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巷子款式与先前的一般无二,里面放着正是景琛交还给杜金韬的碧阳草,箱子没有开封过,面上符阵也完好无损。

    待箱子放定,景琛和王明开齐齐上前一步。

    其他人探过头来,视线均是落在重新布好的符阵上。

    “你最好先确认一下。”景琛嘴角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免得等会儿解不出,有人又要说我不厚道。”

    王明开冷哼一声,不做声上前,还真检查起了符阵。

    不错,与之前看过的一样。王明开退回原处,挑衅地望向景琛,“如果我破了,这要怎么算?”

    “等你破了符阵再说不迟。”景琛扫了一眼锁灵箱,忽然笑道,“给你也无妨,不过,若是解不出,留下一只手臂,这事就算揭过。”

    “好。”王明开应得痛快。他也知道自己如果再纠缠,恐怕会犯众怒。要不是为了给自己手下找回场子,他也不至于冒着暴露的风险危险出手。当然,答应如此爽快,更大一部分还是源于他对自己破阵有信心。

    “请吧。”景琛手一引。

    周围人刷一下围得更近,脖子伸长,边心中奇怪,景琛这股镇定和底气是哪里来的,难道这符阵,除了他真就无人能解?

    即便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不得不说,在景琛破阵之前,还真就是无人能解。

    “大嫂,你太好说话了!”霍之由凑到景琛身边,恨铁不成钢道,“对这种人,要我就直接一刀砍过去。”

    “你确定能打过他?”公孙钱多凉凉开口,与景琛相视一眼,两人均是笑起来。

    霍之由知道自己这是被挤兑了,忿忿道,“不是还有老大嘛,我不信他不会给我们报仇!”小表情完全是一脸崇拜。

    景琛一阵恶寒,“拜托,你都几岁了,打了小的还要老的出来给你撑场子,羞不羞……咦。”正想再嘲笑几句,景琛忽有感应,匆匆说了句,“帮我把下关。”便匆忙把灵识沉到识海里。

    见人神色严肃,霍之由二话不说,护在景琛身侧戒备起来。

    公孙钱多若有所觉,也对保镖使了个眼色。

    小识海里,金色符印周围的光芒越来越盛,隐隐有扩散到小气海之外的迹象。

    景琛将神识探入时,只见到金色符印上符纹不断变化,所有灵纹正在被打散重组,那代表等级的七星九纹消失不见了。

    是凌奕的符印分.身!

    这么说,突破成功了?

    光芒越来越深盛,突兀的,符印上八个星点闪烁,霎时,光华尽敛,几乎在一眨眼之间完成。

    再看那枚符印,通体暗金,呈现出一种高贵华美的深沉之美。

    冥冥中,景琛感觉到大气海中的神秘符纹动了动,但又好像没有。

    而他与凌奕之间的联系,似乎因这符印的晋升更紧密了,最直观的感觉就是,他大概感应出对方现在处在什么位置,从距离上推算,还在船舱房里。

    “不可能!”王明开一声惊呼将景琛心思拉回来。

    景琛对霍之由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了。

    “怎么可能,明明……”他就是按照景琛先前位置点下的,王明开面露不置信,怎么会不对?为什么符阵会没有反应?

    不,不是他的问题,一定是符阵与原先不同,所以他才解不出来!对,一定是这样的,“你耍诈!”王明开含怒望向杜金韬,“这分明不是先前的符纹!”

    饶是杜金韬脾气再好也被惹怒了,想他作为皇甫家管事,哪个见了他不是恭恭敬敬,哪有像今天三番四次被人指着骂的。哼,不过区区八星,你以为八星的武符师跟八星的辅佐符师能比吗?

    早在公孙钱多表明立场,夏雄飞和余易安又前后出言时,杜金韬心里已经倒向了景琛这边,现在更是想把王明开两人丢出去眼不见为净。

    “话可不能这么说……扇子借一下。”像是早料到这情况,景琛神色淡然,顺手拿过公孙钱多的折扇,扇柄在手心手背转了一圈,“啪”一下打开,“是你说要公平,我们就给你公平,之前我也让你检查过,如有问题之前为什么不说?”

    扇子轻摇,端是一位翩翩佳公子。景琛走到王明开面前,眼神发冷,扇子一收,又是“啪”的一声,声音凉得如寒水砸在石磬上,“输不起,就留下一臂,滚。”

    似是被景琛这气势慑住,全场鸦雀无声。不远处几个还在钻研符纹阵的符师感受到周围静得诡异,不由都抬起头。

    “我杀了你!”王明开双眼通红,景琛如此这般打脸,无疑让他脸面无存,一时气血上涌,符纹在手背结阵,如带千斤巨力的拳头轰然砸出!

    毕竟是八星四纹,就算人品不行,实力确是毋庸置疑的!

    “小心!”众人纷纷开口。

    景琛与王明开本就离得近,拳头又是冲着他过去,第一波风暴直接受力者就是他。

    而看景琛的小身板,王明开没有杀心还好,若有,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这可是场上大多人都不敢直面接下的一拳。

    杜金韬脸色接连变了几次,他是没想到王明开竟然会这么大但,当真不把皇甫家放在眼里,公然出手。

    “等等。”公孙钱多拦住就要冲上去的霍之由。

    几乎就是他话落,众人以为要看到景琛身子被击飞出去时,一道银光乍现。

    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剑影如光电一现,眼神来不及捕捉,却在脑海中留下了完整的运行轨迹,使所有人好像没看到剑,又能清晰感觉出那是怎样的一剑。

    没有施加符纹增幅,平白无奇的一剑,就这样出现在众人视线里,在场无一人能说出它怎么来,从哪来,连同使剑的人都未看清。

    “啊。”场中一声大汉的惊呼响起,“大哥,你,你的手!”

    “这。”有人看到王明开断掉的一臂极为震惊,这可是八星实力,居然一剑就被断去一臂?!

    王明开站着,挥拳的右臂被生生截去,却置若罔闻。刚才……刚才那一剑,毫无意外可以直取他头颅,完全是实力压制,让他生不起一点反抗之心。

    “老大!”霍之由看到来人,兴奋大叫,“你晋级了?!”

    公孙钱多一愣,下意识要摇折扇,手头一空,想到扇子刚才被人顺走,于是从储物戒里又拿了一把出来,这次的上面写了五个字——爷就是钱多。

    这人不简单啊。公孙钱多暗道,即使眼光毒辣如他,一时也看不透凌奕。不仅修为上看不透,还有对方气势上传来的坚定,毫无破绽。

    “玩得很开心?”凌奕缓缓走来,眼中从始至终仅有景琛一人。他身上晋级后的八星威势还未敛尽,让众人不由让出一条道来。

    锋芒太利,不可与搏。

    “还凑合。”景琛撇撇嘴。好嘛,这人一到就把风头都抢了,还让不让人愉快地玩耍了。

    凌奕一笑,抬手将景琛手里折扇抽出来,往公孙钱多方向一丢,“太丑,想要下次给你买好的。”

    景琛讪讪摆手,这下连装逼的道具都被没收了。看来,他只带霍之由来拍卖会的选择是相当明智的。

    想到这个,景琛偷偷瞄了一眼凌奕,这男人应该不会因为自己背着他来拍卖会生气吧?

    “我不生气。”凌奕理着景琛肩发。

    “诶?诶!”

    “不过呢。”凌奕慢条斯理,“等会儿回去我们得好好交流交流。”后四字重音。

    景琛顿时觉得菊花疼了。

    “咳咳。”夏雄飞咳嗽了两声,“小友,这是你伴侣?”公开秀恩爱什么的不要太羡煞旁人啊。

    “不错不错。”余易安似乎对凌奕极为满意,“比刚才那个好太多了。”

    凌奕转过身,面色平淡,仿佛对待景琛时的温柔只是错觉,至少感觉上会觉得是两个人,“两位前辈好。”

    余易安瞅了瞅两人十指相扣的手,更满意了。很好,大多数人都把辅佐符师当附庸存在,即使是伴侣,有一个自然也可以有两个或者更多。但以他多年看人经验,凌奕不会是这“大多数人”中的一员。

    问完好,凌奕转头看向景琛,眉头一挑,“刚才那个,是哪个?”

    “我,我……”霍之由自己就招了,收到凌奕两记眼刀的某人欲哭无泪泪道,“我只是陪大嫂过门禁的,天知道我刚才还扮女装来着。”

    公孙钱多刚把一把扇子收回去,听到这话黑线。兄弟,你这样自黑真的没问题吗?

    “大哥。”大汉抱起王明开被斩断的胳膊。

    “先走。”王明开自知实力拼不过凌奕,再说人家对他已经有了防备,击杀景琛已是不能。

    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能久留。王明开目光扫过凌奕几人,眼神像淬了毒。

    杜金韬此时站在人群外,一护卫正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你们别急走啊。”景琛喊住王明开两人。

    王明开本欲想不动声色离开的,被景琛一喊,不得不回过身。

    “还有什么事?”王明开额上有汗,断去一臂不是小事,他要尽快找个地方医治。

    这会儿没人会同情王明开,事是自己惹出来的,自食其果也是活该。

    “你不是说符阵有问题吗?”景琛走到锁灵箱旁边,拿起引灵笔,“为还杜管事一个清白,我让你亲眼看看。”

    同样五笔点下,接着最后那笔一落,锁灵箱上的灵纹荡开,符阵倏地消失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