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143|城
    损归损,景琛自认为还算是个厚道的主人,将长剑收好,漫不经心问道,“你要灵符器做什么?”无论攻击还是防御,作为天地灵兽,利爪和鳞甲怎么都得比外在器物好使吧。

    “孵蛋啊。”冥烈理所应当道,竖瞳中带了鄙夷,“你这混蛋不会忘了还有两只蛋在我这吧?”

    “混蛋?”景琛尾音上扬,无不威胁道。

    说起来,经大红一提醒,他的确想起来还有两只蛋的事。那是赤金三环岛上掏了金玄胎蝠老窝得来的,其中一只还让霍之游得去孵化出小东西,如今不知所踪了。

    “额,我的意思是你这么英明神武,怎么会那么混蛋地忘了两只蛋。”冥烈小心翼翼看了景琛一眼,眼见对方眉头狂抽,立马道,“别想我会把它们还给你”

    景琛,“……”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家伙除了吃烤鸡外,睁眼说瞎话的功力见长啊。

    “所以。”景琛深吸口气,“你是希望我给你炼制一个用来孵蛋的灵符器的窝”

    冥烈眼睛一亮,“可以吗”

    景琛皮笑肉不笑,用一种自认为和蔼可亲的语气道,“做梦去吧。”

    且不说炼制灵符器的材料不多,关键是他根本不知道孵蛋的窝究竟长什么样,更别说炼制。

    再说,先前就说过,每个灵符器都有孕育出器灵的可能,万一这只窝好死不死就中奖了,那器灵能干嘛孵蛋还是生蛋

    卧槽,光是想想景琛就都整个人都阴郁了。

    冥烈像霜打茄子躲回袖子里,默默去拼接他那颗玻璃心,忿忿咬着蛇尾思考以后见到凌奕要怎么告状。

    风祭颇为同情地摇摇头,等真见到凌奕,你确定还有告状的机会

    当然,对于这种事,风祭立场绝对是坚定站在景琛这边的,同作为器灵,他也觉得炼化灵符器来孵蛋是件相当不靠谱的事。

    炼制成功一件灵符器,又刚打击完自家宠物,景琛此刻显然心情不错,回想了一下天才战上元澈的比斗时间,琢磨着中午之前要把这柄剑给送去。

    没错,这柄长剑就是他特意炼制给元澈,让他拿去去对付童巴的。

    天才战没有规定统一武器,这也算是个人实力与机缘的一部分,故而之前拍卖会的九星符器才炒出了高价。

    既然有这个漏洞可钻,就别怪他辣手摧蛇了。

    什么,不公平滚你娘蛋,有本事你自己也炼制一把去,少给老子唧唧歪歪

    嗯,没错,就是辣么拽,惹了我的人就准备好付出代价,小爷不高兴了,就拿灵符器砸死你

    “外面有人。”冥烈本在袖子中,忽有所感,也不计较之前灵符器做窝的事,提醒道。

    “什么人?”景琛皱眉,这里是岳峰专程找来的地方,一般人可进不来,该不会又是那两个地符界来的死变态吧,“你这回反应还蛮快的嘛。”尤记得上回提醒时,对方爪子都抵在后颈了。

    冥烈傲娇地哼了一声,甩着尾巴又躲回袖子里,决定宠物不记主人过——反正这次来得人景琛应付的了。

    收好灵符器,景琛往外走,一眼就看到杵在门外的人。

    天色蒙蒙亮,霞光四射照向万物,那人一身黑衣从头包到脚,脸遮掩宽大斗篷下,整个人犹如一根黑色木头。

    如果不是看见人出来稍微有些动作的话,景琛差点以为这就是一根木头。

    由于岳峰地方选的好,这会儿周围还没有其他人出现,于是两人隔着一段距离对望,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老天,景琛暗自扶额,为毛感觉他最近这段时间老在遇到奇葩,这也算是“寻妻”路上的考验?

    话说回来,这真不是一根木头?

    “请问。”黑衣人终于动了,以极小的幅度,声音也从黑色斗篷下传来,很轻,且听起来很年轻。

    景琛,“……”见识过禹天,良公渚之流动不动用暴力威胁人的,如今遇上这位真是有点适应不良啊。

    “你好。”景琛刚说完,小心上前一步,对面的人就像被惊动一般,蹬蹬蹬后退三步,看动作是被吓到了。

    景琛,“……你确定他是来自地符界?!”

    “气息不会错。”风祭思考片刻道,“有蛮荒兽神的气息。”

    兽神那又是什么?!景琛上下打量黑衣人,没敢再往前。好不容易逮到个胆小的地符界人,他可不想将人吓跑。

    但他不动手,不代表别人不会找事。

    “乌小雨?”一道声音响起,景琛听了瞬间不好了,循声看去果然是良公渚……真是卧槽加呵呵哒不能更好了,万幸禹天那个变态没来。

    “蛮荒御兽宗今年居然派你来?!”良公渚看到黑衣人很是惊讶,但从表情看似乎仅是对乌小雨这个人会来而惊讶,随后意味深长笑起来,“不错不错,看来上三宗对今年符文小世界选送的人质量很看好。”

    上三宗?景琛一愣,这黑衣人是来自上三品宗门?当下眼睛一下就亮了。

    “我是听到有麒麟消息才过来的。”乌小雨声音软糯,听起来是个少年,让人对斗篷下的人越发好奇。

    良公渚摸摸下巴,好像并不感到意外,接而眼神瞥向景琛,“麻烦你不要看谁都一副‘能不能挖点消息’出来的样子,这小子是个闷蛋在罗天域出了名,你还不如多花点心思在我身上,比如加入我男人宗门什么的。”

    景琛摸摸鼻子,“我的意图有这么明显?”

    良公渚翻白眼,“就差写在脸上了。”转过头看随时准备好跑路的乌小雨,“你来这做什么,这可是我男人罩的人。”

    景琛,“……”就算你跟禹天有一腿,也不用时时挂在嘴边吧,而且我也根本没有很想求罩!

    “丹药。”乌小雨伸出一只手,细瘦白皙,掌心摊开,“天才战上的那种,我要一颗,这个跟你换。”一颗乳白色珠子静置掌中,比婴儿拳头还小上一些。

    “哦哦哦,蛮荒御兽珠你居然舍得。”良公渚在一旁怪叫,身子探了过来,动作看起来是想将珠子夺去,“如此宝贝落到目不识珠的人手上岂不是糟蹋了,还是我来帮他保管吧。”

    乌小雨虽然言语动作中都透着小心翼翼,此时动作却不慢,身子一侧,便躲过良公渚的攻势,脚下有白色的条状物蠕动,使他步子未动,人已然移出老远。

    良公渚嘴角轻勾,眼中极有神采。

    而景琛袖中的冥烈则炸毛了,迅速在景琛手上绕了三圈,蛇头死死盯着乌小雨脚下位置。那里有东西,能威胁到在场所有人的东西!

    原本它感应乌小雨没有这实力,但在良公渚攻击时,有什么悄悄改变了。

    “我无意与法妙宗起冲突。”乌小雨说得冷静,身子依然掩盖在斗篷下,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冷冽气势。

    良公渚撇嘴,摊手道,“哎呀呀,真是认真,连个小玩笑都开不起。”说着一脸“拿你没办法”的表情退到一旁,示意自己不会再插手。

    “蛮荒御兽珠是蛮荒御兽宗的不传秘宝之一,可以将地级以下妖兽收入并炼化为己用。”风祭声音在耳边响起。

    “地级?!”景琛一愣,灵级分为九品,地级以下妖兽,不就代表是灵级中最强的嘛?“炼化,应该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

    风祭顿了顿,“能让妖兽甘愿签订主仆契约。”

    景琛咽了咽口水,擦,那这珠子可真是宝贝了。签订一头灵级最强妖兽没什么,试想签订千头万头呢?整一个妖兽大军,所过之处绝对是——想想就让人颤栗。

    “一颗珠子仅能使用一次。”似猜出景琛的想法,风祭倒下一盆凉水,“每年蛮荒御兽宗拿出的名额也只有五个。”

    景琛,“……”好,好吧,他应该想到的。

    不过这么逆天的东西,等他到地符界,即便只捉一只灵级最强妖兽,也是一个相当强力的保镖了。

    “你是说逆死丹?”景琛手上出现一个瓶子,里面装着最后一颗逆死丹。

    黑色斗篷下看不清乌小雨表情,依稀能感觉到少年点了一下头。

    “归你了。”景琛大手一挥将玉瓶丢出。虽然灵级丹药珍贵,但只要有足够材料,难道还怕炼不出来,倒是那枚蛮荒御兽珠让他很意动。

    瓶子打开透出一抹药香,乌小雨将瓶塞合上后,珠子丢给景琛,转身离开,走得相当干脆。

    “啧啧,你就这么把自己卖了?”良公渚看着景琛似笑非笑。

    “什么意思?”将珠子收好,景琛警惕道。

    良公渚摇摇头,叹息道,“每年流出来蛮荒御兽珠极少,你这又是他们少宗主亲自送的,上面带了兽神的气息,等你到地符界后,自然就打上了蛮荒御兽宗的印记。”

    他摇摇头,脸上还是挂着那种似是而非的笑,看得人脊背发麻,“至于这印记带给你的是福是祸……”他没讲话说完,嘿嘿一笑,“当然,你决定好去我男人宗门的话,这点庇护我们还是可以给的。”

    景琛嘴角一抽,庇护什么的,听起来这颗珠子带来的后果会是祸大于福了。

    天空雷云完全消散,天色也已大亮,四下没看到有人过来围堵,看来岳峰措施做的不错,景琛松口气,可以安稳一段时间了。

    良公渚耸耸肩,这才想起正事,“小子,把你刚才炼制的灵符器给我看看。”

    说实话,景琛是很想甩脸色转身回屋里的,鉴于两者武力差距悬殊,忍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