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206|城
    “你大爷是谁?”

    “当然是我!”胖子得意洋洋道,几个小弟跟在后面叉腰撑场,看起来真是特别的欠揍。

    张西西和张大威早躲到景琛后面,伸着小脑袋不敢说话。

    “喔呀呀?”阿修罗趴在床边,捏着糖球挥舞。

    “哦,原来我是你大爷。”景琛一脸恍然。

    在场的孩子才反应过来,这分明是拐着弯教训人,胖子身边的跟班当下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你给我等着……哎呦!”胖子只瞥见眼前黑影一闪,就觉腹部传来剧痛,他整个人瞬间向后抛飞出去,落于庭院之中,四仰八叉姿势着地。

    景琛慢条斯理收回右脚,故作潇洒地拍了拍裤腿,摸着下巴并不存在的胡子,一副高人模样,“年轻人嘛,不要太嚣张,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张西西和张大威惊呆,拿手捂嘴,一时没反应过来是要叫好,而是该担心胖子日后的报复。

    “噢噢欧。”阿修罗拍着两只小手,不时拍打床沿,不知在高兴什么。

    “你完蛋了!”胖子的一个跟班紧盯景琛,生怕对方再来一脚将自己也踢飞出去,“老大哥哥是内门弟子中实力排行前百的聂旸,你死定了!”

    景琛活动开胳膊,刚才那下还不够他热身,看向院中死命挣扎却爬不起来的胖子,吹了声口哨道,“那正合我意。”

    说罢转过身,朝着张西西摆摆手,“我们房间人齐了,关门送客。”

    还是张大威最快反应过来,壮着胆子走上去,用颤抖的双手将门合上,之后便靠着门背瘫坐在地。

    “是内门弟子啊。”张西西声音发抖,这回是真哭了,“还是实力前百的,我们可怎么办啊。”

    “你们不该插手的。”房间中另一道声音响起,是来自那个被抬进来的小孩。

    被景琛喂下丹药,小孩情况明显好转,还有力气挣扎着坐起来,“我叫聂黎,那个胖子是聂畔,就如他所说,我家人世代给他家打长工,有些还直接签了死契。”

    他语气听起来波澜不惊,甚至有些麻木,很难想象这个看起来不到六岁的孩子经历了什么。

    “照你说法。”景琛挑眉,“还是我多管闲事了?”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聂黎抹了把脸,“而且聂旸是他亲哥,不会不管,甚至会动用内门弟子的特权,那时我们就要做好被逐出宗门的准备。”

    “呜呜。”张西西吓得大哭起来。

    “闭嘴。”景琛瞪了张西西一眼,转过头对聂黎道,“哥哥是内门弟子什么的,我听过。”

    “不过上一个在我面前讲这话的人。”景琛笑笑,一脸人畜无害模样,“后来他死了。”

    具体参考冯豪仁他哥的下场。

    聂黎,“……”

    张西西也是一噎,打起了泪嗝。

    眼看镇住三小,景琛回到床上抱起阿修罗滚了一圈,将小孩举高高,“有没有觉得朕方才甚是威武霸气?!”

    “呀!”

    风祭悠悠道,“欺负小孩找回的场子很值得你高兴?”

    景琛,“……”妈蛋,这种事就算知道也不要说出来!

    许是慑于景琛武力,被踢出房门后聂畔没有再带人来找麻烦,一夜相安无事。

    次日一早,宗门悠扬的钟声响过三声,清澈明净,回荡在山川大河之间,仿佛世间的污秽都被洗涤干净。

    伴随着山间鸟兽鸣叫,蛮荒驭兽宗鸡飞狗跳的一天开始。

    膳堂。

    宗门中依靠实力划分,有严格的地位等级,外门弟子仅比杂役弟子好上些,属于倒数第二,因而膳堂中的位置也仅有一角。

    桌前,景琛瞪着面前的馒头清汤,闻到空气中隔老远传来的肉香,顿觉食不下咽,喃喃道,“堂堂三品宗门,伙食也忒寒蝉,幸好还没正式拜师,随时可以逃跑。”

    “呀呀。”同样食肉的阿修罗瘪瘪嘴,不情愿得继续拿糖吃着。

    “大哥哥你不吃吗?”张西西眼巴巴望过来。

    景琛自觉将饭盒往旁边一推,“给你吧,我不饿。”唔,媳妇你快回来,把我的炸小黄鱼带回来。

    张西西咽了咽口水,坚定摇头,“不行,大哥哥你多少吃一点,过会儿我们还要去翼珍舍给妖兽喂食,会饿的。”

    给妖兽喂食……景琛无力趴在桌上,他到底是为什么脑抽听信乌小雪鬼话,跟着到蛮荒驭兽宗来!

    吃完饭,领头外门弟子带人去翼珍舍。

    由于是头回,路上那名外门弟子将规矩讲得极为详细。

    景琛抱着阿修罗慢悠悠跟后面,身高在一群小屁孩中格外显眼,引得每位路过弟子看好几眼,甚至有几个驻足观看。

    “近来一个月,由我带你们适应宗门生活。”周渠道,“今日是喂食,让你们熟悉和接触妖兽,明日便会有早课,有长老来给你们讲解修炼基础,再往后,待你们将昨日得到的修炼法诀融会贯通,便可到藏经阁挑选一门独特功法。”

    “当然,我们既是驭兽宗,功法定是与驭兽有关。”说着,周渠笑道,“你们未接触过这方面的修炼,若平时见到山中灵兽,可试着与它们交朋友,运气好能契约到一头,至少三年后不必降为杂役弟子或直接被送出宗门。”

    “师兄,我听说妖兽也是有品级的,要如何区分呢?”一群小萝卜头听得似懂非懂,有些个脑子转得快,当即问道。

    “就你们目前修为怕是不行。”周渠前方引路,“山上妖兽在灵级居多,只有你们修为高过它们,才能探查出来。”

    说话功夫,翼珍舍已到。

    周渠将人带进去,同里面人做完交接,继而对一众小孩道,“四个时辰后我来接你们,其他要听这位李师兄的。”

    小萝卜头们乖巧点头,景琛混在里面显得心不在焉。早饭没吃,他看翼珍舍里的禽类就像看到一只只烤鸡。

    接下来的喂食工作,景琛还是其中最显眼的那个,只是不知那位李师兄是有意无意,将他们同一间卧房的人,连同张西西,张大威,还有聂黎在内的四人忽略了干净。

    对其他人是手把手教如何安抚沟通妖兽,到他们这里就冷着张脸,什么不说就让直接上手。

    张西西手被彩雀不小心啄了两下,眼泪又啪嗒啪嗒直往下掉,偏偏所谓的李师兄还在一旁呵斥,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不远处,聂畔跟他的一众跟班正坏笑朝这边望来。

    景琛双手抱头,斜靠在树上,百无聊赖道,“本来我还期待有什么更高明的手段呢。”

    风祭,“可怜三个被你连累的孩子。”

    景琛索性人往下一滑,坐在地上,将阿修罗拎过来当抱枕,“我那是路见不平,唉。”叹出口气,“难怪总说好人不长命。”

    风祭,“……”还要脸吗?有没有人能来揍这货一顿!

    “你在说我坏话!”景琛直觉道。

    风祭,“呵呵。”

    翼珍舍建在小山谷中,四周未设下围栏,仅靠天然的地形屏障将里边妖兽圈住。

    两个时辰后,一天授课结束,接下来是自由活动时间。

    张西西和张大威颓然坐在河边,前者眼泪不停往下掉,“大威,你说我是不是不该来这里?”

    “阿姆身体不好,家里只有贝贝在,我好不容易进宗门了,以为能学点本事,好让家里过的不那么苦……我听说外门弟子也是有月例的,三年应该能攒下点符石吧,要是到时被赶出宗门……呜呜。”说到后来张西西语无伦次,变作嚎啕大哭,“我好想回家,呜呜。”

    不做声的聂黎默默站起来,一拳砸在手边的棵树上,“我这就去找死胖子!”

    身后靠着的树一震,景琛双手滑落歪倒在地,伸展开的脚正好将聂黎绊倒,“啊,抱歉,没注意。”

    聂黎轻咬下唇,不语,撑着手要站起来,没等人站稳,再次摔了狗啃泥,这回是被阿修罗拉住裤脚。

    “噗嗤。”景琛没心没肺地笑出来。

    全是泪痕花猫脸的张西西,“……”

    一脸愁容的张大威,“……”

    脸上沾着泥巴和草屑的聂黎,“……”

    “咳咳。”被瞧得不好意思,景琛清咳一声,“多大点事儿,不教就不教吧,又不是给这些笨鸟喂几顿饭它就跟你契约。”

    “可至少跟它们混熟了,几率会大一点。”张西西小声道。

    景琛随手拎起阿修罗,团子就抱着手臂摇来摇去,咯咯直笑,“你也说只是大一点,走了,别在这蹲着,哥带你去见见世面。”

    半个时辰后,山谷中极为隐蔽的一角升起火堆,上面架着有烤全羊大小的禽类。

    “吃啊。”景琛扯下一只翅膀丢给阿修罗,又将腿肉分成几份递给三孩子,“虽然缺少调料,总归是灵兽,味道还是不错的。”

    “我们这样不好吧。”张西西哭的力气都没了,作为围堵妖兽的帮凶之一,他真是有委屈都没地方说,“这些可是翼珍舍饲养的啊。”

    “喔。”景琛啃着鸟翅膀,“我说肉怎么特别嫩。”

    这才不是重点!张西西欲哭无泪。

    无声接过烤肉啃起来的聂黎忽然抬头,“大哥哥,小弟弟也是妖兽吗?”

    “为什么这么说?”一般人应该觉察不出才对。

    “他,头上着火了。”

    景琛低头,就见阿修罗脖子以上皆是火焰,正汇聚成一张大嘴吃肉,立刻传音入多宝塔,“你不是暂时封住了他的外溢能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