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155|城
    景琛深深觉得为一方峰座就把自己卖了好像有点亏——主要是凌奕这家伙太丧心病狂,就算是久别重逢也不能这么闹吧!

    孤男寡男在房间里一天一夜,说没擦出点小火花谁信?还要脸吗?!

    躺在床上,继灵地的赔礼道歉之后,景琛开始认真思考脸面问题。

    对了,凌奕呢?一起来就没见到人。

    “金星源矿送过来了。”风祭道。

    房间一侧的桌面上,一块暗色金属静静放置,婴儿拳头大小,表面流转着白金色纹路,成色很不错。

    “什么时候的事?”景琛站起身走过去,“我怎么没印象?”靠,自己睡得有这么死?

    “我想想。”风祭逾挪道,“大概就在你们早上又开始滚床单前,门是凌奕开的。”

    景琛,“……”

    说曹操曹操到,景琛刚要和风祭讨论一下矿石的使用问题,房门开了。

    凌奕端着碗进来,笑道,“醒了?”

    景琛咬牙,“托你的福。”

    “喝点粥,我放了银川的鳕鱼肉,味道不错。”

    景琛鼻子微动,好嘛,待遇还是不错的,我媳妇儿果然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于是某人屁颠屁颠坐在桌边喝粥,配合凌奕坐一旁满脸宠溺地看着,画风各种闪瞎狗眼,风祭与剑老对某个见食忘义的吃货表示了强烈鄙视。

    “你去见过容宝贝他们了?”景琛咬着勺子抬头问道。

    本来容宝贝一伙也就是凌奕旧部,不去见他们才奇怪。

    “恩。”凌奕手拄着下巴静静看景琛,含笑道,“到地符界后我有打探过之游的消息。”头微侧,“并不理想。”

    景琛接着喝粥,倒是没有太多担忧,“他们情况是有点复杂,但看霍之行为人,应该不会对小霍子做出格的事。”

    这点凌奕也是赞同,想了想低声道,“关于客疏的事,其实是有点眉目了的。”

    景琛手一顿,想到之前凌奕与玉流卿在大堂中的对话,意识到什么,说道,“情况不妙?”也只有这样,凌奕才会对玉流卿有所隐瞒。

    “我接宗门任务外出时,有打探过他的消息。”凌奕给景琛夹了一筷下饭的爽口小菜,“只是你也清楚地符界有多大,消息并不明朗。”

    景琛看向凌奕。

    “听闻那批在我之前从灵地出来的人,有一个被三品宗门暗宗收下,从描述来看,应是客疏无疑。”

    景琛越发不明所以,“这不是挺好的吗?”

    摇摇头,凌奕面若冷霜,语气冷然道,“只是这人一月前因不明原因叛宗,此后下落不明,还被追加了一万符灵石的悬赏。”

    景琛一愣,“你的意思,客疏被通缉了?”

    凌奕面色沉重地点头,忽从储物戒中拿出一张纸,放在粥碗面前的桌上。

    “这是?”景琛细细端详。

    上面的人确实与客疏有七分相像,悬赏金一万灵符石,具体被通缉的原因没说。

    “的确不能被玉流卿知道。”景琛有些担忧道。

    试想客疏在灵地失踪后那人是如何失态,若见到这个,还不得闹起来。

    更关键的是,他们刚到地符界,根基尚浅,发布悬赏缉拿的又是三品宗门,对上无疑是以卵击石,唯有从长计议。

    一碗粥下肚,两人将分离这段时间里各自经历的事都交待了一番。

    “那我们接下来最好是去万妖域?”凌奕抬头。

    “恩,大红需要接受那边洗灵池的洗礼,不然无法适应地符界法则。”

    事实上,将冥烈放入多宝塔,强行带来人族领域的异魔渊就已是违反规则,若不能及时拨乱反正,恐怕情况要遭。

    “有这机会,还是先去见识一下大联盟的战场吧。”风祭出现房中,呈现没有腿的虚像,“那条小蛇吸收了冰龙血脉,眼下是完全吸收的契机,并无大碍。”

    景琛一副“我去,你怎么又出来了”的表情,看着风祭,对凌奕挠头介绍道,“唔,这个就是之前提过的塔灵。”

    一人一灵算是第一次见面,若非凌奕从灵地进入地符界,时间可以更早上一些。

    凌奕对着风祭微微点头,随后剑老声音在两人识海响起,“都别在外面说了,进来啊,里面舒服。”

    风祭莞尔一笑,不待外面两人反应,手一挥将人带入多宝塔中。

    第七层。

    风灵漂浮在空中做着自由转体,塔中央出现了一个白胡子老人,也是虚浮在空中,精神奕奕,眼睛在景琛和凌奕之间打转,偶尔闪过精光。

    “剑老?”景琛对凌奕识海中的老师可是神交已久,乍一看到人,颇有几分不确定。

    老人捋捋骚包的胡子,摇头晃脑道,“就是老人家我了。”

    景琛诧异转向风祭,“他可以进来?”居然还能化形?!

    “自然。”风祭笑眯眯道,“这里是地符界,有完整的法则,不光如此,他在外面也是可以显形的,只是消耗会相对比较大。”

    “哦吼吼,反正我琢磨着你们两个以后也是分不开了,我老人家决定以后就在这里定居!”老人学着风灵飘在空中,被熊孩子抓了把胡子,嗷嗷直叫。

    景琛,“……”看起来你们很有把这里当菜市场的觉悟嘛。

    “刚才说到哪里?”景琛默默把那一老一小当做背景音。

    “见识一下大联盟的战场。”风祭接口,“我方才在里面同剑老交流了一番,有些事很在意,需要你们去确认一下。”

    景琛索性盘腿坐下,招呼凌奕也先休息着,围观剑老与风灵相爱相杀的实况。

    “这算是你说的帮忙吗?”景琛道。记得初入多宝塔时,他有答应过。眼下要自己去大联盟的战场,并不在违反道义和本心之列。

    “算是吧。”风祭笑道,“或者说算是那个帮忙的第一步。”

    景琛,“……”感觉到自己好像掉入了一个深坑中。

    事情就这么定下,在景琛没有被卖得更彻底前,凌奕终止了这个话题。

    转移注意力的话很有杀伤力,“你给元澈锻造了一柄灵符器,恩?”这尾音威胁力妥妥的。

    景琛顷刻坐直身体,立马将储物腰带中的长剑拿出来,并主动交代道,“这是我打造的第一把灵符器,给你留着了。”

    风祭和剑老捂脸,这小媳妇做的,景琛估摸这辈子都被吃得死死的,美食美色误人心啊。

    “有名字吗?”凌奕接过长剑,指尖拂过剑身,冷冽的材质却让他心情意外得好。

    景琛眼神四处打转,最后盯着面前空碗想把头埋进去,“相,相思。”

    凌奕嘴角轻勾,就算已经从别人口中得知,果然还是想听面前人亲口说出来,“我很喜欢。”

    景琛一张老脸撑不住,可疑地红了,“咳咳,近期我会用金星源矿重新锤炼一下,所以还不能给你。”

    凌奕惋惜地将长剑收起,却没有交给景琛,“那在这之前,还是先留在我这里吧。”

    景琛,“……”

    风祭适时插上一句,“如果你准备炼器,第四层勉为其难可以借你们用一下。”

    来了!景琛竖直耳朵,多宝塔共七层,其他几层都已见识过,这神秘的第四层终于出现了!就算只是勉为其难都特么要感动哭了。

    第四层比之第五层,这里是犹如星空的演武空间,一个纯白的虚无世界,像是什么都没有,却仿佛又容纳了所有。

    “这就是第四层?”景琛看着满目白皑,无风无声,心头升上一种奇特感觉。

    忽地面前凭空出现两人,还是那一老一小,显然是第七层的看客走了,他们火速也转移战场。

    “臭老头,我们再来!”风灵皱着小脸,手在虚空一招,突兀出现一柄长戟,威风凛凛架势十足。

    景琛眼睛微眯,这柄长戟,怎么瞧着是虚空幻化出的?

    凌奕拉着景琛退到一方,风祭也稍稍退后,将地方留给两魂。

    “看我一戟!”风灵年纪虽小,武境却极为精深,这点景琛在演武世界被碾压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就见长戟在肉肉的小手上反手一震,犹如长龙贯出,形成一道绝妙长虹,带着无比的威势直直向剑老击去。

    高手过招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老人只觉此刻全身气息皆被锁定,而那强悍的一击,竟让他升起一种避无可避的危机感。

    糟糕!虚化后剑老的实力早不及全盛时期三成,这是要晚、节不保的节奏啊!

    残影飞夺而出,刹那光华,速度和力道让旁观者为之心惊。

    “嘭。”长戟直直刺穿剑老身体,而就在下一刻,戟身已然化作烟雾散去,仿若一缕青烟消散。

    剑老目瞪口呆,那股气势并非虚张,可看似实打实的长戟又是如何消失掉的?

    “哈哈哈,真好玩。”风灵捂着肚子乐不可支,“傻样,傻样,都看傻眼了吧。”

    风祭无奈一笑,解释道,“这里又名模拟世界,只要神念足够,便能模拟出世间万物。”他的手一招,凭空出现一只活灵活现的小鸟。

    振翅飞起,小鸟围着众人打一个转,最后停在风祭肩头,轻轻啄着羽毛,从声音毛色,完全感受不到这只是神念模拟出来的。

    景琛觉得神奇,但没抓住窍门,手中只出现了一只肥大的土鸡,虽说也是鸟的体型。

    “噗。”凌奕掩嘴撇过头。

    景琛不满瞪他一眼,“你有意见?”

    摇头,凌奕一本正经道,“做烧鸡正合适。”

    景琛这才心满意足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围观的三魂,“……”

    “有点难,不过还挺有趣。”景琛将肥鸟化去,再次结出了一柄长剑,这次倒还蛮像模像样的,“然后呢,这跟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来有什么关系?”

    风祭挑眉,诧异看着景琛手中长剑,心道学起来还挺快,“如你所见,里面东西都是虚拟的,对我们并不能造成什么影响,但是你看好了。”

    他手中也出现两柄剑,一只手一柄,双双发力,两剑相撞,发出清脆的鸣响。

    “格拉。”长剑应声而断,剑面断裂处能清晰看到剑身内的构造。

    景琛眼睛一亮,“相互间却可以作用对吗?等等……”

    认真思考了一下脑海中闪过的想法,“你之前说这里会对炼器有帮助,难道是,如果我将锻造用的场景和矿石,这些在炼器中可能用到的全都模拟出来,是不是可以锻造出一柄虚拟的伪灵符器?”

    也就是说,有这第四层的话,炼器中一些可能出现的状况,完全可以在模拟炼器中时反馈出来,极大提高在外界冶炼的成功率。

    风祭微微一笑,“看来你已经领悟到,如此,这里便交给你了。”说罢,又转头对凌奕意味深长道,“不过模拟世界,可不仅仅是这点功用。”

    在景琛开始琢磨怎么将炼器环境模拟出来时,凌奕也陷入沉思中,总觉得那塔灵走之前的话有点意思。

    模拟世界,既可以万物,是不是可以将功法也模拟出来?

    换个意思说,这里其实是可以将所想变作伪具象的地方,那么若是拟化出一个正在修习功法的人,只要自己神念不灭,即便出了多宝塔,这个虚拟人也会一直修炼下去?

    凌奕就地坐下,景琛那边已陷入疯魔,估计短时间内不会注意到自己,索性就这个问题开始琢磨开。

    虚拟人的构想要真的可行,那再次进来,是否就可看到不断精深演变的武技?

    这样想来,他有一自创剑招未演化完全,若方才所想真能行通,会节省自己不少时间吧。

    不,听闻塔中有时间和悟力加持,如果同样适用在这里,该是何等的恐怖?

    当真是,不愧多宝塔之名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