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5章
    “莫老头,那枚放出风声来的玄古冰晶是你的吧。龙坛书网www.longtnahsuw.com”一见到人朱雀就开腔了,“还有没有,送我两块呗。”

    景琛,“……”这么没脸没皮一开口就问人要东西的家伙我不认识!

    “好啊。”莫斐答得干脆,“等你得了此次冰器大展头名,我自双手奉上。”

    他转过身,视线落在景琛与阿修罗身上,眼中爆发出一阵精光,“你从哪找来的宝贝,把人给我,玄古冰晶归你!”

    朱雀撇嘴,这卖买亏大了。

    景琛是他盼了千年才等来的弟子,而玄古冰晶虽少,等他完成涅槃完全可以自己去封古大殿中寻。

    “哼,就算我同意。”朱雀下巴微扬,傲娇却又掩盖不住得意道,“当初是我徒弟哭着求着死心塌地拜我为师的,哪会看上你这个糟老头。”

    你说得我怎么一个字都没听懂……景琛目光转向衣衫儒雅,眼神睿智的老人……真是求你快把我送了吧。

    景琛的小小心愿朱雀自然不可能帮他实现,只见莫斐不作声,自认为占去上风,整个人荡漾起来,又道,“过段时间我有收徒礼,你的贺礼可不能比送古意那份轻。”

    景琛掩面,敢不敢再把讨要礼物说得明目张胆一点。

    莫斐嘴角含笑,微微点头。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贺礼什么无外乎身外之物,何况他与朱雀交情不浅,知对方千年才收了这么个徒弟,当然不会礼薄。

    但景琛和阿修罗身上澎湃的天火气息,当真让他起了爱才之心,之前那句拿玄古冰晶换的话绝不是说笑。

    显然,两位天级符师交谈斗嘴,景琛是完全插不上话的,默默站在一边做壁花。

    多年未见,两人终于互相拆台了个痛快,莫斐才将人请到冰塔上自己的住处。

    再次走入那片不变方向的朦胧迷阵,六感遮蔽,唯有前方不远缓缓行走的莫斐背影。

    等稍有意识,刚起探查之心,面前豁然开朗。

    没有展柜和四处游荡的人群,一间小小的四方小院坐落。

    与冰塔一般同样通体雪白,建筑结构沉稳大气,边角隐蔽处又不乏令人耳目一新的精致雕刻,刀功凌厉简洁,上面刻下的各种兽型呼之欲出。

    景琛拿出刚入展会时得到的护城兽雕刻,仔细观摩,发现的确不是他的错觉,而是两者同出一源。

    也就是说,护城兽的雕刻者,与建造这所房子是同一人。

    于是视线又落到莫斐身上,因为院落中并无他人,空地上却散落着大大小小尚未完成,或者仅雕刻到一半的冰雕,看痕迹都是极新的。

    那么雕刻者的答案显而易见。

    朱雀似有话要与莫斐说,两人进到内堂,将景琛丢在厅内。

    “呀。”阿修罗缩在景琛怀中,冰塔虽非低温,满目白色却让他极为不自在,难得安静异常。

    景琛摸摸阿修罗脑袋,在厅中走动起来。

    其实室内不大,一眼就能看遍全部。

    若要论有何特色,想来就是四周摆放的大小冰雕,无一不栩栩如生。

    尤其是四方院落中央的那尊,足有十米来高,约莫是某种妖兽等身比例雕刻,稍一靠近,澎湃汹涌气息扑面而来。

    景琛只感到面前如展开一片雪原,上面是追逐着狩猎的妖兽。

    每一步跳跃都展现出凶兽肌肉收缩中完美线条,每一爪击出强而有力,仿佛能撕裂虚空。

    内堂。

    室中布置定然比外面用心不少,相比青龙居所,这里无处不透出闲适,好似每个物件摆放都精心计量过,隐隐有种天地冥合的道。

    朱雀坐在茶座对面,眼珠子乌溜溜打转,最终被莫斐一壶清茶吸引,鼻子用力嗅了嗅,“灵木界的雪珊针尖,有百年份了吧。”

    莫斐笑而不语,只道,“你不打我屋中藏品主意,可以送你二两。”

    朱雀当即眉头一挑,拍桌,“我是这么不讲究的人,至少五两!”

    “三两。”

    “四两五!”

    “最多三两六。”莫斐老神自在抱着茶杯。

    “成交!”话落朱雀就是一脸懊悔,怎么就忘了他还待着徒弟,这屋中随便拿出一物给景琛都是对炼器一道极有启发的,亏了亏了。

    “对了,我那新收徒弟你还没给长辈的见面礼。”朱雀眼睛一转,“不能赖账,屋里东西怎么也得让我带件走。”

    接着又是一阵插科打诨,既然来了,朱雀觉得怎么也得捞两件,双手空空太没面子。

    扯了一会儿,两人终于进入正题。

    “驭兽宗封印松动了。”朱雀道,“来这之前我去了一趟罪城,那里情况倒是尚可,只是不知其他几处如何。”

    “见过四空尊者?”莫斐抬眼。

    “恩。”朱雀应下,似想起什么,欲言又止,“只是……”

    话还未说完便被打断,“慎言。”说罢,莫斐慢条斯理转移话题,“今年前十的名额我倒是可以给你留一个。”

    爪影巨大非常,转瞬就至眼前,四道爪痕锋锐无比,锁住了所有躲避空间,根本躲不开!

    景琛猛地后退一步,抹了把额头冷汗。

    再看那尊冰雕,依旧原封不动。

    “这就是天符师的力量?”景琛并没有从上面感应到任何阵法。

    幻象的出现,仅仅是因为莫斐在雕刻时融入了一丝精神力,哪怕并不是他刻意的。

    “皮毛而已。”风祭嗤笑。

    景琛摇了摇脑袋,不敢再靠近,看得怀中阿修罗疑惑抬头。

    朱雀很快就从堂内出来,莫斐不见踪影。

    自觉爬到景琛背上,朱雀打了个哈欠,“为师累了。”

    所以这是可以打道回府的意思吗?景琛无奈将人托起。

    刚走迈院落大门,众人交谈声传入耳畔。

    景琛一愣,回过头看,哪里还有屋舍片瓦,周遭展柜成列,不断有人从他身边经过,匆匆看上一眼,没有停留。

    等回到冰浪城中租用的小屋,朱雀掏出一块晶石丢给景琛,“这是上次的凝冰石髓,我让老家伙提炼过,给你这次冰器大展上用。”

    入手微凉,温度与寻常凝冰石无异,只是颜色尤为深邃,近乎紫的蔚蓝,从外至内晶莹通透。

    只需一眼,便能让人瞧出冰髓与其他凝冰石的不同之处。

    凝冰石为矿石,而冰髓质地则更像是冰。

    “提炼?”景琛诧异,“确定要在此次冰器大展上用?”

    实际上,他的构想之物仅是一个小物件,用来冲前十尚可,拿头名却有些难度。

    若用冰髓炼制,未免有些暴殄天物。

    “不然我买它回来做甚。”朱雀撇嘴,满不在乎道,“要不是规则限定了主材料,为师这还有……靠,那个老家伙不会就是为了给矿区增收,才搞出这么个比赛吧?!”

    哎呀被坑了!朱雀一拍大腿,难怪自己拿石髓请莫斐提炼时老家伙这么干脆,感情是“配套服务”啊!

    “……”景琛默默将冰髓收好。嗯,他真的什么都没听到。

    冰器大展为期三天,第四天开始试炼器赛,又将耗时三天。

    换句话说,等到第七天才是民众投票,方能知道玄古冰晶花落谁家。

    在等待比赛开始的两天里,景琛没有闲着。有凝冰石髓在手,准备炼制的那件小玩意自然可以再改良精进。

    说不定真有拿到头名的可能。

    到那时,他就有足够材料炼制万象九子棋里面属于水的那部分棋子,需要战斗时,符器方面就不会再捉襟见肘了。

    转眼就是炼器赛进行时间。

    以冰塔为中心的千米设下禁制,拥有令牌的人才能进入。

    朱雀和阿修罗同大多数人一样被挡在外面,因为第七天展示的符器需要现场炼制,而为了不影响炼器师发挥,其余闲杂人等皆被禁入内。

    材料在储物戒里,景琛一人上了冰塔。

    平台相比展会第一天看到的缩小不少,展柜早已撤下,变成一个个标有号码的**场地,边缘用九块小型凝冰石为界。

    等按照令牌上的号码找到地方,景琛才知道九块凝冰石不仅是单纯来做分界之用。

    每一方小区域里布着一个封闭的隔离阵法,使空间完全**出来。

    人进入其中,就像入到一间密室,但从外面看,却又能瞧见里边人在做什么,就是说这间密室的可查看性单方面的。

    稍稍坐定,面前是一尊器炉,没有带炉子的炼器师可以借用。

    紧接着,耳畔传来主办方对规则的说明,有些心急的修士已经开始着手炼器。

    景琛心念一沉,将储物戒中的凝冰石髓拿了出来。

    冰塔外,朱雀背着懵懂的阿修罗嘿嘿一笑,转身走出人群,“接下来要对你这小家伙特训了。”笑容无比邪恶。

    远在千里外的凝冰石矿区。

    矿洞没有想象中脏黑,反而石壁白皙,莹润光泽,像被人用冰封术开辟出的通道。

    挖矿的叮叮当当声不间断,老汉放下矿铲,寻了处地坐下补两口水。

    就在这时,常年的采矿生涯让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矿洞深处传来似有若无的抽吸声,断断续续,似是球被扎破放气,显得极为诡异。

    “谁?!”老汉手一顿,脸上闪过一丝可以称之为惊悚的神色,踉跄站起身往后退了几步。

    抽吸声并未停歇,反而越响越大,就像是破旧的风箱被拉动,刺耳却极有规律。

    直至,临近矿洞的几人都觉察到了异样。

    “吼!”矿洞中喷涌出的粉尘如同兽口将所有人吞没。

    那一瞬间来得太突然,没人来得及发出求救信号。

    只有冰塔上的莫斐似有所感,朝着矿区方向侧头,眉头微皱。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東野童鞋的地雷(づ ̄3 ̄)づ

    感谢肌无力童鞋的地雷x2(づ ̄3 ̄)づ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