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章
    景琛估摸了下,这一讲差不多有一时辰,凌奕终于起身有要走的苗头。

    只听到不远处有披上外袍的衣服摩挲声,景琛闭着眼,平缓呼吸,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

    额上骤然一热,陌生气息离得很近,景琛心一动,似乎跳漏了一拍。

    温热触感离开后,凌奕声音在耳边响起,戏谑地笑道,“我知道你怕一个人睡,我会让凌大守在门口,有事你就叫他。”

    景琛自知装睡被发现,索性睁开眼。

    凌奕眸色很深,像是散不开的墨,注视着,让景琛有种被看透的错觉。

    等人走后,房间里只剩下一人,烛火摇摆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

    景琛看着房梁,脑中还在思考凌奕走之前的那一眼。

    这男人,似乎知道他里子换了一个人呐……

    当晚,门口有黑衣人守着,景琛没有再找到出逃的机会,心中不由有些纳闷,不会是知道他要逃,故意留了个人守门吧?!

    ……

    清晨的朝露给挂月镇罩上一层迷蒙,山峦叠影之间偶见巨鸟飞跃,也有早起的少年开始晨练,呼喝声从为围墙外传来,开始一日之时。

    景琛从修炼中醒来,身体里真元又壮大了一分,聚集在大气海,形成一个圈环围在那道盘踞中央的符印周围,隐隐成合抱之势。

    《造化修神诀》第一层在于炼体,通过真元提炼肉体,达到煅体效果。

    当然,仅仅是修炼还不够,煅体一层还要借助灵草丹药将身体里的杂质剔除,为第二层塑骨打下基础,这也是为什么景琛迫切想离开这里的原因。

    只有自身强大才能左右自由,这点景琛一直都明白。

    这个世界太过古怪,他只有尽快适应并将熟悉资源为己所用,将自己武装起来,才能不再被动并活得更久。

    早饭由竹墨送来,还跟了一批不知道是来做什么的人。

    景琛也没问,他现在扮演的是傻子,太过好奇不好,话说多了也容易露破绽。

    饭在院子里吃完,期间景琛看到那些人在房间里进进出出,乍一看是在装修,不过别人是修新,他们却是修旧。

    房中精致舒服的家具被换了遍,完全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富裕落到平困线上挣扎的过程大概也就是这样。

    景琛进房的时候差点一步脚没踏进去,嘴角直抽,这差别待遇有点大啊。

    于是某人不禁再次怀疑凌奕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然今天不会是完全一副后妈养的样子。

    书架屏风移了干净不说,桌子椅子没一件完整的,破破烂烂,不是缺胳膊就少腿,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中午景少爷的大伯会过来,少爷知道景少爷不喜欢见那些人,面上的事还是做的。”竹墨拿着一件破旧长衫给景琛换下,安慰道,“等少爷把景少爷娶过门,这些人的关系也就断了。”

    竹墨退开一步,满意看看自己的杰作,注意到景琛脸上面无表情时,眼中露出一丝困惑,随后两手放到景琛脸上轻轻一拉,提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这才满意收手,笑道,“这就对了,等景家主过来少爷就这么笑,其他的都不能说,尤其是与少爷有关的,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

    竹墨理了理景琛衣襟,吓唬道,“不然,以后景少爷可就再见不到少爷了。”

    “……”景琛嘴角微微一抽。

    只要笑就可以……老子不是卖笑的啊!以后见不到更好,你们倒是晚上别让人守门,让老子走啊!啊!

    ……

    待人全都退去,竹墨最后扫了房间一眼,确定没有遗漏什么,也离开了。

    为了晚上逃跑大计的顺利进行,景琛盘坐在目前房里唯一能坐人的床上修炼,拼了老命地修炼,仅留出一分心神通过傀儡人注意院子周围风吹草动。

    又是半天过去,竹墨说的大伯迟迟没有出现,景琛也停下修炼,琢磨了一下傻子平时通常都会干什么,然后走到院子里蹲下拔草。

    说是拔草,实际上是为了晚上跑路踩点。

    也不是没想过白天走,只是这两天敏感时期,连景至远这家主级别的都光临小破院,难保别人不会心血来潮组团过来观光。

    跑路时间少不说,还容易惊动守在周围的黑衣人,得不偿失啊。

    院落虽破旧,占地却大,景琛在院子巡视了一圈,将离墙角最近的那条路暗暗记在心里。

    正准备回房休息的时候,传说中的大伯终于姗姗来迟。

    一个中年人,脚下生风,是个练家子。只是照景琛的灵觉感应,实力较黑衣人差些,更别说比凌奕了。

    景琛之所以认定他就是景至远,因为竹墨就跟在中年人身后,还悄悄往这边打了眼色。

    景琛手上沾着拔下草时黏上的草汁,卷起的袖口有些脏,目光躲闪开来人探查的目光,人往身后退了退,露出一个怯怯笑容。

    景至远皱着眉,越过景琛往房间里走,“带他进来。”脚步却在门前停住,眉头锁得更紧,怒目道,“胡闹,简直胡闹!堂堂景家三少爷怎么能住这种地方!这些照顾的下人都怎么伺候的?!”

    说罢,转身看向景琛。

    景琛被竹墨带着走,此刻极为配合露出惊恐的表情,似是被景至远这一怒吓得不轻。

    “是家主,我这就找人查清楚,看是哪些个下人吃了豹子胆。”一个管家摸样的人忙凑上前,试探道,“只是这前院的厢房被二小姐带回的同学住了,您看……”

    景至远摆摆手,“你看着办吧。”没有进门,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景琛,大袖一挥出了小院,后面几个随行的人忙跟上出了去。

    “竹墨,三少爷这几天就由你照顾了。”见景至远走远,管家摸了摸嘴上八字胡,挺起腰板,“这地三少爷住惯了,我看也不用换地方,左右不过两三天的事。”说完学着景至远大袖一挥,出了院子。

    “哼,混蛋一个!”竹墨对管家背影骂了一句,低头掏手帕给景琛擦手。

    管家景福来白瞎了这个好名字,为人刻薄,媚上欺下,竹墨这个月的月例没交份子钱,就被他记恨了,今天特意带她过来,就是找借口把人留下。

    不过这也算中了竹墨心意,至少接下来照顾景琛可以不用遮遮掩掩了。

    “景少爷我们先进去。”竹墨带人往里走,絮絮叨叨说起了府里八卦,末了一拍头,“瞧我,说了你也不懂,得,你坐着,我去准备晚饭。”

    “……”被一个人丢下,景琛忍不住扶额,这丫头还真是说风就是雨。

    回想起刚才景至远和景福来演得那场戏,景琛嘲讽一笑,来看一个即将出嫁的傻子都不舍得做表面功夫。

    家主智商捉急,这景家,看来不过如此。

    心中为原主的可怜默哀了一下,景琛稍稍对昨晚的男人,也就是凌奕有了些好感。

    从景家态度看,如果没有凌奕暗里“救助”,原主或许已经饿死或冷死在某一个夜里。

    咳咳,当然,好感还成不了他必须留下的理由,能走还是要走的。

    吃过晚饭,房里家具也被换了回来,景琛换好衣物,盘算起第二次爬墙计划。

    为避免再次被凌奕抓包,今天出门时间比昨晚提前半时辰。

    景琛驾轻熟路翻上围墙,坐在墙头感应了片刻。

    很好,昨晚悲剧没有重演。

    围墙外是一条小巷通道,这个时辰空无一人,景琛提上一口真元,往下跳去。

    然而脚没落到实地,身子却落入一个怀抱,被人横抱起。

    昨晚爬墙被抓包时闻过的味道传入鼻息,景琛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转头,看到男人那张笑脸。

    果然是凌奕!

    景琛眼睛稍稍睁大,明晃晃的意思就是——怎么又是你?!

    “小琛睡不着吗?”凌奕把人放下,改换成拉住景琛的手,“正好我也睡不着,带你去一个地方。”

    景琛,“……”喂喂,这种事时候不是应该先解释一下你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天天蹲墙角有意思吗?!

    鉴于双方武力差距太大,景琛决定,忍了!

    ……

    走出小巷是挂月镇街区,夜深人静,街道店铺都已打烊。

    凌奕拉着景琛出了镇子,待到镇外一处荒地,手指蜷在嘴边吹了声口哨。

    景琛手被攥得紧,挣了两下反被握得更紧,暗自磨了磨牙,继续当木头人。

    随着哨声响起,天边不远传来翅膀扑扇声。

    是一只大鸟,巨型大鸟应声而落,羽翼撑开有10米多宽,毛色纯白,没有一丝杂色,脖子稍长,形似蝠,头往下靠,正对着他们垂下。

    景琛眯起眼,他感觉到大鸟上有明显能量波动,大概就是这世界独有的符力灵纹了。亦可见这不是普通鸟兽,大概与地球海底古遗迹里的海王类妖兽相同,超出一般兽类级别。

    凌奕带着景琛上了巨鸟,御空而行,往挂月山群最高那一峰飞去。

    挂月镇隶属黑云城,黑云城临近黑云山脉,挂月山是黑云山脉末端一支,山峰奇异,顶处多为平台。

    山峰顶端,巨鸟在一株古木顶冠把两人放下,双翅一震消失天际。

    眼下是黑沉沉的天宇,景琛不想成为第一个从树上摔下死翘翘的穿越者,只能尽力抓住凌奕,暗想对方带他到这来的目的。

    他装傻两天有点厌了,要是凌奕已经发现他是冒牌货,他也乐得摊牌。照两天相处下来看,对方不像不讲道理的人,何况穿越又不是他能控制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