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172|城
    转眼间,剩下的人更少了,共计三个南斗剑派弟子,十六个小世界之人,纳新上来的人有过半选择离开。

    “我才刚到地符界,获得了十倍寿元,外面都没到过,我还不想死!”一人大叫,像是给自己离开找到合理借口,并得到了不少人响应。

    苏源扫过留下这些人,发现里面竟没有来自符文小世界的新弟子,意外之余又有些欣慰。

    纳新共招了三十名新弟子,有九个来自符文小世界,除景琛,元澈的天才之流,其余人可以说都是看凌奕面子招入。

    如今稍一试探,这九人总算没让人失望。

    “你三人决定了?”苏源垂下的眼眸中寒光一闪,嘴角不经意的冷笑无人察觉。

    “大联盟危机四伏。”三名南斗剑派弟子中为首的是浓眉男子,名辛武,笑意盈盈道,“我不放心让师弟们独行,愿护送他们一路。”他指的师弟,是那要离开的十六人。

    另有两人跟在辛武身侧,齐声附和。

    “那边请吧!”苏源没有阻拦,宋诚有话要说也被拦下。

    三人将飞剑变大,载着十六人往阵外走,入迷阵如无物,当真应景琛的话,过了现在这个最好时机,再没有其他机会。

    迷阵在异魔吸收灵符力下摇摇欲坠,但始终没有破碎。

    此时,随着辛武带着一批人离开,余下南斗剑派弟子少去十几个需要保护的累赘,更专心投入战斗,场面渐渐控制住。

    可毕竟异魔修为到达皇级,等同玄级,情况没有想象的乐观。

    “异魔可有弱点?”景琛拉住身边一人,没看清楚是谁,开口就问。

    那名被问的弟子反应也是快,当即回道,“并无明显弱点,真要算起来,它们的能量源无法依靠自身补给,只有吞噬同类或修士才能继续战斗。”

    “故而前线战场中,异魔都是成群出没,好换下一批蓄力<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蓄力?”

    “是。”方脸弟子解释道,“你没去过前线战场可能不知,封魔障往南的土地遍布魔陷,每个魔陷都是异魔的能量来源,供它积蓄力量。”

    再说下去要科普的内容就多了,方脸弟子及时收住,将关注更多投到面前战斗。

    如果说前线供能的是所谓魔陷,那现在,提供能量的就是用来组成迷阵阵点的灵符石了吧?景琛弄明白了一些东西,可仍没有好的破解之法。

    若真有一种,那便是釜底抽薪,直接毁去迷阵。

    可此法完全不可能,以他们现有力量,能做早做了,何必在这苦苦纠结。

    更多人加入战场,仍是杯水车薪,反而负伤者增多。

    好在,至今未有一人死亡,是不幸中的大幸。

    “我来吧。”岚接过受伤弟子,将手掌贴在他后心,蓝色幽光从中散发,带着澎湃的水能量和生机。

    “你的灵印天赋?”玉流卿蹲下身打量。

    灵印天赋即凝结灵印后的技能,可以看作功效或者必杀技之类。

    “算是吧。”岚避重就轻道。

    “看起来是难逃一劫。”元澈语气无比惆怅。

    “那你怎么还笑得出来!”莫于飞哭丧着脸,与元澈成鲜明对比。

    “真哭了?”元澈讶然,摸摸自家小弟脑袋,“逗你呢。”他下颚往景琛方向微抬“天塌下有个高……”

    “我也不矮!”莫于飞气愤申明,眼睛瞪得老大,大有你再说一句我咬你的势头。

    “好好好,是我矮。”元澈的话没有一点安慰效果,“总之你放心就对了。”

    莫于飞还真不放心,可凌奕那边他帮不上忙,只能去蹲景琛身边。

    “走开。”景琛指尖灵符力涌动,脑海中的阵图虚空成像,没等人走近就甩来一句,“忙着。”

    惨遭嫌弃的莫于飞,“……”

    借着发出去的八枚万象九子棋传来的感应推断,此局无解,景琛挠头。

    此刻,与异魔对战已到白热化,凌奕十倍战力全开,终于给异魔造出一记重创。

    其他人见状,纷纷拿出压箱底战技往异魔被利剑斩出的缺口劈去。

    迷阵内能量气流出现片刻紊乱,景琛忽有所感,咬牙高声一呼,“保持住,我有办法了!”

    这声高呼无疑是振奋人心的,尤其在眼下时刻,又有景琛之前在小联盟表现出的阵道天赋,莫名给人底气和信心。

    “看来你想玩个大的。”风祭的话在识海插播。

    景琛没理他,集中心念感应被自己炼化的万象九子棋都在什么地方,指尖不断结印<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剑老注意到景琛举动,起初没看懂,猛地脸色一变,“好小子,当心玩火*,其实……”

    单方面掐断联系,脑海骤静,景琛总算可以专心做接下来的事--那是一场豪赌。

    异魔势头得到遏制,打发走逃兵的苏源走来,见景琛指尖不断翻涌灵符力,神色一凝,没有打扰他。

    “苏师兄,你这……”宋诚满脸费解,或者说更多的是对苏源先前举动的不理解,“究竟是何用意?”

    “嘭”异魔受伤后的身躯加快了灵符力吸收,能量如巨鲸吸水向它汇集,形成一道道可见的气流旋。

    “太上师叔,当心!”离近些的弟子忙开口提醒。

    长剑一出,剑芒犹如利刃,气流一分化万数破碎,凌奕反手执剑向空中一抛,剑之虚像从他身后显现,长剑悬空而立,其上散发出锋锐不可挡之势。

    “啊!太上师叔难道也已达到灵蜕?”

    “可他修为才仅仅灵级六品啊!”

    凌奕全力一击尽于此,剑芒化气,聚气成形,以剑型虚像为利刃,上面加持十倍攻击力,霎那让异魔感应到一丝威胁。

    这时,景琛也有了动作。

    散布在迷阵周围的八枚万象九子棋上蕴出道道灵符力波纹,属于同源的灵符器材质间相互感应,齐齐朝着景琛方向移动。

    而受到重创的异魔并未退怯,反而加快能量吸收,不断冲阶。

    迷阵之外,阴柔男子手中刀子又在手腕上狠狠一割,血流如注,映衬着他脸色森然,看着旁边人一阵心惊。

    若此时从上空往下望,便见万里无云,唯中心层叠着不似云气的迷雾,古怪异常。

    “噗。”南斗剑派弟子被异魔暴涨的气势所慑,又被宛如实质的灵压击中,相继受伤。

    凌奕长剑并未收回,气势同样惊人,可以说单是他一人,就抵挡下大半攻击。

    “不要硬扛啊小凌子!”剑老在识海怪叫。

    凌奕没有动作,只是道,“他说有办法,我信。”

    “我去,你们这小两口啊!”如果此时能看到剑老模样,一定是在拍着大腿破口大骂,“能不能让人省点心,我说你力竭了就乖乖退下去,你那便宜师父看了这么久的戏,也该松松筋骨了!”

    “我师父?”凌奕一愣,御剑出现片刻松懈,立刻被异魔反震开,击落在地吐出一口鲜血。

    手背在嘴角一擦,凌奕追问道,“你说的是,古意?”

    “不然呢!”剑老翻个白眼,“哎呀糟了,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你快去阻止你媳妇儿……”

    话没说完,就感到地下一震,那种震感并非是地面裂开或是受到巨力,倒像是灵气能量汹涌,感官上的震颤<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凌奕迅速往景琛方向看去,可还是迟了。

    八枚散布在外的九子棋齐齐炸裂,灵符器所带的威力非同小可,且景琛布局的方位极为刁钻,这一施压,就觉得灵压从四面八方涌来,一时竟让人喘不过气。

    “呼。”江至安屏息,半晌才回过神,待看清四下,讶然,“咦,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入眼还是那荒芜土地,却有种拨开云雾的感觉。

    再看异魔,用灵符石强提修为,在迷阵被破后急速收缩,最后维持在皇级和王级的边界。

    “解决掉他们!”尖锐声音拉回呆滞的众人注意力,异魔在这道声音指挥下朝南斗剑派修为低的弟子扑来。

    “什么人?”有人惊疑不定,突然出现的人竟然就距离他们不远,可之前根本无一人发现。

    还是说,迷阵果然能遮蔽双眼,那么眼前出现的人,就是下套的人无疑了吧?

    “是地元宗,看他们衣服!”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早先就有世仇,现在当下,更是恨不得扑上去往心窝踹一脚。

    对面暴露出来的地元宗弟子着实慌了,迷阵被破,远在他们预料之外。

    “你,你没事吧?”莫于飞紧张地看着景琛,后者面色惨白,无一丝血色,双眼紧闭好像风一吹就能倒下。

    “喂,别吓我啊!”莫于飞就想伸手,被负伤冲过来的凌奕推个踉跄。

    景琛被人一碰,犹如无骨般向后倒去。

    “小琛”凌奕将人抱住,小心翼翼喊了声。

    无人回应。识海中,风祭一声轻叹。

    “他怎么了?”凌奕问剑老。

    “额。”剑老挠头,“他自爆了八枚九子棋破阵,喂,我提醒过的,可他压根不听啊!”

    自爆?凌奕瞳孔一缩,本命武器自爆,就是自毁修为,相当于习武者自废经脉。

    事情远没有随着迷阵被破结束。

    阴柔男子手臂淌血,一滴滴顺着指尖落在黄土地,没入的瞬间,隐约见一丝黑气,“倒是小瞧了你们。”

    一旁,异魔仍在张牙舞爪攻击众人,虽无法吸收灵符石继续增长,其本身修为人就碾压在场所有人。

    “苏师兄!”宋城拉过苏源,飞快道,“我们赶紧带人走,现在还来得及。”

    苏源微微一笑,“不必,我们的援军早就到了。”

    “啊!老子忍不了了!青龙老儿,你再藏头露尾,就滚回你的驭兽宗去!”苍老豪放的声音响起,中气十足。

    伴随声音出现,南斗剑派弟子一个个面露喜色,“恭迎古意太上长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