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成丹那刻,景琛心中已有感应,手上动作一收,炉外地火悄然减退,火焰越变越小,直至消亡。

    最后一点焰芒消散炉底,归于无际,景琛将炼成的丹药取了出来。

    这时的逆血丹仅仅只能称作成药,还未印上丹纹,药效并不能发挥到极致。

    而接下来这步,却把景琛难住了。

    相应的丹药匹配相应阵法,这是最简单原理。可关键就是,符纹小世界中并无逆血丹存在,自然也就没有创造出相应的阵法,若要随意烙纹,说不定就会毁了这刚刚炼成的丹药。

    “大意了。”景琛心中大叹。

    在炼丹之前他将炼丹步骤在脑中过了一遍,唯独漏了这最重要的一步。

    但这也不能怪他,上辈子炼了这么多丹药,从来没有烙纹这步,近期又主攻《符文宝鉴》去了,炼丹之前很自然就没想那么多,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个状况。

    “先凑活着用吧。”没想出半点头绪,眼见烙纹的有效时间要到了,景琛一咬牙,指尖凝出一个扩灵阵。

    不管是什么丹药,烙上扩灵阵,就算不能增加其他附带属性值,增大药效总归是没错,总比这么白白浪费的好。

    真元流转,金色能量体慢慢结成阵纹,景琛将丹药虚托在掌心,豆大的丹药正好在凝结出的符纹中心。

    “咦?”丹药上传来一丝波动,竟是从里面传来,像是有能量自内冲出,要将正在凝结的符阵破开。

    景琛心中一震,神色凝重,这情况在他先前炼过的几次丹中可是没有。

    怎么回事?

    丹药里的波动越来越强烈,已然影响到了符纹结构的稳定性,就像是堤坝阻挡不住大水,将要喷薄出来。

    景琛自然不能任事态再发展下去而坐视不管,若这次无法炼成逆血丹,下次等药材找齐不定又得什么时候,可不是每次都有这么好运遇到天荒紫心果的。

    而然不行,任由景琛如何挽救,丹药崩溃的趋势就是止不住,就算他加大了真元输出,但无疑还是杯水车薪。

    卧槽!这次教训后,景琛发誓他有空一定把炼丹制器的基础书籍都好好看上一遍,这种只能看却插不上手的感觉太特么憋屈了。

    就在景琛几乎要放弃的时候,大气海里一直不动静的神秘符印有了反应,轻轻一颤,一道无形力量流出,顺着真元之力过来,落在丹药上。

    霎时,扩灵阵的结构一下稳定,符纹慢慢合拢,投影烙印在丹面上。

    景琛瞪大眼睛,用神识扫了一遍大气海,结果神秘符印又开始装死,一动不动。

    不过不管怎么说,结果还是好的,丹药好歹保住了。

    丹香飘满整间炼丹室,景琛也没空去追究符印突然“诈尸”,将心思全放在丹药上。

    看品相极好,按这世界的等级划分,能算七星中等丹药,当然,最关键的是,照眼下来看,让他修为突破三重天是不成问题了,运气好的话,光靠药力就能冲到三重天中阶,也就相当实力在八星级左右。

    丹药炼制完成后,下一步自然是服用,景琛自己也是有点按捺不住想早点进阶,只是这一丹炼制的时间有点长了,他再不出去,门外两人恐怕就要破门而入了。

    景琛收好丹药,刚开门,果然就看到两人一副极不耐烦的样子。

    让景琛诧异的是,霍之由手上托着一只幼兽,胎毛都还覆在表面,显然是新生的幼崽。

    “炼个丹的功夫,你们就把他孵出来了?”景琛料想这应该就是凌奕抢回来的三只蝠王蛋其中之一,他储物戒里也有一只。

    “呸呸,什么孵出来。”霍之由龇牙道,看着手上小东西眼角一阵抽抽,最后还是没狠下心摔了手上幼兽,只是无奈道,“流了我不少血,就得到这么个小东西,真是……”

    像是对霍之由的嫌弃不满,幼兽嗷嗷两声,未睁开的眼睛望过来,毛茸茸煞是可爱。

    “知足吧,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景琛哼哼一声。

    他和凌奕手里的蝠王蛋也滴过血,一点反应都没有,倒像是死蛋,霍之由还算运气不错的了。

    “看着倒不像是金玄胎蝠。”凌奕望了眼颤颤缩缩的幼兽,后者瑟缩了一下,头整个拱到身体里。

    金玄胎蝠幼崽不似成年蝠皮毛灰褐,倒有点偏白,体型也极为不同,有四肢,类兽,唯一相似的,大概就是背上的翅膀了,目前只有小小两瓣,却已能看出日后长出来的雏形。

    “是有些奇怪。”景琛摸摸幼兽耳朵,软软的摸着舒服,“这是变异了?”

    说起来,金玄胎蝠也算哺乳动物了,幼崽怎么也不会是个蛋吧?还是这世界的物种分类与地球不同?

    凌奕摇摇头,也是不知。

    三人吃过晚饭,又各忙各的事去了。

    霍之由自然是异常悲催地去当他的“奶爸”,景琛则准备服食逆血丹,开始突破,凌奕在一旁护法。

    新炼制好的逆血丹药效惊人,几乎是刚下肚,景琛就感到一股热量随着丹药炼化从四肢百骸翻涌出。

    修神诀第二重是塑骨境,身上骨骼都进行过强化,在能量驱动下,杂质被剔除出,使得突破中的景琛看起来似从内而外发散一种莹透的白光。

    不知过了多久,白光渐渐消散,景琛神色却没有多少放松。

    下一步是突破关键,此时,丹药也只是稍稍改造了一下他的身体,使全身处在一个比较容易突破的状态。

    猛地,身体里的暖流像脱缰野马一样肆意奔腾开,渐渐变成了灼热,景琛知道这是药力往经脉中涌去了,不敢分神,抱元守一。

    痛,四肢百骸传来剧痛,好像火焰钻到身体里,每移动过一处,就像是岩浆流过一般,而他灵识又是极静和清明,甚至能感受到“岩浆液”流淌过的轨迹。

    过程简直是折磨人意志的酷刑,每一分一秒都被无限拉长。

    ……

    景琛醒来时窗外阳光明媚,凌奕和霍之由正在院子里对招。

    清晨时分,阳光格外柔和,鸟儿啼鸣,威风轻抚,又是美好的一天。

    算了算,后天就是门武学院入院考了。

    景琛舒展了一□子往外走,吃过的早饭后,又钻进炼丹室。

    离他晋升成功已经过去八天,他的实力如愿提升到八星,不过更令人的郁闷的是,他的提升让凌奕也间接得了好处,成功到达八星六纹,简直是令人发指。

    可以说,在符纹小世界有史以来的记录中,未及二十五就到达八星中阶,这样的天才根本是凤毛麟角,凌奕如今修为和年龄,说出去可想而知会引起多大轰动。

    不过,凌奕也懂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段时间非常低调,然后从剑老那不知得了什么功法,使得外人能感应出的真实修为停在八星一纹顶峰,就像刚刚突破八星一般。

    要不是景琛通过小气海里的副符印看,说不定也会被这家伙骗了。

    在炼丹室里一直磨蹭到中午,景琛将手头最后一批药材用完,才出了门。

    “如何?”凌奕侧过头,不经意问道,“几分把握?”

    他并不强求景琛一定要通过入院考,武极城里也有其他学院可以进入,但门武学院的资源,确实不是外面二三流学院可比拟的。

    最重要的是,在同一学院,找起来也方便嘛。

    景琛叹了口气,略惆怅问道,“阵符学院今年考什么?”

    凌奕一愣,“你要考阵符学院?”这两天他可是看着景琛不停炼制丹药,连符器都很少制作,他还以为对方是一门心思要考丹符学院了。

    “我现在只能炼制五星以下的丹药和符器。”景琛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我想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这些天他一直在试验,但除了逆血丹,之后炼制的丹药中,只要品相超过五星的,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这让他很费解,无论是炼丹还是制器,在丹药或符器成型前的步骤绝没有问题,炼制的五星以下丹药就是证据,绝不是他的炼制方法出了问题。

    那么,问题只有出在烙纹上?

    没有资料可供参考前,景琛不会妄自做出论断,而他烙印时用的真元又极为特殊,向人请教肯定是不能了,只有把希望寄托在门武学院的图书馆中,希望可以找打答案。

    “随你。”凌奕是随时随地无条件支持景琛的,笑笑说道,“我让之由出去打听打听。”

    ……

    考试前一天,三人退了小院落,在门武学院旁找了处旅店住下。

    这时的武极城比他们来时又热闹不少,尤其是临近学院的周边,经常人挤人围得水泄不通,城门口的武极碑也是每天都有动静传来。

    街上来往的人大多都是少年人模样,蓬勃,朝气,一言一行中展露出无尽信心。

    他们都是南泽州各处赶来的各地精英学子,里面有修为不弱的,也有地位不俗的,更有的背景极为深厚,为这座古老城池添了一分活力。

    酒家老板脸上可就笑开了花,每年这个时候,都是他大赚一笔的日子,也只有这些实力不弱的少年武符师,往往身家不少,为他们带来大笔生意。

    “砰。”街道上砸出一个大坑,青年躺在中央,不明生死。

    人群喧喧闹闹,分出一条道来,很快,一队护卫着装的人走来,将青年抗走。

    围观人见状,也见怪不怪了。

    武极城人多了,摩擦自然不少,虽然明确规定禁制打斗,但这么多人,一队护卫哪管得了这么多。故而这段时间里,只要不是太过分,护卫们大多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就这青年倒霉,实力如不人不说,被打晕过去更是丢人,没跑成也只能被带走了。

    茶楼上,景琛正等着指南上说的“最好吃炸小黄鱼”,瞥了下方街区一眼,筷子在碗碟上敲了敲,发出脆响,幸灾乐祸道,“倒霉鬼不知道能不能在考试结束前被放出来。”

    “看着挺悬。”霍之由撇嘴,“虽说考试持续三天,他砸了这么大个洞,没个五天恐怕出不来……哎呦。”

    霍之由手伸到衣襟里,将金玄胎蝠拎出来,嘴角一抽,“咬人?一天不打上房揭瓦,恩?”

    幼兽只有巴掌大小,虚弱地叫了两声,眼神湿漉漉的,看起来倒有几分可怜。

    “哈哈,他这是饿了想喝奶吧。”景琛不怀好意在霍之由胸前扫过,“霍妈妈,要不你就挤挤,喂它点。”说着笑趴在桌上。

    “啾啾。”幼兽十分配合地叫唤两声,继续盯着霍之由看。

    “还敢喊饿?!”霍之由怒,“小东西这几天喝了多少血?你们没看见我现在走路步子都是虚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溪月魂妹纸的地雷【鞠躬撒花】\(^o^)/~

    ps:早上去把电脑扛回来了,待我酝酿一下剧情,开始日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