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章
    晚饭在猎云小队基地的大厅里吃,饭桌上气氛有点怪。

    霍之由基本是盯着青霜下饭,看得太入神了,有几口险些往鼻子里送,完美诠释了什么就秀色可餐。

    青霜冷着脸,吃饭细嚼慢咽,偶尔给容宝贝夹菜。

    容宝贝则是好奇宝宝,在景琛和凌奕两人之间打量。

    比起早上来的时候,桌上还多出两人,是泠泠和朱无常,朱无常外号朱大肠。

    泠泠脸上蒙着面纱,气质比青霜还冷些,白色袖口稍撩起,露出腕处表面一层青色腐殖质,格外吓人。

    朱大肠年纪也还轻,虽然名字猥琐了点,长得却还周正。

    这一顿饭吃得各怀心思,景琛倒也不客气,直吃到打饱嗝。

    “要不要休息一下?”凌奕阁筷。

    “不用。”景琛摸着肚子,“我们不武斗,来文斗的,倒是你要不要消化消化?”

    景琛想过了,纵然他的身体强度大大增加,对《造化修神诀》的厉害也是有信心的,但毕竟对符界尚不了解,七星二纹是个怎么样的实力概念还不清楚。

    况且他的修为还未稳固,逃跑有余,正面交起手来,万一阴沟里翻船,真没抗住三招,耍赖这种事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至于文斗嘛,他最擅长的是炼阵。

    要是凌奕能三招破了他的最强防御阵,他也就认了,反正先前说好是他娶凌奕的,也不亏啊。

    景琛摸摸下巴,暗暗给自己的急智点个赞。

    ……

    作为黑云城排名前五的的狩猎小队,猎云小队虽然人少,待遇却极为不错。小队基地占了黑云城郊区相当一块大的土地,设施也完备。

    比斗在练武场进行,这之前,凌奕非常有风度得让景琛布置完了他的防御大阵。

    练武台旁,容宝贝在吃瓜子仁,霍之由极为狗腿地在一旁帮他剥,边旁敲侧击有关青霜的事,被前者插科打诨糊弄了过去,于是一副苦瓜脸。

    “他就是老大明天要娶的人?”朱无常视线落在景琛身上,后知后觉道,“看起来没那么傻啊。”

    “大肠。”容宝贝将瓜子仁抛起,在空中转了一圈,落到嘴里,“小心被老大听到拉你去过招。”

    “何止没那么傻。”霍之由撇撇嘴,手指被瓜子毛刺扎了一下,撇嘴变成了咧嘴,“你看他布阵手法,见过哪个人可以虚空结阵?”

    练武场上,景琛走到最后一个阵结上,双手结印,带着真元澎湃之力的能量团落下。

    霎时,先前设下的真元丝如被激活了一般,灵活游动起来,各自之间像是被什么连接一起,散落的阵纹变成一个整体,金色图纹不再悬浮半空,而是浮在练武台之上,只相距一段很小的距离,乍一看就像符纹刻在上面。

    “没有引灵笔也可以布阵的吗?”朱无常疑惑道。在他印象中,三种辅助职业里无论哪种,似乎在布阵时都需要用引灵笔导出符力灵纹。

    “呆子,就是没有才让你注意看。”霍之由恨铁不成钢道,“能追到泠泠绝对是你这辈子做过的最伟大的事。”

    一直不说话的蒙面女子总算有点反应了,翻手就是两根银针出现指尖。

    “嗷,泠泠我错了。”霍之由连忙把瓜子扔了跳到一旁,“你家大肠不呆,一点都不呆。”随后哀怨地望向青霜,啥时候他才能有这种被人护着的待遇啊。

    场下的嬉闹完全与场上无关。

    待八卦游龙阵布好,景琛身体里的真元至少被抽了三分之二。

    平时结阵都是有灵石做辅助,纯粹用真元结阵消耗太大,还好只是个防御自身的迷你版八卦游龙阵,要是让他结保护山门的天地灵阵,没有灵石灵脉辅佐,就算把他抽干都不够。

    “妙啊,妙啊。”剑老兴奋道,“八个阵点相辅相成,阵结做龙骨,阵纹做龙鳞,受到的攻击会通过阵点均匀散向阵结和阵纹,最后剩下的力被削弱了大半不止。”

    凌奕注视地上的光圈半晌,“有破解之法吗?”

    剑老静默了片刻,幽幽叹道,“不服老不行了。八门中有一道生门和一道死门,这是唯二两个突破口,但他隐蔽的很好,我找不出来。”

    “机会对半?”凌奕沉吟道。

    “不,一成把握都没有。”剑老说,“这小子精得很,即使找到最弱的生门,以你现在刻意压制后的实力,最强一击还破不开这阵的防御。”

    “怎么样?可以开始了吗?”景琛笑眯眯看着凌奕,嘴角那抹坏笑没藏住。

    “啧啧,他还真是迫不及待找虐啊。”剑老幸灾乐祸道,然后话锋一转,语气古怪得问凌奕,“我说,明天你真打算嫁给他,我怎么看都觉着这笔买卖你亏了啊。”

    凌奕淡淡一笑,“你不懂。”

    “不用三招。”凌奕面朝景琛而立,手中出现一把长剑,“一招没破,就算我输。”

    “哇,老大用剑了诶。”容宝贝登时从椅子上跳起来。

    霍之由坐直身子,看向练武台上时稍稍认真了一点。

    景琛同样注意到凌奕变化,脸色一肃,将真元灌注到脚下的大阵里。

    现在的凌奕很危险,但却说不出是哪里变了,如果一个人的气势也能伤人,凌奕无疑是处在这种状态。

    这感觉……

    景琛瞳孔一缩,身子忍不住后退一步,下刻,阵图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破开,无视了阵结与阵纹回路布下的防御网,一贯而入,直接将阵心破坏。

    以力破阵!

    当纯粹的力量达到大阵能承受的极限,一切手段将都不再管用。

    景琛把唯一的弱点生门掩盖得很好,但对方却直接用出几倍的力量让最先承受冲击的阵心奔溃,是最直接,也是最快的解决办法!

    这是?!景琛呆住了。

    “你输了,按照约定,明天你得娶我。”凌奕走过来,手搭在景琛腰侧,剑已收好。

    两人面对而立,凌奕头稍低,看起来心情极好。

    “剑意!是剑意!”回过神的景琛抓着凌奕衣襟,“你居然领悟了剑意?!”

    无坚不摧,无力不破,能斩断妄念,破碎虚空,这就是剑意!

    能领悟剑意者,不无都是心念坚定,天赋绝绝之人。

    地球上的最后一批修真者中也仅只有一人领悟了剑意雏形,而凌奕给他的感觉,竟比那人还要强上几分!

    “剑意?那是什么?”凌奕奇怪问道。

    “什么剑意,这可是老子不传外的符纹奥义!”剑老在凌奕识海中咆哮道。

    “不,没什么。”景琛见凌奕神色不似作伪,有些恹恹地说,“好吧,你赢了。”连剑意都领悟了,算你狠!

    凌奕这才满意笑笑,尾音拖长,“那明天……”

    “我娶你。”景琛咬牙道。

    “恩,新房我都准备好了,就当是嫁妆。”

    “……”景琛别扭地哼了一声,“聘礼回头补你。”

    “好。”凌奕取出一只指环准备套在景琛无名指处,“这也是嫁妆,跟我的正好一对。”

    “……”景琛。你丫的送嫁妆还送上瘾了?!

    “等等,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必须问明白。”景琛扣住凌奕拿着指环的手,深吸口气,说道,“景琛他是怎么死的?”

    “景琛”自然是指原主,这问题在穿越过来第一天他就想问了,若是不弄明白,他无法做到毫无芥蒂得和凌奕在一起。

    凌奕手指一僵,垂眸不说话,脸上流露出了淡淡哀伤。

    “那好,我换个问题。”景琛也不在意凌奕态度,耸耸肩说,“你既然知道我跟他不是一个人,更甚至我还算是抢了他身体的强盗,可是你的态度,让我不得不怀疑你对他是否真心,又或是对我别有用心。”

    另一个灵魂占了你爱人的身体,你知道后非但没有讨回公道,反而装作不知道继续进行婚礼,除了别有用心和有所图谋,确实想不出还有其他理由。

    刚才皆大欢喜的场面顷刻冷下来。

    “……好小子,胆大心细,伶牙俐齿。”一直在关注的剑老拍手叫绝,“以后能多一个人打击你,老朽甚感欣慰啊。”

    “你……”凌奕望着景琛苦笑,“可真够直接。”叹了口气,“你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真要追究起来,最先接受不了的一定是我。”

    “什么意思?”景琛迷糊了。

    听凌奕讲起来,里面还大有文章?

    ……

    明天就是大婚的日子,为了名正言顺,景琛还是要回到景家,等明早凌奕过来接人。

    小破院里,景琛望着房梁出神,琢磨着下午凌奕那番话。

    人有三魂,曰天魂,地魂,人魂。天魂主精,地魂主气,人魂主神。

    照凌奕说法,原来的景琛缺少了人魂,导致天生痴傻,而他的进入,恰恰补上了那抹人魂。

    可以说他们既是两个人,又是同一人,尤其是后来记忆融合后,现在的景琛既有在地球时的记忆,又有原主对凌奕的眷恋,便更分不清了。

    就如同凌奕说的,如果要追究起来,只会钻进死胡同。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三魂分离的状况,凌奕没有明说,连同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一同闭口不谈,只说时机还没到。

    倒是景琛猜想,这或许跟大气海里的神秘符纹有关。

    现在想起来,师父灵玄子当初收他为徒时就说过看不出他的命格,能确定的是他的机缘不在地球。

    那句话后来一直被景琛当做笑话,毕竟除了地球,他的修为还有哪里可去。

    如今细细回想,他的机缘可不就是不在地球吗。

    景琛心中一声感叹,“师父,徒弟万不该怀疑您走江湖的手艺啊。”

    “景少爷。”竹墨踩着小步走进门来,手上托着的红袍亮得惹眼,“喜服我给你拿回来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