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真想看?”景琛话中透着逾挪,“那就进来吧。”

    三人又回到炼器室中,把门关好。

    玉流卿刚站定,景琛就抛来一物,他顺手接过,眼睛霎时就瞪圆了,“这是什么品级的?”

    “灵符器。”余易安在一旁嘿嘿笑道。很好,终于不止他一个人被震惊了。

    “!”玉流卿大惊,下意识环顾四周,才意识到他们是在小屋里,松出一口气,“你这是要让迷坨域变天啊。”

    他敢保证,就是一把伪灵符器都能让外面掀起血雨腥风,何况是眼前这个。

    “呵,我可没有把它交出去的打算。”景琛拿回剑,“看完就还我,弄坏了还怎么送人。”

    玉流卿一时无语,灵符器若这么好弄坏,那外面卖得那些个符器,包括九星符器在内就都是废铁了,“等等,你说要送人,送谁?不会是……”他话没说完,但所指的肯定是凌奕。

    一旁余易安听不明白了,想了想跳脚道,“好哇,臭小子,你说自己要去丹符联盟,不会是要送给那个老小子吧?!”

    景琛失笑,“这都什么跟什么。你们猜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玉流卿与余易安对视,又不是他们打造的灵符器,哪里知道。

    “这剑。”景琛手指在未开刃的剑锋上划过,“我决定叫它相思了。”

    玉流卿愣了一下,随即扑哧一声笑出来,“看不出来你这么纯情啊。”

    景琛脸微红,将剑收起,转移话题道,“你手头还有没有炼器的铁具,给我一副,好给外面那些凑热闹的一个交代。”

    其他两人不明所以,几乎异口同声道,“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炼器啊。”景琛以一种大惊小怪的眼神看着他们,“总不能让我把这柄相思给他们吧?”

    “你真准备再打造一把灵符器给他们?”玉流卿一惊。在他印象中,景琛可不是逆来顺受的人。

    “想得美,怎么可能。”景琛转身欲回到灶台边,看到屋里的狼狈样,这才想起灶台也已被相思劈断,微带窘迫对余易安道,“请余老再给我准备一间炼器室,租用费双倍也没关系。”

    这小皮孩子,现在还跟我讲租用费,余易安没好气道,“先跟我说说你是什么想法,不然就是五倍租用费也没商量。”

    一块寒潭结晶出现景琛手上,向上抛了抛,坏笑道,“我准备打造一件伪灵符器,让他们自个儿抢去。”灵符器他都能打造了,伪灵符器总不会太难。

    新的铁具玉流卿自然不可能随身带着,他让邹宇拿了一套过来,自己到楼下稳住人群。

    “还是要劳烦余老帮忙生火。”景琛掂量着手中大锤,琢磨着道,“你说这次的打造成绣花针怎么样?”

    余易安,“……”损,太损了,这小子心里坏焉坏焉的。

    试问绣花针的伪灵符器谁能用?大老爷们肯定不行,就是放到女修上,也未必能用顺手,也就是说适用范围很小。

    这好不容易几十年才出一次的伪灵符器,如果是绣花针,保不定有多少人得捶胸顿足了。

    而且,即便不能用,但因为是伪灵符器,也会有人高价去买,尤其是一些大家族,完全可以得到后再培养一个人专门使用这种武器。

    南泽州器符联盟外。

    “大家安静一下。”玉流卿站在一楼楼梯口处,俯瞰下面推攘的人群,朗声道,“大家想知道上面情况,就听我说一下。”

    如此反复好几遍后,人群终于安静了下来。

    “想必大家都是被天空出现的红云异象吸引来的。”玉流卿扫视一圈,修为虽低却毫不怯场,“我刚上去看了一下,不错,确实有异宝出世,正是我南泽州的炼器大师余老炼制出了伪灵符器。”

    一听是伪灵符器,人潮先是出现片刻的寂静,随后爆发出哄吵声。

    “是伪灵符器,居然是伪灵符器!”

    “我记得上一次出世是在二十多年前?”

    “南泽州?没想到是在一个这么弱的州域。”

    “我去看了今年的寒潭大会,出现了一种结晶,是专门用来淬炼伪灵符器的,听说这余老就得到了一块儿。”

    有人很快接口道,“那也没这么快就实验出来吧?”

    “是啊!”也有人怀疑道,“如果这么容易,会这么多年才出现一柄?”

    立马就有人反驳道,“那你怎么解释刚才的红云异象?”

    那人语塞。

    人群之外,从异客居来的那名青年微微摇头,看来今天是没好戏看了。

    在场所有人中,只有他与玉流卿明白出世的是灵符器,而不是伪灵符器,如今玉流卿既是这说辞,便说明那柄灵符器是不会出现在众人眼前了。

    至于提到的伪灵符器,恐怕是之前炼制出来,如今拿来糊弄人视线的。

    青年侧身,在身旁人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走出了器符联盟。

    “我不信,谁知道是不是看天才战在即,你们南泽州刻意弄出来吸引人眼球的把戏。”人群中有人眼珠子一转,明显不怀好意。

    “就是,除非把东西拿出来我们看看。”有人附和道。

    玉流卿嘴角一抹冷笑,他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财宝动人心,有些人的逻辑是从来不能用“理”字来衡量的。

    “大家都知道炼制符器是极耗精力的。”面对下面叫嚷的人群,玉流卿高声道,“现在大师已经休息了,如果大家有兴趣,这件伪灵符会在我南泽州的域中公孙商行进行拍卖,时间会另行通知,届时请大家留意。”

    此言一出,喧扰声顿时消下一大片。

    玉流卿的话已经给了大家一个交代,若他们再执意闹下去,那就是挑衅了。对于一方能制造伪灵符器的势力,得罪狠对方显然是不明智的。

    而一开始挑事的几个刺头,见大势已去,也不再做声。

    景深和余易安在炼器房捣鼓绣花针,玉流卿打发完围在器符联盟的人,坐回异客居喝茶。

    没多会儿,公孙钱多从外面风风火火冲进来,一巴掌拍在桌上,气喘吁吁道,“你,你做了什么?”

    玉流卿抬眼,懒懒道,“自然是帮你公孙家招揽生意,不过你也不用这么激动,要跑着来感谢我吧?”

    “感谢个屁。”公孙钱多坐下,猛灌进一杯茶,“下午一堆人挤到商行问伪灵符器的事,我上哪给他们找去?”

    “哦,那不正好给你机会把库存卖完。”

    “我!”公孙钱多提上一口气用松下,脸上已带着笑意,“哈哈!确实把库存卖完了。”

    公孙家退出迷坨域的决定做得急,各个分行中都有一些零散的非丹药符器货存还未清除,如果不是下午的事,估计又得损失一笔。

    “行,那你再去这几家进点货,把商行重新开起来,之后有你们忙的。”玉流卿手中出现一张纸,放在桌上推过来。

    “这是什么?”

    “黑市在迷坨域的补给点。”

    公孙钱多一惊,连忙拿起来,惊喜道,“你这是?”上面写着的大多都是丹药符器采购,公孙家正是因为被断了这方面的补给才被迫退出迷坨域的,如今玉流卿居然把这个给他。

    “傻愣着看我干嘛,拿回去跟你爹商量啊。”玉流卿好笑道,“你前段时间不是还找我问景琛是什么意思,喏,就是这个意思。你回去问清楚这公孙商行还开不开,回头我们再聊接下来的事。”

    公孙钱多脑子发蒙地离开了。

    玉流卿走到窗边,看着下方人头攒动的街区,恍然间想起了他与客疏一起打拼的那些日子……唔,年纪大了果然爱多想。

    伪灵符器毕竟多了一个“伪”字,故而不用担心会引发天地异象。

    此时炼器室内,五根绣花针悬浮在虚空中。

    景琛随手一挥,尽数纳入掌中。

    余易安接过细细探查了一下里面的阵法布置,挤出三个字,“够卑鄙。”

    针体遍布隐匿阵法,针头的阵法加持又专破人护体真气,一旦用出来,完全可以做到悄无声息封住人穴位,若是直刺死穴,那后果可想而知。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五根绣花针可是伪灵符器,若是九星使用,绝对能秒杀同等阶位,就是放在八星手里,如果暗算的话,拿下九星也不成问题。

    “要的就是卑鄙。”景琛得意地笑,“越卑鄙才越有人买,你说我把它分成五件伪灵符器卖,能出个什么价?”

    “五件?!”余易安张大嘴,简直被景琛的无耻惊呆了,甚至怀疑对方一开始准备炼制绣花针为样式时,就是存了这个心思。

    “放心。”景琛哥俩好地搂过余易安肩膀,“以余老名义卖的,好处自然不会少了你。”

    可是我根本就一点也不高兴啊!余易安欲哭无泪,他的一世清明哟。

    最近的迷坨域很热闹,天才战在即,各方天才聚集,更是因爆出二十多年未出世的伪灵符器,口耳相传,连同南泽州器符联盟与公孙商行一时名声大噪,风头无两。

    南泽州丹符联盟。

    余易安带着景琛进来,直冲冲往三楼走。

    “看看这装修,所以我说享乐主义要不得,要是有这闲钱,不如多研究几张丹方,我南泽州的名头也不会堕到这地步。”余易安一边走一边挑着地方嫌弃。

    怪不得器符联盟破成那样,原来源头在这里。景琛跟在后面默不作声,一般情况下他绝对不会跟面前这位老人家对着干,何况……

    “余炮仗,老远就听到你在大放厥词,我丹符联盟哪里让你看不顺眼了?!别以为炼出个伪灵符器就嚣张了,有本事你炼个不伪的啊。”老人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听说这两天你们器符联盟的门槛都被踏烂了,这狗窝终于要变成茅房了啊!”

    景琛,“……”很好,另一位他不会对着干的老人到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