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5章
    事情要从三天前,花洲传送阵出来说起。

    至今景琛仍觉得朱雀就是专门来坑他的,从不起眼的身高到百多岁的人还顶着一张三岁的脸,各种意义上的坑死人不偿命。

    这不刚出传送阵就被坑了一把。

    入眼是皑皑白雪,天空中不时有雪花飘落,落在脸颊很快消融成了水。

    从充满生机的花洲,从温度不低的炎池乍一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即便不冷也让景琛狠狠打了个哆嗦。

    “这,这是什么地方?”

    “极东冰川带。”

    景琛,“……”靠,他说怎么传送费用这么贵,完全是过了大半个地符界。

    “孩子,你咋带两娃娃来这里!”看守传送阵的是位老者,身上裹着厚厚裘衣,说话时口中吐着冷霜,可见环境是如何天寒地冻,“怪可怜的,就穿这么点衣服,快,跟我进屋里。”

    原本不觉冻人的景琛一听,顿时一个激灵,整个人簌簌抖起来。

    老大爷身子骨不错,本身也是修士,只是修为仅在灵级三品,不高,他放下手中铲雪的工具,带着人往后面小木屋走。

    朱雀照例趴在景琛身后,一点没有下来自己走的意思,懒懒打了个哈欠,昏昏沉沉。

    怀里的阿修罗也是如此,耷拉着眼皮不动弹。

    这种环境的冷意对他们构不成威胁,却让人打不起劲。

    “快进来。”老大爷打开门,屋中被火炉熏热的空气扑面,堆在门口的雪簌簌消融。

    景琛点点头,抱着两小往屋里走,并不拒绝大爷的好意,“传送阵没人看着没事的吗?”

    走过院落,旁边种植着被雪覆盖的蔬菜,有一部分上面的积雪已清理掉。正说着,后方传送闪现,出来一人,四下张望后,很自然地走出篱笆栏往外走。

    景琛这才发现,传送阵离木屋并不远,甚至就设在院里,露天下留出传送阵所在的一块地,也是唯一一处没有被雪覆盖的地方,怎么看怎么随意。

    “没事的,他们都经常来,知道规矩。”老大爷笑笑,弯身进了木屋,“我看你是生面孔,没有来过冰川带吧。”

    景琛进了屋,顺手将门关上,天寒地冻隔绝在外,叹出口气,“是啊,第一次来,大爷记性真好,来过这里的人您都记得吗?”

    老大爷呵呵笑两声,给地板中央的炉子添了柴火,捧来杯热茶,“我们雪松村,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个人,每个月来来去去那么几人,你可是今年第一个新人呢。”

    今年?景琛回想地符界日历,这是五月,小半年才来一个面生的,这地方是有多孤僻?

    他低头看着喝热茶的朱雀,嘴角一抽,这种有事会发生的预感是怎么回事。

    “你们先坐,正好午饭,留这吃一顿,尝尝我手艺。”老大爷在屋中转悠,从不知哪个疙瘩翻出两刀腊肉。

    “那多不好意思……”

    “好啊!”这是朱雀,“谢谢爷爷。”

    景琛默默望向窗外,人类已经阻住不了朱雀不要脸了。

    “好乖的娃娃,你们也别客气,老朽住在这里大半年看不到几个人,就当陪陪我。”老大爷拿着腊肉转回来,往厨房走,瞥过朱雀轻咦一声,“这娃娃我怎么好像见过?”

    细细回想一番,老大爷苦着脸,“三年前有个不要脸的骗了我三十斤腊肉,跟这娃娃长得真像。”旋即失笑,“不过那人看着有四十来岁,可没有娃娃可爱。”

    说着老大爷便往厨房去了,招呼景琛自己随意。

    “小陈腊肉的手艺很不错,你有口福了。”朱雀喝完茶,老气横秋拍了拍景琛膝盖——因为拍不到肩。

    老大爷可还没说过自己姓什么啊,你这是不打自招!景琛绷直脸,尽量让自己表情看起来自然一点,“三年前那个骗腊肉的不要脸不会是你吧?”

    朱雀直接跳下凳子,一副“我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往厨房跑去了。

    景琛,“……”他不该对这人节操抱有指望的。

    中午的腊肉的确很好,景琛忍不住厚着脸皮开口买了两斤,准备回去找凌奕做。

    “用不了这么多钱。”老大爷推攘道,“都是自家猎来的野兽腌制,不值钱。”

    “呜呜呜。”号角声从外面传来,沉闷悠长。

    陈大爷脸色一变,把灵符石往景琛怀里一塞,“你拿着,我有点事先出去一下。”

    景琛没注意,被推了个踉跄,心道力气还挺大。

    屋外的风雪不知什么时候小了,天荒开,似乎要出来太阳,雪地上一阵发亮。

    “快跟上去。”朱雀伏在景琛后背指挥道,“是野兽在攻击村庄的号角,我们去看看。”

    紧跟陈大爷背后,一路过来还见到不少神色匆忙的村里人,往大约是村口的方向聚集。

    门两侧围起厚实的木桩城墙,旁边做个瞭望台,有两个人站在上面观测外面情况。

    陈大爷与景琛到时,门却是开着的,还围着不少人。

    “让一让,陈叔来了。”人群中有一人喊道,当下退出一条道来。

    景琛跟在其后浑水摸鱼,顺利进到人群最前面。

    “是雪熊群,今年目湖冰层太厚,它们打不到鱼就来找我们麻烦,这都是第三波了。”

    “我看看,哇,有十六,不,十七只!”

    “号角不是刚吹起来,怎么都被猎杀了?”

    雪熊群数量加接近灵级的修为,雪松村的人就算能抵御下,也不可能这么快解决。

    何况躺在地上的这些雪熊大多伤口整齐,几乎是一击致命,可见猎杀者实力之高。

    陈大爷走到前面,村长对其拱了拱手,凑过来笑道,“惊动您老了,也是雪熊不走运,遇上雪狼原回来的修者们,这不我们村里人还没凑齐,麻烦就被解决了嘛。”

    “原来是修士。”陈大爷秒懂,环顾四下,“他们人呢?”

    “往你家走了,听闻是猎来好东西,要回千洲域卖个好价钱。”

    “哎呀!”陈大爷一拍大腿,“错过了,既然没事,我先赶回去。”

    “好咧,你走好。”村长道,转身指挥村人将雪熊尸体收好。

    原路返回,依旧是那座小木屋,传送阵旁等了八人,各个气势彪悍,实力强的,已到达地级六品。

    陈大爷明显是跟人认识,上前同人寒暄起来,景琛则和朱雀做起了神识交流。

    “等会儿你问问小陈,最近有没有人去罪城。”朱雀传音道。

    小陈。景琛默默无视了这个称呼,问道,“罪城是哪里?”

    “我们这次特训的地点在它旁边。”

    “不能直接传送过去?”景琛直接道。听名字是座不小城池,应该有传送吧,就像他们从花洲传送到雪松村一样,就是钱多了点。

    “让你问就问,怎么话这么多!”朱雀怒道。

    没三秒就炸毛……景琛摸了摸怀里阿修罗圆圆的脑袋,还是自家孩子贴心。

    传送过来后不用交接手续,可要从雪松村出去,还是没那么容易的。

    就拿一点说,传送地点要明确,再者就是交传送费。

    陈大爷修为虽低,等待传送的八人对他却相当礼让。

    景琛注意到,从几次传送的经历看下来,似乎每个看守传送的人都有一道手信,而手信就是开启传送的关键。

    陈大爷将人送走后,停雪的天空渐渐明朗起来,阳光透过层云的间隙错落照在雪地,一派祥和。

    景琛一句问话就打乱了这个平静,“大爷,我们要去罪城,近期有小队出发吗?”

    沉默中只听到风吹过树杈的声响。

    “罪,罪城?!”陈大爷身子徒然一震,后退两步,脸上是极惊之色,“你要去罪城?带着两个小娃娃?”

    相信我,就算我挂了这两个小娃娃都不会有半点事!为不给大爷再造成打击,景琛异常缓慢地点头,郑重道,“有必须要完成的事去做。”

    “你确定是去罪城?”陈大爷迟疑道,“你可知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这景琛还真不知道,毕竟刚才话到一半,朱雀炸毛了不是。果断摇头,套点信息。

    “那是镇守极东地牢的城池,可以说是地符界的最黑暗地带。”陈大爷叹了口气,“所有被通缉悬赏的人,十恶不赦之徒,只要不出罪城就受到保护。那里面,住着几乎整个大陆的恶人。”

    景琛,“……”靠,朱雀带自己去那里是搞什么特训?杀人?!

    “我有难言之隐。”景琛心里苦啊,“您只要告诉我怎么去就好。”

    见劝人不住,知道眼前人是打定心思了,陈大爷摇摇头,“为防止恶人和地牢里的罪犯外逃,罪城里不设传送阵。”

    “另外过了融海环带便不能飞行,也不能使用飞行符器,你要去那里,只能跟着熟识道路的修者。”陈大爷说到这里,似想到什么,微微一笑,“不过最近一批前往罪城的商贩四天前刚走,你可得再等两月。”

    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幸灾乐祸,许是陈大爷认为景琛去不了罪城是好事,哪怕只拖两个月。

    以上,就是景琛独自一人,哦不,带着两小踏上雪原之前的事。

    但有件事他依然不甚明了,眼下分明还未过融海环带,为毛不让飞行,也不准用刚到手的飞行符器?

    为此朱雀给出的答案是,这也算是特训一部分——天知道他厚着脸问陈大爷讨腊肉干时说的话是真是假。

    风雪未曾止歇,前路迷蒙一片,能见度极低,天地都被白色遮掩起,没有任何标志性林木山石。

    好在,此地指向针还是管用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