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
    “开始吧。”凌奕不欲与多言。他的身材挺拔,持剑而立,巍然不动,身气势敛得极为干净,让人越发感觉不出深浅。

    这句话像是一个信号,整个演武场一瞬间静了下来。

    离观台不远,赫然就是学院三大势力的人马聚集地。元澈,客朗炘,沈力,各自头目无一不在。

    一场小小比斗吸引了这么多人关注,倒是在意料之外。

    此时,周涛也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同样是把剑,看成色品质,竟丝毫不在凌奕这把之下,星级也已然到了九星。

    难怪先前自信满满,原来是有所倚仗,加之他的实力,确实有蔑视凌奕的资本。

    沈力目光在那把剑上一凝,随后转头看向身边的步嫣嫣,发现对方眼中带着狠毒,正全神贯注注意台上情况,心下明了。

    “比赛开始之前我先说一句。”负责公正的老师说道,“两位都是学院的精英学员,希望比斗点到为止,这虽是生死台,但你们无论哪位,学院都不想损失。”

    凌奕和周涛相视而立,面容冷肃,也不知听进去多少。

    裁判老师叹了口气,摇摇头退到一旁,该说的他已经说了,接下来就看他们自己了。

    随着裁判的退步,比斗终于开始。

    周涛手握剑,下巴微抬,看起来意气风发,信心十足。

    这时候,场下的人大多都想到了关于这场比斗的赌局,想着两人越过几招,才能让自己赢到的赌金越大。

    接着他们无意外也想到了那荒诞的二十万符石压凌奕一招取胜,具是一笑了之。

    景琛难得心中紧张了一下,轻轻平缓了一下呼吸,看向台上。

    “小子,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差距!”周涛说罢,周身符力澎湃,凝气于剑上,是极为精纯的火属性力量,不用想,就知道他的修炼以火系功法为主。

    能将符力凝实到这种程度,周涛这一年倒是没有白费。裁判老师同时也是学院排位赛固定的几位裁判之一,对学院里大多数高年级实力都了若指掌。

    看着周涛,裁判眼中不由多了几分赞赏,随后转向凌奕,一惊……这,好快的剑!

    裁判看不清凌奕如何出剑,就见一道亮芒,像是划破黑暗的第一道光明,竟给人锋利无法直视的感觉。

    快,几乎快得不可思议!场上鸦雀无声,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凌奕身上,可依旧无法捕捉到那道剑光。

    周涛笑声戛然而止,一道虚影飞快掠至面前,即便有心抵挡,却发现力不从心。

    不只是剑速太快,那随之而来的气势中带着杀意,让他无法动弹,全身像是被锁定,破绽百出,直令人毛骨悚然。

    所有人几乎都是只见到凌奕手轻轻一动……不,应该是一挥,而那个挥动的过程太快,以致他们肉眼能看到的,便是手腕轻轻颤动了一下。

    凌奕剑法又精进了。景琛心中一叹,他虽不懂剑道,但大道殊途同归,这点眼力他还是有的。

    “啊。”周涛像是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口中的血在空中喷出一道血雾,重重砸在比斗台周围的防护罩后,他的身上自左肩划过大半身子出现一道巨大口子,血流了一地。

    台下死寂维持了大约有六个呼吸,众人才像是刚从震惊中回神,爆发出巨大喧闹声。

    元澈摸了摸下巴,看着凌奕悠悠笑起来,转身对旁边人说,“回去吧。”

    “回去?”元倾舞瞪大眼睛,“这就结束了?”再看台上一动不动的周涛,元倾舞忿忿跺脚,上前搂住元澈胳膊,“哥,你说过替我报仇的!”

    一想到入院考时被凌奕打得脸朝地掉下演武场,她就在心中扎了不知几个小人。

    “咳咳。”元澈转移话题道,“乖,晚上回去给你买糖吃。”

    元倾舞,“……”

    同样的场景还发生在其他两处,只是客朗炘和沈力没有古灵精怪的妹妹,说了一声走吧,一干手下就自觉跟上了。

    “宣布结果吧。”凌奕收剑,冷峻脸庞无喜无悲,仿佛刚才的不过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

    裁判老师微微愣神,这才快步走到周涛身边,让他松口气的是人还活着,不过看其伤势,也紧紧是活着而已,没个一年半载是修养不过回了。

    裁判看向凌奕的眼神多了几分复杂与惊喜,这才一年级,如此巨大的潜力,对这届十院大比真是个意外惊喜。

    就在他刚要开口宣布的时候,接下来的事让他嘴角一抽。

    凌奕竟然将周涛的储物戒和九星符器一并收走了!

    “这位同学。”裁判张了张嘴,这么明目张胆地抢劫行为,实在让他不好意思说自己没看到……至少等我转过头再拿啊!

    “他的买命钱。”凌奕迟疑道,“或者我再给他补一刀?”

    裁判当下宣布,“凌奕胜。”也不问储物戒的事了,天才什么的最讨厌了。

    这句话,无疑宣判了这场比赛的结果,场下一时骂娘声不断。

    没办法,谁知道周涛会这么没用,谁让他们都买了周涛胜!

    诶,这算个什么事啊。

    一些输的多的,要不是裁判还站在那,说不定早冲上去把人撕了。

    “一招胜?竟然是一招胜?!天,那可是整整九百六十万符石!”

    经人一提醒,其他人也纷纷想起了那个买了大冷门的疯子,一时后悔连连。

    而众人口中的那个“疯子”,正在台下偷乐。

    “恭喜。”公孙钱多同样也是一脸乐呵,他是赌局庄家之一,其他人买周涛胜的钱自然都进了他口袋里,也是赚得一个盆体满钵。

    “同喜同喜。”景琛眼睛都笑弯了。

    “没用的东西。”步嫣嫣眼神越发毒怨,狠狠看了景琛一眼,转身离开。她现在得去想想怎么把九百六十万符石的窟窿补上,步家的名声不能毁在她手里。

    这场战斗时间还不及等周涛到来这段时间的百分之一,用“一眨眼就结束的战斗”来形容也不为过。在场人倒是觉得不虚此行,凌奕那一剑,让他们受益颇多。

    接下来就是学院正式开课的时候,周涛重伤休学调息,武帮的人意外沉默了,步嫣嫣也没有再来打扰,日子很平静。

    这一仗,凌奕展示了足够的武力,将三人悬赏单带来的影响无形中削减了不少。

    与此同时,景琛顺利领到了九百六十万符石。

    他自己也有些意外这过程的顺利,但步嫣嫣确实给的很干脆,神经大条的景琛也就不去纠结这个问题了。

    “什么?”凌奕练完剑回来,准备沐浴一下再做晚饭,就被一张大大笑脸晃花了眼。

    景琛手上捧着一只储物戒指,摸样有些丑,仅能从形状上看出只是戒指。

    注意到景琛掌心之物,凌奕神色不变,眼神却微微亮了一眼。他的额上还带着练完剑后的薄汗,面带微红,使人看起来越发明艳。

    “嫁妆啊。”景琛说着抬起凌奕的手,将对方无名指的戒指摘下来,戴到食指上去,然后将自己的丑戒指换了上去。

    凌奕探入精神力,里面空间并不大,也已被填满,整整八十口大箱,也就是八百万符石。

    不用想就知道这些符石是哪来的。

    凌奕注意力却在无名指的戒指上,真的很丑,线条歪歪扭扭,颜色黝黑,表面没有太多纹理点缀,唯一好的大概就是上面阵法了,聚灵阵,敛息阵,小型防御阵无一不是精品,使得戒指功能趋于全能。

    “你做的?”市面上不会有这么丑的戒指,就算有景琛也绝对不会买。凌奕摩挲着戒面,眼神里像沁了墨,深色的瞳仁里清晰映出景琛的样子,不知在想什么。

    “额。”一眼被看穿,景琛抓了抓头发,看着丑戒指脸色微红,有点恼羞成怒的趋势,“不要还我!”

    凌奕抓住景琛伸来的手,低下头,浅笑自他唇间溢出,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明媚,“我很喜欢,很特别。”

    好吧,是特别不是漂亮,我明白了。景琛也知道自己的第一件储物符器是丑了点,但就是这个也废了他好大力气,何况里面还有八百万符石陪嫁,这家伙就不能讲点好听的话?

    “你,你拉着我干嘛?”一不留神,景琛已经被凌奕半拥着拉到了浴室门口。

    “沐浴。”凌奕理所应当说道。

    景琛望着浴室大门,咽了咽口水,有种不好预感,“在你回来之前,我已经洗过……嗷!”被人扛了起来。

    “那就再洗一次。”

    “……”

    门关上,所有动静都被阻隔。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