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9章
    湖水平静清澈,表面泛起透亮的蓝光,若非水质粘稠,是一处不错的饮用水源。¢£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难不成是在湖底?”景琛决定问一下风祭有什么建议。

    一路走来,凝冰石能量波动他是无法捕捉,界质力量却能感应到一些。

    要是以椭圆的湖为中心,界质能量的强弱波段是有规律的。

    景琛用树枝在沙地上画出一个椭圆,再依照方才感应的波段细分,那么发出界质能量的中心源就在他前方不到五十米的湖中。

    “不建议潜入。”风祭出了多宝塔,立于湖畔。

    景琛看去,对方身形前所未有的清晰,只差足下一部分便能凝为实体,不禁诧异道,“矿区能助你凝结实相?”

    风祭望着湖心,“恩,一部分是因为这个。”

    另一部分的问题在景琛心中转了一圈,没问出来,事实上如果风祭不想说,他是别指望能问出什么来的。

    走到湖边,将手伸入其中掬起一捧,湖水并未顺指缝下滴,在掌中呈现出某种胶状物。

    随后景琛又在湖面按了按,向下的阻力有些大,正如风祭说的,这片湖并不适合潜入,或许潜到一定程度就会因密度太大浮起,额,要是卡住就更尴尬了。

    看样子再继续探查是没办法了,即便中央有高品质矿石也是不能。

    “界质能量的波动变强了。”风祭忽然道,抬手摇摇一指,“从那边来。”

    景琛拿出玉简翻看,指向所在的道上有两个已探明矿洞,“去探查一下?”

    风祭摇头,“再等两个时辰,总觉会有事发生。”

    左右也是闲着,眼瞅快到中午,景琛索性做起了午饭,尽管还是干粮,加热一下总比干吃舒坦。

    两个时辰后,地面猛地一震。

    景琛蹭一下站起来,觉察到远方似有动静,而极东冰川带无法御空,只好就近寻处高低站到顶端。

    视野中,一条碎裂大地的缝隙从远处蔓延来,它的动静不大,速度极快,所过之处山石开裂,可见力量如何巨大。

    “这是?”景琛神色凝重。

    裂缝将大地分成块状,之中传来强烈的界质能量波动,劲风吹鼓起衣袍,从矿山深处刹那涌出两人震颤的力量。

    “去湖心。”风祭道。

    景琛果断回头,重回到湖边。

    一条裂缝横穿蓝色湖泊,水位随着裂缝产生不断下降,湖中心岩石裸-露出来。

    “就是它了!”景琛眼睛一亮,足下轻点,飞身掠入水位下降的湖底。

    除去那块极品冰凝原石,周围不乏高品质或中品质的大型原石,全是半解的那种,一眼便能看出哪个价值更高。

    “快点开采。”风祭催促道,“你只有半个时辰。”

    足够了!景琛心道,比起原本看得到吃不到,半个时辰够他把之前浪费掉的时间补回来了。

    水位不断下降,露在外面的石头越来越多,有部分不用开采的碎石直接被景琛收到储物戒中,省下不少时间。

    “到了,走。”风祭在耳边提醒。

    不知何时,地面裂缝不再扩大,土地轻移,巨沟缓缓合上,湖水也自然渐渐复原。

    景琛跳回到岸边,原先站的地方完全被水覆盖,恢复成本来样子。

    不远的树林传来人声,景琛心念一动,觉察到里面人里有之前一面之缘的顾一海,便没有隐藏起,而是朝着他们相同的方向合拢,气息也未刻意收敛。

    “景老弟,原来是你。”顾一海见到景琛没有丝毫戒备神色,反远远招了招手。

    在他旁边还有两人,就没有如此好脸色了。

    “顾兄。”景琛头轻点,询问道,“可知前方出了何事?”

    本就随便问问,没指望对方会答出什么,不想顾一海哈哈一笑,“这你可就问对人了。”

    景琛挑眉,示意愿闻其详。

    顾一海故作神秘得压低声音,将身边另外两人的注意力也吸引了过来,“就方才动静,我琢磨着应该是矿洞塌了。”

    没等景琛开口,就有人笑道,“顾兄,你这是逗我们呢。”

    任谁遇上这种事,第一时间想到的必定都是地动和矿难,他们想知道是有没有什么□□消息,比如异宝出世。

    顾一海撇嘴,“是你们要问的,我只是说出实情,好人真难做。”

    显然,他与答话的青年人交情不错。

    景琛不动声色打量其余两人,发现一位在炼器赛上排名第六,一位排名第九,当然,这是鲍辉作死后结果。

    随着不断接近,界质能量的波动越来越强。一时间万籁俱寂,听不到一点鸟兽动静。

    “停下!”风祭喝道。

    景琛第一时间做出反应,顺道还拽住不远的顾一海,高声道,“不要再往前了。”

    四人都是高速前进中,需要有缓冲时间方能对话语做出应对。

    这就是考验信任度的时候了。

    顾一海被景琛抓了一下,向前的势头略缓,听到话虽有疑虑,还是操控身形停下来。

    那位排第六的与顾一海交好,见友人驻足,犹豫着同样顿住脚步。

    剩下就是路上遇到,与三人皆为点头之交的第九名了,回望停下的三人一眼,几个起落,将其余人甩在身后,嘴角隐隐有丝不屑。

    若真是有异宝出世,向景琛之流瞻前顾后,想必到了也只剩汤渣。

    修行之路不进则退,就是炼器赛上的第一第二又如何,看他们行事作风,定不会比我走的更远,第九名心中沾沾自喜。

    又是纵身起跳,身影高高掠起,正待落到下一根树杈间。

    正这时,异变突生。

    撕裂力量遍布全身,巨大压强悄无声息渗入骨髓,就见这位第九名面容一滞,皮肤下鼓起细小尖锐的血包,下一刻人在半空炸成了血雾,骨头渣都不剩。

    视力极好,将这一幕收入眼底的顾一海与滕晨齐齐打了个激灵。

    景琛同时被吓了一跳,“什么情况?”

    风祭深吸口气,“小世界即将出世,此乃界质能量形成的域场,不要再靠近了。”

    “景,景兄?”顾一海机械转过头。

    从景老弟变成了景兄,可见第九名炸裂对他造成多大影响。

    “啊,我只是感觉前面有些不对劲。”景琛随口胡扯,小心向前面走,“没想到会出这事。”

    顾一海抖了抖,“感觉的好,感觉的好……景兄,不要再往前走了!”

    第九位的“尸骨”都还在不远,那是前车之鉴啊。

    景琛摆摆手,他才不会拿自己性命开玩笑,“放心,还有一段安全距离。”

    就这样僵持有一个时辰,顾一海和滕晨皆不敢有太大动作,景琛则完成了对周围的探索。

    “接下来如何?”顾一海看向景琛。

    有第九名在先,打死他们也不敢再随意行动了,可三月期限还未到,着实有些浪费。

    景琛摸摸下巴,“等吧,不是说矿区在尊者管辖内,出了如此大事……诶?”抬头,就见天边落下一人,“师父?”

    个子不高的朱雀领着阿修罗,依然相当有喜感。

    “娘亲!”

    景琛抖了抖,怒目看向朱雀,“你说的特训就出了这么个效果?!”

    “娘亲!”阿修罗蹬着小短腿,朝景琛伸手求抱抱。

    顾一海与滕晨还没从突袭的朱雀身上缓过劲,又被“娘亲”两字炸得不行,孩子都这么大了?!

    等等,视线又落在阿修罗身上,一生还是两?

    “两个小子,你们那是什么眼神?”朱雀不满地瞪着顾一海与滕晨,小手指气得发抖。

    该死,就说涅槃期间他一点都不想出来。

    景琛抱起阿修罗,顺手将朱雀拎起放在后背,“行了,欺负后辈有意思嘛。”

    “喂,是他们先对我不敬的!”边说着朱雀还是老老实实攀在景琛背后。

    顾一海一脸迷糊,没明白眼前三人究竟是怎么个复杂关系。

    “行行行,等下我就让他们跟你请罪。”景琛没有诚意地敷衍道,“说吧,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

    “反正不是来接你的。”朱雀傲娇撇过头,“小世界之门正在凝结,采矿提前结束了,明天开始整个矿区都会被封锁。”

    话音刚落,莫斐的话接连响在耳边,“所有人速速退出矿区,炼器赛优胜者可至冰塔领取世界石,蓝叶小世界探索将在一月后开启。”

    综上,景琛的特训可以说要提前结束了。

    领取世界石后,下面要为进入新生小世界做准备。

    蛮荒驭兽宗,生生池。

    新的一局棋刚刚开始,黑子落在纵横十九道内,击出一声脆响。

    古意屈指罐中一抓,白子毫不犹豫落下。

    青龙紧随其后,两人心中似乎都心中有数,落子飞快,不消片刻棋盘便被大片黑白填充。

    “算算时间,也该回来了。”青龙胡子蓄了一茬,比起对面的古意,仍是中年美大叔一只。

    “闹出的动静不小。”古意没抬头,冷哼道,“我猜他也是去那里,极东地牢可不就是他跑得最积极。”

    青龙对古意马后炮的行为是万分不屑的,毫无友爱戳穿道,“既早知道,何不带你徒弟走一遭。”

    一枚黑子被提起,古意得意道,“要是去了,我大徒弟上哪去找这么个不用自己花钱修炼的好地方……”意识到说漏嘴,忙换话题,“嗯哼,这片棋子我吃了。”

    青龙为守护生生池的长老默哀三秒,忽有所感,棋子往盘上一丢,望向宗门上方的护山大阵,笑眯眯道,“来了。”

    同一时间,三尺完地面冰层飞退,一直没有动静的凌奕颤了颤眼。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