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九章
    “恩。”凌奕坦然,随后问道,“你在这是?”

    “今年海族传送阵由皇甫家选派人驻守。”林风也不避讳,“我是跟韩大人过来搭手的。”

    景琛眉一挑,乐呵呵道,“有前途嘛。”话锋一转,“既然知道我们是去灵地,那有没有什么消息可以透露的?”林风旧识,问他总比到灵犀城后打听来得容易,何况他又是皇甫家的人,一些机密的情报更容易知晓。

    旁边凌奕也看过来。

    林风沉吟了半晌,开口,“其实以你们二人修为,无需冒这个险,灵地中的险恶,非你们所能想像。”

    凌奕是上九星修为,可以直接从灵符学院开辟出来的通道进入地符界,景琛虽没有到达九星,但以他的阵法造诣,想要拿到一个出入名额也不费力。

    而蛮荒平原尽头的灵地,与灵符学院开发过的不同,那里能量混乱,空间破碎,每次开启时进去的人多,出不来的也多,更别说妄图平安带回灵犀种。那都是一辈子无望进入地符界的人,才会拼命去博得的机会。

    凌奕能猜出林风话中意思,笑笑,“你只管把符器带给我便是。”

    林风,“……”怎么又提符器,你们压根就没听进我说的话吧?!

    “好吧,传送阵填充能量还有一段时间,我尽量把知道的告诉你们。”林风有气无力道。

    凌奕,“多谢。”

    ……

    传送阵前,蒙与二人告别。

    这次传送的,除去被拖走的童巴几人,余下还有约五十多人,以海族居多。

    “真羡慕你们人类啊!”蒙有些惆怅道,“我们海族虽有得天独厚的妖化技能,到达九星却是一道关,超过九成的族人卡在这里过不去,也无法进入地符界修炼,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灵犀种上。”

    而人类却可以不断突破极限,似有无尽的潜能和手段,炼制丹药,制作符器,将与海族、符兽先天上的优势一点点追平,并保持惊人的繁衍速度,若不是人族内部也有斗争,恐怕海族早就不复存在。

    就算如此,祈泽学院的势力也已占据大半个类西海。

    “我说,这可不像你呀!”景琛拍拍蒙的肩膀,“我印象中你可不是会退缩的人。”至少在第一次见面时,他就被蒙变化半妖后身上的气势给惊到了。

    “你看到的只是一小部分人类。”凌奕也道,“我们人族中,只有三成能成为符师,这三成中又仅有一成能够最后登顶。”

    说着这话,凌奕也有些感叹。多少人一辈子平平无奇,泯灭于众生,到头来终只化作一抔黄土,较之于自己,较之于生下来就能修炼的海族,传送阵里的人虽无大作为,也都算是幸运的了。

    传送阵准备完毕,此次传送的人都要进入其中,蒙与毅和隽最后嘱托了几句,对凌奕道,“后会有期,就算不是在天才战,我们也一定有机会干上一架的。”

    “好。”凌奕淡淡话语总是带着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

    景琛也笑道,“希望下次见面时,看到的不只是你一人,再会了。”

    蒙一愣,那边景琛和凌奕已走入传送阵中,光芒乍现,连同五十多人一起消失。

    “不止我一个人吗?”蒙拳头紧握,脑海中浮现出锦素的笑容,神色冷肃,像是做了什么决定。

    传送阵启动之时,瞬间失重的感觉非常强,凌奕手伸过来,紧紧抓住了景琛的手。

    大约过了三个呼吸,情况似是稳定下来,尽管目之所及依旧白茫茫一片,传送阵中的人个个都屏息凝神,大气不敢出一声。

    “果然是不完善的阵法。”景琛脑海中一个声音道,“这点距离,半个呼吸就足够了。”

    景琛翻了个白眼,没理会风祭说话。得,轰走一个剑老,又来了一个风祭,他想让识海静静就这么困难吗?

    “照现在速度,大约还有六个呼吸。”风祭又道,话语中带了一丝琢磨,自言自语道,“咦,不对,还有三个呼吸就能到,古怪。”

    说是三个呼吸,也确实如此。

    景琛心中默数到三,周围白光消失,他们一众人出现在一个巨大石坛上,看到了一旁的守护者,对方手臂上有一个与林风和赤琥一样的勋章。

    这里是北国蛮荒平原交界处,天空蓝得透净,风也刮得凛冽,刺骨的寒意让所有没准备的人打了一个冷战,寒毛倒竖,这些武者很快调整内息,让身体暖和起来。

    “这里就是北国?”景琛道。

    除却他们落下的石台,周围银装素裹一片,积雪厚的地方就有半人多高,映衬得整个大地一片苍茫,惟有偶尔露出的几抹鲜绿,让荒凉的世界带上一丝鲜活。

    “应该是北国吧。”呼吸的空气里都夹带冷冽,凌奕和景琛随着人群往传送阵外走。

    边疆辽阔的雪原,展翅高飞的雄鹰,使得所有见到这副景象的人无不感觉到心中一片畅快。

    毅和隽极有默契地从储物戒里拿出两件厚厚绒衣披上,将人裹成了棕熊。

    “这么怕冷?”景琛凑过去半开玩笑道,“鱼不是冷血动物吗?”收获白眼四枚。

    “你见过哪条鱼能变成人的?!”隽的性格相对与毅活泼些,“我们是海族,不带你这么歧视的!”

    凌奕一旁闷笑,看景琛吃瘪还真是喜闻乐见。

    走出传送阵的石坛,照守护者提示,再过不远他们会遇到一个小镇,小镇上有地图与符兽,能引导他们去往灵犀城。

    五十多个修为不弱的武者行过雪地,在上面留下一串不深不浅的痕迹,小镇很快出现眼前。

    “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在小镇里面找到落脚处,围着取暖的火炉,毅问道。

    景琛大口喝着肉汤,含糊不清道,“自然是去灵犀城,你们有别的打算?”

    屋外是飘落的大片雪花,中午开始下,以至于外面能见度很低,这批传送阵过来的武者几乎都在小镇落了脚。

    “恩。”毅坦言,“北国的天气我们不适应,准备先去海族的驻地待上一阵,你们……”试探性问道,“要一起去吗?”

    凌奕放下杯子,“我们有事比较急,等雪小一些就会出发,多谢好意。”

    听到话,毅暗暗松了口气。

    蒙出发前交待路上要多多帮衬,只是来之前他们也没料到这边的天气会如此恶劣,若要去海族驻地,带上两人还真是不方便。

    于是,四人在抵达灵犀城前的小镇上就分为两拨。

    待到雪小了一点,景琛和凌奕准备赶路,毅和隽则继续留在客栈。

    临走前毅提醒道,“我清楚童巴为人,早上的事他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路上会暗下绊子,你们要当心。”

    “还有他的哥哥童合,今年刚入九星。”隽接口道,“加上天赋能力,很少有人能摸透他的真正实力,如果遇上最好避开。”

    凌奕点头示意明白,揽着景琛一跃跨上踏雪兽,天地之间很快只剩下一个黑点。

    “如此年纪就有挑战灵地的勇气。”毅看向隽微笑道,“我们也要努力啊。”

    风雪如刀一般割在脸上,景琛脑袋从裘衣里探出来,立马被凌奕按了回去。

    “别闹,就快到了。”凌奕驾着踏雪兽前行,将景琛紧紧箍在怀中。

    “这男人对你倒也真心。”风祭饶有兴趣道。

    景琛,“……塔灵都这么闲吗?”就算是剑老那个八卦老头也不会像风祭这样频繁出现。

    “不不。”风祭如春风般笑起来,“我只是出来透个风,顺便提醒一下你该修炼了,多宝塔第二层开启可是对你家男人也是有帮助的。”

    “这是我媳妇!”景琛愤愤道。

    “啧啧,我以为你会问第二层有什么东西。”

    “这问题在我们初次见面时你就已经告诉我答案了。”可不就是说不得。

    “我很高兴你变聪明了。”风祭无不惋惜道,“但这让我很没成就感。”

    景琛,“……”

    “算了,你男人灵台里住了个有趣的灵体,我找他聊聊。”

    死道友不死贫道,景琛默默为剑老点蜡。

    灵犀城位于北国与古塔莫戈平原交界,按照地理位置来算,往南过横亘于大陆的东大山脉便是平原深处,小符纹界顶尖战力符兽的老巢。

    灵地则是在灵犀城外约七千米处,不定期出现的空间裂缝。

    这个时间段的灵犀城,正是大量中高星级阶符师聚集地,人口众多,鱼龙混杂,又因地接蛮荒平原和北国,奇珍异宝层出不穷,也因此更加混乱,杀人夺宝之事不在少数。

    踏雪兽在城门口停下。

    一座建立在茫茫雪原上的城池,城墙高耸,墙体坚如磐石,可抵御五星以下符兽大规模攻击。又是灵地最近的人口聚集地,天地能量充裕,是武者上好的修炼之地。

    入到城中,人流熙熙攘攘,街上行走的几乎没有一个修为七星级之下武符师。

    “玉流卿有着落吗?”景琛看向凌奕。

    “异客居。”

    异客居作为小符文界最大的客栈连锁,灵犀城这等地方自然不会少了它。玉流卿叫人带来的口讯中,指向的也是这里。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小二热情迎出来,“住店的话,不好意思,接下来五日都已客满。当然,两位若是已取得天才战内选名额,客房匀一匀还是有得。”

    这算是看人下菜?能得到天才战内选名额,哪个不是极有天赋潜力的年轻人,不傻的人都知道要好好结交,不过你异客居目的也太明显了吧!

    景琛有些好笑,“说这话你们就不怕得罪人?”

    小二嘿嘿一笑,“这点眼力见小人还是有的,何况我异客居这么大的招牌,也总不会让人给砸了。”

    景琛觉得小二有趣,异客居盛名之下,连跑堂都有这手段。可惜的是他们两人刚被退学,论丹大会也被大红搞砸了,皇甫家给的所谓天才战资格玉简又毁在火芯山,不然还真能搞一次特殊化。

    “我们找人。”

    凌奕话落,一个酒坛子从二楼砸下,落在脚边碎成几片,上面还兜着一些清酒。

    景琛嘴角一抽,“这也是你们欢迎方式的一种?”

    “抱歉,冒犯两位了。”小二有些尴尬,却没有像一般客栈里的店小二一般八卦起丢酒瓶的人,转移话题道,“客官要找的人可否告知着装打扮,或是住几号厢房?”在异客居住店是不记名的,故而每一位小二都是记忆力超群,一般说出客人体貌特征就能快速想起来。

    “不用。”凌奕视线落在二楼围栏处烂醉如泥的人身上,无奈叹口气,“我们已经找到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