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话音刚落,一道红色凭空出现。它的身形偏长,似蛇如龙,全身细密鳞片覆盖,绯红色片身,周围镶着淡淡金边,身子盘旋起腾在半空,六爪尖端锋利,折射出一抹冷光。

    景琛就感到身上压力骤然一轻,下一刻身子已能动作,忙飞身退开几步,才看向身后那个变态。

    一个清瘦男子,穿着青玄色长衫,长发如墨,眼眉狭长,嘴角淡淡微笑,冥烈的出现,让他表情定格在惊讶上。

    居然不是想象中的猥琐男,景琛心中大呼不科学。

    “小心,他的修为是灵级九品,进化后的小蛇恐怕与他只能打个平手,如果对方是地符界超级势力的弟子,身上定还有压箱底手段,你且做好逃命准备。”风祭的话在耳边响起。

    景琛一惊,居然是灵级九品,“这样的修为放在小符纹界,已经算无敌了吧!”那为什么会找上自己?两人这才第一次见面,更别说得罪了。

    “恩。”风祭分析道,“若非小世界的法则对他有压制,只怕会更强。”

    对面,禹天如信步游庭般轻松避开冥烈攻击,慢条斯理打量起眼前突兀出现的灵兽,“变异的天地精怪,看你样子还是吞噬异宝进化过。”负手而立,眉头轻蹙思索着又道,“不过观你气息,应该是刚突破吧?”

    全猜对了!景琛心中惊讶,再不敢有所轻视,问风祭道,“能不能看出他是什么来路?”

    “没见过功法套路,无法确认。”说罢风祭调侃着笑笑道,“看他气度非凡,怎么也得是从上六品宗门中来的,不如你就从了他。”

    景琛心里呵呵了一声,“你有这闲工夫做媒人,还不如好好想一下风灵的教育问题。”

    风祭语塞,那孩子越来越熊,也确实是件让人头疼的事。

    “打不打?”被对方一句话揭穿老底,刚进化完成准备出关后大展手脚的冥烈懵了,灰溜溜退回到景琛身边,弱弱地问道,“要不咱们还是逃跑吧?进化后我的速度又提升了,他追不上的。”

    景琛嘴角一抽,“能不能有点出息,刚刚是谁喊着说要替你老大保护我的节操?”

    冥烈眨眨眼,它头上的两个犄角完全长出,上面带着细小的绒毛让人忍不住想摸摸,此时低着头,进化后鳞片泛起的玄金色,反而使它看起来越发柔弱。

    这里是域中的繁华区外围,也不知是何缘故,此时竟无一人经过。

    两人僵持着,景琛开口道,“我身后那些尾巴是你处理的?”

    禹天微笑,眉毛微敛,若不是之前举动太过,看着还挺衣冠楚楚,“这是自然,为美人效劳一向是我的荣幸。”

    景琛顿时感到肚里一阵反胃,“咳咳,正常点说话。”有大红在,他底气足上不少,至少不再是毫无招架之力,逃命本事还是有的,看着对面男人道,“我们似乎并不认识吧?”

    “现在认识也是一样的。”青年人没有半分不好意思,落落大方道,“跟了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景琛,“……”他仔细思考了一下,实在想不出自己全身上下有哪点让这个变态亲睐,大不了他改还不成吗?!

    再说,这人看着就假,笑起来像带了面具。他也一向讨厌嘴上说得漂亮的人,人家凌奕就从来不说,只会默默给我做小黄鱼……诶,这么一算,凌奕优点还是挺多的嘛。

    见景琛不说话,禹天便抬步主动向一人一兽走来,眼中笑未及眼底,意有所指道,“听说符纹小世界男人有两种分法,其中一种有两个气海,可以当做鼎炉的存在?”

    冥烈挡在景琛面前,嘴巴咧开牙齿龇起,像是兽类临敌般发出威胁的吼叫。

    “大红,我们走。”景琛向后退去果断作出决定,不管面前青年人是谁,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让他太不舒服了,此地不宜久留。

    冥烈听到话就将身子变大,景琛翻身而上。

    很快,冥烈一个摆尾,化作流光消失在天边。

    “人倒挺机灵的。”禹天看向空中黑点不见的地方,笑得意味深长,“我们还会见面的,小美人。”

    半空的风因速度提升而刮得越发猛烈,脚下风景渐渐变成了虚影。

    景琛回头见人没追上来,舒出一口气,身子往后一仰瘫坐在冥烈身上。

    那人是什么来头?回想起刚才情况景琛还是心有余悸。他无法想象被对方完全压制住,而大红如果又没那么恰好出关的话会是何等局面?

    也没人能回答他。

    景琛径直回了域中异客居,直直冲进玉流卿经常喝茶的雅座,这厮果然在,端着杯子望向窗口,不知装什么深沉。

    “这么快就解决了?”玉流卿奇道,“盯上你的那些人实力是有多不入眼?”这才出去没一个小时功夫吧?“咦,这是?”他看向蜷在桌上吃花生米的冥烈。

    景琛恨铁不成钢地一巴掌拍下把它糊在桌上,“进阶了好歹有点追求!看你今天表现还算可以,等下给你买五只烤鸡。”

    冥烈立马甩掉尾巴上卷起的花生米,“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美滋滋跑到景琛袖子里补觉去了。

    “好了,我们说正事。”景琛一脸搞定的表情,给自己倒了杯茶水灌下,道,“你帮我查个人。”

    玉流卿一听,端坐起,“你说说。”

    “黑头发,比我高半个头,眼睛差不多长这样。”景琛两只中指按住眼角,微微往上一提。

    玉流卿,“……”这种人放在迷坨域,随便一喊都能给你拉来一筐好吗?

    “你别这样看我,我也是今天刚遇到,连名字都不知道。”随后景琛也不磨叽,直接说出了那条最重要的线索,“他修为很高,深不可测,已到达灵级。”他不能说出具体几品,否则会另玉流卿起疑。

    灵级?玉流卿手上杯子顿了顿,前面几个外貌特征不提,光这一点就能将迷坨域九成九的人剔除。

    “我尽量吧。”想了想,玉流卿道。

    黑市经过大变,很多权力进行了变更,若要查一个修为在灵级的人,恐怕要付出一些代价。

    将事情交托给玉流卿后,景琛回了房间,进多宝塔修炼。

    又过几日。

    天才战还有不到十天,各方势力汇聚,迷坨域空前闹腾起来,走在街上随处可见的九星武者,像是不要钱似的一个个冒出来。

    公孙商行这几天也是忙得不可开交,托景琛和玉流卿的福,他们用伪灵符器作为噱头,吸引了大批客流,从黑市补给点采购的大批符器材料后,借这机会赚了个盆体满钵,只看得那些死对头们杯碗又不知摔碎了几只。

    “多多,什么时候把你朋友带回了吃个饭?”公孙厉这两天春风满面,一改前几日的疲态。

    “爹。”公孙钱多有些无奈,自从公孙厉知道景琛和玉流卿是让家族起死回生的贵人,这话就已经不知说多少遍了,“拍卖会就这两天的事了,忙过这段时间再说吧。”

    公孙厉现在是看这个儿子怎么看怎么欢喜,经过这次,家族里再没有对公孙钱多继承家主之位的异议,“也好,这场仗打得漂亮一点,拍卖的用费抽成就不必收了,回头再将这段时间生意的分红送过去。”

    “我知道的,爹您放心。”

    于此同时异客居。

    “很棘手?”这几天玉流卿没带回消息,景琛就在客栈里修炼这么多天,终于坐不住了。

    玉流卿靠着椅背,双手交握放在桌上,神色肃然,“怎么说呢,消息是有点,但具体哪个人,怕是不能查下去了。”

    “怎么说?”

    房中只有两人,玉流卿还是让景琛下了一个隔音阵。

    “你也知道天才战的最终目的是选拔精英人才,并尽最大所能扶持他们安全走出大联盟进入宗派。”玉流卿顿了一顿,语气低沉道,“这两天我打探发现,其实还有一条直接进入地符界门派的渠道。”

    “不用经过大小联盟?”

    “恩。”玉流卿郑重点头,“据说是地符界的宗门派人下到小世界,如果在天才战上看到好苗子,入地符界后直接进宗派修炼。”

    景琛沉默了片刻,“你意思是,我要找的人很可能就在这些宗门派来的人中,所以查不了?”

    玉流卿正要开口应答,就见景琛起身往门外走,“你要去哪?”

    “灵符学院。”景琛头也不回。

    天才战在灵符学院举行,那么这些地符界下来的人很可能也住在那。他倒不是赶着送上去被那人虐,只是既从对方从上层位面来,那应该知晓些灵地的事吧。

    或许,能从他们口中打探到关于凌奕的讯息。

    去往地符界的通道连接着天壁,另一头就是灵符学院所在,也是整个域中,乃至迷坨域的中心。

    灵符学院,这里汇集了全大陆最精英的天才少年,最强大的师资,来自地符界最有力的后盾,无论拿出哪一条,都非其他洲域的学院可比拟。

    此外,还有一点就是它的进出资格,非八星者不可入,即使是接下来即将举行的天才战也是如此,没上八星连观赛的资格都没有,故而又被称作全大陆门槛最高的三大地域之一,另两个则都是灵地。

    此时景琛面前是一片丛林,浓浓白雾笼罩其上,隐约只看出树形轮廓,向树林两头张望皆看不到边,树林上空也是一层白雾遮罩,将里面所有风景都盖得严实。

    刚才他坐兽车过来,车夫告诉他这里就是灵符学院入口,景琛看向面前白蒙蒙的一片,感觉自己像是被坑了。

    诶,如果他有岳峰的传讯玉简就好了,对方作为学院老师,带个人进去的权利应该有吧。

    可惜理想是丰满的,面对骨感的人生他还是要自己奋斗。

    “咦?!景琛,你怎么在这里?”忽听有人喊他名字,略耳熟。

    景琛回头,看到是一张二货脸觉得倍感亲切,“莫于飞,哈哈,好久不见。”

    莫于飞抛下元澈和元倾舞就蹦哒过来,走到半路才注意到景琛修为,怪叫道,“你居然修为九星了?”太打击人了,上次见面对方从二星变成八星巅峰不说,现在他好不容易在元澈集训下达到八星巅峰,对方竟然直接九星了!

    “你好。”元澈走过来,对景琛微笑道,“说起来我们还没有正式打过招呼。”

    “你就是他常提的老大?”景琛摇摇头道,“有这么个小弟,你应该操了不少心吧,辛苦了。”

    元澈听罢大笑,“你这话说进我心里去了,就冲这一句,回头我们得干一杯。”

    莫于飞,“……”被两个人一起损什么的他真心不喜欢。

    “给你介绍。”元澈侧身,摆手向身后的少女道,“这是我妹妹,倾舞。”

    景琛上下打量少女一眼,颜好身材也不错,微笑道,“你好,我是景琛。”

    哪知少女冷哼一声,“凌奕呢,怎么没看到他?”

    景琛挑眉。

    莫于飞凑过来小声道,“入学考试那会儿她跟凌奕打过一场,输了,还是脸朝地落下台子的。”

    景琛,“!”再次打量元倾舞,“幸会幸会。”原来当初被剑老品头论足,最后脸朝地的就是这位!

    “莫于飞!”元倾舞没好气道,“你是站在哪一边的啊!”抡着拳头冲上去就是一顿猛砸。

    两人打闹着走远,元澈收回视线,也问出同一个问题,“凌奕有事来不了?”

    景琛摇头,“说来话长,你想跟他约战就在我这报个名,目前排第四个。”

    元澈,“……好吧,我换个问题,你是准备要进地符界了?”九星武者无法参加天才战争夺名额,而现在也未到比赛开始,景琛自不可能进去观战,那么就只有从通道进入地符界这一条说得通了。

    “嘿嘿,你猜。”景琛总不可能跟他说我是去找人开后门的,于是说了个让人恨得牙痒痒的词。

    元澈嘴角勾起,也不生气,“你一点都不如传闻所说,那个只会依附凌奕的辅佐符师,人很有趣。”

    “……谢谢夸奖。”这些人总提到凌奕还真是让人伤感,景琛轻巧转移话题道,“去灵符学院是从这片树林进去吗?”

    “恩。”元澈解释道,“这也是进入学院的资格考验之一,听通过的人说里面很神奇。”

    这时莫于飞和元倾舞走回来,他们方才顺道去树林周边看了一下,发现到处都是白雾,从哪里进没有区别。

    一行四人商量了一番,决定从一个有人进去过的丛林缺口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