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六章
    冥冥中,像是有种感应,随着神识探入,景琛仿佛看到了黄沙之下,掩盖于沙土之中的一团团火焰,色彩纷呈,焰火形状形成了一个“丁”字。

    “这火苗竟然在动?”景琛从那个状态中惊醒,想再次窥视时,却怎么也感应不到了。

    低头,视线落在掌中火苗之上,原本绿中透青的冥丁火变了,隐隐带着黄色。

    “品级下降了。”景琛感叹一句,手一松,火苗落入地下,很快消失不见。

    景琛蹲□子,在火焰消失的地方灌入符力,欲将那火苗再次拖拽出,忽然一笑,望着手上的空空如也,“果然会动呵。”

    不过,捕捉办法他已经想到,会动又何妨。

    越低阶的火苗往往在沙层越浅处,也越容易捕捉。

    继续前行,气温还在升高,而视野中,已然能看到一些漂浮在沙丘之上的火苗,均为红色,也有偏橙。

    这是有多想不开,等着人来捕捉它们啊?

    景琛路过一个火苗,伸手一抓,轻松就捕获到了一个,焰芒在掌心跳跃。

    “也好,就拿你探探路。”景琛若有所思,随手又捉了一只。

    这片地域倒不是什么隐秘之处,故而来得人也不少,在景琛大肆收罗低阶火火苗的时候,已有不少相隔不远的人将目光投了过来,接而噗之以鼻。

    低阶火苗聚集的地方更容易找到高阶火苗,他们是冲这个来的,而景琛的行为明显与他们有异,这些人已经把他当做了某些势力中拉来打酱油的。

    名额分配到却没有足够的人,拉来凑数的,在往届不是没有。

    于是,他们看景琛的目光中除了鄙夷,还带了点同情。

    冥丁火不是靠吞噬来进阶的,捉再多低阶火苗,也不可能变出一个高阶火苗,景琛会有这举动,想来在大势力中很不受见待,不然怎么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想归想,也没有人过来提醒,撇开第一局规则不说,所有人还都是竞争关系,他们巴不得所有人都是这种楞头青才好。

    在这种误解下,景琛顺利捕获到了将近二十个低阶冥丁火苗。

    扫视四下一眼,神识内能感知到的人不下五个,景琛想了想,此处不是试验的好地方。

    带着低阶冥丁火苗离开,景琛拿出地图,选择了上面一个最近歇息地。

    幸运的是,歇息地没有其他人,或许是地方太偏,又或是这个时间大多数人都还在寻找火苗,就便宜了景琛。

    “一次感应下降一阶,最低阶的火苗在感应后难道会消失?”景琛思索了半晌,决定从捕捉到的最高阶开始。

    说是最高阶,其实也就是橙色而已。

    将近二十个火苗被景琛灵力束缚住,结成了一串珠子,大小不一,呈现出不同程度的红。

    景琛取下一个,毫无顾忌探入神识。

    霎那间,像是受到什么牵引,精神力消耗得迅速,于此同时,景琛识海中出现一片黑色世界,而那黑色世界中,一团团亮色的火苗颜色不一,感应到的强弱也有别。

    “青色?!”景琛感应到了一团离得不远的高阶火苗。

    正欲深入探查,黑色世界转瞬消失。

    掌心,橙色火焰变作了红色,焰芒暗淡。

    景琛挑了挑眉,将火苗放回到沙土中,朝着青色火苗的方向走去。

    虽然无法感应具体位置,但在广阔沙地中,能有个大概方向就不错了。

    何况,他手上可是还有十几个低阶火苗,景琛悠然一笑。

    又是一天过去,考核进行到第三天。

    托低阶冥丁火的福,景琛现在手头最高的火苗是青偏蓝,相当不错的成绩了,照往届评判标准,排进前二十不是问题。

    不过嘛,他也没有就将火苗收进囚火珠。

    考试时间还没到,不到最后,谁知道会不会运气爆发,况且他有别人没有的手段,就更不能就这么算了。

    另外,景琛还有一个发现就是。

    在昨天实验过程中,他发现若是用最低阶的红火来感应,火苗最后确实会消失,可正也因为如此,这消失前的反扑,使得最低阶火苗反而比其他品阶的坚持时间要长,感应得也更加清晰。

    这一发现,让景琛决定在第三天探路中,就用低阶火苗了。

    找低阶冥丁火并不用费太多力,但景琛也不能像昨天一样肆无忌惮,他手头已有青级火,再搜罗低阶火苗,太容易惹人怀疑。

    一大早,景琛就往偏僻的地方走,地图上那里没打标注他就往拿走。

    一望无垠的沙地上看不到尽头,好在这里并不是正真的沙漠,也不至于让人走着走着无端生出几分绝望。

    景琛手一攥,掌中火苗湮灭。

    这是在他手上用于感应消失的第八个冥丁火,收获却不尽如人意。

    “古人诚不欺我。”景琛望天,悠悠一叹。

    地图上没有做下标注的地方,火息低,火苗少,高阶火苗更是走了一早上都没遇到,白浪费了那几个冥丁火。

    时近中午,一无所获,景琛不再浪费时间,寻了一处地方坐下修炼,识海中开始不断演练无相锁杀阵。

    这是符文宝鉴中的第三道阵法,与第一道一样,同为杀阵,不同的是,第一个是绝杀阵,这个则是锁杀阵。

    虽只相差了一个字,感悟的方向却也不同,锁杀注重束缚,与多数阵法的“困”字决有些相似。

    对景琛来说,有着对其他阵法深入研究的一大优势,无相锁杀阵参悟起来的,反而比九九绝杀阵快。

    考试已接近尾声,分布在冥丁旱地四下,灵符学院派来监督的考核人员对此次生源质量也有了大概了解。

    撇开不久后举行的天才战不说,只看这届论丹大会,西鸣学院毫无疑问又拔得头筹,祈泽学院次之,令人惊讶的是海怪学院和南泽州的丹符联盟,均有人在第一场考试中排进了前二十强。

    海怪学院就不说了,其学生均为海妖族,本身就是相当异类的存在,其所在州若不是有个祈泽学院存在,恐怕在辅佐符师比赛中,会输的连裤衩都不剩。

    毕竟,海族不擅长玩火。

    今年海怪学院唯一参加的那个少女,倒是给了一个惊喜。

    至于丹符联盟的那个嘛,三星修为在考核中也是独一份……

    与其他监考人员交流信息后,岳峰精神力扫过景琛所在地区,饶有兴致的摸摸下巴,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此低端的精神探查手段对比神识感应无疑是小巫见大巫,第一时间景琛便有所感应。

    没有任何动作,景琛的囚火珠中已经捕捉了的青级偏蓝色火焰,在被传送到第二场考试地点之前,他也懒得动作。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恩?”景琛忽的睁开眼。

    他的神识散开,游离在周身百米范围内,这之中一有风吹草动,他都能第一时间感应到。

    就在刚才,有什么东西从地下朝他的位置过来。

    不明物的速度不快也不慢,差不多十息后,就能到达他现在所在位置。

    景琛神识中只感应到模糊的一团,具体是什么却不能清晰感觉出。

    不能坐以待毙,景琛戒备地站起身,手指在周围一划,撤□边的防御阵,人向后退了几步。

    “速度快了?”还未想出对策,神识也没有探查出来物,地下的不明物似是觉察到景琛动作,移动速度蓦地加快。

    景琛身形暴退,也顾不得现在举动会让那个暗中的监考人员发现什么。

    “靠!这也可以?”景琛脚刚落地,神识感应中,地下的不明物迅速扩展,展开百平米的范围面积,无论他下一步落在哪,都逃不出这个范围。

    ……

    考试结束时间在第三天傍晚,几乎是同一时刻,所有考生身上的囚火珠光芒大盛,下一刻,无论是在做什么的考生,皆是身影一晃,消失在茫茫沙地上。

    幽土城一片林地前的空地,百道身形凭空出现。

    有那么一瞬间,场上一片寂静,很多人甚至还保持被传送时的样子。

    片刻后,议论声此起彼伏。

    景琛此时脸很黑,在他体内大气海上,一团白色火焰盘踞其上,焰芒隐隐结成一个“丁”字。

    不错,这就是刚才出现的那个,让景琛如临大敌的不明物——一团冥丁火,一团不在任何品阶内,白色的冥丁火。

    这尼玛到底什么玩意?

    望着被占满的大小气海,景琛简直欲哭无泪啊,神秘符印,凌奕的符印,灵力气旋,现在加上这来路诡异的冥丁火,敢不敢在进来前先经过我同意?!

    “景琛!”骆西声音从后面传来,在景琛怨天尤人的时候,对方已经走了过来。

    “骆西哥。”景琛收敛情绪,看向来人,视线落在他腰间挂着的囚火珠上,是一团青色的冥丁火,笑笑道,“收获不错。”

    “可没你的品级高。”骆西看到景琛的囚火珠,眼睛一亮,调笑道,“行啊,还会闷声发大财了。”

    景琛嘴角一抽,这都什么跟什么。

    “你们两个……”旁边一个丹符联盟的炼丹师看了看两人捕捉到的冥丁火,垂头丧气道,“看来我这次又没希望了。”

    “骆西,运气不错啊。”另一个丹符师恭喜道。

    “侥幸侥幸。”骆西笑笑,“这都三届了,怎么也能摸出个经验来,倒是景琛的火焰亲和力很高,我们下场可得加把劲,被新人比下去就掉面子了哈哈。”

    另外两人顿时对景琛就是一番调侃,从对话间能感觉出,丹符联盟里的人都很好相处。

    “锦素,这边。”景琛朝不远处的人招了招手。

    片刻后,场上人的分布位置,大致恢复了第一场考试开始前的样子。

    由于第一场考核规则限制,无一人伤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