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156|城
    因第四层的突然出现,两人都较上了劲,好在里面时间有十倍流速,待在里面一时半会儿别人也发现不了。

    不过他们进入潜修,外面可是吵翻了天。

    首先是那块金星源矿,为将东西到手,三长老对二长老死缠烂打,硬是让浮塔上的人看了一出好戏。

    说起来还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好吧,事实上只有三长老一人流泪而已。

    凌奕的到来对其他人来说都是好消息,无论是对期待宗门到来的地符界新一届,还是迫切需要借势的小世界浮塔各位。

    另一件事,自然就是景琛与李心媚的对战,大联盟前来修养的人与小世界初到的新人上生死台,绝对是枯燥修炼之余不错的调剂。

    而景琛的顶尖符印,也成为各方关注的重点,毕竟一场战斗下来,灵印是何种能力已能摸出一个大概。

    但凡是总有例外,景琛并没有给他们再瞎猜下去的机会。

    得到金星源矿的第二天,亦是约定好生死台战斗的两天后,符纹小世界所在的浮塔上方劫雷翻涌,吸引来各方注目。

    三长老一收到消息,三两步跑到浮塔建筑外的空地,抬头望向中间建筑之上,就见果然有乌云大小块堆积,隐有雷霆滚动,形成模糊的长剑形状。

    “这是器雷劫!”三长老面色潮红,又忍不住张大嘴,“竟然真被他成功了!”

    器雷劫代表有灵符器出世,早上景琛来问他借炼器室时其实他已早有预感,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是啊,谁能想到,金星源矿交到对方手里也不过才是昨天的事!

    唔,早知道就该从二哥那多挖些宝贝来,丢了老脸也要求景琛给他炼制一柄。

    炼器师在地符界可是千金难求,像异魔渊这么凶险的地方,他们根本不会来。

    即便是现今的大联盟,也只有一位灵级炼器师而已,还是花大代价留下的,只给功勋值前百的人炼制。

    等景琛在小联盟过了三个月,或者说以后出了异魔渊,那可真是没地寻去哦。

    三长老心中那叫一个纠结,其他长老此时听到动静纷纷出来。

    “老三,早上你把那个炼器室给谁了?”大长老率先开口。

    他们浮塔上也有炼器师,可那水平,能炼出伪灵符器都不错了,大多数人还是用小世界那样的符器,也就仗着地符界材料好,勉强够用罢了。

    可以说,炼器室大多时候就是个摆设,要不是今早三长老特意来问过他,还真不会想起这出。

    眼见下午就出了器雷劫,想不把两者联系起来都难。

    “可不就是他吗!”三长老说了句,其余四位长老秒懂。

    这两天能如此牵扯众人心神的人,也就只有景琛了,何况对方还是疑似阵道灵印的拥有者,炼出灵符器不奇。

    “稍后定会有不少人前来打探,大家可要注意。”五长老沉吟道。

    一个拥有顶尖灵印的修士,与一个拥有失传的阵道灵印,且在刚入地符界没多久就炼出灵符器的修士,两者价值差得可不是一点半点。

    这时候五长老稍微有些庆幸凌奕是南斗剑派的人了,否则其他宗门,还真不一定能保住这人。

    三长老却是苦笑摇头,“事情至此,已不是我们所能掌控的了。”

    炼器室中,凌奕将长剑握在手中,金星源矿加持的能力在剑锋上彰显无疑,“好剑。”反手一道剑花,锋锐之意呼之欲出。

    “效果与最后一次试验的相同?”景琛惊喜,对多宝塔的第四层无不赞叹。

    外人眼中他拿到金星源矿才一天,实则在多宝塔已有十天。

    他花了三天构建炼器的模拟环境,七天来实验金星源矿的加持,实验了不下数十种,才得出最佳方案,又经过反复锤炼,才有这次的一气呵成。

    也只有多宝塔近乎变态的拟态能力,才使得炼制如此顺利。

    “恩。”凌奕接道,“我的剑招也已完成七成。”

    景琛伸了个懒腰,眨眨眼道,“不错不错,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该去搓一顿犒劳一下。”

    凌奕嘴角一勾,“你喜欢就好。”

    “就知道又是你。”玉流卿在外面,门一开就看到,“得,我也知道了,小世界祸害不够,你到这里也不消停。”

    不用想都知道这次雷劫造成了多大轰动,这里是地符界,可不会再有人傻到认为这是伪灵符器出世的异象。

    景琛咧嘴,旋即想到客疏的消息,笑容隐去,却装作若无其事道,“走,明天我上生死台,今天去吃顿好的。”

    “也只有你能把上生死台说得这么轻松吧。”玉流卿无奈道,“既然都决定了,把其他人也叫出来吧,这两天都留给你们小两口温存去了,接下来总可以把人借给我。”

    景琛,“……”拉过凌奕,“拿去拿去,打包赠送。”走了几步又想到,回过头兴致勃勃道,“明天的对战你开赌局没?”

    “开,为什么不开!”大联盟中,收到消息的步嫣嫣面色阴沉,听着下面人的提议道,“我就不信这次他还有这么好的运气!”

    “可是,听说那个凌奕现在是南斗剑派的长老。”侍从是跟随步嫣嫣从小世界上来的,对她与景琛之间的那点恩怨知道得清楚。

    “南斗剑派?”步嫣嫣眼中光华大盛,“好,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

    将手边杯子扫落在地,步嫣嫣阴狠道,“那又如何,身死台上除了本命武器,其他手段都禁止使用,他才来地符界几天,就算凌奕给他灵符器,也来不及祭炼,拿什么去跟李心媚斗!”

    侍从低头不出声,似在思考利弊,半晌抬头试探道,“要不要同少爷报备一下?”

    “他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大哥!”步嫣嫣吼道,“早磨没了锐气,你去联系孙忠他们,看能挪出多少资金。”

    “是。”侍从应了一声,悄声退下。

    小联盟的饭馆集中在浮塔下方的居民区,景琛这回可算开了眼界,这里烹饪手法虽与小世界没太多区别,食材却都是前所未见,味道新奇。

    “好吃。”莫于飞往嘴里塞肉,感受到有能量汇聚到经络中,瞪大眼,然后鬼鬼祟祟压低声音对旁边元澈道,“老大,这里的菜很贵吧?”

    “吃你的。”元澈老神自在,手都不见抖一下,“反正不是花我们的钱。”

    莫于飞喉咙的肉差点呛出来,难道是物以类聚,老大怎么越来越没节操了?

    但是说的好有道理,唔,还是趁这顿多吃点吧。

    “本命武器?”景琛摸摸下巴。

    “恩。”玉流卿将自己打听到的消息说出来,“将灵符器祭炼作为本命武器,能提高塔灵的出现率,同时也能在战斗时将灵符器的威力最大化。”

    “李心媚,就是后天与你一道上生死台的人,从大联盟来,必定拥有自己的本命武器。”玉流卿顿了顿道,“伪灵符器也能祭炼,若与灵印配合的好,威力堪比灵符器。”

    “伪灵符器。”景琛撇嘴,“那多掉价。”

    玉流卿,“……现在的问题是,你根本没时间祭炼,哪怕是掉价的伪灵符器。”

    景琛转向兀自喝茶的凌奕,歪着头问道,“相思祭炼要多久?”

    “三月。”凌奕给景琛夹菜,边道,“以后不会换剑,用血养器来祭炼,会比较久。”

    好,好吧,这个非正常情况不能当做参考……作为相思的炼制者,景琛不争气又红脸了。

    哈哈哈,一定是菜太辣的缘故!

    玉流卿面无表情,“一般情况,灵符器祭恋最少需要一月。”以及,你们少秀一下恩爱会死吗!

    景琛歪头思索,就算加上多宝塔的时间加速,也的确不够。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莫于飞满嘴巴的菜,含糊不清道,“你可以的!借由!”

    景琛嫌弃转过脸,不要以为你说两句好话,我就能当做没看见你又点了两道菜,还是超贵的招牌菜!

    “咳咳。”元澈拉了拉莫于飞,示意对方收敛一点,边毫不负责任道,“以她那天表现来看,多半没有灵符器傍身,你可以考虑赛前找人偷袭什么的,毁去本命武器应该没那么容易恢复。”

    玉流卿,“……”敢出一个光明正大的主意吗?!

    “哦,我看你上午闹出的动静挺大。”元澈又道,“是给自己炼制的武器?”

    并不是……景琛心道,转而一想,话说的不错,看来得给自己弄件称手武器了。

    不过本命武器,就真的一定要用那么长时间祭炼?

    规则,不就是用来打破的吗。

    众人小聚一下,并没有讨论出所以然,吃饱喝足后回各自修炼室。

    回去路上不断有人对他们指指点点,多半是因为凌奕和南斗剑派的到来,当然,嘲笑景琛自不量力的人同样不在少数。

    说起南斗剑派,这两天倒是没有见到苏源几人,想来是又有宗门进入小联盟,他们忙着纳新去了。

    不得不说,凌奕这个带队长老当的是有不够称职。

    “哈秋。”摸摸鼻子,苏源回想起刚才宋诚说的话,脸色一沉,“你说地元宗的人也到了?”

    宋诚面色也是不好,“我让至安注意中央浮塔的动静,另外有两个宗门也已到达,只是与我们交情不深,招呼是已经打过的了。”

    苏源点头,“地元宗这次的带队长老还是徐宇?”

    宋诚回想道,“至安传来的消息,此次徐宇并未跟随。”

    苏源松下口气,地元宗与南斗剑派之间的矛盾,可以追溯到千年前,就是太上长老古意一怒之下劈毁主峰那次。

    当年古意所钟爱的嫡传弟子在一次秘境中陨落,后证实与秘境附近的一个中三品宗门有关,而那个已被灭宗的宗门后台靠山,就是现在的一品宗门地元宗。

    此后,那次事件虽不了了之,古意也因灭宗事件不出山门,但两宗之间的梁子早已结下,这些年来争端没有断过。

    尤其是近几年,徐宇为首的一众地元宗内门弟子,每回来异魔渊门派纳新都少不了来找麻烦。

    往年还好说,今年带队的却是入门不久的凌奕,苏源就怕会出事。

    “这事先不要同凌长老说。”苏源道。

    倒不是南斗剑派怕了地元宗,只是凌奕为古意太上长老座下,就怕对方年轻气盛贸然行动,这个后果他承担不起。

    符文小世界浮塔。

    “见你一面可真是不容易。”三长老想到金星源矿,嘴角忍不住一阵抽动。

    “呦,三长老,许久不见,近来可好?”景琛扬手招呼道。

    “咳咳。”凌奕握拳放在嘴边。

    “哦哦哦。”多宝塔里时间流速是一比十,现实世界里压根没几天,景琛忙改口道,“这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

    三长老,“……”

    “炼器室能不能再借我一天?”景琛下一句就是这个。

    一口老血哽在心头,三长老,“能!”

    “谢谢啊。”景琛和一众人浩浩荡荡回修炼室。

    三长老,“……”我明明还有事没说,是什么来着?

    “大嫂。明天一定要赢!”临走前,容宝贝握着小拳给景琛助威。

    摸摸小孩的脑袋,恩,有些日子了,头发扎手。景琛笑笑道,“记得要拿全身家当压我赢哦。”

    玉流卿眉头一挑,“不要教坏小孩子。”

    景琛摊手,“这叫理财要求娃娃抓起……”

    赶紧拉过景琛的手,凌奕很配合地给玉流卿使了个眼色,“走了。”

    “走走走,快走,把这祸害藏好了,别放出来。”玉流卿啧啧一声。

    凌奕会意点头。

    景琛在心中扎小人,你们两个眉来眼去,当我是死的啊!

    炼器室,两人进入多宝塔第四层。

    “相思是什么品级了?”景琛挠头,“我只记得最初的品质好像是下品两纹。”

    “你的脑子都被小黄鱼塞住了吧!”风灵抱手在一旁,好奇打量景琛周围各种器具,没一会儿又飞到凌奕身边。

    景琛翻了个白眼,无视之。

    “三纹。”凌奕答道,“金星源矿提升了一个等级。”

    景琛当即雄心满满握拳,“决定了!我的武器就做到下品四纹!”

    凌奕好笑地摇摇头,目光却在面前的风灵身上一凝。

    他拟化出的虚拟人正在与小孩比斗,然而他那套自创的剑法,在风灵的喂招下却破绽百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