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接下来两天,景琛无一例外窝在了猎云小队基地的丹房里。

    期间炼制出了足够的清光凝气丹,一部分自己修炼用,一部分给凌奕修炼用,至于原本打算拿来卖的那部分,由于材料不够以及时间短缺只能暂时搁置。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泠泠过来,当然后面跟着一个朱无常。

    她是来请教的,与丹药无关,是询问一下炼丹手法,对低品阶丹药能炼出高品相表示了好奇。

    倒是景琛很大方,不仅告知了泠泠清光凝气丹的丹方,还拉着人就炼丹一道讨论了一下午,被晾在一旁的朱无常敢怒不敢言,光视线就能把景琛戳出千疮百孔来。

    凌奕进来时就看到两人相谈言欢,只有朱无常脸黑得跟碳似的。

    “歇一歇吧,东西理理,等会儿就出发了。”凌奕上前打断他们。

    泠泠一愣,谈得太投入了,这才想起有些东西还没打包,忙起身告辞。

    朱无常听到凌奕这话简直是特赦令啊,拉起泠泠头也不回往外走,可见他是有多不想再待下去。

    “你啊。”凌奕揽过正在冲朱无常扮鬼脸的景琛,无奈道,“无常性子直,就不能放过他?”

    “我就是看他变脸有趣呗。”景琛晃了晃脑袋,“不是要出发了吗,走吧。”

    凌奕说的两天后,确切说是第二天傍晚,也就是说他们赶得是夜路。

    两伙人在城外一处亭子放分成两路,霍之由泪眼汪汪与青霜道别被无视后,咬着小手帕跟在凌奕后面上了兽车。

    “他也跟我们一起?”景琛眉头抽了抽,指着车厢角落,还在自哀自怜的那坨。

    凌奕侧身靠在车子改造过的软榻上看书,漫不经心翻过一页,“他也是这届门武学院的新生。”

    “他?就他?”景琛嫌弃戳了戳凌奕肩头,“看来那家学院也不怎么样,怎么什么人都能进啊。”

    凌奕捉住景琛作怪的手,顺势一拉,将人抱到怀里,然后拿出一本书塞进景琛手里,“闷得话就看看书,准备入院考。”

    《门武学院各院报考指南》?景琛看着手上书籍,“……入院考?居然还要考试?!”瞄了眼凌奕手里的书,“你怎么不看?”

    “我们两个是作为优秀毕业生直升的。”霍之由转过头,幽幽冒出一句。

    景琛,“……”墙角种蘑菇的就不要开口说话了好吗,这黑灯瞎火很恐怖的啊!

    兽车是在荒野上奔驰,四周没有客店没有人家,景琛几次拉开窗帘往外看,几次暗暗想把那个出主意赶夜路的咬死。

    “你们两个都直升?”景琛不敢相信,指着霍之由,“他也能?不是说符师的最低报考要求得二十五岁之前达到六星五纹?就他那大叔脸?”

    大,大叔?霍之由怒了,往景琛扑来,被凌奕一脚踹开,夜明珠的光亮照在他那张惨兮兮的脸上,“我跟你同岁,才十八,十八!”说罢继续蹲角落去了,与青霜分别的打击让他还沉浸在某种悲痛中。

    凌奕默默转过头,眼中带笑,严肃道,“不许拿别人缺陷开玩笑。”

    景琛很配合低头,身子往凌奕怀中一靠,将报考指南盖在脸上,“我错了,看在他失恋的份上,下次我一定夸他看起来真年轻。”

    霍之由,“……”头“咚”得一下敲在隔板上——啊啊啊!他再也不要理这对狗男男了!

    ……

    景琛迷迷糊糊醒过来,就听到外面人声鼎沸。

    仔细辨别了一下,各种叫卖声不绝,似乎以卖鱼的居多,中间还夹杂着微弱的海鸟叫声,以及船出发前的呜鸣声。

    景琛揉了揉头,发现车厢里只有他一人,囧了。

    真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就是上辈子师父在身边,他也从来没像这次一样毫无警觉过。竟然到了一个陌生地方都没有半点察觉,还睡得跟死猪一样!

    难道,他这是潜意识以为,有凌奕在的地方就是绝对安全的?

    景琛黑线,为自己冒出的这个想法有想去撞墙的冲动。

    “醒了吗?”门帘拉起来,凌奕探进来,没注意到景琛的纠结,说道,“我们要上船了,兽车我已经找好人看管,你看有没其他东西落下?”

    景琛东西都在储物戒里,自然不会有落下,就顺着凌奕掀开的门帘下了车,这才看清车外全景。

    一处宽阔的码头,地方极大,四处摆满了准备装载或是刚卸下的货物,人们在之间走动,有平民也有符师,更多是码头上的搬运工。

    距离他们不远是一座市坊,石做的门牌高达十多米,分五个门洞,从每一个出去都是繁华的闹市街,各种奇异物品,古怪小吃摆满两道,比比皆是。

    而岸边,十几艘大船正在扬帆,海风吹得白帆鼓鼓,船侧随着摆动溅起无数浪花。

    “开……船……咯……”随着船夫在船头一声吆喝,开船的呜鸣声也接而响起,数不清的船工在这条长达数百米的大船上忙碌起来。

    “去那个什么学院还要坐船?”暖暖的海风吹得景琛有些睁不开眼,却格外舒服,“报考指南上不是说它在大陆内部吗?”

    上船的人很多,小小的入口被挤得爆满,一些不满的符师索性脚下一蹬,直接飞上了甲板。

    “我们得先去一趟赤金三环岛。”凌奕带着景琛顺人群登船,没兴趣去抢那甲板的一席之地。

    “去那里啊!”景琛立马来精神了,旋即又疑惑道,“不会耽误开学时间?”

    凌奕摇摇头,“离开学有一个月,时间来得及。”

    “诶?”景琛奇怪道,“等等,我有点糊涂了。从黑云城到学院所在只要三天,你最早说是十天后出发,这么算下来,照我们原本计划,不是要在学院门口转半个多月?”

    “你脑子倒是转挺快的嘛。”甲板上溜达的霍之由走过来跟他们会合,正好听到这句,撇撇嘴,“还不是老大怕你过不了入学考,特意留出时间给你补课。”算起来就自己最命苦,还要跟青霜提前分开,说多了就是泪啊。

    “补课?!”景琛看向凌奕,想到他们现在已经是去往赤金三环岛的船上,哼哼一声,“所以我这算是托泠泠的福,不用去补补了吗?”

    补课!这简直就是对他专业水平的藐视!

    那本报考指南上,除了大陆历史这些题目,其他专业知识小爷分分钟可以完爆好吗?!

    “从清光凝气丹来看,考上丹符院是没问题了。”凌奕注意到景琛那点小别扭,果断出杀手锏转移话题,“现捉现吃的小黄鱼听说会比较入味……”

    “要吃!”景琛脑子里瞬间什么念头都没了,馋虫被勾起来,拉着凌奕就往后仓走。

    独自一人被撇下的霍之由吹着冷风,“……”他就说不该再理这对狗男男的!

    ……

    乘风破浪,天地一片苍茫。无际的穹宇和无边海洋连成一线,人于其中,茫茫不知归途。唯天与海交接的水线上有海符兽不时翻越而过,添了一丝生趣。

    这是海上航行的第三天,还有一天航程就能到达赤金三环岛。

    船舱独立的房间里。

    景琛调好内息,缓缓睁开眼,看向同样在修炼的凌奕。

    有了清光凝气丹辅助,两人修为均是一日千里,尤其是凌奕,竟然在三天内达到七星九纹,目前正在突破八星。

    这种速度说出去绝对能吓死一大片人,景琛也是被吓到中的一员,虽然这里面蛋疼占了大部分——因为他不知道凌奕的突飞猛进是因为清光凝气丹,还是由于自己小气海对凌奕符印分.身的温养作用。

    但不管是哪种,他似乎都在离“翻身做攻”的道路越来越远……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每每修炼完景琛都得纠结好一会儿,然后不惊动凌奕,出门觅食。

    餐厅设在船体中部,很大,供给全船人吃喝。

    另外,同去赤金三环岛的符师中,也有不屑与他们眼中的平民一起吃饭的,就会叫饭到房间里,无形中节省了不少空间资源。

    景琛点了盘炒面吃,没去碰那些鱼,他的口味似乎被凌奕养叼了,一般饭菜还真入不了口。

    果然,拴住男人的心,要先拴住男人的胃这是真理。

    “啪。”桌子一震,一个黑影扑在桌面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面相凄惨。

    景琛桌上没有其他菜,唯一在吃的炒面也被他及时端起来,不过在看到桌面上仰倒着的人后,景琛皱了皱眉,没有继续吃下去的欲望。

    看吧,这就是只有一个餐厅的悲剧。

    大多符师都在房间修炼没错,可剩下那些,偏偏又都是没本事还出来晃荡,四处刷存在感的,两天来打架斗殴事件屡见不鲜。

    景琛把炒面放回桌上,摇摇头起身,得亏他还找了个偏僻角落,早知道他就到霍之由房里蹭饭了。

    “站住!”厉喝从后面传来,接着,带着劲风的拳头呼啸而至。

    景琛感应到身后动静,头侧了侧,食指在耳边擦过的粗壮手臂轻轻一点。

    “啊。”惨叫声响起,却是那壮汉的。

    厅里所有人原先都是在等着看热闹,却被这一变故惊呆了。壮汉躺在地上哀嚎,捂着右臂,额上冷汗涔涔往下滴,似是痛极了。

    周围看好戏的人纷纷面露错愕,景琛的符力修为看起来连一星都不到,在其他们眼里,如果平时没有凌奕和霍之由护着,这么一个弱鸡早被人欺负得只剩半条命了。毕竟这世界以武为尊,自己实力差能怪得了谁?

    可事实告诉他们并非如此,大汉有四星两纹的实力,算不上弱,却不抵一指之力,那景琛修为该是如何的高深莫测?

    或者,比在场所有人都高,以致让人无法看出修为?是了,这艘船的目的地是赤金三环岛,寻常人没点本事,哪敢去闯?

    霎时,众人看景琛的眼神带上了隐晦不明。

    “找我有事?”景琛笑眯眯看向地上大汉,表情极为和善。

    “没,没事。”本来就是迁怒,何来有事。大汉忍着手臂传来的钻心之痛,咬着牙关说道。他旁边,两个似是同伴的人盯着景琛,想过来扶一把大汉却又不敢。

    景琛观察了一下大汉表情,扫了围观的人一眼,转身出了厅门。

    等到外面,景琛若有所思地盯着食指出神。

    他只是心血来潮,将符纹以烙印丹纹的手法凝在指尖,却没想到,九九绝杀阵还可以这么用?

    而餐厅内,大汉捂着胳膊被同伴狼狈带离后便恢复了平静,厅里其他人继续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仿佛刚才的事只是枯燥旅途中的小插曲。

    “少主,查清楚了。”侍从伏在青年耳边低声道,“这三人从黑云城来,其中两个是本届门武学院的学生。”

    青年骨指分明白皙,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手,轻轻磨着杯口,语气平缓道,“刚才出去那个,什么来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