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算是明白了。”围观整件事发展的莫于飞在一旁摇头晃脑道,“宁得罪小人,莫得罪景琛。”

    景琛抬眼,“这话说的,我招你惹你了?”旋即坏笑道,“想不想体验一下与食人鲨的亲密接触?”

    莫于飞忙摆手,“还是放过我吧。”

    一行人上到对岸,那厢童巴在变出本体后也摆脱了食人鲨,只是再不复下水前的意气风发,有些狼狈地逃一般到岸上,引起阁楼上一片哄笑声。

    不再关注童巴去向,景琛掏出传讯玉简递给莫于飞,这个在一定距离内输入符力能保持通讯,在发现它用途后就买了一些,这会儿正好派上用场,“我跟岳大哥先走,你们找到落脚点就联系我,回头再喝上一杯。”

    随后,两方人告别,岳峰带着景琛前往安排好的住处。

    “你与海族有嫌隙?”走过两旁高大古楼,岳峰问道。

    “没有。”景琛回答很直接,摊手无奈道,“但总会有那么一两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我只是单纯对那只老鼠不爽。”

    回想起童巴被食人鲨咬住的样子,岳峰颇为同情道,“被你盯上真是可怜,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一声,等会儿你可能还会碰上那只老鼠。”

    因为景琛住处安排的地方,恰好就在灵符学院里海族聚集地旁。

    “这里环境还不错。”房屋建筑精致,绿树环绕,出了门再走几步就能看到一望无垠的大海,景琛很满意地点头。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刚刚在里面转了一圈,发现房间里炼丹制器的工具齐全,看来这一片的房间,很可能就是专门为辅佐符师准备的。

    唯一不好的,大概就是离闹市区比较远了吧,但不可否认有些人就是喜欢这种清净。

    “那边过去就是海族聚集地,他们对人类一向不友善,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最好不要过去凑热闹。”临走前岳峰叮嘱了一句,“再说一遍,学院里是禁止私斗的。”

    景琛嘿嘿一笑,“你就对我放一百个心吧!若我真要出手,也绝对不会让他们抓到把柄。”

    岳峰摇摇头无奈道,“地方我已经给你带到,学院并不限制你的自由,要出去还是可以的,只不过记得不要再破坏迷雾树林的阵眼,下回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景琛摸摸鼻子,“好吧,我尽量。”

    岳峰前脚刚走,景琛后脚就收到莫于飞的传讯,约定了一个时间见面。

    伸伸懒腰,眼看午饭时间快到了,景琛将大红从袖子里拉出来。

    “干嘛?”冥烈没好气道。作为一条有尊严的“龙”,就不能不要拉它尾巴吗?!

    景琛挑眉,“呦,看不出来还长脾气了嘛?烤鸡不想吃了。”

    冥烈果断认怂,“您说您说,有事您吩咐着。”

    景琛,“……”你作为龙的尊严呢?!

    想着从这里到闹市区还得走一段路,景琛决定提前出发,顺便在周围四处逛逛,好好看一下这个所谓全大陆最顶尖的学府。

    “我又闻到了那条小蛇的气息。”冥烈盘在景琛手腕上,抬着头耸耸鼻子打了一个哈秋,“好像还不止他一条,有一条比它更丑的。”

    哦?景琛若有所思,难不成是千瞳宝蛟一族的其他族人,那条更丑的,莫不是童巴常挂嘴边的哥哥?双手背于身后想了一下,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呢?

    很快,不用景琛纠结,有人帮他做了决定。

    “救救他,求你们救救他!蒙,蒙就快被打死了!”一道歇斯底里的声音响起。

    景琛刹那停住身形,步子一转往声音来源方向过去。

    “锦素为童合既定之妻,蒙却将人带出欲前往地符界,无疑是给千瞳宝蛟一族莫大羞辱。”一人道,“如今人家正主找上来,又是公开的生死比斗,于情于礼都容不得我们插手啊。”

    旁边的人脸色也是为难,“何况以千瞳宝蛟如今在海族的地位,哎。”男人欲言又止道,“不如让蒙低头认个输,起誓此生再不与锦素见面吧,说不定还能保下一命。”

    认输?起誓?哈金懵了,以蒙的骄傲,还不如直接杀了他来得痛快些。

    可是,想到比斗台上垂死挣扎的兄弟,哈金双拳紧握,“好,我……”

    “好个屁!”景琛一脚踹在哈金屁股上,惯性作用让后者背一下挺直了,“是男人就不要轻易弯腰!尤其是为女人的事,认怂就一辈子低人一等了!”

    哈金被踹出两三步远,好不容易站稳回过头,难以置信道,“景琛?你怎么在这!凌奕呢?”

    “擦,老子爱在哪在哪!还有你们每个人见面就问凌奕是几个意思?”景琛怒,我平时的存在感就这么弱,都只顾关心凌奕去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哈金沮丧道,“只是凌奕在,还有救蒙的希望。”

    这是有多嫌弃我,好歹本大爷现在也是九星,勉强能算上强者级别好吗?景琛拉住哈金胳膊起身欲走。

    “这位。”原先哈金恳求的两人中其中之一开口,面色不善对景琛道,“我海族的事,还轮不到你人类来插手吧。”

    海族内部矛盾虽多,但还不容许光明正大杀害族人,尤其蒙还是银月妖鲨一族的继承者,更是不能动,故而他们受童合指使来让哈金劝说蒙认输,为的就是给蒙心里最后一击,让他这辈子再抬不起头。

    哪成想眼见就快成功了,半道却杀出这么一个程咬金,这叫他们怎么甘心。

    “那请问你管了吗?”景琛反问,也不待对方回答,自顾自道,“没个精钢钻就不要揽瓷器活,我知道你们能力有限,也就会耍耍嘴皮子功夫,这件事还是由我代劳吧。”

    “这。”哈金被景琛拉走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傻傻问道,“去哪?”

    “救人啊!”景琛恨铁不成钢道,“你总不想回去替蒙收尸吧。”

    比斗台上,两方实力差距让蒙被打得遍体磷伤,尤其是心口处被利器划开一个巨大缺口,不断往外冒血,台上滩开一片血红。

    “想清楚了吗,要不要我再帮你清醒一下?”童合身材较之童巴高大,眼尾斜斜挑起,瞳孔成竖状,“锦素已为我族圣女,不日我与她便可完婚,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蒙牙冠紧咬,血不断从嘴角溢出,面如死灰眼中却像簇了一团火,张嘴吐出一团血沫子,“做梦!我与锦素情投意合,如不是你千瞳宝蛟一族横插一脚,我两人如今又岂会沦落如此境地!”

    他不甘心啊,想到锦素已被眼前人掳走囚禁,他整个人,整个肺腑都像着了一团火。

    “那里!”看到蒙的样子,哈金双拳紧握,恨不得此刻冲上去替他受伤。

    “等一下。”景琛将人拦住,眼睛微眯起。

    蒙的身体此刻发生了异动,身上肌肉跳动涨大,胸前伤口血液凝固,一股彪悍之气从他身上喷发出,台下围观之人多半也是海族之人,皆是一惊。

    “他在突破?!”有人道。

    “我记得银月妖鲨一族十年中除族长外并无族人突破九星,这才导致了他们一族的没落?”

    “听说银月妖鲨血脉醇厚,故而突破极难,但一旦成功,实力上升绝不可同日而语。”

    台下议论声纷纷。

    哈金眼睛睁得滚圆,接而狂喜道,“突破?蒙他突破了?”

    “我们走近一些。”景琛面容冷肃,“他对手可不是什么善茬。”

    比斗台上,童合感受蒙身上节节攀升的气势,脸色微变,手指忽地蜷缩成爪,目光冷凝,眼中金色竖瞳愈发明显,猛向后退一步然后跳起,手向蒙胸前的伤口抓去。

    “他想杀了蒙!”哈金尖叫道。

    若说之前比试单纯是童合为了羞辱蒙而姑且留他一命,那么现在则是动了杀意。毫不掩饰的杀气放出,没有留一分余地,显然是想将银月妖鲨一族崛起的希望扼杀在摇篮里。

    无论是为了千瞳宝蛟一族,还是为他自己,这人都不能留!

    蒙此刻虽把握了突破的门道,但这种时机对他却极为不利。

    眼下有两个选择,一是强行压下这次得来不易的突破契机,避开童合攻击来的要害,二则是咬紧牙关全力突破,身死由命。

    脑海中闪过锦素的笑容,蒙闭上了眼,若是这次有幸不死,他一定要让她成为这世间最幸福的女人!

    “呲啦。”光亮一闪,童合的爪没有落下,半空被人截住。

    “啊啊啊!要死啦,你个挨千刀的,几只烤鸡就要大爷把命赔上,大爷不干了!”冥烈被景琛两手分别拉住头尾,中间身体部分绷直挡住了童合的爪子,那声脆响就是利爪划过鳞片发出的。

    “再加两只烤鸡。”景琛抛出条件,“你把这条小蛇也顺道解决了。”

    “五只!”冥烈眼睛一转。

    “两只!”

    “那就四只,不能再少了,当打手最起码要吃饱饭吧!”

    “三只。”

    “成交!”冥烈身子猛然胀大,一坨大山落下往童合压去。

    现在冥烈的修为可不比当初在传送阵压童巴那会儿,吞噬龙珠进化后,压制十个童合这样修为的绝对没问题,简直是完虐。

    “景琛?”蒙喷出一口血。

    景琛皱眉,从储物戒中拿出一颗丹药给他服下,“你先全力突破。”

    “恩。”蒙也顾不上其他,盘膝坐起。

    这算什么?事情发展太具戏剧性,望着压住童合的大蛇,台下人齐齐傻眼,这个人类是哪冒出来的?

    “喂,这可是生死战,岂可如儿戏?!”有人显然不满战斗被打扰。

    景琛望他一眼,懒懒掀了掀眼皮,“关你屁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