗所在的山岳作对比,凰鸟在其面前仅为黄豆一点。

    朱雀手托下颚,歪着脑袋,小脸皱在一起。

    靠近山体时,神识探向负岳背上,山林中的蛮荒驭兽宗,细细感应一番后探出口气,“应是走了吧?”

    从古意手上抢人,他压力也很大的好吗?!

    啊呸,抢个鬼,入我朱雀门下,岂有还出去的道理。

    朱雀小眼睛一转,琢磨着在蓝叶小世界开启前就把收徒大典给办了,将名分定下来。

    山还是那山,负岳移徙走动得悄无声息,凰鸟环绕一周,在山门处落下。

    这是宗门的规矩,上空有护山大阵,允许出不得入,所有外来者都得从山门入宗,方便确定身份。

    “太上长老。”守门的弟子恭敬行礼,继而看向景琛,又是一礼,“太上师叔。”

    跟着沾光的某人感觉略酸爽。

    进入山门,拾级而上。

    今日门中比那天走时多了几分不同,硬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大概是群魔乱舞。

    隐于山中的妖兽探头探脑,路边随处可见,更有甚者大摇大摆走在道中,像是生怕别人瞧不见。

    空气中弥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闻者体内血气上涌。

    景琛耸耸鼻子,奇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兽灵花花期,能提高修士与妖兽的结契率。”乌小雪迎面走来,回答了景琛方才的问题,“所有新入门弟子两日后第一峰座山脚集合。”

    说罢,她似笑非笑瞥来一眼,“唔,你可能是例外的那个。”路过时候不忘拍拍景琛肩膀,“小子运气不错,赶上了。”

    还想再说几句,朱雀小脚丫子已经踹了过来,分明是赶人的架势,忙往旁边一跳,对着前方莫须有的人招手,“诶,那个谁,等等我!”

    还真是来去匆匆,景琛瞅着一抹衣角无言以对。

    兽灵花花期是宗门中大事,这一日,新入门弟子以及上几届未结契的弟子,要入山收服妖兽。

    除去长老峰,执事峰,以及各个宗门事务峰座,匿有妖兽的山峰共有十八座,排名越后妖兽越强,血脉越纯。

    一般新弟子入门开放的峰座都是前三,只因今年弟子资质突出,上几届留下的弟子又多,故而特地多开了两峰。

    而巧的是,内门弟子中需要二次结契的人达三十之多,故对内门开放的山峰顺延两座,也就是开放到第八峰,其中最高修为的妖兽接近地级八品。

    当然,按照宗门规矩,新入门弟子第一次结契不可能接触到第五峰之后的妖兽,景琛自然也在其列。

    但别忘了,还有朱雀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在。

    显然乌小雪也是了解这位太上长老的脾气,景琛到时势必会被扔进第八峰,所以刚才见面时,她才感叹了一句运气好。

    不是每个人第一次结契,都能达到别人第二次的妖兽品质,从长远修炼看,分明在起点就比别人高出大截。

    “原来都这个时候了啊。”听到乌小雪说,朱雀才后知后觉,随后大抵是觉得自己连这种事都忘了很没面子,于是在景琛看过来时虎着脸轻咳两声,“为师当然知道,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挑这个时间回来?!”

    “……”景琛望天,若是没有蓝叶小世界出世,我现在估计还在矿区。

    结契什么的,呵呵。

    “我去生生池看大红。”朱雀暴走前,景琛果断转移话题。

    浓郁灵气充斥山谷,许是花期已至,门中其他弟子的契约兽均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影响,一路上状况不断。

    不是谁家的鸟捉了哪家的蛇,就是这家的鸡偷了那家刚生下的蛋。

    偌大一个宗门愣是走出了菜市场的“气派”,还是活禽区的。

    景琛严重怀疑此次回来的正确性。

    好在生生池算是宗门禁地之一,有几位长老坐镇,不用担心见到鸡飞狗跳的糟心画面。

    “你带来的那条蛇资质的确不错,观其气息,想必是在小世界吸收过与龙族相关的灵材吧,就是血脉还差了点,要我说……唔。”朱雀声音戛然而止,被人一左一右勾着两臂拖走,两条小短腿在空中蹦达甚是喜感。

    景琛原是走在前面,眼看就快到达冥烈所在的生生池,听到身后动静,诧异转过身,“?”

    在蛮荒驭兽宗的地盘,居然还有人敢找朱雀的麻烦?

    真是,喜闻乐见!

    不想拖走朱雀的两个人他竟都认识,古意与青龙两尊大佛在,难怪朱雀连个字都没憋出来。

    等等,既然古意出现,那是不是……

    腰上骤然收紧,熟悉的气息贴附上来,凌奕拥着景琛,恨不能将人揉碎在怀里。

    “媳妇儿?!”景琛眼睛一亮,声音中满是惊喜,在凌奕听来简直没心没肺。

    异魔渊后便杳无音讯,若非自己寻来,是不是还要在外面继续浪下去?

    这一刻凌奕心中是相当委屈和懊悔的。

    当初小世界分离那会儿,好不容易在地符界会合,他是打定主意要将人拴在身边,一步不离,没想还是出了事,甚至一不小心,就要天人永隔。

    侧身俯在怀中人脖颈狠狠咬下一口,直到口中血味弥漫,凌奕才抬起头,不咸不淡道,“还知道回来。”臂上力道却未放松半分。

    “嘶。”景琛缩了缩脖子,就要开口。

    怀中传来一声,“娘亲?”

    “……”整个人都不好了,不带在这种关键时候卖队友的。

    凌奕视线落在景琛怀里的软包子身上,气势毫无收敛外放,脚下地面瞬间冰冻三尺。

    好不容易回春的生生池一角再次冒出森森寒气,扎人的冷意几乎深入骨髓。看守长老几月来就没睡过好觉,赶忙开启禁制将一方隔离出来。

    古意与青龙拖着朱雀尚未走远,感应到后方动静,挑眉挪揄道,“哟,总不会出事吧。”这语气怎么听都是唯恐天下不乱。

    朱雀瞪眼,奈何涅槃期修为与身高皆不占优势,直气得红了脸。

    “你,你听我解释!”手臂已覆上一层寒霜,景琛忙道,“那日消失实则是与天火阿修罗融合从异魔渊出来后我也想去找你但没有弟子令牌不能传送只能先去最近的传送点就到了洪荒森林。”

    景琛喘了口气,小心侧过头,见凌奕仍是一脸冷霜,心有戚戚,但架不住眼前人颜值太高,色心大起便凑上去亲了一下,继续道,“然后遇上些事,进了蛮荒驭兽宗,就索性先呆着,等混到内门弟子,再用宗门传送去找你。”

    “顺道连孩子都有了?”凌奕声音微冷。

    他在异魔渊吸收过修罗盏的部分能量,能感应出景琛怀中小孩有些不对劲,可此刻完全顾不上多想。

    阿修罗回望,眨巴眨巴眼,小脑袋一歪,“爹爹?”

    凌奕,“……”

    景琛怒了,凭什么叫他就是爹爹?这都什么眼神?!

    凌奕眨了眨眼,目光稍稍柔和下来,嘴角微勾,“乖。”说完将拎着阿修罗后领从景琛怀中提起。

    “啊啊啊!”阿修罗脚尖勾地,企图借力停下来,“徒弟不走我也不走,你们两个臭不要脸的居然二打一,有本事单挑啊!”

    呜呜呜,收徒大典还没办,万一傻徒弟跟他姘头跑了,上哪里找人去。

    青龙额上青筋一爆,琢磨着要不要把人打晕。不然等走出生生池,门中弟子看到太上长老都是这般,宗门威严还要不要了!

    “闭嘴!”古意吹着小胡子,“白长几千岁的数了,怎么就活出这德行。”脸上别提多嫌弃。

    青龙扶额,这时候他是绝对站在古意这边的,“精华都没长对地方,仅有的那点脑子又让涅槃给浓缩了,你说能是什么德行?”

    两位老友竟然统一战线挤兑人,最开始朱雀是不信的,直至又被拖拉出几米外才反应过来,“你们……”

    一道黑影从生生池方向飞射过来,速度不快,体积也不小,还称不上暗器。

    朱雀挣开两边拎着的手,将飞过来的软包子抱了满怀。

    “娘亲。”阿修罗瘪瘪嘴,显然不想离开景琛。

    朱雀跺脚,“反了教了!以为家里没有大人吗?当着面就敢扔我徒孙!”摸摸阿修罗脑袋,不由生出几分同命相怜质之感,“不闹,咱们这就去把人抢回来。”

    古意与青龙对视一眼,果断一人一边再次拎起某人,连同懵圈的阿修罗一起拖出生生池。

    冰寒从地面蔓延至池水,结起厚厚冰层。

    清可见底的冰池中,蟒蛇静静沉睡,庞大身躯盘旋,头部两个小包鼓起,隐隐散发出的气息已可预见苏醒时的峥嵘。

    “哦哦哦!碍眼的人都走了!”剑老在识海中叫嚣,“准备开打吗?!”家暴什么的他才没有很期待呢!

    凌奕眉头微皱,切断与剑老的联系,接而手一扬,以他与景琛为中心支起一座两米高的冰屋,其他所有被阻隔在外。

    一时四下无声,万籁俱寂。

    凌奕放在景琛腰上的双臂收紧,哑着声音道,“我们继续。”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初夏★未绽的地雷(づ ̄3 ̄)づ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