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说是请柬,也不过就是张随意写的传信,至少在景琛看来,这张小纸条可有可无,见识了一番玉流卿的狗爬字倒是真的。

    上面说,门武学院入学考在即,黑市也特意推出了相关主题的拍卖,如提升修为的丹药,提高实力的符器应有尽有,专门为入考修士准备。

    显然又是个敛财的好借口,景琛暗戳戳地想,不知道这回又给黑市赚了多少钱,他可没忘上次的天荒紫心果就花费了他十六万之多,虽然后来是客疏付的,但想起来还是很肉疼的好吗?!

    去拍卖会之前,景琛先把储物里的东西清理了一下。

    药材被他用完,炼制出来的丹药自然不少,有些用不上,就可以趁这机会卖掉,顺便充实一下小金库,这样在拍卖上要看上什么,也不至于没底气。

    黑市里依旧是人头攒动,只是面孔普遍年轻,不消想,这些应该是同他们一样的学员了。

    进了包厢没过多久,拍卖会就开始了。

    客人的位置一共有三种,一是最平常的座位,离拍卖台近,也容易暴露,而是普通包厢,给大多数普通会员准备的,第三个就是贵宾间,视野好不说,服务也周到。

    景琛三人有玉流卿和客疏做后援,进的自然是贵宾室,向下望去,透过特制窗户,下面情况一览无余。

    第一件展品是一件六星高阶护甲,裂石刺甲兽皮制作,做工精良,护甲上阵纹交织成繁复花纹,被主持拍卖会的人符力一激发,发散出美轮美奂的光芒。

    场下一片惊呼声,对手头紧的人来说,这件护甲倒是个不错选择。

    主持人见气氛已经炒热,满意地报出底价。

    仅仅第一件展品,场面就火热异常,价格一路往上,直让主持人乐合不拢嘴。

    景琛身子往座位上一靠,在护甲上符阵被激发显现出时他就没了兴趣。

    符器上的阵纹并不是越多越好,更重要在于精,杰出的器符师能将几个基础符阵连接一起,环环相扣,将符纹威力发挥出全部或者成倍的力量,这才是上乘之作。

    而这件护甲,就算他现在无法炼制五星以上符器,但炼器宗师眼光还在,自然也就缺点多多。

    时间过得快,拍卖会已经进行了一半,景琛拿来拍卖的丹药也都被人拍走,剩下没多大看头。

    就在景琛垂下脑袋昏昏欲睡的时候,主持人的话传了过来,“下面这件东西比较稀奇,是制作傀儡人的玉简,具体我也不知该怎么介绍……哦,大家请稍等片刻。”

    主持人的话说到这停住,望向幕布左侧,似在等什么。

    场下人不明状况,交头接耳起来。

    这样说不清情况的拍卖可是很少见,主持人又是在等什么?

    景琛直了直身,听到傀儡人三个字后他就来了兴趣。

    他储物戒里还有从雷音大钳蟹肚子里得来的傀儡,一直没琢磨透,不知道这玉简能不能给他点什么启发。

    “哒哒哒。”脚步声响起,一个身影从左侧幕布后走出来。

    那是一个木头做成的人,从外观纹理就能看出,但它四肢没有线控制,走起来也相当灵活,若撇去外观不看,十足人类摸样。

    主持人稍稍惊讶了一下,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神色很快恢复如常,笑笑道,“这是玉简主人提供的傀儡人,意在让大家看看效果,为了研究方便,会与玉简一同拍卖,好了,起拍价五万符石,每次加价不低于一千,现在竞拍开始。”

    话落,场上出现了短暂的静谧,不同于其他卖品,一时无人动静。

    “什么鸟玩意,买回去当佣人使?”

    “五万符石,能买多少木头了……”

    “谁会买啊,不是功法也不是丹药,有个毛线用,傻了吧。”

    窃窃私语声四起,主持人有些尴尬。

    傀儡人制作算是相当猎奇的秘术了,若里面有关于傀儡阵相关讲解还好说,可偏偏东西拿来时什么信息都没提供,另一方面又不能使用玉简先验货。

    五万符石,在不明里面东西到底值什么价时,恐怕不会有人愿意冒险。

    主持人叹了口气,这恐怕是晚上第一件流拍的展品了。

    包厢中,景琛忍着激动,最后关头加了一千符石。

    额外送的傀儡人里面也有晶石,与他储物戒里的相差无几,不管那片玉简里有什么,这个可供他研究的完好傀儡人就值了!

    但他得淡定一点,不想节外生枝,就不能让人看出他想要这个。

    “咚。”拍卖槌落下,主持人松了口气,景琛也同样松了口气。

    接下来的拍卖景琛就没再过多关注了,侍者把玉简送来后,他迫不及待将神识探入。

    半晌,景琛露出一个笑容,这五万一千符石,太值了!

    ……

    第二天景琛起来的时候有些精神恍惚,他彻夜研究了木傀儡,收获有,打击更大。

    原来,他的傀儡阵只能算简单的傀儡附身阵。故名思议就是将灵识通过阵法黏在某一物体上,以达到控制效果,途径单一。

    而不管是木傀儡,还是他上次在雷音大钳蟹肚里得到人皮傀儡,它们每一根骨里面的无名驱动阵法,关节处连接的数不清的操控细线,都让景琛惊为天人,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凌奕在景琛额头弹了下,帮人回神,半开玩笑边无奈道,“早知道你把功都用到别的上面去,我就不该放过你,算了,今天晚上……”

    景琛捂着额头,听到话哆嗦了一下。虽然你只讲了一半……擦,爪子往哪摸的?早上小兄弟最经不起挑逗你造吗?!

    整理好一切抵达门武学院,时间将近中午。

    一眼望去人山人海,要不是印有“门武学院”门牌挂得够高,恐怕现在也与学院门前做迎接工作的人员一起淹没人海。

    “这也太夸张了吧。”景琛张了张嘴,转向霍之由,“你上次说招收几个人来着?”

    “武符学院三千人,其他三院各五百。”

    景琛垫着脚往前望,门武学院前的大广场人满为患,少说得有上万人。

    但这仅仅是第一天,等三天满,报考人数不定得有多少。

    好不容易挤过人群,来到新生报到这列队。

    这队的人相较其他需要测试的队伍明显少了许多,凌奕和霍之由将黑云学院开出的证明出示了一下,做记录的女生抬头随意扫过来一眼,一时愣住了。

    “你,你们请稍等。”女生目光落在凌奕身上,脸上泛起淡淡红晕,“会有人来带你们去测试。”

    “请问大概需要多久?”凌奕嘴角轻勾,话中含笑,“我的伴侣还等着参加阵符学院测试。”

    “不,不需要,太,太久。”不可否认,凌奕的笑杀伤力惊人,女生满脸通红,直接忽略了对方话中的伴侣二字,“报名表是通用的武符学院和阵符学院测试都在后山进行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让人带你和你的同伴一同进去。”

    景琛,“……”停顿呢?刚才你不是还结巴的吗?!

    凌奕则接过报名表,浅浅一笑,“谢谢。”

    “师姐?师姐你怎么了?!”一个男学员刚回头,就看到与他一同接待新生的女生已然晕了过去。

    这时,景琛三人已经走在前往后山的路上。

    “丧心病狂!”景琛瞪着凌奕,咬牙道,“出卖色相,禽兽!”

    凌奕挑眉,“你以为我是为了谁?”

    霍之由默默快走几步,追上领队,避开“战场”。

    “你丫的还有理了?”景琛掳袖子,“太不守‘夫’道了,竟然当我的面跟人挤眉弄眼,你这是逼我‘家暴’?!”

    霍之由脚下一个踉跄,和领队的学长闲扯几句,带着人走远。

    凌奕接住景琛拳头,顺势将人揽入怀里,笑道,“你要不喜,我以后便只对你一个人笑。”

    景琛一呆,其实他只是想抒发一下“为什么你能对软妹笑我就不能看软妹”的抗议,以捍卫以后遇到类似周啸事件时自己欣赏软妹的正当权益。

    可是现在,这是什么神展开?

    凌奕笑容如三月暖阳,柔软得让人能情愿把心肝掏出来奉上,景琛接下来的话还没开口就词穷了。

    呜呜,不带这么用美人计的。

    武符学院和阵符学院的测试虽都在后山,却是一个在南侧,一个在北侧,于是,三人走到路口处便要分开走。

    路上还有其他人,也是来测试的,年纪看着都与景琛相仿,修为大多都在三四星左右。

    当然,这只是阵符学院,其他学院景琛没看过,自然就不知。

    “十符石测试费。”穿着学生服的男子坐在桌边,接过景琛报名表后抬头看了一眼,微微皱眉,“才一星?”

    诚然阵道上的深浅无法从符印修为上看,但按照惯例,两者之间不会相差两个星等以上,也就是说,景琛这修为,在外人看来,符纹上的修为最好也就在三星。

    这实力在人才济济的门武学院,根本不够看。

    “进去吧。”男子没有再说什么,将景琛名字记下,摆摆手。

    景琛摸摸鼻子,好吧,自己这是被嫌弃了。

    里面等待有不少人,空地上建了数十个小木屋,木屋后面用长长黑布罩起,直通到另一头的小屋,让人看不清里面情况。

    只见有人自这头木屋进去,从对面木屋出来,有人在出口那做记录。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