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列表 > 番外二:她的幸福(蓝菲番外完)

番外二:她的幸福(蓝菲番外完)

作品: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 作者:绯雨微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听到外面脚步声远去的动静,纪铭深知道蓝菲已经走了。他突然拉开和柳眉的距离,背靠在沙发上,幽深的瞳孔没有刚刚的温度。

    柳眉眼里有失落之意,脸上仍然绽出甜蜜的笑容:“铭深,那个小姑娘,其实挺不错的,这样推开她,不会感到后悔吗?”

    纪铭深站起身,只扔下一句冷冰冰的话:“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不用你来置喙。柳眉,你只要乖乖扮演好旧爱这个角色,就够了。”

    后悔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不能回应她的爱。她还那么年轻,就像刚刚绽放的花骨朵儿。而他,却是历经犬马声色的老男人。这样一个没有心的他,根本不值得那个女孩最美好的爱。蓝菲,你还不明白吗,这个男人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

    柳眉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手指下意识收拢,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凄然一笑。

    “铭深,如果当年你愿意给我一点点爱,我也不会抛下你和儿子远去美国。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忘不了她……”

    蓝菲丝毫不知道办公室里发生的这一切,她有些浑浑噩噩地回了办公室,纪铭深和柳眉温情甜蜜的一幕,让她每想一次都觉得头疼欲裂。

    “蓝姐,你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要不要回去休息休息?”琳琳拿着文件走过来,看见脸色苍白的蓝菲,担心地劝了一句。

    蓝菲勉强地挤出了一个笑容:“我没事,可能是因为没有吃早餐的原因,休息休息就好了。”

    琳琳摇头:“蓝姐你也真是的,早餐是一天三餐中最重要的,你老公怎么也不好好督促督促……”

    琳琳还在一边说着,蓝菲却仿佛陷入了什么回忆之中,什么都没有听见。琳琳看见蓝菲又开始走神,无奈地闭上嘴。

    “蓝姐,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我跟总监替你请个假。”

    蓝菲捏了捏额角,知道自己今天实在调整不了状态。更何况还要面对那个女人,她承认自己怯弱了,不想直接面对柳眉,至少现在不想。

    “好,我先回去了。”蓝菲回办公室拿上自己的包,直接朝地下车库走去。看见柳眉,今天的心情无疑非常失落,她甚至第一次破例关掉了自己的手机。

    和他结婚半年以来,她从来没有关机的习惯,就连晚上睡觉她也开着,生怕错过他的任何一个电话。实际上,纪铭深怎么可能给她打电话。

    蓝菲唇边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开车回家,蓝菲从包里拿出钥匙。结婚后,虽然纪铭深一直没有露面,却派助理过来在锦绣花园购置了一套商品房。毕竟嫁人了,蓝菲也不好一直赖在蓝家,更不想面对自己尖酸刻薄的继母。

    就是他的这一举动,蓝菲心里一直存着一丝侥幸,也许,他对自己也是有感觉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铭深!”当蓝菲用钥匙开了门,看见了一道高大修长的身影,顿时所有的沮丧一扫而光,心头涌出一阵意外惊喜。

    纪铭深那双幽深的瞳孔只是冷冷地看着她,并没有其他一丝情绪。蓝菲放下包,喜悦道:“铭深,你吃饭了吗,我去给你做,你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你要回来,我也好提前准备饭菜……”

    “不用,我已经吃过了。”

    “哦。”蓝菲有些失落,却还是欣喜万分,手指下意识搅在了一起。

    “那……那我给你准备晚饭,我按着菜谱已经练习好久,厨艺已经有了很大长进,连玥玥都觉得好吃呢。”蓝菲还在说着什么,却被纪铭深打断:“我只是回来给你一样东西,晚上也不会回来吃饭。”

    东西?蓝菲眼底的欣喜之色渐渐暗淡下来,眼睛下意识看向茶几,发现上面放了一份文件。她这才发现自己没有换鞋,回到玄关处换了一双拖鞋,这才拖沓着鞋朝茶几走去。

    离婚协议四个大字毫无预兆地跳进了她的眼帘,离婚,纪铭深要和她离婚。

    “我把一些动产和不动产都划分到了你账上,包括房子,车子,还有京都一套别墅。蓝菲,我们离婚吧。”

    他的声音依旧像记忆中的一样,冰冷残酷。

    窗外,一阵微风拂过,茶几上那份薄薄的离婚协议吹在了地上。蓝菲眼底涌过一番热浪,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她感觉自己的心就像这张纸一样,一下被吹到了谷底,她还听到了那碎掉的声音。好半天,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为什么,我可以忍受你不回家,可以忍受你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能接纳我。”蓝菲抬起泪眼,声声质问,“纪铭深,我只想在你心里能有一个小小的位置,足够容纳我,为什么,就连这一点小小的位置,你都不肯为我空出来。”

    看着眼前泪如雨下的女孩,纪铭深感觉到自己百孔千疮的心,居然又又疼了,他幽深的瞳孔划过一丝痛意。

    “蓝菲,我早就说过,我不可能爱上你。”

    他的声音依旧残酷,一如结婚前,那时候的她,对纪铭深仍然有希冀,可是现在,蓝菲问自己,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两个人在一起相互折磨,相互受伤。

    “你让我好好想想吧。”蓝菲声音微微颤抖,“三天后,我会给你答案。”她需要利用三天时间好好想想,离婚还是继续受折磨。

    “好。”纪铭深把手放进裤袋,转身推门出去,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在纪铭深离开的那一刹那,蓝菲靠着墙,从墙上慢慢滑下去。

    第一次那么真的爱上一个人,最后却以一段失败的婚姻告终。蓝菲苍白着脸,在门角处呆了整整一个下午。

    直到夜幕降临,她才站起来,腿已经完全麻木,起身的那一刹那,她被什么东西绊倒,额角狠狠地撞上了柜子的一角,鲜血直流。

    蓝菲咬着唇,没有哭也没有叫,再疼也比不上她此刻正在流血的心<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开了灯,她拿出医疗箱简单地帮自己处理了下。一天没有吃东西,现在才感觉肚子饿了。

    简单处理好额头上的伤口,她收起医药箱进了厨房。厨房里很干净,甚至没有多少做饭的气息。结婚后纪铭深不回家,她也没有多少做饭的心思。

    锅里正烧着滚烫的开水,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听到客厅里传来的铃声,蓝菲匆忙下了点面条放进锅里,这才小跑着去客厅接电话。

    “喂,你好我是蓝菲。”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怕面被煮糊了,她拿着手机又小跑回了厨房,用锅铲搅拌了下清水汤面。

    手机那端没有人的说话声,只有一阵女人暧昧的喘息。

    “阿深,不要……”

    “眉……眉……”

    男人和女人的声音传到耳朵里,那男人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甚至在午夜梦回之际都在她耳边萦绕过,刻骨铭心的记在了脑子里。

    另一边,柳眉正放肆地和男人纠缠着,一边还不忘把手机拨过来向蓝菲炫耀:“蓝菲,你老公现在就在我身上呢,连自己的老公都管不住,你还是趁早滚蛋吧。对了,铭深在床上的声音很性感。结婚这么久,他都没有碰过你,独守空房的滋味不好受吧……”

    蓝菲的手在半空中顿了一下,心头涌上一股羞耻感。她拿着手机的那只手开始颤抖起来,再也无法忍受地将手机狠狠摔在墙壁上。

    那是她三天前买的,一款最新的手机。

    锅不小心被蹭了一下,开水溅在了蓝菲手上,钻心刺骨的疼痛。蓝菲盯着手上被烫出来的泡,死死地没有松开手上的锅铲。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上被烫的伤口似乎麻木了,没有一点疼痛感。蓝菲眸色沉寂地走到客厅,用药擦了几遍伤口,因为皮肤表层的细胞已经被烫死,再怎么用酒精和药水擦拭也没用了。

    客厅里传来一阵细碎的哭声,蓝菲一直手捂着半边脸,就像受伤的小兽一样啜泣着,为这半边的婚姻,为她第一次这么刻骨铭心地爱上一个人。

    夜变得很深,街道上只剩下了星星点点的灯光。蓝菲用家里的座机给纪铭深打了一个电话,过了很久那边才接通。

    “铭深,我们离婚吧。”

    ……

    这一场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终于在半年之后结束了。男人没有了,生活还是要继续。为了忘掉那些有关他的一切记忆,蓝菲选择净身出户,向父亲借钱开了一家精品店,专卖各种高大上牌子的包包和化妆品。

    开张第一天,各路亲朋好友前来道贺,苏玥还把两个小宝贝带过来,孩子们软声细语的安慰让蓝菲心情好了很多,差点萌化了心。

    “谢谢大美女大明星的关顾,回去替我向你们家孩子他爸问好。”蓝菲煞有其事地敬了个礼,眨了眨眼睛。

    “不用谢,我和孩子们都等着什么时候你赚大钱请吃饭呢。”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看着蓝菲重新绽放了笑脸,苏玥也感到很欣慰,即使生活曾经遭遇了那些不好的东西,可我们依然要继续生活下去<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蓝菲?”两人正笑成一团时,门口传来一个略带疑惑的声音。蓝菲抬头看向门口,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站在门口,一双细长的桃花眼很惊滟,绯色薄唇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他的两只手很随意地放进了裤兜里。

    “方锦成,是你?”蓝菲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当初的大学同学,内心和外表一样风流倜傥,以前没少招惹桃花。

    “是我,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开了家精品店。”方锦成桃花眼弯弯一笑,目光又落在了苏玥身上,“好久不见,大明星还记得我吗?”

    当然不记得,京都大学她只上了一半就转学了,别说记不记得,她连这个人的印象都没有了好吗。

    苏玥淡笑了一下:“大学同学怎么会不记得,我先进去泡杯咖啡,你们慢聊。”

    方锦成笑着点点头,那双桃花眼笑起来很有味道。

    “坐吧。”脱去了校园的稚嫩气息,蓝菲变得越发成熟稳重,多了一分女人的清丽婉约之色。

    男人点点头坐下,很随意地翘起了二郎腿。明明看起来那么不雅的动作,却在方锦成身上体现出来的只有赏心悦目。

    “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还不错。”蓝菲勾起唇,笑容里有了一丝苦涩,过去这几年,她看清了和纪铭深之间的婚姻和纠缠,也算不错吧。

    “可我过得一点都不好。”男人弯了弯细长的桃花眼,似有落寞,目光不经意间放在了蓝菲身上。

    “你……怎么了?”蓝菲看他的神情,忍不住追问了一句。当初刚上大学,方锦成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追他的女孩子不胜其数。

    “我曾经一直暗恋着的女孩,结婚了。”方锦成淡淡地说了一句,看着她的眼神越发炽热。

    蓝菲心里咯噔了一下,想起当年他向自己表白的事情,有些不知所措。

    当初,蓝菲从来没想过方锦成会向自己表白,一来他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二来朋友们都劝解她,方锦成是个不可靠的男人。他风流花心,处处留情,一看就是个薄情的男子。

    索性,那时候的她不喜欢方锦成这种类型的男人。

    “锦成,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蓝菲没有再回应他什么,只是微微一笑,恰好有客人进来,蓝菲忙着招待顾客。

    苏玥看着这两人的互动,手摸着下巴,看来又是一对冤家。

    “妈妈,我要吃蛋挞。”唯玥不知道什么时候抱着小熊跑过来,眼睛里都是对蛋挞的渴望。

    “好,宝贝儿,我们去买蛋挞和奶茶。”苏玥摸了摸女儿和儿子的小脑袋,带着两个孩子出了门。

    蓝菲实在没有想到,自己就算和纪铭深离婚了,柳眉还是不依不饶地纠缠着她。半夜时候,她经常收到柳眉的挑衅短信和电话,这让她烦不胜烦。

    本想打电话给纪铭深,可一想到自己已经和他离婚,蓝菲还是没有拨出那个号码,以为忍耐一时,柳眉会放弃对自己的骚扰,没想自己的宽容让那个女人更加放纵<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店长,不好了,有人带人来砸了我们的店。”店员打电话过来时候,已经是深夜,蓝菲听到消息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开车去了店里。

    看到自己的店被人砸得稀巴烂,所有的包包被人洗劫一空,凳子椅子还有玻璃都碎了一地,蓝菲瞬间傻眼了。这些名牌包包被人拿的拿踩的踩,投进去的几十万一下无本而归。

    “店长,怎么办?”店员是个小姑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吓得有些带着哭腔,刚刚那伙人闯进来时候太嚣张,也太凶狠,她们根本不敢上前阻拦。

    蓝菲白着一张脸,立马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等她发现自己打给了纪铭深时候,她下意识掐断了电话,又打给了方锦成。

    “锦成,你能不能过来一下,我的店被人砸了。”嘟了几声,手机很快被接通,方锦成听到蓝菲的哭诉安慰到,“我现在马上过来,你就在原地等着不要乱跑。”

    “好。”遇上这事蓝菲也手足无措,只能在原地等着。没过一会儿,方锦成就匆匆忙忙地赶过来,一双轻佻的桃花眼里带着严肃和紧张的情绪,在见到安然无恙的蓝菲时,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才放下来。

    “菲菲,你没事吧?”

    “方锦成。”蓝菲突然扑进方锦成怀里,小声地啜泣着。

    方锦成温柔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这一次,我终于比他快了一步。”

    在这么无助的时刻,他及时出现在了她身边,说不感动都是骗人的。和纪铭深的几年互相折磨,她甚至已经忘了被在乎的感觉。

    “蓝菲。”不远处,纪铭深站在那,一双幽深的瞳眸看着抱在一起的男女,目光似有痛楚,很快又消失不见,有的只是深不可测的情绪。

    看到纪铭深,蓝菲似乎才想起来,刚刚自己不小心拨通了纪铭深的电话。她没想到,纪铭深居然会因为她的一个电话赶过来。

    “不好意思,刚刚是我打错电话了。”蓝菲有些抱歉得冲他笑了笑,离婚后,她是真的没有再打算和他有任何纠葛。

    那些所谓的分手后还能做朋友,只是自欺欺人的谎言罢了。

    “嗯,你没事就好。”纪铭深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转身离开了。这样的结局,无非是他想要的,可就因为她一个电话,他二话不说赶来见她。

    这种关键时刻还是要有男人在场比较好,很快,方锦成联系上公安局的朋友,调查处理这件事情,警察很快就查出了那伙砸店的流氓,流氓也很快供出了幕后凶手。

    毫无疑问,是柳眉。让蓝菲感到惊讶的是,原本以为纪铭深会想办法帮柳眉把这件事情给压下去,然而,他却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

    那个男人的心思,她从来都没有看懂过。既然两人已经分道扬镳,这一切也都与她无关。日子,还是要继续下去。

    方锦成又帮蓝菲进了不少货,蓝菲感到很不好意思。

    “没事,你就当这店我入股了,以后我可是要来分红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方锦成一双桃花眼笑得很魅惑,“或者,你想要以身相许也可以。”

    “你别开玩笑了。”蓝菲收起笑容,有些逃避地别开视线,方锦成眼神一滞,手抓着她的肩膀,强迫她看着他。蓝菲有些慌张,被迫仰着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菲菲,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我……”蓝菲还没说话,方锦成修长的手指放在了她的唇边,“嘘,不要急着拒绝我,为什么你就不肯尝试一下?”

    蓝菲抬起头,眼神仍带着一丝疑惑。

    可以吗?她真的可以尝试吗?和纪铭深的那端感情,已经让她遍体鳞伤,她真的可以再次尝试一段新的感情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蓝菲身子轻轻颤了一下,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句:“好,我答应你。”

    就是这一句话,眼前的男人目光变得出奇的明亮,就像在冰天雪地里找到了丰美的食物。他突然拦腰抱起蓝菲,在原地转了好几圈。

    这一刻,他已经不知道等了多少年。

    “快放我下来!”蓝菲又气又闹,现在还在店里,这男人也不知道收敛一下。

    街头穿过的人们,看到精品店内这一对拥抱在一起的男女,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生活,终究还是美好的。

    蓝菲和方锦成直接闪婚的消息,在2014届毕业班可是引起了不少的轰动。在接到婚礼邀请函时,很多人都不敢置信这一对的结合。

    方锦成上学那会就爱玩,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形象,现在怎么可能收心结婚?况且蓝菲还是二婚。虽然所有人都心有猜测,表面上还是真诚祝福了这对新人。

    第一年,方锦成和爱妻在任何场合都是秀恩爱的状态。

    第二年,他们迎来了宝贝女儿点点的诞生。

    第三年,他们迟来的婚礼照和婚纱照在各个朋友圈刷屏。

    第六年的时候,他们的女儿点点已经上了幼儿园。整整六年过去了,方氏夫妻还是甜蜜如初,攻破了当初这一对一定是闪婚闪离的谣言。

    一转眼,六年都过去了。这一天,方锦成缠着爱妻腻歪过后,又登机去了日本出差。今天是他们的女儿点点第一次在幼儿园表演的日子,点点知道爹地今天出差时,小嘴儿嘟得几乎能挂着油瓶。

    “爹地,你一定要来看点点的表演,知道不?”

    “好,爹地一定会赶回来。”方锦成有些好笑地拍了拍女儿的脑袋。

    “爹地要走了,点点,我们也要去幼儿园。”蓝菲看着这父女俩觉得有些好笑,帮点点换上了新衣服,这才叫了自家的司机朝幼儿园赶去。

    今天幼儿园来了很多家长,里面几乎是人满为患,蓝菲坐在台下看着女儿的表演,脸上始终带着温暖的笑容。

    “妈妈,我今天表演得好不好?”点点一下台,就径直朝自己母亲的方向奔去,女儿身上还穿着小老虎的衣服,两只耳朵特别可爱。

    “当然好了,我的宝贝是最棒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蓝菲给女儿拍了几张照片,点点这才从表演的兴奋状态平缓下来,“妈妈,爹地怎么还没来,他都错过了点点的表演。”

    看着小丫头埋怨的嘟囔声,蓝菲觉得有些想笑,低下头安抚自家宝贝:“宝贝儿,你爸爸很快会来幼儿园接我们,爸爸的航班延迟了半个小时,宝贝儿就不要怪爹地了好不好?”

    “我要让爸爸请我吃肯德基,我才不生气了。”

    “好,让爸爸请我们吃肯德基。”

    蓝菲抱着女儿正想出去,却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六年未见得男人,纪铭深。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里遇见他,一瞬间呆愣住了。

    “好久不见。”纪铭深淡淡地打了个招呼,没有丝毫尴尬。六年未见,这个男人变得更加成熟稳重,变得更加迷人。

    “好久不见。”蓝菲仅仅错愕了一下,微笑着打了一声招呼。气氛有些尴尬,正当纪铭深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时,看到女人怀里那个小丫头,几乎和她母亲一模一样。

    “这是你的女儿吗?”纪铭深伸手扯了下小丫头的老虎耳朵,笑了笑,“她很可爱。”

    “谢谢。”蓝菲回以一笑,将手上的相机递给他,“能帮我们照一张相吗?”

    “我的荣幸。”

    蓝菲抱着女儿走到不远处,对着镜头母女俩龇牙一笑,蓝菲还扯着女儿的两只老虎耳朵,镜头里一片温馨。

    纪铭深记录下这永恒的一幕,神情有些落寞。

    “谢谢你。”蓝菲看着刚刚拍下的照片,脸上绽出一丝甜蜜的笑容。

    “菲菲,点点。”方锦成看到这一幕,那道挺拔而修长额身影已经从幼儿园门口进来,目光落在了妻女身上。

    “爸爸,你都没有看我的表演!”面对女儿无声地控诉,方锦成有些抱歉,“宝贝对不起,是爸爸错了,我请你吃肯德基好不好?和妈妈一起。”

    听到可以吃肯德基,小丫头终于又高兴起来。蓝菲颇有些无奈地看着这对父女,这样的日子,平淡而温馨。她庆幸自己已经从纪铭深那端感情里走出来,再次见到纪铭深,也只有往事的一笑而过。

    “纪先生,久仰大名。”方锦成看到纪铭深时礼貌地和他握了下手。

    “方先生好。”纪铭深深深地看了眼这个蓝菲托付终身的男人,真心祝福。

    三个人终究没什么话好说,方锦成礼貌的笑了下:“纪先生,我们夫妻俩还有事情,先走一步了。下次有时间,来方家做客吧。”

    “好。”纪铭深点了点头,“有时间一定会来拜访。”

    “叔叔再见。”小丫头突然回过头,朝着纪铭深挥挥小手。

    方锦成一只手抱起了女儿,另一只手搂着妻子,一家三口幸福地朝门外走去。纪铭深看着他们的背影,眼底开始涌起一股热潮,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祝你们幸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