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 > 隐婚之权宠大牌天后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终于逃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高特助也流着泪:“大概,他终于听到了了这个世上最爱的人,叫他一句爸爸。”

    李木安慰道:“苏玥,你也别太伤心,沈先生走得很安详。”

    苏玥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乔翊心疼地紧紧抱住她,苏玥感觉身体非常无力,直接倒在了乔翊身上。

    三十分钟后,沈御非断了气,神情安逸地离开了人世。

    沈御非终究还是没能醒过来,甚至没有力气对女儿说最后一句话,他能坚持等到她,已经很艰难了。

    虽然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icu病房,苏玥赶过来的时候,看见床上躺着那个男人,身上插着各种管子,她手脚冰凉,用力握住男人的手泪流不止:“爸爸,对不起,我早就不恨你了,也不是故意不认你的,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爸爸,对不起,爸爸,你要好起来,一定要好起来……”

    李木摇头:“沈先生意志很坚强,他在等苏玥。”

    沈御非被黑衣男人刺中了心脏要害的地方,等送到京都的医院后,已经气息奄奄,几乎下一秒就要断气。而更让医生感到惊讶的是,沈御非却一直坚持着没有断气,好像在一直等谁。

    “好。”吴涛感慨眼前一幕,动作没有半分迟缓。他知道,沈先生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吴涛,把我的私人飞机开过来,带沈先生回家。”

    他知道,沈御非还有一个最后的愿望,他在一直撑着,等着最后见一次苏玥,听她叫一句爸爸。

    说到最后一个字,沈御非已经撑不住了,眼睛还睁着,手却已经滑了下去。还没死,乔翊试了试他的鼻息,发现已经很微弱。

    思思,我现在真的来追你了。

    御非,来追思思。

    过去的一切突然很清晰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眼前忽然浮现了多年前的一幕,那张娇俏无比的笑脸,她穿着裙子在沙滩上奔跑,裙摆摇曳,夕阳静静地落在她身上,美得如同梦境。

    “不……乔翊,送我回家……拜托了。”

    “沈先生,你不要这么想,会好起来的。”

    “不用了……咳咳……我知道自己已经撑不过去。”沈御非露出安逸的笑意,似有对命运的妥协,“我……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摆脱沈家……去……去好好爱她。我一直自欺欺人地活着,才发现,已经……已经失去她这么多年,活着也是痛苦。就这样吧……也许,醒来之后又能见到阳光呢……还有……还有她……”

    “沈先生,你要撑住!我送你去医院。”乔翊赶过来的时候,看见沈御非跪在地上,浑身都沾染着鲜血,心里一惊。

    可惜,还没有等到你叫我爸爸的那刻,我就要离开了。

    一定要幸福,我的女儿。

    机场发生这么一场血腥暴力的刺杀事件,那两个黑制服人看到情况不妙,赶紧逃离了现场,沈御非看着飞机起飞,胸口有微微的疼痛,同时也有不可抑制的愉悦。

    高特助没有停下来,仍旧关了舱门,坐在驾驶座上准备飞机起飞。他知道,沈先生要的是小姐安全离开,否则这一切都白撘了。

    他知道,这一别可能真的就是永别了,和沈御非一起工作将近三十年,他太清楚这些年沈御非心里的痛苦。

    苏玥瞪大眼睛,突然发不出声音来。高特助看着拼死也要拦着两人的沈御非,忽然泪如雨下。

    不!

    其中一个人恼怒了,也不知道怎么失去了理智,从怀里掏出一把刀,狠狠地朝沈御非腹部狠狠地捅去,血溅了出来,染红了他胸前一片,沈御非的神情很痛苦,眼睛却死死地瞪着,不让这两个人靠近一步,脸上还露出一种似解脱的神情,最后对着苏玥笑了笑。

    那两个黑衣人看到情况不妙,上前想把人扣下来,却被沈御非死死地缠住。

    苏玥下意识护住了肚子的宝宝,只见私人飞机上走出一个中年男子,帮苏玥上了私人飞机,苏玥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回头看了眼沈御非,却见他同时也看过来,眼神温柔慈爱,眼角似有泪意。

    是沈御非。看着这个眼前突然冲出来的男人,苏玥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只觉得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快走,老高,带小姐走。”

    还是被找到了,苏玥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唇,还没开口,一个人突然冲过来带离了她,苏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狠狠地推到了一架私人飞机前。

    就在此时,二个黑制服的男人眼尖地发现了她,突然大步走过来:“夫人,二爷有请。”

    想到那个男人,苏玥的心尖隐隐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不要,不要!

    不行,再这样下去真的会被人发现,到时候一定还会被抓回南家的别墅,再想出来可就难上加难了。难道,她真的就要被南瑾烨囚禁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乔翊,还有她的朋友亲人了吗?

    机场有些人也注意到了这个行为有些异样的女人,黑衣人的数量变得越来越多,苏玥看得有些心惊,躲在一个转弯处,心砰砰直跳。

    是南瑾烨的人,苏玥起身,压低了呆在头上的帽子,身体笨拙地躲避着这些黑衣人。有了孩子,她现在行动已经很不便,没有以前那么灵活。

    此时,苏玥看见,几个黑衣人开始在机场里搜寻着什么人,他们戴着墨镜,耳朵里似乎还戴着什么接收消息的仪器。

    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连手机都没有,她没有开口向路人借手机,怕会更快地暴露自己。

    到底是谁偷走了那张机票?她明明藏在身上,藏得这么严实怎么可能会掉?还是,机票被南瑾烨发现了?想到无数种可能,苏玥越想越觉得可怕,这个男人是在一步步逼她。

    苏玥呆愣地坐在机场,看着周围不断来往的人群,她的机票不见了。

    挂了电话,南瑾烨这才不紧不慢地赶往机场。

    “是,二少。”

    “开车过来,我们去机场。”南瑾烨神色愉悦,“对了,先让几个人去机场搜寻一圈,吓一吓那个小女人,我特别喜欢这种,猎物受惊后再落入虎爪的游戏。躲躲藏藏的,才有意思不是吗?”

    “二少。”

    就在这时候,南瑾烨似乎想到了什么,笑得非常邪气。他拿出在苏玥身上原本一直小心藏着的机票,她就真的以为,这些花招在他面前管用吗?真是笑话,他要她明白,她这辈子都逃不开他的手掌心。

    “好一个调虎离山之计!”南瑾烨神情可怖,阴冷得几乎想杀人,脾气火爆地将地上的椅子一脚踹倒,护士惊了一下,吓得赶紧离开了病房。

    “这个床位的孕妇去哪里了?”南瑾烨神情似有戾色,护士被吓了一跳,“她……她刚刚出院了。”

    果然,当他火速地到达医院的时候,苏玥的床位已经空了,只有一个护士在整理床铺。

    “该死!上当了。”

    看着乔翊离开,南瑾烨拿起放在椅子上的西装上衣,正想往医院赶,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仔细一思索,脸色大变。

    “那本少就先告辞了,再回,南二少。”乔翊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南瑾烨挑眉,还以为这个人会更难缠,没想到这么轻易地就走了。

    南瑾烨依然装茸做哑:“本少不明白乔少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本少早说了,乔太太失踪和本少没有半点关系。”

    “看来,你是确定不把苏玥还给我了?”

    很快过了一个小时,用了一个小时才终于把整栋别墅搜寻完的三个人这才回来复命:“乔总,没发现少夫人的踪迹。”

    乔翊没有接话,只是淡淡一笑,敛下长长的睫毛。一个小时,足够苏玥到机场,登机,然后起飞。

    这栋别墅的占地面积非常大,房间和娱乐场所也不少,就这三个人,起码要搜上一个小时才算完。

    “乔少是不是没钱雇佣更多的保镖了?”南瑾烨看着那三个搜寻的人,轻哼一声,明显是想借机嘲讽一下情敌的苛刻。

    南瑾烨笑得更加邪气,这乔翊恐怕也是找人找疯了,明知道他不可能这么轻易地找到人,既然自己同意让他搜寻,这人嘛,那就绝对不可能找出来了。

    “是吗?”乔翊笑了笑,真的让跟来的几个人在别墅里找一圈,淡定悠然地喝着手上的咖啡。

    “我说了,人不在我这,有本事你就自己找出来。”南瑾烨无谓地笑笑,“我绝不拦着。”

    乔翊也没有动怒,脸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容:“二少,本少的时间也同样很宝贵,不过二少是不是该把我的女人还给我了,再这样下去,恐怕二少也会被我唠嗑得不耐烦吧?”

    沙发上,南瑾烨勾起那抹邪肆的笑容,颇有些惬意:“不知道乔少第二次登门是什么意思?本少说过,本少真的没有时间。”

    南宅

    值班的医生和护士都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两个人,两人也顾不了什么,直接朝门外的车冲去赶飞机。

    “弟妹,你现在快走,翊现在在南宅拖着南瑾烨,时间不多了,我们要抓紧时间飞走,医院门口有车接应你。”顾不得太多,江恺南扶着苏玥下床,两个人颇有些胆战心惊地穿过医院的走廊,都是步履匆匆。

    几乎是睁着眼睛度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大约六点的时候,她突然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紧接着有人打开了病房的门,苏玥慢慢坐起来,是江恺南,他先是谨慎地看了眼门外,拿上苏玥的大衣。

    宝宝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动了一下,这一个动作几乎让苏玥眼眶一热,更加焦急地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苏玥抚摸着肚子,喃喃自语:“宝宝,妈咪要开始大逃亡了,你要乖乖的。”

    只要过了明天,她就可以得到自由,飞回京都。可以看到自己的爱人和亲人,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不用被困在这里求救无门。

    这一天,苏玥一直躺在床上装睡,可是心情却是无比地紧张,几乎是数着每一分每一秒,等待着明天这个时候的到来。

    是一张机票,明天上午飞向京都的机票。默默地看了几遍机票上的时间和地点,苏玥把这些信息铭记于心。孕妇怀孕八个月,如果要登机就必须要医院开的证明,还好她现在只有六个月,否则还会有一些不小的麻烦。

    直到听到南瑾烨离去的背影,苏玥整个人的神经这才有些松软下来,睁开眼睛看了眼手上的东西。

    这就是他们两人一直相处的方式,一个不说话,另一个默默地守在旁边。不知过了多久,南瑾烨似乎接到了什么电话,轻轻地开门离去。

    南瑾烨似乎还想说什么,苏玥没有给他机会,直接侧卧在床上,两眼一闭好像睡着了。

    “好了,身体恢复得还行,好好休息。”江恺南见达到了目的,也带着几个护士出了房门。

    “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多吃水果,宝宝才会变得更加水灵哦。”江恺南像寻常医生一样提醒着,笑眯眯地看着苏玥,手下很快将什么东西塞给了苏玥,苏玥脸色不变,迅速收了起来,好像刚刚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好在他一直都在美国,南瑾烨不认识自己,他才能这么顺利地在南瑾烨眼皮子底下晃悠。

    昨天他和李木到了港岛,和乔翊一起会了会南临,发现这个青蛇帮头子比他们想象中还要狡猾,既然不能强行把人带走,就只有靠智取了。

    江恺南一边按照往常一样替苏玥做了身体的例行检查,一边仔细打量了几眼苏玥,几天没见,这女人看起来也没受什么苦,脸色也很红润,这下翊可以放心了。这个女人,可是承载了翊所有的心思。

    江恺南。原来是他!苏玥心里一阵惊喜,脸上的神情却没有多大的变化,努力压抑住自己的情绪,看到江恺南的出现,看到自由似乎离她更近了一步,他们一定已经商量好救自己出去的方法,翊才让江恺南来接应她。

    那个医生背对着南瑾烨,突然朝苏玥甩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安抚她不要慌乱。

    “身子还是比较娇弱,在医院好好保养,情况还算是比较稳定的。”

    不知怎么的,她觉得这医生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不对,不仅仅是见过这么简单。

    过了一会儿,似乎到了医生查房的时间,一个医生后面跟着几个护士进了病房,南瑾烨这时候也跟着进来,似乎想看看苏玥此时的情况,苏玥避开了南瑾烨的眼神,看向了医生。

    苏玥没有理会,她很清楚一个道理,既然给不起别人什么承诺,就不要给别人任何希望。

    病房里又恢复了原先那股安静的气氛,南瑾烨似乎有些受不了这种冷漠,起身不耐烦地出去了。

    “谢谢。”

    “想吃点什么,我让人出去买。”南瑾烨尝试去削苹果,虽然削得很差劲,动作很笨拙,最后还是完整地削好了一个苹果。

    虽然还是没有自由,但总比在南宅那栋被各种保镖保安还有女仆盯着得好。

    一到医院,医生建议住院,南瑾烨一开始不同意,后来看苏玥实在难受,就让医生单独开了一间病房,自己也整天在医院严防死守。

    为了怕他怀疑,苏玥一路上都没敢开口,只是皱着眉,肚子似乎疼到了极点,原来演技有在这时候还能派上用场,像南瑾烨这种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察觉的人,居然也被她骗过去了。

    “好,我送你去医院,你别怕。”南瑾烨也顾不了那么多,抱着苏玥直接朝别墅外面大步走去。

    苏玥脸上的表情依旧看起来很痛苦,手一把抓住南瑾烨的袖子:“快送我去医院,肚子真的好疼……我要看医生。”

    不知道为什么,苏玥总有一种感觉,南瑾烨无论如何也不会真正伤害她。

    刚好,也许可以借助这个机会逃跑。就算机会渺小,也可以试试,就算最后还是被抓回来也总比像现在这样干坐着强。

    人家都是怀胎十月,她一个六个月的怎么生啊?

    卖力表演的某苏玥:“……”

    目瞪口呆的某女仆:“……”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南瑾烨也有些手足无措。谁也没想到,二少居然也可以有这种表情。

    果然,南瑾烨大步从那边走了过来,接抱过她的身子:“你怎么了,肚子怎么突然疼起来了,是不是要生了?怎么也没个预兆,我送你去医院。”

    女仆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扶着她:“太太你怎么了,坚持一下,我去叫人过来。”

    苏玥突然抚上了肚子,低低地发出声音,听起来还真有一丝痛苦:“肚子好疼……快去叫医生过来。”

    这回真是要命了。

    那个侍者明显也听到了,僵硬着身子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冷汗直流。他在南家做卧底有一段时间,南瑾烨的手段他也见识过。贝瑶瑶在他怀里极度地不配合,拼了命地挣扎。

    这回,毫无疑问是南瑾烨。

    而在此时,苏玥也放慢了脚步,因为她很清楚地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很轻的脚步声,踩在石头铺好的路上,正在朝她慢慢走来。

    女仆听到某处隐隐传来的声响,有些疑虑地回了头,背后却空无一人,只看到隐隐有些摇晃的树叶,有些犹豫要不要过去看看。

    就在她们俩转身的瞬间,那个一直掩藏在某处的侍者突然伸手,用力捂住贝瑶瑶的嘴巴,贝瑶瑶瞪大眼睛,刚想挣扎却被男人狠狠的束缚住,半拖半拉地将她掳到了一处。

    “好,那我等着,记得别让我等太久。”苏玥转身,对那个女仆说了一句,“请将我带我回去吧,谢谢。”

    “你撒谎,一定是你把她打晕了,好借机向外界传递什么消息,你居然敢背叛烨哥哥,烨哥哥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贝瑶瑶怀疑地看着苏玥,眼里的疑虑越发肯定,“你等着,我这就去找烨哥哥,你死定了。”

    “对不起太太,是我的错。”女仆连连道歉,身子都在隐隐颤抖着,还以为是自己工作的时候犯困,害怕被南瑾烨惩罚。

    那个女仆一脸茫然,苏玥淡淡开口:“你怎么晕倒了?我还想问你呢。刚刚我们在花园里走着,你就直接一头栽下去,我刚要帮你叫人过来,贝小姐就冲了出来,紧接着你就醒了。”

    贝瑶瑶赶紧上前质问道:“我问你,你怎么会晕倒在地上?是不是苏玥故意弄晕了你的?”

    “贝小姐。”她又看了眼苏玥,“太太……刚刚发生什么事情了?”

    此时,昏迷在地的女仆睁开了眼睛,有些迷茫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似乎有些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躺到了地上,迟疑地开了口。

    “你还在狡辩,我亲眼看见你和这个侍者……”贝瑶瑶突然睁大了眼睛,发现刚刚还被苏玥拿着的手机不见了,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

    “贝小姐,我就好端端地在这花园里走动,也碍着你了吗?我根本就没打什么电话,也没告什么秘,你该不会是眼花了吧?”

    贝瑶瑶心下得意,南瑾烨生平最讨厌别人背叛他,这回他要是知道这个女人居然向外面泄密,一定不会再喜欢她,甚至直接踹了她。

    看到地上躺着的女仆,贝瑶瑶心里更加确定,如果这个女人没有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把陪同她的女仆打晕?这里一定有猫腻。

    “苏玥,你刚刚在给谁打电话?好啊你,居然敢背叛烨哥哥,我现在马上去告诉他,让他直接弄死你。”

    原来是她,苏玥心里莫名松了口气,吓死她了,还以为是南瑾烨跟了过来。至于这个贝瑶瑶,不是她的对手。

    那个侍者听到有人来,迅速闪身躲到了一个隐蔽处。等苏玥看过来的时候,发现贝瑶瑶正从那边气势汹汹地走过来,一张小脸上满是愤怒的表情。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