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此时雷音大钳蟹已整个没入海水,魔窟海盗也消失无踪,平静的幽蓝海面寂静如死。

    “以凌大哥身手,保命不难。”公孙钱多笃定道。两人虽是初识,但他相信自己的眼光。

    “那可是九星符兽。”霍之由担忧道,“我在怀疑老大的剑能不能破开它的防御,要是不能……”

    “不能怎么样?”提问声突然从后面传来。

    “当然是下水捞了!活要见人,死要……啊?!”霍之由猛地转头,景琛就站在他身后,人倒是完好无损,就是浑身湿漉漉正在滴水。

    “就你那点私房钱,连买块好点的墓地都不够。”景琛拧着身上衣服,一挤就是一滩水。

    他旁边凌奕也在,同样在拧水。不远处,林风和其他护卫正在相互帮忙爬上甲板。

    一群人登场实在太抓人眼球,附近的船客一时连逃脱劫难后的欢呼都忘了。

    “你们怎么上来的?!”霍之由震惊道,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不可思议的事,他刚才明明一直盯着海面来着。

    公孙钱多扶额,表示看不下去兄弟这蠢样了,解释道,“从船的另一侧,只是你没看到罢了,好了,先不说这个,都回去换件衣服先。”

    景琛明显也是觉得霍之由智商堪忧,没再搭理他,把锁灵箱抱回来准备回船舱,走到半道才记起房间被毁的事,步子一转,往林风走去。

    林风在清点护卫的人数,见景琛过来,转身抱拳道,“多谢两位公子出手相救。”

    他们被困蟹腹,一般人绝无可能破开九星符兽的防御,要不是凌奕在最后关头使出的那一剑,在蟹壳上开了个洞,让他们顺利逃出,所有人恐怕都要葬身大海。

    “不谢不谢。”景琛摆摆手,随后凑过来小声道,“不过作为救命恩人,提个小要求没问题吧?”

    林风一愣,现在年轻人都这么直接吗?还是配合地压低声音,“定当竭力。”

    两人窃窃私语,看起来像在做什么背地里的勾当,身后一众护卫看得面面相觑。

    “你看,我们的房间被螃蟹毁了,你给我们再找个单间,这要求不难吧。”景琛也不客气,绷起脸道,“先说好,新的房间可不能另外收费。”

    “啊?”林风发出单音节。

    仅仅是换个房间?这种情况本来就是意外,谁都无法预料的,可以说现在找甲板上的任何一管事都能得到最好安置,而景琛却特意来找自己……

    林风晃了晃神,心中感激,这个年轻人是在告诉自己,方才的救命之恩不过是像换房间一样的随手小事罢了,让他们不必放在心上。

    “自然。”林风忽然神色一肃,伸手在景琛肩上一锤,“在下无名小卒林风,还望公子不要嫌弃,林风这条命,以后公子可以随时来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诶?诶!”这回轮到景琛傻眼了。我,我只是想要蹭个免费房间而已,要你这条命干嘛,话说你倒是先给我找个房间来啊,衣服湿哒哒黏在身上一点都不舒服好嘛。

    显然林风的一腔热血,对景琛表错了情。

    凌奕轻咳两声,将景琛揽回来,对林风道,“带我们去随意一处房间换身衣服就好,林大哥快些去复命罢。”他们固然能用内息烘干衣服,但被海水浸过后气味还在,不如换件衣服来得方便。

    “一起一起。”公孙钱多走来,“正巧我的房间也受了损,索性都换到一地去,串门也方便。”

    林风是认识公孙钱多的,知道对方是皇甫炎的贵客,眼看他与凌奕这么熟络,心里不由更加敬佩,只为刚才凌奕的那句“林大哥”。

    “也好,诸位跟我这边请,我带你们去找管事。”有公孙钱多在,林风恢复了护卫该有的公事公办态度,嘱咐了属下一声,目不斜视带人往上船舱走去。

    ……

    风波初定,深夜的枯风海恢复了它该有的的宁静,波涛起落声伴随着惊魂未定的船客们进入了梦乡。

    飞鱼号经过紧急抢救,被破坏的船身一侧铺上了密密一层短板,以确保在接下时间里顺利航行,到达目的地后再做整修。

    千千结心阵则在后半夜的时候收起,光华收进船底,连同飞鱼号上方的明灯一起暗下。

    五层船舱最顶层,青年把玩手中的八方笛,望向旭日初升的海平面,目光锐利而深邃。

    ……

    船舱中。

    “我会守着你。”凌奕淡淡说了一句。

    景琛点点头,手指在锁灵箱上一点。

    诸刹绝杀阵威力堪比九星,以景琛现在能力推衍破解还有些勉强,好在这个阵法与九九绝杀阵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他对九九绝杀阵掌握了八成多,才敢从杜金韬手上将锁灵箱讨来。

    景琛没有使用引灵笔,符器毕竟是外物,经过一层介质阻隔,破阵的难度反而会增加。

    何况他体内的主要力量是真元,微弱符力无法支撑引灵笔使用太久。

    指尖落在阵法上的刹那,或许是与九九绝杀阵相像的缘故,景琛感到识海中的金色小书一颤,在他演算诛刹绝杀阵时,代表九九绝杀阵领悟进度的纹络也缓慢增长起来。

    这对景琛来说是一个惊喜了,他领悟九九绝杀阵有段时间,可以说除了修炼外的时间都在钻研这么个东西。但毕竟他来这世界时间不长,对符纹研究不够,导致领悟到达八成八就不再精进,为此他也下过不少心思,皆是无功而返。

    不想,今天一个“伪九九绝杀阵”的诸刹绝杀阵还有这功用。

    同时也给他提了个醒,接下来对金色小书上阵法的研究,可以转换模式了,最简单的一点,就是尽可能多的了解符纹阵法,而不是拘泥于他原有的炼阵。

    比起九九绝杀阵,诛刹绝杀阵的阵心更散,不愧是九星大阵,阵点分布毫无规则,相当随意,昭示着创造这个大阵的人符阵造诣以极为高深。

    景琛这一悟就是一天一夜,身子一动不动,唯一变化的就是锁灵箱上光华在渐渐暗淡,才让凌奕心中稍感安心。

    还有三小时便是飞鱼号到岸的时辰,景琛破阵也到了关键时刻,只要将诛刹绝杀阵的最后一个隐藏阵心找出破坏掉,就能一鼓作气,解开这九星大阵。

    其中不得不说,如果没有金色小书上关于九九绝杀阵的布阵提示,景琛解阵最少还要再缓一天。

    这里!

    景琛睁眼,凝聚真元的指尖看似随意一点。

    就是这一指,点中了隐藏的阵心,也是最后一个阵心。霎时,阵纹自里向外扩散开,层层崩溃,如多米诺骨牌一推到底,锁灵箱上金色符纹晕开一道道逐渐变淡的光环。

    “轰。”景琛脑海中似炸开一声闷响,九九绝杀阵的领悟也到达顶点,终于要突破了!

    识海上,金色小书第一页的灰色纹理全被金光替代,缓缓翻过一页。

    七十二路子母连环阵——景琛将九九绝杀阵的符纹布阵在心中记下,意识再次落在《符纹宝鉴》上时,看到了九个字。

    这是第二张符阵谱?

    景琛没再细细研究,意识退出识海。

    “饿吗?”凌奕见景琛退出参悟,第一句就是问这个,然后跟变魔术似的,拿出一盘还热乎着的炸小黄鱼。

    景琛吸了吸鼻子,没忍住,丢下锁灵箱里的阵衍盘先吃鱼去了。

    “这完全是饿死鬼投胎啊,他上辈子一定是属猫的。”剑老边吐槽边道,“不得了啊,他精神力又暴涨了,老朽再不找点东西补补,说不准哪次就被小娃娃发现了。”

    “……”所以,这是又在变相跟自己要养魂草?凌奕难得回了剑老一句,“丑公婆总是要见媳妇的。”

    剑老,“……”

    ……

    呜呜的船号拉得老长,历时两天两夜,经过一番波折,飞鱼号不负众望抵达赤金三环岛。

    这是一座三小岛组成的大岛,岛屿与岛屿之间是万丈崖壁,中间只有一座铁索桥,非达到一定修为无法通过。

    景琛将解开的锁灵箱丢进储物界里,准备下船时找机会交还杜金韬。

    船停靠时间为半天,两人确认没有东西落下后,决定去隔壁找霍之由下船。

    “大嫂!大嫂!”隔着门板就能听到霍之由喊声。

    景琛黑线,估摸起不走正门,从窗户跳下去离开的可能性有多大。

    凌奕笑着越过景琛开了门,门外露出霍之由那张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大脸。

    “大嫂!哈哈!我买到刀啦!”霍之由手上,拿着的正是晚宴上垂涎已久的七星符器。

    “借到钱了?”景琛挑眉,目光落在他身后,“你公孙兄弟呢?哦对了,拍卖会什么时候办的?”他醒来就是下船时间了,没一点印象。

    “在你闭关的时候!”霍之由脸上那得意劲儿,让人恨不能一鞋底拍上去,“老大不去,就把邀请函给我了。”

    “所以你就花了老婆本?”景琛对霍之由的小人得志极为不屑。

    果然霍之由焉了,恨恨道,“我跟多多签了打手卖身契,学院里不能带保镖,开学后我要给他当三个月跟班……特么,白当这么多年兄弟了!”

    “……”景琛肃然起敬,没憋住,笑出来,“哈哈,我现在相信你对青霜是真爱了。”

    临下船时霍之由还有些闷闷不乐,他满心欢喜过来炫耀自己新刀,结果被景琛一盆冷水浇了当头,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