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江守义等人走后,景琛留了一个心眼,在大坑旁用符石摆下隐逸阵,又在不远放了几个小傀儡人。

    “是些什么人?”霍之由鼻头一抹灰,脸上也干净不到哪去。这孩子太实诚了,景琛叫他加快动作,他还真就不要命似的输出符力拼命下铲子。

    就景琛他们去打发人的功夫,岩层下能看到的离金石都被他挖了干净,洞口扩大,往旁边发展去。

    “来捡现成便宜的,还能是干嘛。”景琛也加入挖矿队伍中,他用的是真元加持,速度一时竟也不下霍之由。

    最快的当然是凌奕,剑气一出,切矿石就跟切豆腐一样。在几次起了攀比心思却屡受打击后,景琛和霍之由学会了无视他。

    “差不多了吧。”景琛把铲子往旁边一扔,人往后仰伸了个懒腰。

    这一个多小时收获颇丰,此处矿藏不知是因为藏得太深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储备相当惊人,挖矿的感觉就像是在捡钱,弄得景琛都不好意思只交十符石入场费。

    “再挖点再挖点。”霍之由笑嘻嘻说着,手上动作一点不慢。

    景琛拿出水囊喝着休息,对霍之由钻进钱眼里的行为表示了鄙视,“还有两座岛呢,要是都让我们运气好遇上了富矿,你不是要疯了?”

    霍之由手一顿,神色纠结了一会儿,才道,“你说的对,挖太多储物戒放不下,下两座岛屿的矿石更贵,到时没地方放不是亏大了?”

    景琛,“……”他明明重点不是讲这个,话说你是哪来的信心我们就一定能遇上富矿?

    “等等。”景琛正要接着喝水,抬手示意霍之由停一下,头微抬,“有人过来了。”

    傀儡人传来反馈,离他们约千米左右,一小队人正在往这边赶来。

    带队的依旧是江守义,不过后面跟着的不是矿工,都是身材彪悍的大汉,修为皆在七星以上,其中一人已然到了八星。

    “走。”凌奕当机立断。

    他们来赤金三环岛的主要任务是找到九叶灵芝,没必要跟人结死仇,招惹太多不必要的麻烦。

    三人跳出大坑,有隐逸阵遮掩,他们离开时没有被江守义等人看到。

    景琛留下了一个迷你傀儡人,在他们走远,同时也是在江守义几人达到巨坑之前破坏了阵法,回收符石。

    “人呢?”江守义到达时只剩下一个深坑,里面岩层下的矿石被挖了不少,“跑得倒快。”

    李达凑过来,“他们中一人修为极高,必定会前往砺金岛,江头你看?”

    江守义点头,眼中不明意味的光芒一闪而过,“通知高虎他们。”

    ……

    出矿藏的通道有六个,四个通往环岛居民区各处,两个直接通到采集区入口。

    景琛三人按来路返回,到了居住的客栈中。

    “原来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江守义一伙儿是矿区的人,景琛还以为可能在出口那里遇到刁难,没想什么事都没发生。

    “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凌奕赏了景琛一个爆栗,对其中午喝退江守义的事有些无奈。

    景琛捂住额头退开一步,无所谓耸耸肩,“我看他们是欺软怕硬,连找场子都没胆,还回去拉打手,真是好笑,我们像是会站在原地等他们杀过来的笨蛋?”

    凌奕默。江守义几人到来时他们确实还在那个坑里,只不过有隐逸阵的作用,才使他们看起来稍微没那么像笨蛋。

    两人清点了一下收获,离金石共有将近十立方米,这还不包括霍之由那边的,若加一起放市面出售,能卖上百万符石。

    这下,真是赚大发了!

    尤其是景琛,简直有种农民翻身做主人的感觉!艾玛,终于可以不靠媳妇儿接济过日子了!

    “明天我们去采集区,你有没有需要的灵植?”凌奕打开三岛指南摊在桌上。

    册子是从门口一个孩童那里买来,对赤金三环岛地势,植株,符兽分布均作了介绍。

    景琛翻了一下,“砺金岛上的髓雾草。”与碧阳草一般,同为炼制逆血丹的主要材料,既然凌奕问了,他也不客气。

    “在砺金岛的话。”凌奕指骨在桌上敲了敲,“那明天我们不在离金岛采集区停留,争取半日内赶到索桥。”

    ……

    砺金岛。

    峰峦叠张,山中传来清晰虫鸣,小溪自山涧蜿蜒淌过,远看似是一条银色的链带。

    “吼。”野兽叫声穿透山里,带着无尽的震怒。接着,飞沙走石声大起,有重物落下的声响不断传来。

    丛林某处,目之所及一片狼藉,断树残枝,大片林子被烧焦截断,惊走无数鸟兽。

    “都过来吧。”游三秋手上染血,他面前,一头两米高的豹型符兽被当头撕裂,红白之物留了满地。

    不远处几人忙小跑过来,其中一人用绳子捆着着两名衣不蔽体的美艳女子。

    游三秋手在豹型符兽上尸体的皮毛上随意擦了擦手,才正眼看向来人,目光落在那两美艳女子上,眼睛都看直了。

    体态婀娜,面容娇媚,紧咬下唇时带着几分楚楚可怜,真是惹人怜爱。

    “游少,这是我们王队特意从沿海找来孝敬您的,身家清白的处子,瞧这小腿紧的,包您晚上,嘿嘿。”这人猥琐一笑,如果景琛在这,一定能认出此人,正是王明开的跟班,在餐厅被他收拾过的二头。

    “有心了,有心了。”游三秋搓搓手,嘴角上一颗大痣抖了抖,三两步走上前,将左侧女子搂进怀里,旁若无人地在其饱满胸脯上揉捏起来,“好手感,好手感啊,还是王兄知我心意。”

    “不要碰我!你们这群混蛋,强盗!”女子身子剧烈挣扎着,极为羞怒和怨恨。

    “呦,性子还挺烈的。”游三秋满意一笑,手一推将女子送到了身后一众同样眼睛放光的手下那,“这个就送你们玩了,老子喜欢在床上温顺一点的。”眼神特意扫过剩下那女子。

    “老大威武!”几个摸了把女子的男人高喊。

    游三秋带着二头往临时驻地方向走,“说吧,无事不登三宝殿,找我什么事?”

    二头摸了摸头,从怀里拿出一枚储物戒,恭敬道,“这是王队孝敬您的。”

    游三秋眼神一眯,“成色不错,就是不知分量如何。”

    铁头声音闷实,“管够。”

    “哦,那我可要好好瞧瞧了。”游三秋挑眉,接过戒指精神力在里面一扫,讶异道,“王兄这可下血本了,事儿恐怕不好办吧。”

    “是个刚入八星的小子,剑快得很,王队被他偷袭受了点伤,不能亲自动手,想让您帮帮。”二头压低声音说道。

    “才刚入八星?”游三秋本身是八星六纹实力,对低于他实力以下的都瞧不上眼,“连这种货色都应付不了,我听说还被断了一臂,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二头尴尬赔笑。

    “行了,我知道了。”游三秋摆摆手,“就当看在那两美人面上,这事我应下了。”

    ……

    进入采集区前还要做点准备,如补给驱兽散,伤药,一些必要的丹药等。

    三人逛了一圈市坊,东西买了七七八八,咳咳,主要是霍之由在买,这货昨天卖了点离金石,钱包富足,比景琛更像“农民翻身把歌唱”,十足款爷一个。

    采集区入口在环岛小镇群外,原是一处偏僻的野外,后因采集区入口设立,来往符师多了,渐渐发展成为了小型市坊,卖得东西很全,材料也新鲜,很多都是刚从里面猎来的,当然价格也比较高。

    “一百五十块离金石?你怎么不去抢?”霍之由拿着十五块离金石去交入场费,却被人告知了十倍的价格。

    十五块离金石黑市价格要万二,虽然多了点,高星符师还能承受的起,而一百十五块离金石,整整要十二万,八星级的高级符器都能买上一把了,就算他们昨天狠赚了一笔,但冤大头也不是这么当的。

    高虎带着人在各个采集区蹲点,收到消息就第一时间赶过来,正好听到霍之由这句话,想也没想就走上前道,“三位昨天做了什么没忘吧,占了我们矿场的再生矿,这些只是手续费。”   景琛和凌奕听到这句,对视一眼,心中道,麻烦来了,难怪江守义没点动静,原来是在这等着。

    “如果我没记错,我们进的公开采矿区。”景琛看向那人,“规定上有明确写出,在里面开采到的矿石归开采者所有,从来没提到手续费。”

    高虎掀了掀眼皮,轻蔑道,“昨晚现加的规矩,今天实行,在里面挖了多少矿,就得在这交多少手续费,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不进采集区。”

    明摆是一赖到底的态度,景琛明白对方就是在为昨天的事刁难自己,扫了一眼围观的人,笑笑道,“那请问,这个规定是针对所有人实行,还是仅限个别人?”

    当然是所有人。”高虎话脱口而出,带些不耐烦道,“你们进不进,后面人还等着排队……”话到一半,愣了,原先等着排队进入采集区的人都没了影,才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

    是啊,要是对所有人都收手续费,在场很多堪堪凑够离金石的人恐怕就进不了了,可若是放宽,那不是在否定自己原先说过的话?

    却听景琛又道,“手续费的具体标准是什么?有没有明确规定什么人该交多少?还是说,以后我们在开放区挖过矿,不管有没人挖到你们所谓的再生矿,只要你们认为有,就必须交这个手续费?。”

    景琛话落,场上窃窃私语声响起。

    这最后一句问得高虎冷汗蹭蹭,他只是随口一说,想为刁难按一个名头,没想到会牵出这么多事。

    景琛这话很好将话题转移,让围观人的注意力都到了“你们认为该交就要交”上面,而这点恰恰是狩猎符师最忌讳的。

    靠采集区讨生活的符师都是在刀口舔血过日子,每一分钱都是拿命拼来,如果交额外手续费是三环岛单方面说交就交,而且不是一个小数目,无疑是在抢他们的拼命钱,三环岛要乱啊。

    “这……”高虎一时哑然,他算是领略到百口莫辩的滋味了,这分明是拿自己的话挖一个坑让自己跳……都怪自己这张不经大脑说话的贱嘴啊。

    “完了,我前天还没事去采矿区转了一圈,不知道等下要被讹多少了。”围观人群中有人杞人忧天道。

    “靠,昨天我运气好挖到两块离金石来着,要交多少出去?妈的,收了入场费还收手续费,这破岛老子还就不待了……”

    “这算什么,怕只怕今天交个手续费,明天又收什么治安费伙食的。”有人冷哼道,“我看的上面那些人早就想这么干了,这只是个开始。”

    诸如此类的话传进耳朵,高虎咽了咽口水,心中盘算要说点什么挽回局面。乖乖,这些人也太能扯事了吧。

    “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高虎是怎么坐到这位置的?!”远处茶摊上,江守义忍不住骂娘,“手续费这种话他都能说出来,脑子被屎糊了?!”

    采集区入口进出符师多,加起来可是一股不小的力,别说莫名其妙的手续费,平时连弄点小费都怕惹了不该惹的。现在高虎说这话,脑子简直是被驴踢了。

    “江头,怎么办啊这是?”眼见群情激奋,李达有些担忧道。江守义是离金岛矿场管事的侄子,后台硬,只怕到时自己会被推出去当替罪羊啊。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s君的地雷【鞠躬撒花】\(^o^)/~

    谢谢深海楓紅的地雷【鞠躬撒花】\(^o^)/~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