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多宝塔第二层开启后,时间倍速加成是可以扩展到整个七层塔楼的。故而景琛在第五层待了一夜,相当于被模拟人蹂躏了整整五天。

    “景兄弟昨晚睡的……”杜金韬看见景琛脸色就说不下去了,小声说,“杜某虽只是皇甫家一小小管事,权限还是有一些的,景兄弟如有什么难事,自当竭力。”

    景琛拍拍杜金韬肩膀,“杜管事费心了,在下只是,择床。”择床你妹!任谁一个晚上伤残百来次,偶尔还死那么一死,精神都不会好吧!

    好吧,一晚上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现在他能跟风灵三个脚趾头的实力打平手了,说起来满满都是泪啊。

    见景琛一脸憔悴,杜金韬还是决定不吐槽这个连景琛自己都是一脸“我在说谎”的借口了,转而道,“事情我已安排好,杜某还有要事,接下来恐怕不能陪同了。”

    景琛摆手,“杜管事客气。”

    黎江郡位于北国与南泽州交界地段,东有黎山寒潭,每年入冬时分山上寒气最为霜冷,趁潭面尚未凝固结冰,取水下百米外寒潭水,做符器淬炼为优。

    故而每年的特定季节,会有各州器符联盟的人在这里汇聚,请武者帮忙下潭取水,久而久之形成了寒潭大会。

    “这是杜管事的侄儿杜航。”杜金韬安排的人介绍道。

    景琛看着面前半大孩子,一直低着头,性格确实腼腆,但眼神灵动,看来是个内秀的孩子。心中松了口气,又问了几个与炼器有关的问题,回答都算中规中矩,心中有了计较。

    “南泽州丹符联盟的人在哪落脚?”景琛问那人。

    “异客居。”那人补上一句,“城南异客居。”

    原来有两家异客居啊。景琛住的这家在城北。

    黎江郡因历届寒潭大会举办扩充过城池,从城北走到城南有一段不小的地。

    景琛边走边留意四下商贩,发现这里出售的以炼器材料为主,其中不乏也有符器成品,看来是受了寒潭的影响。

    “让一让。”一人抱着半人高的豆腐装板走在街头,刚出炉的豆腐热气腾腾散着水汽,不知是烫还是装板太高,一路走来摇摇晃晃,路过杜航时,脚下一个踉跄就往这边倒来。

    旁边杜管事的人一愣,想伸手拉一把呆傻的杜航,却已经晚了。

    “小心。”就在众人以为惨剧要发生时,景琛已站在了杜航身侧,一手扶着拿豆腐的人,另一只手稳住了摇晃的装板。

    看着挡在身前不比自己高多少的少年,杜航脸一下就红了,结结巴巴道,“谢,谢谢。”

    “对不起几位。”拿豆腐的人忙道歉,黎江郡中这几日多武者出入,看少年身手不凡,怕也是武者之流,可不要把人得罪了。

    “大叔,量力而行啊,图省事到头来豆腐全摔了,可就得不偿失了。”景琛不介意笑笑。

    卖豆腐的人郝然,正巧他婆娘从后面追来,又是一阵好骂。

    “多谢公子。”杜管事的人明显比之前恭敬了许多。刚才景琛与他们距离相隔五步之多却能及时赶到,他都没来及看对方如何出手,小小年纪就有这修为,难怪杜管事如此看重。

    “举手之劳罢了。”景琛话落,继续往前走,心思已然飘到别处。

    才一个晚上,演武空间里训练的效果已经出来了。若放在之前,就算他有神识能感应到,恐怕身体也不会这么快速且协调得作出反应吧。

    景琛握了握拳头,仅这样远不够,还得加把劲啊。

    城南异客居。

    景琛到的时候,正巧余易安带着两个似是徒弟的人从里面出来。

    老人一愣,大步径直朝景琛过来,哈哈笑道,“小友你我有缘!夏老头一定没我与你这么有缘,怎么,是不是想通了要来拜我为师啊。”

    这老头就是喜欢嘴上占人便宜。景琛失笑上前,“我是来给您老送徒弟的。”

    杜航见到余易安,小脸兴奋得更红了,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出。

    “徒弟?”余易安撇了杜航一眼,“小友看我像缺徒弟的人。”

    景琛走近,避开旁人,“您老不缺,但器符师联盟缺。”

    五个大洲各有自己辅佐符师联盟,早在炼丹大会时,南泽州在五洲中的地位就可窥见一斑。

    然而南泽州的辅佐符师又是骄傲的,向某一方大势力低头或拉拢都不屑去做,可一般大势力也有自己专属的辅佐符师,不可能太过放低姿态。就造成了如今两方都想合作,又故作矜持的局面。

    杜金韬将侄子送来未必没有皇甫家在后面指点,只是双方都需要一个不被点破的契机,与两方都有瓜葛的景琛就成了最好的中间人。

    “小友这话意思是?”余易安捋着胡子,目光让人有些难琢磨。

    景琛乐呵呵道,“字面意思,反正人我是送到了,您老看得上就收下,看不上就找个人收下,这件事我就算办成了。。”

    面上功夫他做足了,如果两方有心,自然会有后续交接,当然那之后的事也就与他无关了。

    最终,余易安还是将人收了下,只是姑且算做记名弟子,要想做入室弟子,还得看杜航自己表现。

    拯救豆腐事件后,景琛对演武世界里的修炼上了心,有十倍时间加持,进步速度突飞猛进,虽然目前只堪堪达到风灵六个脚趾实力,且被风祭无数遍嘲讽……真是痛并快乐着。

    “再来。”被一脚踹飞的景琛顽强爬起来,提剑再次攻来。

    他的剑法不说精妙,却足够快狠,每一剑挥出直走要害之处,不费一点余力,杀伐果断彰显无疑。

    “今天就到这了。”风祭阻止越打越起劲的景琛,“明天你要下寒潭,今晚养好精神。”

    景琛手中剑消散,点头,“也好。”

    出了多宝塔,冥烈已经蜷在床尾睡了,做为天地精魄,就算睡觉也是在吸收天地精华的,加上景琛给了他几块符灵石,边睡觉边修为猛进真是看得人咬牙切齿。

    景琛走到窗边,外面是暗下的天幕,远处群山依稀能看出一个轮廓,那是寒潭的方向。

    凌奕,你欠我的那顿小黄鱼,说什么也别想赖掉!

    地符界。

    灵山十万,南斗剑派,古意剑峰。

    后山峭壁上剑气纵横,上万道前人留下的感悟尽数刻录其上,深浅不一的划痕中散出锋锐之意,结出一层罡气。

    浮光掠影间,一剑惊鸿而出,持剑者动作轻巧灵动,起手间又像带万钧之力,举重若轻。霎那间,千山灵气似汇聚而来,浓厚的天地能量形成了一个小型漩涡。

    “哈秋。”不合时宜的一声响起。

    剑势骤停,灵气旋顷刻退尽。

    “哈秋,哈秋,哈秋。”接连三声响起,持剑之人收剑入鞘。

    “哈哈哈,要我说肯定是景小子在骂你!”剑老在凌奕识海中肆意地笑,“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把那条小蛇留下了,不然你们小两口隔着界壁相望,偷偷抹眼泪去吧。”

    就算现在也是隔着界壁相望好吗?凌奕摸摸鼻子,转头眺望向远山群峰,接而转身,长剑再次挥舞起。

    剑光飒飒,只是这次,已失了原本的从容。

    次日,寒潭大会开始。

    黎山寒潭边,密密麻麻围了已有上千人之多。

    “这么多人下寒潭?”景琛站在皇甫家商行的队伍里,旁边是杜金韬安排的人,名叫陈良。

    “不,大多数人只是来凑个热闹。”陈良指向寒潭另一侧,那里竖了一个大的木制展牌,“每个商会得到寒潭水质量和数量排名,基本就是明年商会综合实力的排名了,他们来看这个。”

    “还有这说法?”景琛环视一圈,发现基本参赛人员都是体型彪悍的炼体武者。也是,这寒潭水也只有炼体者能承受了吧,何况还要下到百米乃至千米取水。

    陈良一笑,压低声音道,“寒潭水关系到了五大洲各个器符联盟的符器出品质量,排名高代表寒潭水质量越好,商行与符器联盟的利益纠葛也就越多。”

    “当然也不乏有像公子一样的,独行武者得到质量上乘的潭水可以与器符联盟交换符器。”陈良指了一批人,“他们就是为此而来。”

    听到这景琛心中一动,便听陈良又道,“但寒潭由各大商会共同维护,不允许独行武者掺入,故而他们也是挂在其他商会名下,得到寒潭水虽归个人所有,却也计入各自商会排榜。如果贩卖,其所属的商会有优先购买权。”

    就是相当于商会招的外聘武者,合作仅限这一次。武者要潭水,商会要名声,一举两得。景琛明白了,不由多看了陈良一眼。

    不用想就知道这个外聘名额拿到不易,有门路没实力的人进来是拖累,而有实力没门路的……只能说有实力的人多去了,不差你一个。

    陈良这说,无形中替杜金韬在景琛面前又卖了一个好。

    “哐。”大罗敲响,一年取水一次,不远处在进行下潭前的祭祀,以各大洲丹符联盟的人为首。

    景琛目光在潭边各方势力的商旗前扫过,漫不经心道,“没有公孙家的人?”皇甫家来了,以公孙钱多爱凑热闹的性子,没道理会不来。

    陈良看了四下一眼,凑过来小声道,“前段日子迷坨域的霸刀霍家出了点事,公孙家也受到波及,自顾不暇。”顿了顿他又道,“这是杜管事嘱咐的,如果公子有问,就这么答。”

    景琛神色不变,点头,“多谢。”

    唉,真是多事之秋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