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神奴最新章节 > 不死神奴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零一章 成就神皇

正文 第九百零一章 成就神皇

作品:不死神奴 作者:天涯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c_t;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strong></strong>正当韵叶杀入阵中的时候,大阵的另一端,阵眼当中,一股惊人的寒意在四方八面的古树群保护之下,正疾速的蔓延着,此寒意漫天无际的纯黑,冷到极致之时,大阵中的半边天被冻成了虚空。

    四周空间不再,肖楠坐在这片只存在于虚无之冰的寒流中心,神态出奇的淡定,似乎进入奇妙的空冥之境,外界的一切都跟他切断了。

    此刻如果有人可以进入他的识海中,定然可以看清那虚无飘渺的虚空中正弥漫着无穷无尽的寒流,神念驾驭的空间范围之内,他所领悟的空间之力,几乎连成了一片,那是一处无人之境,只有飞舞的冰山。

    巨浪滔天,翻涌起冰潮阵阵,铺天盖地的始来,淹没着那存留在他心神中最后一处青色的亮点:青玉冰。

    “青玉冰元有两个,亦为两枚寒冰纹,这种修法的确古怪,仅次于太虚神尊之体啊。”肖楠心声漫漫,暗忖道:“冰元天尊乃是太古之体,而他的另一枚寒冰纹有影响神念的神通,呵,原来太古神体是两枚元神,一虚一实,少其一而不能炼化之,世界还真是奇妙,我有太虚神尊,冰元天尊有太古神尊,也不知道哪个更厉害一些,可惜冰元天尊已死,不然有机会真应该跟他切磋一下。”

    说实话,肖楠现在的心情好的不得了,在吞入了冰元天尊的另一枚寒冰纹之后,他发现炼化冰元的难度非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弱了不少,当初肖楠不明白,经过了几个月的吸收炼化之后,肖楠终于知道原因在哪里了。

    两枚神元都是冰元天尊的寒冰纹,不过因为分开的缘故,导致其中一枚寒冰纹并不完整,反之冰能极为强大,这样肖楠炼化的只是其中的冰能。天尊修炼的至理并不能融入其中,并且有一枚冰元还在别的地方,两者之间有一定的联系,这样就不会让冰元完全融入苦寒之冰当中了。

    不过当幻元进入体内之后。之前的麻烦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肖楠已经渡过了暴燥寒冰纹的时期,幻元无非只干扰了他的神念而已,对于有着强大神念的肖楠来说,根本不是问题。没出半个月就将那残留的冰元灵性制服了。而从那时起,苦寒之冰就开始朝着真正的高品级方向转变着。

    高品级的苦寒之冰,代表着肖楠的苦寒之冰修炼即将达到极致,与他期盼中的苦寒天罡之冰只差了两个境界,他怎能不高兴。

    更何况,肖楠知道苦寒之冰达到了真正的高品级时,天罡第一变的杀招,苍穹寒冰将再无负作用,可以成为自己压箱底的最大古法秘术。到了那时,饶是上层神皇来了。肖楠也敢一战。

    肖楠此刻的心情被即将突破的神皇境界满满填充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外界变化。

    一日、两日、三日……

    他根本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感觉最后一点青玉冰元正逐渐的被苦寒之冰吞噬与磨灭着。<strong></strong>

    忽地一日,最后一点青玉冰元消失的一瞬间,肖楠察觉到笼罩着紫府丹田一层薄膜出现了细密的裂纹,正是巅峰神帝到下层神皇中间的瓶颈所在reads;。

    神帝境和神皇境只有一步之差,肖楠熟练的祭出造化神功,第三重心法,四肢百骇中,恐怖的杀念随着他的意识温驯的流淌着。化作无边无际的神力长河,充斥着他那惊人的体魄。

    “砰!”神源先行碎裂开来,不是真正意识上的崩溃,而是化成了千百细小的光点先散后收。慢慢的凝聚成一团。

    “下层神皇?”肖楠脸上泛出惊喜之色。

    肖楠双腿呈以八字站立,两手向天,一缕乌浊漆黑的精纯天地元气从其口中冲天而去,天地寒冰之源以此口精气为凭,呼啸奔腾片刻,收拢在其头顶。

    “破!”肖楠口出雷吟之间。天地动摇,其身周数百米内,皆是一条条九角五爪的恶冰黑龙……

    整整十条,围着肖楠膜拜,这九条九角恶火黑龙的头顶,各自托着一块鸿蒙石碑,当中一条超大的冰龙无主,眼中流露着虔诚之色,期盼着肖楠的成皇。

    仿佛从梦中醒来的肖楠,站在铺满了黄沙的阵眼中心,耳边呼啸的风声有所减弱,应是封疆大旗的威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守不住漫天的黄沙,肖楠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了看四面封闭的魔幻森林阵眼,突然间吓了一跳。

    原来他的身后正站着四个人,这四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欧阳博、君天涯、武侯天、千千羽。

    “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欧阳博四人的出现着实吓了肖楠一大跳,这四人跟鬼魅似的出现,自己居然不知道,甚至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肖楠想了一想,顿时明白了:“莫非自己刚才突破的时候,神魂乃至肉身都不在圣域空间中,而是去往了别的地方?要不然哪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想到这里,肖楠身上冒出了冷汗,暗道惊险:如果刚才不能顺利突破,及时回过神来,自己就会暴露在四大中层神皇的眼皮子底下,那时正处于修炼的紧要关头,岂不任人鱼肉了?

    肖楠在这边心惊不已,他却不知道,对面四个也极是纳闷,这四人像没头苍蝇似的在法阵中乱闯乱撞,跑了小半年也没走出大阵,四人正往前走着呢,看到一大片的古树群挡下了去呼,君天涯憋不住心头怒火,干脆把挡路的古树群轰碎,没想到又走进一个死胡同。

    正当四人苦涩无比的准备离开,肖楠就这么出现了,比他们还诡异。

    由此,四人更加笃定了肖楠的来头不小,否则天下间除了天尊高手,还有谁能够消失又突然出现的,这简直违背了空间法则。

    肖楠虽然胆大,修为精进,但也不会无谓的冒险,毕竟这是四个中层神皇,看到欧阳博四人,肖楠下意识的退了两步。跟四人保持住距离。

    令肖楠啼笑皆非的是,对面的四人曾经一度对自己喊打喊杀、恨不得杀自己而后快的老家伙,竟然没来由的也退了两步,还十分害怕的样子。这就让肖楠纳闷了:出什么事了?他们不是被我困的害怕了吧?

    五人大眼瞪小眼的对瞅了半天,谁也不敢说话,肖楠琢磨着怎么甩开这几个老家伙一一击破。而欧阳博四人在内心考虑着说辞怎么套出肖楠来历。

    肖楠并不知道,此时此刻欧阳博四人内心很是烦乱,他们四人几个月前猜到肖楠的出身有可能不浅的时候就把消息传到了各城之中。请教四大城主,结果得回来的消息不敢肯定肖楠的来历,并且他们把自己的想法跟城主们交流之后,得到的回音却是按兵不动,待一切证实了再作打算。

    这一下,欧阳博四人心里就开始画弧了:究竟是不是门族的人,如果是绝对不能得罪,就算死了亲兄弟也得忍着,但如果不是,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追他到天涯海角也得杀了。

    只不过为难的是,现在怎么说?既然上面还证实不了,这个重任就落在四人的肩上,如今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着实让四大中层神皇甚为为难。

    五人各怀鬼胎的又沉默了一会儿,君天涯突然想出了个办法,轻咳了一声,底气不足的问道:“肖楠,本皇若是没有猜错。你所使之物乃是混沌天宝,可对?”

    肖楠正疑惑着四人为什么没马上出手呢,陡听一言,心中大震:让他们看出来了?这可不好。妈的。别惹毛老子,实在不行,老子就跟你们拼了,有鸿蒙石碑,未必就是老子败reads;。

    肖楠心中恨恨的想着,瞳孔一缩。杀念暴涨,昂首冷声道:“是又如何?既然让你们看出来了,那便手底下见真章吧。”

    见肖楠左手一柄闪着电芒的长剑褶褶生辉,右手是那块让欧阳博看上一眼就禁不住哆嗦的方块条形板砖,君天涯顿时缩了缩脖子,暗暗的抹了把冷汗,心道:还真是混沌天宝,没一样差的。

    欧阳博、武侯天、千千羽,同时看向君天涯。

    肖楠亮出法宝来,君天涯的底气就更不足了,偷偷的看了一眼身边这三位,没一个帮自己说话的,心道:你们几个笨蛋,干嘛让我一人说啊?

    被君天涯一瞪,欧阳博三人赶紧把头低了下去,用脚在地上的沙层上乱画着。

    君天涯看着那叫一个气,无奈间,他硬着头皮摆手阻止陆尘道:“等等。”

    肖楠往前一踏,听到君天涯叫住自己,更加纳闷了:靠,老王八搞什么鬼,到底打是不打?

    正想发问,只见君天涯双拳一抱,高高举起,朗声道:“哼,据本皇所知,混沌天宝乃天尊之宝,圣域除八城各执一件守护圣域之基外,很少有人会有混沌天宝,肖楠,你身上的混沌天宝不少吧,说,这些宝贝从哪里来的?”

    君天涯想尽量保持神山城的威严,用上了喝问的语气,可是怎么听底气也不足,反而声音微颤,有些忐忑的迹象。

    肖楠被四个中位神皇搞的一头雾水,心说:不对啊,不久前见面也没问这些啊,今个是怎么了?打杀之前非要问点什么不行吗?

    猜不透四个老狐狸在想什么,干脆不想了,肖楠把惊雷神剑一摆,朗声道:“少废话,要打就打,问这么多干什么?”

    说来也巧,肖楠修炼了几个月,再加上连番的激斗,身上的衣服被汗水和泥沙侵蚀的破破烂烂,之前把天尊头骨挂在脖子上,取完了另一枚寒冰纹并没有收回去,只是变小还挂在脖子上,他这一动,天尊头骨的链坠甩动,把从杀天身上得来的奇怪“魔牌”也带出来了。

    两个吊坠一个是指甲盖大小的天尊头骨,另一个是五边形刻有“魔”字的牌子,在风中一甩一甩的钻出了肖楠的衣襟,挂在胸口的位置。

    欧阳博四人看到“魔牌”眼晴顿时就直了,下意识的,肖楠就看见曾经在自己面前不可一世的中位神皇们浑身乱抖,眼神发虚,头发都有倒竖的倾向。

    “噗。”

    阵眼中出奇的安静,忽然君天涯手中的神剑掉在了厚实的沉沙里,老神皇忙不迭的把剑捡了起来,双手哆哆嗦嗦的打了一个指诀把剑收回到储物戒中,然后汗如雨下的看着肖楠,抱拳拱手弯身施礼道:“君某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小友,请小友高抬贵手。”

    肖楠此刻正凝神运气,准备大开杀戒呢,看到君天涯的举动,充斥着全身的神力刹那间泄去了一大半:我靠,这老家伙玩什么花样?

    肖楠彻底的蒙了。

    正当肖楠眨巴眨巴着眼睛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欧阳博、武侯天、千千羽无一例外的学着君天涯的样子躬起身来,战战兢兢的给他行礼,这个说一句“是自己的不是”、那个来一句“不知者不怪”什么的,说的肖楠越听越糊涂。

    其实肖楠当初打心眼里不想跟圣域八城结仇,哪怕有一点机会,他就得过且过了,不想八城的人不依不饶,到底是让他动了杀心,然后就是不死不休。而原本以为修复无望的肖楠,突然看见这么一幕,当场石化了。

    “他们害怕了?这是为什么呢?”肖楠摸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而他现在还没注意到四人的眼神始终留意着那块“魔”字的五边形牌子。不过他可以肯定,四人是因为什么而产生的畏惧的心理,才会有这种表现。

    肖楠正想着,忽然间,一股惊人的杀气从他的右侧涌来,惊涛拍岸般的,那股杀气涌上的天际数米高,形成了若大的法力屏障,狠狠的拍下来,将他右边的古树群全数拍成了粉末。

    古树群倒下之后,一条碧水苍龙啸天而起,苍龙口中浓烈的寒烟遮天盖地,周遭数里地带的古树群一瞬之间凝固成冰体。

    古树群后,碧水苍龙之下,一伟岸老者双手缚以龙尾,眉案闪着幽寒的剑芒之光,其神情戏谑,带着得意的笑意,冷冷的直视着肖楠。(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