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6章
    矿区所在地幅何其辽阔,采矿的人又是半月交接一次班,以至无人发现某一矿洞的异常,一群人消失得悄无声息。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当然,这一切都与景琛无关,目前他要想的,是如何将玄古冰晶拿到手。

    随着炼器赛开始,冰塔外的人逐渐退散,估计要等三天后才会再次出现。

    冰塔上围起的空间内。

    凝冰石髓在多宝塔第四层模拟过,一路炼制下来都算通畅。第一部分制器雏形出来后,景琛不由得舒出一口气,全心投入其中。

    比赛第二天清晨开始,冰塔上空不时有雷霆闪过,那是有人练成符器引发的器雷劫。

    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倒不是所有人都炼器失败,而是冰塔本身就是莫斐炼制的一件削弱雷劫的天级符器。

    如今塔上参加比赛的人,引来最大的也就灵级器雷劫,自然而然被削弱的不成样子。

    好在,不管再怎么削减,最后还是会留下一丝雷霆,帮助炼制者最后成器。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参加冰器大展的原因——就算不为头名奖,借天级符器炼器的机会也是绝无仅有的。

    一朵冰蓝色石莲在景琛手中成型,随着天火输入,处在含苞状态的石莲次第展开,层层阵符在花瓣上交叠,道道流光形成密集的阵结。

    然这才仅第一步炼化雏形而已。

    在景琛构想中,符器应当是实力提升的手段,单纯的观赏类型他自己第一个唾弃。

    那么接下来的炼制,才是重头戏!

    赵阳作为本次大展的监察,其本身就是玄级低阶炼器师,同随行的几位监察走过每个**“炼器室”,不住点头,“看来今年的头名奖励,吸引了不少相当有才能的炼器师前来。”

    旁边那人附和,感慨道,“是啊,我料想今年冰器的质量,可能是近二十年来之最。”

    几人穿行在参赛的炼器师之间,走走停停,对这次冰器大展的盛况又多了几分信心。

    而冰塔上空,器雷劫来了又散,只剩下一片片小型乌云,如同鱼鳞般排布着,其中蕴含的力量不容小觑。

    第三天。

    冰莲炼制基本已完成,只差最后一道淬炼和开封的工序,景琛看着手中半掌大的石莲凝眉。

    此时石莲从外观看,如何也看不出是为玉石打造。

    它整体通透明净,表面呈现出近乎无色的浅蓝,十八瓣袖珍精致,每一片皆匀称有致,仿若造化夺天的产物。

    看来材质改变,使得成品比预想中好上太多……景琛长出口气,抬头望天。

    隔绝的一方空间之外,他能感觉到浓郁的雷霆之力汇聚,器雷劫要来了!

    经过冰塔削弱,三天中大小的器雷劫其实没有带来多少实质性伤害,天空留下密布的鱼鳞云倒是增多,若无意外,待炼器赛结束便会散去。

    但就是这个时候,冰莲的器雷劫倏忽而至。

    它形成的雷劫云并不比之前出现过的大上多少,然而停留在景琛所处上空后,旁边的劫云竟靠拢过来,在酝酿雷霆的同时越变越大。

    赵阳本觉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毕竟上几届冰器大展不说,就是这两天他见过的器雷劫也不少。

    可当劫云不断蔓延,吞并其余残留的劫云合并时,他却是慌了。

    尊者在上,这届报名参赛的人中明明没有修为超过玄级的,也就是说炼器造诣最高者也就地级高阶,眼下这堪比玄级符器的器雷劫是个什么状况?!

    不管其他人是何想法,历届来最大的器雷劫已完成吞并。

    这时冰浪城中的人无论站在哪个位置,只消稍一抬头,便能看到城中心那朵有大又黑的雷蘑菇。

    积蓄的雷霆之力让冰塔上所有人为之一颤,有些个心性不定的炼器师炉中冒出黑烟,半成品冰器直接报废。

    “这,这可如何是好?”监察之一的中年人看向赵阳。

    天色瞬变,仿若夜幕黑沉沉压下,劫云盘踞处透出些丝微光,并无大用。

    景琛歪着头感应一番,垂目瞪着掌中之物,嘴角微抽,“规格是不是有点过了……”

    我去,地级两三品的符器品相来个玄级的劫云,特么分明是要连我这个炼器师一起劈的节奏哇。

    哦,忘了冰塔上似乎不止他一人。

    “咦。”冒出头的风祭神色讶然,“运气不错嘛,这雷劫少说叠了有十层吧。“

    景琛,“……”请问哪里看出来运气不错。

    “多重劫云雷霆之力驳杂,看似威严实则后力不足。”风祭分析道,“你可借天火抵御第一道雷,接而以其于雷霆锤炼……阿修罗何在?”

    你才发现他不在?!景琛泪流满面,“被拉去特训了。”

    风祭一时无语,“那,自求多福,我先进去。”

    景琛尔康手。

    “轰轰轰。”巨雷落下声势浩大,天空中劈出一道维持数息的雷芒。

    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啊,我的符器!”

    “哎呦,毁了,毁了。”

    霸道纯正的雷霆之力正面击中冰塔,受天地能量剧烈波动的影响,近一半尚在炼器中的符师手中符器报废。

    **“炼器室”虽传不出声音,但亲眼看着一个个炼器炉中生出黑烟,赵阳一阵肉痛。

    完了,这次冰器大展算是全完了。

    他视线落在劫云中心,亦是景琛所在位置,心中祈祷引来这场雷劫风波的符器可别炼废,要不亏大了。

    雷劫尚未结束,第一道雷落下后倒是小了不少,余下皆是碎碎的雷波。

    景琛胸中一阵翻涌,不适感被他强行压了回去,感应到屋外细小的雷霆再构不成威胁,才细细打量起手中“重生”的冰莲。

    受雷霆洗炼,仅存的一点杂质被排除,冰莲材质越发澄净,精巧细致的花瓣上浮游一层跳跃的雷光,更不似凡物。

    “呲啦。”小簇雷霆无视隔绝符阵落下,融入冰莲中,透蓝晶石由内而外闪烁雷光,酥麻质感直从掌中传递过来。

    落雷持续有数十息才渐渐消散,赵阳视线落在那朵美不可方物的石莲上,心知符器已成。

    可偏偏他高兴不起来,因为在本次雷劫中,起码有六成炼器师受到印象,导致正在炼制的符器或是报废或是留有瑕疵。

    这下可好,炼器赛结束在即,这届冰器大展别说是超越往届了,就连能不能拿出足够多的成品都是问题。

    雷劫终于消散,冰塔上方晴空如洗,冰浪城中的人难得在冰器大展期间看到一丝明媚。

    景琛将冰莲放于不远处提供的展柜里,等待结束后其他人来收取,兀自闭目调息。

    冰塔所在场地一片寂静,好一会儿以赵阳为首的几位监察才缓过神,叹息地摇了摇头。

    三天转眼而逝。

    此届冰器大展以一种相当滑稽的方式,在比赛过程中就筛选掉了大半展品,以至于评选时大多冰浪城居民感叹一届不如一届。

    而作为事件的罪魁祸首,景琛早早出了冰塔回到地下冰窖,迎接他的是一个喷火的娃。

    “呀。”阿修罗一张口,火焰化气从他口中冲出,忙用两只小手捂嘴,眼神哀怨。

    “你对他做了什么?”景琛看向朱雀,目光谴责,你就是这么带孩子的?

    朱雀挠头,心虚道,“额,手滑,我观他体内有道封印,忍不住给解了。”

    “所以?”

    朱雀眼神飘忽,“手法有些特殊,封不回来。”说完抓紧补救,又道,“但是你放心,我保证这种状况维持个七八天就差不多了。”

    七八天你还好意思说就?!界火威力的天火到处喷,你以为是弄着玩的?景琛语言以对,琢磨着要不要请风祭出手。

    “说起来,那道封印着实古怪,也算是前所未见,可惜被我弄没了,不然让莫老头仔细瞧,说不定能找到出处。”朱雀捶了捶脑袋,“好嘛,不说这个,比赛怎样了?”

    景琛脸一僵,“主题是巧,大概还凑活吧。”

    他是出了冰塔才听说劫云的扩大导致炼器赛“死伤惨重”,参赛者只要提交成品,进前十的概率会比往届翻上几番。

    品相远高出预想的冰莲排位不会太差。

    当然,在评选期间他最好不要出现,不然被人发现他是引发多重雷劫的元凶,估摸会被“乱棍打死”。

    评选进行的不慢,隔日就出来了结果。

    当天景琛背着朱雀和阿修罗,还有一只处在挺尸状态的梦引毒蜇低调入场,还是没能逃过赵阳的火眼,一把被揪了出来。

    与之同行的还有其他进入前十的九位,一起坐在主席台旁。

    作为本届冰器大展的谢幕场地,冰塔中心显然经过了一番装扮,离地五米的大型高台上,十个用红绸遮盖的展柜依次摆放。

    闭幕式开始,主持人照例上台说了几句场面话,随后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引到后方的展柜上。

    前十有一个月的进入矿区时间,是既定奖励,而玄古冰晶最后要落在谁手上,则是今天的重头戏。

    “现在公布第三名。”主持人声音维扬,“也是本次大展中唯二进入前十的工艺展品,诸位请看!”

    这个展柜尤为高大,较于两侧高出三倍之多,蒙在展柜上的红绸揭开,入眼是一尊兽型冰雕,极东冰川带常见的雪狼。

    它的前肢跳起,做出纵跃动作,眼神却不凶狠,看起来并不是捕猎姿态,前脚微微弯曲,极像是在与人玩耍,显得憨态可掬。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腥红童鞋的地雷么么哒(づ ̄ 3 ̄)づ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