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7章
    相继毁去三处魔陷,封魔手令边缘的红色渐紫,转而变回不起眼的白。

    “差不多了。”景琛松出口气,就觉手臂一痛,熊孩子阿修罗一口白牙咬得起劲,两眼瞪着满是委屈,“……”

    “如此便容易辨认了。”凤无咎视线从拉扯的一大一小身上收回。

    一处封魔令最多可容纳三个地级魔陷的魔核能量,吸收后以封魔手令边框颜色来表示饱和程度,一目了然。

    “恩,接下来我们就等将子火送回去,检验最后效果了。”景琛甩甩手臂,没甩开,只得语气温和道,“阿修罗乖,下次找更好吃的给你好不好?”

    回答他的是阿修罗毫无动静,牙关守得贼紧,很显然,夺食之恨想用几句话消除有点难。

    凤无咎默默转过头,“噗。”

    景琛,“……”擦,你以为我被咬是因为什么,居然还有脸嘲笑!

    九区九地。

    图固好不容易等到人回来,一脸急切迎上来,“我说你们动静也忒大点,已经有好几个往我这里打探了,接连毁去几座魔陷,估计等会儿就会有人找上门来了。”

    凤无咎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哦。”

    哦你个头啊!图固转向景琛,注意到还咬着手臂的阿修罗,嘴角些许抽动,“这,这是怎么了?”不是说已经收服天火?

    景琛拨了两下阿修罗脑袋,对这咬了一路的手部挂件投降,无奈道,“先进去吧。”

    “对对对。”图固连忙让开身子,接而给凤无咎挤了个眼色,传音道,“实验的情况如何?”

    “不错。”

    “也是,不然也不至于连毁几处,引起那里头的人注意了,快快,你跟我说说都是个什么情况。”

    凤无咎径直掠过图固,留下一个潇洒背景,屁都没放个。

    小老头原地跺脚,瞧瞧这人臭脾气,跟古意遇上不是一点就爆才怪!

    去测试时候只带了存有子火的封魔手令,修罗盏一直都放在图固的小屋里。

    景琛进来时,阿修罗像是有所感应,终于大发慈悲松开嘴,一双眼盯着中央的灯盏看,只是小眼神绝称不上善意就对了,毕竟夺食也有这玩意的份。

    将封魔手令贴上琉璃九面之一,令牌上的边框外沿以肉眼可见速度变紫,随后是红到黑,最后细线整个抽离出来,入到修罗盏的黑火之中。

    便见琉璃灯中的黑色火焰顺时针方向转了两圈,壮大少许。

    原本站一旁准备找机会吞下琉璃盏的阿修罗忽然打出响嗝,摸摸肚子一副饕足摸样。

    “咿呀呀!”阿修罗拉着景琛裤脚一路上爬,在怀中找了个舒服姿势睡去。

    刚刚还被死咬住不放的某人顿觉受宠若惊,“我觉得有阴谋!”

    风祭淡淡道,“尽快出异魔渊吧。”

    擦,这话题跳得有点快,虽然他也想早点去找媳妇儿。景琛托了托团子,“阿修罗是怎么回事。”

    “本为一体,自是得到了馈赠,不过不多,仅有一成的半数。”

    那就是二十分之一了?景琛看看修罗盏,轻抚阿修罗的背,怒道,“炼器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二十分之一不少了,数量一多阿修罗不会吃撑吧?!

    “忘了。”

    “!”

    “对一个连活了多久都不知道的老人家,你要宽容。”

    景琛泪流满面。

    “如何?”见景琛神色有异,图固紧张道。

    凤无咎还是一如既往敏锐,盯着昏昏沉沉的阿修罗,若有所思,“他得到了部分能量?”

    景琛点头,“本源相通,必然受到影响。”

    “好了,既然方法可行,就先这样吧。”图固打断两人,“小友,我问你一句,若将你送出异魔渊,这修罗盏可还能继续运作?”

    “自然。”景琛想了想道,“天火本是无主之物,有其独立的生存状态,炼制成器后只是让旁人无法烙印神魂,其他并不影响,相反,修罗盏里面的黑火,才是最原始的天火。”

    图固和凤无咎皆是点头。

    “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图固歉意道,“小友,因为某种原因,我们要尽快将你送出异魔渊,进入地符界,还望见谅。”

    听起来怎么像过河拆桥?景琛面容古怪。

    “别拐弯抹角的。”凤无咎嗤笑,“不就是有人不规矩了,将手伸过界,偏偏你还拿他没办法。”

    图固瞪凤无咎一眼,无声道,你以为是谁的错?!要不是答应凤无咎不将消息传给古意,他们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毕竟一个没有势力根基的天符师,和一头被凤族逐出的妖兽,在大宗门实力前真算不上什么。

    不过,古意没来也好,不然定要搅个天翻地覆,南斗剑派解除封山禁令不久,正是敏感时期,不好再让人抓到把柄。

    “确实正如他所说,若有人知道修罗盏为你所有,恐怕难保。”图固尴尬道,“我们先将你送出异魔渊避一避风头。”

    到底还是实力问题,景琛心中一叹,虽说出异魔渊本就是他接下来要做的,可未免有点憋屈,“尊者不必多说,这里有道修罗盏的临时驱动手令,您收好。”

    图固摸摸胡子,对景琛的深明大义甚感安慰。

    凤无咎则是一脸恨铁不成钢,也不知他在计较什么。

    “不过您注意了,灵物对善恶最为敏感,若有人抱着其他心思靠近,或是想窃取天火,到时反被废掉修为,可不要把帐算到我的头上。”

    图固想到自己被烧掉大半的胡子,手一僵,往事不堪回首啊,吹着胡子道,“那也是他们咎由自取。”

    “哈哈哈。”凤无咎大笑三声,“就冲你这句话,我亲自送你到传送阵!”

    景琛,“……”还真是谢谢您了,能别再拎着走吗?

    交待好其他一切,凤无咎带着人回大联盟,正好与达到九区九地的几个前来打探之人错开。

    而等图固竭力周旋争取时间时,两人进入三区。

    “来了来了!”髁冥小世界自上回景琛入传送后,就在联盟里到处布下眼线,一旦人出现就能第一时间将消息传上去。

    三区。

    为避免引起关注被半路拦截,凤无咎低调得在四区就化回人形,两人行走步入三区。

    回头率还真不是一般的高,景琛默默跟前面的人拉开距离,这位尊者难道不知道自己存在感有多大吗?!

    再这样下去,真的能顺利到达传送?!

    麻烦说来就来。

    换乘两辆后,闻讯赶来的骨余将两人堵在背浮梭停靠点。

    走在前面的还是凤无咎,秉承低调原则,往旁边挪了挪小步,试图越过去。天知道这退让的一小步,绝对是他横行霸道生涯中的一大步了。

    偏偏有人不领情,骨余也挪一小步,还是将两人当了正着。

    后面跟着一群髁冥小世界的人哄笑。

    凤无咎正眼将人上下打量,转头,“你认识?”

    景琛看到骨余后面神色萎靡的孙忠,有点印象,“哦,被他们偷过东西。”

    “那就是寻仇喽。”凤无咎耸耸肩,看起来无辜异常,人美就是做什么动作都好看。

    髁冥小世界的人对视,又是一阵哄笑,孙忠的事他们略有耳闻,当然更多是嘲笑两人旁若无人对话,简直是不知死活。

    “我们来自髁冥小世界,今日来找两位……”骨余自以为很有礼节地点头。

    “滚吧。”凤无咎甚至没有动手,两字说出,面前挡道的人如断线风筝般飞出,砸在后面的背浮梭上,凹下一个深深的坑洞。

    全场寂静无声。

    说动手就动手,这不科学!哦不,人家只是动了动嘴。

    孙忠双腿打颤直接跪了下来,方才骨余飞出的方向距离他不到几寸,若再偏一点,砸在背浮梭上的定不止一人。

    美人太凶残!景琛探出头,悄悄将弯起的嘴角抿平。

    骨余陷在背浮梭的金属板里,卡在里面看样子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周围的人逃的逃散的散,没人敢靠近过来。

    “髁冥小世界是吧。”凤无咎随手抛出一块牌子,哐当落在地上,看力道毫无怜惜,“地符界通道关闭三年。”

    话落,牌子上生成一道光华冲天,一息消失。

    所有髁冥小世界的人脸色齐变,他们感觉冥冥中似有什么被阻,也许就是每个人身上说不清道不明,与小世界根本相连的气运。

    “是十长老令!”

    “难怪,难怪有封锁一界通道的能力。”

    “不对!”

    “哪里不对,我记得十长老令的确有此权力。”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只有十长老亲临才能布下禁令。”

    “那,那这位?!”

    “戚。”凤无咎朝景琛招了招手,“过来,我们得赶路了。”

    现在难道不是在赶路?景琛抱着阿修罗走近。

    “啊!!!”当众人都将视线落在地上的十长老令时,被击昏过去的骨余发出一声惨叫,“啊,救我,救救我!”

    黑红色火焰从腿部点燃,片刻蔓延至全身,骨余整个人剧烈挣扎起来,企图用灵符力熄火却毫无作用,等来的只是火越烧越旺。

    “这,这是什么样的火焰,竟然如此古怪?”围观者瞠目结舌。

    就是稍微厉害点的地火,在灵符力下催使下也该被稍稍压制才对。

    难道是这位疑似十长老之一的美人出手?众人眼神讳莫如深。

    “不,是天……”孙忠声音戛然而止,无论如何张口再发不出声音,抬头对上凤无咎一双看死人的眼,霎时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咿呀噢!”阿修罗肉手拍拍景琛肩膀,脸上写满“你夸我”三个字,昂着头邀功。

    景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